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a590w有口皆碑的小說 諸天萬界神龍系統 起點-第2822章 黑船來襲熱推-3vd6w

Luciana Joanna

諸天萬界神龍系統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神龍系統
算算时间,这回和上次来的时间差不多么!上次沈隆带着战舰来到这地方,还是在《加勒比海盗》的世界,那时候他带着七海之王号轰炸了长崎港,逼得清夫人交出了自己的海盗王信物八里亚尔,而现在他的目标可不是清夫人,而是德川幕府。
一百多年前,德川家康在大坂夏之阵彻底结束了丰臣家族的统治,真田幸村战死,大坂军全线溃退,德川家康的内应开始在大坂城内四处放火,整个大坂熊熊燃烧起来,攻到城门口的德川士兵,手攀岩石进入大坂城,秀吉时代传下来的金葫芦马印居然被丢弃。
整个城市化为一片火海,丰臣秀吉所建设的天守阁也被德川军烧毁,丰臣秀赖和淀姬母子在一个仓库被德川军发现,秀赖母子被迫自杀,连秀赖的幼子也未能幸免,丰臣氏灭亡,德川家康统一了日本。
德川幕府掌握着日本的实权,形成了由幕府和藩构成的封建统治制度即幕藩体制,然而依旧有一些西部的大名通过和西方商人来往壮大自己的实力,获取西方的武器。
也不知道这些事情是不是让德川家想到了第六天魔王织田信长的恐怖,于是第二代将军德川秀忠采取了进一步禁教措施,进一步取缔天主教,命令一切外国船只均不得在大名领地通商,只能在长崎和平户从事贸易活动,不过中国船只不受此规定之限制。
同时,加强了对朱印船贸易的管制,禁止西部大名拥有载重500石以上的大船,朱印状只发给与将军关系密切的京都一些少数豪商。
其后多次加强了锁国策略,禁止西班牙船只来日本,断绝和葡萄牙的贸易,逼得英国商人自动退出日本,到了如今,之后朝鲜、荷兰还有中国商人继续保持着和日本的商贸来往,但是受到严格的管制,并且只能在长崎一地进行贸易。
因为长崎是幕府将军的直属领地,易于管制,而且商贸可以给幕府带来巨大的利益,他们将这种利益牢牢把持在自己手中,严禁其它大名干涉。
“现如今的幕府将军是谁来着?貌似是第九代将军德川家重吧?这家伙的外号倒是挺有意思的,哈哈,尿床将军!”沈隆忍不住笑了,德川家重病多体弱,说话口齿不清,绰号尿床将军,又叫小便公方,简直比第五代将军德川纲吉的外号狗将军还难听。
哎,可惜来晚了一百多年啊,要不然把小燕子带上,她这种咋咋呼呼的性子说不定和女城主直虎很投缘呢!而且战国时期合并连横也要比德川家一家独大的时代好处理的多吧?不过也没关系,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是渣渣啊。
远远地,大坂城中的守卫看到了这艘巨大的黑色战舰,整个大坂城顿时乱了起来,他们已经许久没有经历过战火了,突然来了这样的不速之客,大坂奉行也慌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艘船是来干什么的?
沈隆是故意把这艘船涂成黑色的,既然要逼日本顺从自己,那么总要弄艘黑船才有意思啊,也不知道若干年后,日本人会不会像对待佩里将军一样,在长崎给自己塑像?一定会的吧?估计那时候我已经不只是推动日本放弃锁国开关的将军,更是他们的直接统治者,如此又怎么可能没几座塑像记录自己的丰功伟绩呢!
战舰缓缓接近港口,几艘日本特有的安宅船小心翼翼地靠了过来,开始询问沈隆的来历,沈隆听后笑了,直接告诉他们,“别害怕,我是来做生意的,我这艘是货船,嗯,货船!”
“幕府严令,没有朱印状不能入港交易!”对方哆哆嗦嗦地回答,想让沈隆离开。
然而这怎么可能啊,我都大老远跑过来了,不和我做生意怎么行?我还指望拿你们特产的铜和硝石来打造武器呢!沈隆让一名使者来到船上,然后看着他冷冷地说道,“如果我非要入港交易呢?”
使者的脸色有些发白,不过他依旧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觉得沈隆只是一艘船,又能闹出多大的动静,于是再次拒绝了沈隆的提议。
“行,那你回去吧,我先吃个饭,吃完饭之前要是还没人过来和我做生意的话,那就代表你们要和我开战了!”沈隆摆摆手让他滚回去,然后开始享用午饭。
使者回去后,拼命地划船回到岸上,紧赶慢赶总算赶在沈隆开炮之前把消息告诉了大坂奉行,大坂奉行连忙下令严加戒备,不许那艘黑船靠近港口。
可惜沈隆完全没有和他们贴身作战的打算,吃饱喝足之后,就指挥着战舰打开舷窗,露出了一门门黑洞洞的大炮,大坂奉行在岸上远远地看到,脸都绿了,这艘船怎么这么多大炮?整个大坂都没有二十门大炮好吗?
满清的火器水平相较于明末是退步的,而日本现在的火器水平和战国末期相比,其实也在退步,起码那时候,织田家、伊达家、立花家等诸多家族都有自己的铁炮队,而且根据自身的情况研究出了不同的战术。
而现在么,沈隆从望远镜里看见,岸上那些武士手里还都拿着武士刀呢?指望这玩意儿和自己交手,那他们怕是想多了。
“先清理港口的战舰。”沈隆一声令下,大炮随即开始轰鸣,德川幕府用来镇守长崎港的战舰一艘艘被点名摧毁,根本没办法对沈隆造成任何骚扰,甚至连逃跑都做不到,眼看着德川家的财产就这么化为乌有,大坂奉行都快晕了。
不一会儿的功夫,大港口里的幕府战舰就被清扫一空,沈隆捞起几个俘虏让他们坐小船回去通报,“这回可是做生意了吧?”
到了岸上,将消息传给大坂奉行,大坂奉行身边的人劝道,“此事断然不能答应,那艘黑船虽然厉害,却上不了岸,我们不理他,过些天他肯定就自己走了!”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