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4r0wg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兇靈祕聞錄 ptt-第五百六十三章:極限詭異看書-njqox

Luciana Joanna

兇靈祕聞錄
小說推薦兇靈祕聞錄
还未张口,另一方向,同样正狂揉脸暇的陈逍遥却已抢在他之前摇头彪话,一边面露少见正经表情一边手指敲桌,最后朝众人提醒似说道:“哎哎哎,大家别光顾着自己啊,别忘何飞,任务世界里可是很危险的,现已人事不省的队长大家也得注意保护吧?”
“废话,这还用你说?进入任务后大家又怎么可能不保护何飞安全?”
姚付江两眼一瞪用一句话把陈逍遥堵了回去,许是感觉一句不太过瘾,加之好不容易逮住一次攻击对方的机会,平头青年本欲再说,然话到嘴边,他却是再也说不下去了,就这样凝固当场,就此愣住,然后……
猛然低头看向衣兜。
不单是他,在场所有人亦皆如发现什么般神色微变,低头注视,反应快的甚至都已伸手入兜,继而掏出某样东西。
一张车票,一张印有蓝色骷髅头的诡异车票。
是的,刚刚所有人的车票集体颤动,集体毫无征兆自行颤动。
掏出车票低头看去,就见票面浮现出一行文字:
灵异任务开始发布,请所有执行者前往1号车厢查询任务详情,30分钟内不去者视为放弃任务,放弃任务者抹杀。
………
相隔10天后,诅咒果然如预料中那样发布了灵异任务,新一轮任务,一场因何飞昏迷而无法获知难度等级的未知任务。
由于会议曾提前开始,加之列车就这么大,接到任务通知,见时间还算充裕,赵平提出建议,建议众人最好还是稍稍准备一番,临了还特意提醒三新人记得携带些食物和必备工具,正如上面所言,因队长昏迷之故,这次谁也不知道接下来这场灵异任务会是什么,更无人知晓会在哪里执行。
5分钟后,地狱列车1号车厢。
宽敞的空间置身其中,好奇的目光四下打量,车厢内现已全员到齐,10名执行者,无论是新人还是资深者,目前皆安坐于中央客椅默默等待着,等待着信息发布,等待着任务降临。
气氛颇为压抑,虽以往也差不多是这样,不过,这次有些不太一样,如仔细观察,会发现除新人好奇打量外,资深者大多愁云满面,大多神态复杂,就好像突然失去主心骨般茫然彷徨,坎坷不安。
因何飞昏迷之故,为方便照顾,这次和青年同坐首排的还有程樱,此刻女生就这样默默扶持着何飞,将对方靠于自己身上,一言不发,视野盯着前方,盯着前方大屏幕。
其实看到这里,明白人皆察觉到程樱现已不再掩饰,对青年的感情进一步表露出来,原因对方虽未明说,可只要不是傻子任谁都猜得出缘由在哪,毫无疑问,连隐藏最久的性别都公开出来了,其余的还有掩饰必要吗?
见程樱赶至前排亲自照顾何飞,后排资深者自然心知肚明,猜测如此,道理亦是如此,如果说早前程樱以男生身份示人时还有些顾忌,那么如今连真实性别都坦诚公开的她还有啥可顾虑的?当然了,程樱本人亦丝毫不担心旁人多嘴,除非是不想活了,否则借旁人十个胆也没谁敢自找没趣,毕竟她在现实里的职业就已明确告诉着旁人自己不好惹,杀起人来更是毫不手软。
话归正题,虽不否认大伙儿着实意外于程樱性别,然严格来讲以上这些绝非重点,更非众人目前所考虑的,毕竟性命攸关,目前重点应该放在哪他们还是分得清的,比如第二排赵平就一直神色凝重思绪频频,盯着屏幕不知想些什么,眼镜男如此,彭虎亦是如此,在相差无几的压抑气氛下凝固不语,偶尔长呼短叹,发出一阵阵微弱叹息,叹息吹拂,视野转移,姚付江如坐针毡,一副牙关紧咬模样,似乎正同某种名为恐惧的事物做着激烈斗争,一次次挣扎,一次次拼搏,凭借着坚韧精神努力压制着,成功与否并不知道,但钱学玲却实打实属于任心而为,女人面容紧张,神情压抑,整个人紧贴赵平,就如同只有身边男人才能给其带来安全感似的,哪怕对方从始至终没搭理过她。
至于某陈姓道士……
他没有被气氛影响,未曾环境干扰,向来随遇而安的青年道士仍如往常那样只关注有趣或个人在意之事,摸着下巴,青年面露羡慕,嘴里不时喃喃自语:“啧啧,羡慕啊,不知道哪天我要是昏迷了,会不会有女孩子愿意照顾我呢?”
声音颇大,传往周遭,可惜没人理他,见状,陈道士有些尴尬,不知是为缓解紧张气氛还是久未言语憋得难受,咧嘴一笑,用肩膀碰了碰身旁姚付江:“哎哎哎,付江老弟,刚刚我的话你也听到了吧?你说我的这个愿望有没有实现可能?”
“啥?就你?还想让女孩照顾?做梦去吧!”
“你这话什么意思?啊,我懂了,你这是羡慕,明显羡慕我比你帅,嘿嘿,不是我吹,就贫道这幅英俊潇洒的造型,往街上一站,有的漂亮女孩主动倒贴。”
“我警告你,你别用这种鄙夷眼神看我,难道说实话还有又错了?等等,我突然想起一事,认识这么久了,有件事差点忘了问了,付江老弟你……”
“有话说有屁放!”
“嘿嘿,既然你如此焦急,那我就说了啊,我想问的是你有没有姐姐或妹妹?如果有,能否介绍给我认识下……”
“去你大爷的!没有,滚!”
暂且不谈陈逍遥成功把姚付江拖入斗嘴陷阱,与此同时,就在就在陈姚两人斗嘴之际,就在前排资深者大多沉默无声之际,第三排,一众新人亦是反应各异神态不同。
见资深者多数紧张凝视屏幕,作为新人里唯一一名女性,月晓没有同旁人交流,怀揣着好奇,待打量完车厢环境后,女人亦学着资深者那样将目光投向前方,看向那毫无动静的屏幕,观察良久,见屏幕始终漆黑,狐疑之下,目光本能一瞥,最后无意中看到钱学玲紧贴赵平身侧的一幕。
看清此情此情,不知为何,女人神情微动,那张因疤痕而破坏美感的脸不自觉露出一丝古怪表情。
有人压抑有人忧,有人观察有人愁,月晓凝视前排神色微动,然置身一侧的方海可就没对方那样思绪颇多了,不,并非他不愿多想,而是此刻的他早已被恐惧所笼罩,尤其当注意到连资深者都紧张不安后,男人更进一步陷入绝望,跌入悲观,继而对自身命运叫屈悲鸣,他不愿相信现实,更不愿相信有朝一日自己会陷入一处等同地狱的诡异空间,是的,他只是个工人,一名普通到不能在普通的工人而已,一辈子老实,一辈子本分,没得罪过谁没招惹过谁,不料却沦落到如此田地,临了陷入这样一处螝地方,为什么会这样?难道老天爷就是这样对待老实人的吗?
诅咒空间逃不出去,灵异任务里则有螝,有能杀人的螝!
其实自打进入诅咒空间起方海就一直处于恐惧之中,只不过40余年的人生经历让他学会掩饰而已,虽说他不愿面对现实,但在种种无可驳斥的叙述证据下他还是知道了螝,得知了螝的可怕,一切的一切皆来源于那名叫赵平的资深者,昨日,从对方嘴里获知灵异任务一事后他就被吓成了半死,被吓的魂飞魄散,幸亏心理承受能力勉强还算可以,所以才未当场崩溃,一直强忍硬挺,硬挺到现在。
可惜,该来的终究要来,直到一夜过去,直到从骷髅车票那发现任务通知,直到获知灵异任务即将开始后,终于,男人那一直强忍的惧意在也掩饰不住了。
(我,我不能死啊,我一定要活下去,我还有老婆,有孩子,有家人,我不能死在这里啊……)
恐惧覆盖下,方海不自觉颤抖起来,身体频频抖动,被置身一旁的高继坤完整看在眼里。
看了个满眼,看得胖子额头冒汗,嘴角不时抽搐。
确实,知晓灵异任务有多么可怕后,方海被吓成了半死,昨日曾同样在赵平房间获知详情的高继坤又何尝不怕?然,害怕归害怕,和方海那完全不知所措所不同的是,高继坤有想法,有自己的独特想法。
扫了眼瑟瑟发抖方海,不再理会对方,不再理会他人,一双小眼开始转移,看向前方那名叫赵平的眼镜男。
接下来……
不待高继坤打定某种主意,下一秒,一个突如其来变化却当场把他连同身边两名新人集体吓了一跳!
啪嗒。
毫无征兆,毫无缘由,转瞬间视野全黑,刹那间深陷黑暗,车厢灯光熄灭,仅仅过了数秒,座椅最前方,那面原本久无反应的黑色大屏幕亦突然闪了一闪,旋即缓慢亮起。
见此一幕,除新人被吓了一跳外,资深者纷纷闭嘴不言眉头紧皱,车厢顿时陷入死寂,同时所有人无论是谁皆第一时间将目光死死盯向屏幕。
是的,灯光熄灭代表紧张来临,屏幕亮起代表危机显现,更代表新一灵异任务正式发布!
………
昏暗中,随着屏幕缓慢亮起,众人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强行压下坎坷,所有人屏气凝神,注意力集中至屏幕,一时间,车厢格外安静。
呲,呲呲……
正前方,屏幕最终转为白色,被无数雪花覆盖,混合刺耳杂音给人一种莫名诡异感,好在雪花杂音皆未维持太久,不到30秒,屏幕逐渐变暗,重新变为黑色,昏暗逐步清晰,最后后出现了一幕画面:
定睛凝视,认真观察,首先映眼帘的是一座城镇鸟览图,属于高空俯视视角,从画面上看下方镇子面积不算太大,基本能归纳于小镇范畴,不仅如此,借助高空观察,还能从民宅房屋等建筑进一步发现小镇不怎么发达,属于那种较为落后的乡间小镇,并且从围拢周遭的片片群山还可看出小镇地理位置偏僻,基本环绕于群山之中,说白了就是一座山间小镇。
嗯?
什么意思?
这是看到俯视画面后现场之人首先冒出的念头,不管是新人还是资深者,面对一幅莫名其妙的小镇全景图,众人大惑不解,顿觉愕然,多数人脑中充斥问号。
因实在猜不透画面何意,无奈只能继续观察,静等事态进一步发展。
果然,当真如预想中的那样,随着时间分秒流逝,过了约一分钟,画面有所变化,逐渐暗淡,越来越暗,最终屏幕变为黑色。
可,谁曾想,屏幕刚一变黑……
呲啦,呲啦!
忽然间,早先消失已久的杂音再次响起,黑色屏幕亦几乎同时瞬间亮起,其速度之快完全不同于最初开始,整个过程极为迅速,迅速到反常,快到观看者反应过来前就以显示出画面,将一幕新场景瞬间展现于众人视野。
转瞬间,场景由高空俯览进入小镇内部,一条街道出现于镜头前。
然后是静止,是莫无缘由的定格安静。
如上所述,此刻,屏幕内,镜头就这样保持着静止,现场就这样维持着凝固,内中亦始终是由街道和周遭民宅所组成的安静画面。
定格许久,凝固许久,正当众人愈发认为画面只是张照片甚至会一直静止下去时,场景有所变化,看似凝固的场景终于用一幕变化证明了非是相片,而是实打实视频影像,原因?原因很简单,原因恰恰来自于画面正中。
街道右侧,某栋民宅中漫步走出一人。
因镜头距离较远,画面中看不清那人样貌,仅能从衣着判断对方是个男人,不出所料,见有人出现,先不谈新人如何,众资深者立即凭气凝神思绪集中,很明显,对于这群个个具备经验丰富的资深者而言,他们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其后也果然在观察屏幕之余脑海转动,尽一切可能将所见印刻脑海,个别人还预测起男人接下来有何行动。
可惜,预测错了,或者说随后的事态发展却完完全全超乎预料,超乎所有人预料,甚至……
超乎想象!
同一时间,就在屏幕前众人纷纷猜测男人身份或接下来打算做何之时,异变发生了,推门而出的男人还没走进步,刚一步入大街,前方十几米外的空地上浮现出人影,以类似慢镜头速度缓缓浮现出一道人形影象,从一开始模糊不清再到隐约间可见身形,最后直竟逐渐转化为一个女人!
一名穿着粉色连衣裙的女人。
女人背朝屏幕,看不清面容,看不清样貌,仅能知晓对方披头散发,身着粉色长裙,下方则为赤裸双脚。
看到这里,无需任何提示,不需任何提醒,屏幕前,所有资深者皆无一例外睁大眼睛,至于屏幕内……
男人看到了粉裙女人,和屏幕前观看者一样亲眼目睹了女人出现,接着,男人害怕了,如遭受过度惊吓般身体一抖连退数步,最后一屁股瘫坐于地。
然奇怪的是,本以为男人倒地后粉裙女人会顺势靠近,不料女人却一动不动,毫无反应,没有趁对方失去行动能力时攻击对方,只是站着,只是盯着男人,直到男人反应过来,直到对方仓惶爬起转头就跑。
恐惧压迫下,男人拔足狂奔,越跑越远,最后消失于街角,但粉裙女人仍然未曾追击,从始至终维持凝固,就这样目视对方越跑越远。
呲啦!
突兀间,场景消失,屏幕再次被雪花覆盖,画面随之一转,镜头随之切换,两秒后,画面场景亦随之大变,定睛一看,却见镜头已延伸至镇外树林。
虽说画面已转变成树林,可在树林中出现的依旧是那个男人,是那仓惶逃串的男人,同上一幕场景类似,画面中男人狂奔不止,频频奔跑,跑了片刻突兀停住,继而目瞪口呆看向前方。
镜头快速转移,果然,顺着男人目光抵达对面,便见正前方十几米外又一次出现粉裙女人!
没有丝毫逻辑,不存任何理由,明明未曾移动的女人短短眨眼间就再次出现于男人面前,现身于小镇之外。
见粉裙女人如影随行,愣了愣,男人果断逃走,和初次一样拔腿就跑,折转方向死命逃串。
至于粉群女人……
亦如同最初置身小镇那样,默默竖立原地。
呲啦!
杂音响过,画面又是一转,见状,除愈发狐疑逐渐紧张外,有过早前经历的执行者们倒不在意外,多数人只是继续观察,继续凝视屏幕,且个个面露好奇,似乎很想知晓后面会发生什么,的确,先不谈早先画面何意,单说视屏中的种种诡异就已完全超出人类理解范畴,甚至可以说他们目前正浏览的视频已算至今为止所有视频预览里最为诡异的一部。
如所料不错的话,那粉群女人应该是螝,否则也不可能凭空出现更不可能快速转移,可,问题是……既然是螝,那又为何见人不杀,仅仅只是注视?只是现身于男人周遭,任何攻击动作都没有,而那名仓惶逃串的男人也仅仅只是害怕恐惧,期间亦未曾出现过任何异常反应。
(怎么回事?)
(不攻击吗?为何不攻击?为何只是尾随?)
怀着种种不解,屏幕前,程樱眉头紧皱,右手不自觉握住何飞,紧抓青年左手,手心隐隐冒汗。
遗憾的是何飞没有反应,说句不好听的,就目前而言青年除有心跳呼吸外,仍处昏迷中的他同死人无异。
当然,别看描述颇多,但事实上以上种种皆为众人刹那间心中所想,脑中所虑,画面重归现实……
随着屏幕再次转移,随着画面再次显现,新一幕场景映入视野。
说是新场景,实际还是树林,同第二幕场景一样画面处于镇外林,甚至画面中仍然是那个男人。
不过,也有不一样的地方,其最大不同之处在于……
这一次,那个男人,那个曾先后两次遭遇粉群女人又先后两次成功逃走的男人……
已经死了。
死的不能在死,百分之一万死的彻彻底底。
为何如此形容?
原因在于男人化成了一堆,或干脆可以理解为对方已变成一堆尸体碎块!!!
更为诡异的是……
碎尸对面,约十几米外仍然站立着粉裙女人,同早前一样,女人未曾移动,未曾攻击,从始至终没有攻击过男人一次!!!
而此刻,粉群女人就这样默默注视着前方尸体。
也是直到此时,直到男人彻底死亡,早先距离较远的镜头才有所移动,掠过粉群女人缓缓靠近尸体,朝那遍布XX的碎尸一点点靠近,直至抵达近前,接下来,一幕足以让任何人呕吐惊骇的可怖场景出现于眼前,近距离展现于众人眼中:
如幕赤红,血流满地,男人身体四分五裂,碎尸残肢如小土丘般被堆积一起,而男人那死不瞑目的头颅则赫然堆积于尸堆正上方!
原以为事态到此为止,可,电光火石间,不等屏幕前本就面色大变的执行者们反应过来,本就紧贴碎尸的镜头却再次拉近,再次延伸,最后竟直直贴至男人眼睛。
越过狰狞眼眶,途径眼白瞳孔,最终步入瞳孔。
瞳孔完全黑暗,导致镜头连同整个屏幕转为黑色。
黑暗中什么都没有,唯一存在的只有裂痕,是的,是裂痕,如某种被暴晒太久的泥塑般密密麻麻布满裂纹,然后,纹路碎裂,集体剥落,瞬间如一块被刻意打碎的玻璃般漫天飞舞四处飘散。
然而……
也恰恰是黑色表面集体脱落之际,下一瞬间,一名身穿粉色长裙的女人却直直朝镜头走来,由远及近,转瞬即至,从最初模糊不清眨眼间贴至屏幕,贴向镜头,整张脸瞬间占据整个屏幕!!!
……………
PS:求月票,求推荐票,求收藏,求订阅。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