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jsoxb精华小說 蘭若仙緣討論-第四五零章 冥使令牌熱推-z2pul

Luciana Joanna

蘭若仙緣
小說推薦蘭若仙緣
棺材之中飘出来半具身体,只有上半身,身上穿着奇特的甲胄,甲胄之上刻着图案,看着正面似乎乃是一只恶鬼,那鬼物的头颅也非人模样,更似是山羊,一头怪异的长发飘舞在半空之中。
黑棺一开,浓郁的诡异好似水一般从里面倾泻出来。
“尔等……”
那鬼物刚想开口说话,结果一道长虹从天而降,那鬼物身上一道黑气冲起迎向那道剑虹。
白半空中发出沉闷的响声,白金色和黑色碰撞在一起,不过相持片刻,而后那剑虹将黑气一分为二,直接斩在那鬼物头上。
剑虹在它头顶被抬手挡住。
佛光火掠,接着又破开了这鬼物的手掌,一路向下,斩碎了它的手臂,破开它的铠甲,直接将身躯一分为二。
这鬼物怪吼一声,身上有无尽的鬼气散发出来,冲射四方。
无生一剑斩出,有烈焰熊熊,由剑而生,顷刻之间就烧红了半片天空,将那些鬼气荡涤一空。
“吾乃……”
那鬼物刚想开口说话,却怪头当中一个洞,其中隐隐有佛光透出。
头陀一指,
鬼物的身躯在颤抖,
斩落的佛剑有自下而上扬起,剑虹如天河倒卷,冲天而上。
两剑,
四半。
有金光从那鬼物的身体之中迸射出来,
他的身体在不断的膨胀,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爆开。
无生单手一按,
掌按乾坤,
手掌之中,刺骨的阴寒在不停的翻涌、膨胀,却被无生压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如果被他爆开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他按住了这鬼物释放出来的鬼气,同时法力幻化为火焰笼罩住这一方黑棺,在不停的消融这些鬼气。
受伤的鬼物在做最后的挣扎,无生的手中震颤不已。
左手佛指点出,
咚,法力洞穿鬼物,直接打在那黑棺之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空虚和尚就站在一旁,没有出生,也没有动手,就看着无生施展神通牢牢地将那鬼物压制在那黑棺之中,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
最终,这鬼物被无生以佛法超度,魂飞魄散。
黑棺之中只留下一小堆的黑灰,风一吹便飘得四散,散尽之后其中留下一枚小小的黑铁牌,空虚和尚近前拿在手中翻看。
“阴司令牌。”
“师父,这是冥使?”
“不对,冥使怎么会被关锁在黑棺之中呢?”空虚和尚听后摇了摇头。
“那这令牌?”
“可能是他偷偷藏在身上的。”
“藏在身上的?这令牌乃是阴司冥使、鬼差身份之象征,都是一人一件随身携带的吧?它这里有一枚,那肯定是从其它的冥使、鬼差那里得来的。”无生道,这种令牌他曾经见过。
“这令牌除了是身份的象征之外,还有什么用啊?”
“如果他能成功的炼化这枚令牌,就可以从被关押的鬼物变成阴司的冥使、鬼差,而冥使鬼差是有能力打开黑棺的。”
“谋划的挺深远啊,这黑棺怎么来到这里的呢?”
空虚和尚沉思了好一会,然后扭头望着无生。
“这还得看你的了。”
“我,我怎么知道?”无生一愣。
“你不知道,但是冥使可能会知道,你不是还有一件法器可以召来冥使吗?带着这黑棺去问问他便知道了。”空虚和尚道。
“这倒是个办法。”无生听后恍然大悟,他怎么把这茬给忘记了。
“这东西能收进如意袋之中吗?”他指着地上这很是显眼的黑棺。
“阴司的法器,恐怖不能。你且试试看。”
无生接着取出“如意袋”试了试,果然不行。
“那我扛着这么一口棺材,也太显眼了吧?”
“怕什么,随便找块破布一盖就成了。”
“行,这事交给我了。”
“小心些,你带着这黑棺,可能会惹来一些鬼物、妖魔的窥探。”
无生一听空虚和尚说这句话就觉得十有八九可能要出事的。
“成,我知道了。”
他从寺里找了一大块的破布盖住了这黑棺,然后的扛起黑棺一步踏空而去。
过不多久就来到了大江边上,江边寒风阵阵,刺骨的冷,涛涛江水滚滚东去,看不到一个人影。
无生将那黑棺放下之后又围着它布置下了一圈的佛门法咒,将它散发出来的特殊气息封锁住。然后静静的坐在一旁,等着天黑。
呜呜,江边冷风发出阵阵怪响。
呼啦,江水之中探出一个怪物,只露出半边身子,半人半鱼,生有双臂,一身鱼鳞。
“水妖?”
那妖怪在江面之上四处张望,看到了坐在江边多无生,明显的一愣。然后又沉到水中去了。
好长一段时间一点动静也没有,只有潺潺流水声。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
咔嚓,奇特的怪响声传了过来,就在江边的芦苇荡外的江中。循声望去,无生看到两道黑气,形似淡淡炊烟从江中飘出来,有什么东西从江中出来。
江边的芦苇倒伏,其中隐约可见有两点火光,微微发绿。
鬼火?
芦苇被分开,里面探出一个骷髅头,眼眶之中两点鬼火,直勾勾的望着无生。
一股阴寒之气直扑无生,在他三尺之外消弭于无形。
如若是常人,会被这股寒气冻的一时半刻无法动弹,再被骷髅这么一吓,不说是魂飞魄散,但也会瞬间失了心神,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然后就会被这骷髅夺去性命。
无生自然是不会怕这些小小的妖邪。
他轻轻挥手,佛光一道打入那骷髅之中,好似刀子切豆腐,瞬间没入其中,两团鬼火一下子熄灭,哗啦一声,骷髅散了架子,成了一堆碎片。
一只,两只,三只,这些骷髅从江水之中不断的爬出来,手脚并用,如同螃蟹一般,趴伏在地上,前仆后继朝着无生而来。他们都是江中死去之人,尸身腐烂之后,这骷髅不知为何成了怪物,看这样子倒像是收到了某种号令。
唵,
无生念了一声真言,梵音过处一片响声,那些爬进了芦苇荡的骷髅全部散了架,正从江中往外爬又掉回了水中,这四周瞬间安静了很多。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