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nqhpy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笔趣-第2206章 只好把你幹掉分享-09xl5

Luciana Joanna

護花高手在都市
小說推薦護花高手在都市
黄金浮宫渐渐亮起阵阵金光,一股股气息从四面八方涌来,在浮宫顶上凝聚起来。
这时候,浮宫之内众人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灵气,正源源不断的被浮宫给攫取走了。
“不好。”秦宝玉有些支撑不住,拼命想扼住体内灵气的流失,可惜并没有什么用。
“临界点终于到了。”黄铁蝉狂笑了起来,大声冲夏天等人说道:“再过十分钟,你们身上所有的功力都会被这座黄金浮宫吸走,净化之后就会全部注入我的体内。黄某人很感谢你们的付出,等到了小仙界绝对能加入最强的圣宗!你们在九泉之下,应该也会与有荣焉。”
“不用十分钟,本公子一剑便斩了你!”张志清再不迟疑,抬手一招,只见背后的长剑立时出鞘,对着黄铁蝉便斩了过去。
黄铁蝉冷笑一声,不屑地说道:“就你有剑吗?我也有。”
说着,黄铁蝉便从腰侧摸出来一柄软剑,迎着张志清的剑便刺了过去。
双剑相击,劲风暴起。
张志清赫然发现自己体内的灵气流失得更快了。
“嘿嘿,看你还能撑多久。”黄铁蝉讥笑道。
张志清强撑着说道:“说了,十分钟便杀了你!”
“只怕你撑不了十分钟。”黄铁蝉得意之极,只是不停地闪避,让张志清的灵气急剧地消耗着。
另一边,白纤纤扶起了身受重伤的萧艳艳,有些不忍地说道:“天哥哥,你救救萧姐姐吧。”
“纤纤老婆,你确定要救她?”夏天不由得提醒道:“她可未必会因此感谢你。”
白纤纤摇了摇头,淡淡地说道:“我不需要她的感谢,你还是救救她吧。”
“还是别浪费那个时间了。”黄铁蝉听了这话不由笑了起来,“反正呆会儿你们都要死,体内的灵气也会为我所用,何必呢。”
“你个白痴想死了是吧。”夏天有些不爽地瞪了黄铁蝉一眼,“怎么跟我纤纤老婆说话的。”
黄铁蝉嗤笑一声,目光也冷了下来:“你不会以为你打赢过言子默,就有资格跟本公子说这话吧?言子默那废物,连本公子十分之一的实力也没有。要不是想骗他们进黄金浮宫,在雪山上我就把你给宰了!”
夏天有点惊奇的看着黄铁蝉:“你个白痴连我万分之一的实力都没有,怎么你还有脸在我面前说话呢?”
“你果然在找死!”黄铁蝉确实有些火气了,指着夏天道:“那我就让你知道本公子真正的实力,哈!”
他话还没说完,张志清的剑已经斩到了跟前。
这一次,黄铁蝉没有躲,而是轻描淡写地抬手戳破了澎湃的剑气和滚滚的雷意,直接抵住了张志清的剑。
“这怎么可能!”张志清瞪大眼睛,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黄铁蝉很享受这种表情,十分挑衅地看了夏天一眼,不无傲然地说道:“其实我有这个能力,随时可以杀了你们,之所以不立即杀死你们,只是我还没有玩够而已。现在明白了吗?”
“纤纤老婆,你看到没有,白痴通常都会这么莫明的自信。”夏天没有搭理黄铁蝉,而是冲白纤纤笑着说道:“以后你碰到这样的人,不用怀疑,就是纯粹的白痴。”
“嗯,我知道了。”白纤纤点点头,随即说道:“你还是先救救萧姐姐吧,她看着快不行了。”
夏天随口说道:“纤纤老婆,你放心,就算她死了,我也能把她救活的。”
萧艳艳:“……”
另一边,黄铁蝉已经出离的愤怒了,他还从来没有被人如此轻视过,尤其是在他已经掌控全局的时候。
即便是出身于龙虎山这种千年宗门的张志清,此时也被他耍得团团转,而眼前这个夏天,竟然还敢如此侮辱他,这让他如何受得了。
黄铁蝉一掌拍开已经乏力了的张志清,一柄软剑直指夏天:“本来还想留你到最后,可惜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找死,那本公子就成全你!”
夏天有些不爽地说道:“我不喜欢别人指着我,不管是用枪还是用剑,你才是在找死呢。”
“可笑。”黄铁蝉嗤笑不已,甚至觉自己跟夏天这种人计较有些多余,毕竟跟死人有什么好计较的,“等我杀了这个龙虎山的高徒,再顺手杀你。”
说着,他手中的剑划向了张志清的咽喉。
一旁的张志清已经两眼昏昏了,体内的灵气已经所剩无己,心底一片悲凉,没想到他做为张家的当代传人,一身超绝的剑法,竟然会如此凄惨地死去。
“啪!”
黄铁蝉的剑尖被人拍开了,并没有刺中张志清的咽喉。
“咦,你居然还能动,看来根基打得不错啊。”黄铁蝉一脸惊异地看着白纤纤,“可惜,你救他又有什么用呢,他都已经是废物一个了。”
白纤纤冷冷地看着黄铁蝉:“你才是真正的废物,明明一身本事,却不敢跟人正面对战,只会耍这种不入流的阴谋诡计,不觉得可耻吗?”
“这有什么可耻的?”黄铁蝉笑了起来,傲然说道:“境界修为是实力,智慧和计谋自然也是实力,你们自己蠢才会上当,这怪得了谁?”
白纤纤毕竟生活阅历少,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纤纤老婆,你不需要听他的废话。”夏天对付这种白痴可谓是经验丰富,完全无视对方设下的语言陷阱,直接说道:“这白痴根本没什么智慧,也没有实力,直接干掉就行了。”
“呵呵,那本公子就陪你们玩一玩,看你们能支持多久。”黄铁蝉见言语无效,手中的软剑一抖,便刺向了白纤纤。
论斗嘴,白纤纤可能没什么太多的经验,但是对战斗却并不怵。
霜月岛上,人人都是修行者,更何况阴医门还收敛了不少好东西,其中就有很多门派的秘藉,他们不但要修习,还会经常实战。虽不见血,但经验却足够了。
天山剑法,走的是奇诡飘逸一路,招式又如诗如画,在对战的时候,很容易给对手造成一种错觉,那就是这种剑法没什么杀伤力。
其实恰恰相反,正因为剑法迷人眼,才能在对手放松警惕的时候,杀人于无形。
不过,白纤纤只感觉到了对方剑法的奇诡,那就是从来不直接迎战,每次都是在快针锋相对的时候,对方的剑便闪开了,再从另一个诡异的角度刺过来。
这种招式,如果双方势均力敌,那么很容易就获得优势,甚至迅速占到上风,甚至在数招之内就以奇致胜。
但是这种剑法也有一种很大的弊端,一旦遇到比自己强数倍的对手,那这种临时变招的作为,就是纯粹地找死。
好在白纤纤的修为其实并不高,大致跟黄铁蝉相近,都是筑基期,离凝结金丹尚有一段距离。
所以,黄铁蝉自以为胜券在握,剑法愈发诡异,令人完全捉摸不透。
斗了一会儿,白纤纤渐渐有些落了下风。
“纤纤老婆,其实你完全没必要跟着别人的节奏走的。”夏天这时候开口提醒道:“你想怎么打就怎么打,他玩什么花样都没用。”
白纤纤心里一惊,顿时醒觉过来:“是啊,我为什么总是想着怎么破他的招呢?”
黄铁蝉笑道:“现在才想到这点,已经迟了,接下来这一剑,你死定了。不过,我看你资质不错,杀了着实有些可惜。只要你服个软,答应做本公子的炉鼎,我可以考虑放你一马。”
夏天本来完全瞧不上这白痴,甚至都懒得出手,听到这话顿时不爽了:“敢打我老婆的主意,看来你是真的想死了。”
“呵,说得好像你能杀得了我一样。”黄铁蝉对夏天不屑一顾,“你现在身体里还有一丝一缕的灵气?本公子一根手指头就能要了你的命,当然我不会让你死得那快,我会在你面前把你的女人给玩……啊!”
话还没说完,一只拳头就重重地砸在了他的脸上。
这一拳,毫无花哨,就是普通的拳头。
不过拳头却非常的霸道,比钢还强,比铁还硬,直接破了黄铁蝉的防,把他整张脸都给砸烂了,嘴里的牙也崩成了碎屑,到处乱飞。
“嘭!”
黄铁蝉重重地撞在了黄金浮宫的墙上,差点把墙壁撞出一个破洞。
“这、这怎么可能!”黄铁蝉顾不上脸上的伤势,只是惊骇万状地看着夏天:“你身体里的灵气应该早被吸光了才对,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你没资格知道,而且知道了也没什么用。”夏天捏了捏拳头,懒洋洋地说道:“本来你想干什么,都跟我没什么关系,可是你这白痴偏偏来惹我,还敢打纤纤老婆的主意,那我只好把你干掉了。”
“干掉我?”黄铁蝉忽然大笑了起来,状若疯魔:“不要以为打中了我一拳,就可以说这种大话。只要有黄金浮宫在,你就不可能是我的对手!本公子现在就用浮宫把你吸干!”
话音刚落,只见黄金浮宫立时加大了对夏天的攫取,无数的灵气从夏天的身体里源源不断地飘出,又一点一点地汇入黄铁蝉的身体中。
“哈哈哈,我看你还怎么嚣张!”黄铁蝉的身体瞬间复原,连被打掉的牙齿也重新长了出来,“你再强也只是我的肥料而已。今天,没有人能逃得过本公子的手掌……呃!”
又是平平无奇的一拳。
黄铁蝉的身体撞破了黄金浮宫,直接被轰飞了出去,滚到了一座山头才堪堪停了下来。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