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44jhw都市小說 進化之超越星辰 txt-01601 那希望的光(六)相伴-m2zi6

Luciana Joanna

進化之超越星辰
小說推薦進化之超越星辰
闻讯赶来的秦欢将张丰宇从实验区之间的隔断内救出来的时候,张妙已经被人抓走了。看着空空荡荡的7号实验区,听着实验区外的警报声,秦欢面色铁青:“这帮家伙是不是疯了?”
张丰宇面色平淡的说道:“疯不疯的不知道,我们倒是麻烦不小。”
秦欢闻言却冷哼一声:“怕什么,就算是尹尚元带人来,我们也是深夜来办案的,怎么?没有功劳,反而还要被污蔑不成?”
张丰宇听到“污蔑”二字,忽然眼睛一亮:“对了!污蔑!我觉得这事靠谱!”
秦欢脑筋还没转过弯来,张丰宇就拍了拍兄弟的肩膀道:“队伍就交给你带了,我去引他们出洞。”
说完张丰宇便脱掉上衣,跟着低吼一声,身形暴涨一倍。
秦欢再看去时,张丰宇已然化身为一头没有常人五官特征的怪物,只是这怪物不是秦欢所熟悉的那种见人就杀的怪物。
秦欢大概明白了,他也把心一横:“那你得先给我来一下子啊!”
话音刚落,张丰宇就毫不客气的飞起一爪撕开了秦欢胸前的装甲内衬,同时还在他那张英俊的面庞上留下了两道血痕。
秦欢本人也被这刚猛的力道甩飞出去,落地的时候人都傻了。
“喂!让你来一下子,你还来真的啊?!”
张丰宇不理会秦欢,他又是一脚,直接就把秦欢提飞出7号实验区,刚好落在了闻讯赶来的一众武装警察面前。
带队的是方元磊的心腹爱将,天业19号避难所武装警察的副总督察秦攀。
虽然和秦欢一样都姓秦,可人家秦攀是个细皮嫩肉的小哥哥,不是秦欢那种魁梧壮硕的肌肉男。
秦欢从地上爬起来就立马入了戏。
只见他一个鲤鱼打挺,帅气的翻身起立后不管有多少镭射光点落在身上,就扛起脉冲炮冲着7号实验区来了一炮!
“轰”的一声,实验区里炸开了花。
随后就听秦欢冲周围这一帮子还在发呆的武装警察怒吼道:“都他娘愣着干什么!凶手要跑了!”
众人闻言再看向7号实验区的时候,果不其然,爆炸的卷起的尘埃中,一个三米多高的人形怪物正试图从实验区的角落里逃走。
秦攀反应很快,立即下令追击。
于是乎,好戏上演。
从张丰宇和秦欢决定临时加演这一场大戏,到第二天中午大戏落幕,秦攀的手下和闻讯赶来支援的龙兴东的手下都空手而归。
整个天业19号避难所已经被折腾的鸡飞狗跳。
不但有超过40%的精密组件工厂被迫停工,更有无数居民区遭到不同程度的毁坏。最终当眼睁睁看着那怪物冲进最下层居住区的时候,秦攀很自觉的停下了脚步。
龙兴东虽然有模有样的又追了一会,可真当他的人踏足那片“禁地”的时候,他本人也不得不亲自出面叫停追踪。
到这里,秦欢的演技飙升到了高潮部分。
他冲着龙兴东就怒吼道:“龙兴东!你什么意思啊!这都眼看要抓到了,你怎么不追了?”
龙兴东瞧了一眼这演技拙劣的魁梧大汉,那意思是“差不多得了”。
可秦欢不觉得自己已经败露,反而像撒泼的村妇一样在最下层区域的入口附近大闹了一场,一直闹到尹尚元和闫沛中来到现场也没有安歇。
到最后,还是那个叫园子的男人带着一伙人出来,事情才算是有了个暂缓。
这也是秦欢和园子的第一次碰面。
一见到这举止投足都相当油腻的男人,秦欢就知道张丰宇的这出好戏确实演得漂亮。只不过他不晓得此时此刻张丰宇的处境如何。毕竟就算秦欢的脑筋没有那么灵活,到现在这情形也该看得出来这天业19号的秘密就藏在这最下层区域里了。
园子对秦欢视而不见,只是向尹尚元他们说明了一下情况,随后便又带人离开了。
秦欢虽然很反感这些家伙当着他的面说悄悄话,可此时此刻,他毕竟身单力薄,也就只能干看着,让自己当了一回傻子。
园子走后,面色铁青的尹尚元来问秦欢道:“怎么闹到这种程度?”
秦欢故作茫然道:“怎么叫闹?这不抓凶手的吗?”
尹尚元沉默的看了秦欢一会后才又问道:“现在已经是中午了,张队长就这么由着你一个人追过来?”
听尹尚元提起张丰宇,秦欢也故作纳闷的说道:“哎!对哦!我就说这一路追来追去好像屁股后边少了点仰仗,感情好是我们家队长没跟过来,啧……我得问问。”
说着秦欢就转过身去开始打电话了。
尹尚元来之前其实就已经从龙兴东和闫沛中那边了解到大概的情况了,也看出来这个秦欢就是个在台上发了疯的演员罢了。
但如果只是一个演员,尹尚元也不至于这么头疼。
秦欢的演技虽然拙劣,可人家身份特殊,又明确有一个怪物在前头带着一群人狂奔,这不抓是不可能的。所以现在尹尚元大有一种被人卡着脖子上台的感觉,十分的不高兴。
不过,经过秦欢这么一闹,尹尚元也不是全无收获。
起码那些人也该清楚了张丰宇这些人的最终目的了吧。
就在尹尚元暗中权衡的时候,一个懒散的家伙带着一帮子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正规军的队伍赶到了现场。
龙兴东看到这些人后眉头锁的更深,而闫沛中却失笑不语。
“哎!来了来了!别打电话了!”头发还乱糟糟的张丰宇带着叶子欣等人终于是现身了。
秦欢先是一愣,跟着立马凑上去叫屈道:“哇老大!你可算是来了!你快跟尹老大说说,我可不是瞎胡闹啊!咱也是为了调查真相才这么拼的啊!可不能让尹老大误会了。”
尹尚元面不改色的看着这一帮子活似“草台班子”的演员,然后问张丰宇:“张队长怎么现在才来?”
张丰宇尴尬一笑,挠着头道:“不好意思啊,昨天跟着上官小姐出去转了一圈实在太累了,结果一不小心就睡过头了,怎么样,我手下这个铁憨憨没给诸位添麻烦吧?”
“铁憨憨?”秦欢不乐意了,不过刚要声辩就被叶子欣一个眼神给制止了。
尹尚元皮笑肉不笑的敷衍了一下张丰宇的借口后点点头:“那真是可惜了,张队长这一个晚起不要紧,却错过了一出好戏啊,而且,我觉得如果张队长在的话,那怪物肯定走不脱。”
“怪物?什么怪物?”张丰宇眉头一皱,跟着冷声质问秦欢道:“你怎么不早点通知我们?看看你现在捅的篓子!你知道你这一闹给避难所造成多大的损失吗?”
秦欢低着头,完全就是个做了错事受罚的小孩子。
龙兴东和闫沛中在一旁看热闹,也不插话,两人交换了个眼神,大概都觉得这出戏演得有点过了。
好在张丰宇也比较有自知之明,他当然清楚在场的可都是人精,凭他这么点演技怎么会真的骗得了所有人,所以张丰宇也见好就收。
骂完了秦欢之后,张丰宇就挤出笑脸道:“尹部长,你看这事该怎么处理?”
头一次被人按职级称呼的尹尚元面无表情的摆了摆手道:“您的队员也是抓贼心切,更何况损失也不是他一个人造成的,我手底下这几位也有责任,但这些都不是最要紧的。”
张丰宇眉头一挑:“那尹部长的意思是?”
尹尚元看着天业19号最底层居住区的入口道:“我听手下的人说,这追了十几个小时的怪物现在逃进了这最下层区域,可是在天业19号避难所里有一些特殊的约定,大概就类似于当年清水家和苏家为国家投资建设避难所时获得的一些特别许可,所以我们这些人是不能够直接下去展开搜捕的,这样会坏了规矩,但是……”
逐渐说道重点的尹尚元转头看着张丰宇道:“但张队长不一样,张队长是受组织和第一中轴特别委派来执行特殊任务的,现在又应了承诺,愿意接受沈肖晴和张秘书的案子,所以我个人觉得,此时此刻,没有比张队长你更适合登门造访,为民解忧的人选了。”
张丰宇听完这些话心底直乐。
心道:‘好你个尹尚元啊,挺坏啊,不到这里谢幕,还打算让我骑虎难下?!’
虽然看清了尹尚元的坏心思,但对于张丰宇来说,这早一天接触天业19号底层的那些隐而不出的大人物和晚一天接触没啥区别,还不如干脆就今天了。
正好借着尹尚元这帮人都在,张丰宇光明正大的进去也会相对安全一些。
于是张丰宇立马一脸严肃的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啊……我就说以各位这责任和担当不可能抓贼抓了一半就放任不管的……”
说完张丰宇还有意无意的回头看了眼不远处的龙兴东和闫沛中。
这两位现在完全是看戏的姿态,一个在抬头望天,数着并不存在的天空上的行星,另一个则在低着头研究自己的指甲盖,大概觉得里头的灰太多了,需要剪一剪。
总之就是心不在焉,你别看我的架势。
张丰宇明白了,现在再想拉他们下水难度太大了。
于是张丰宇说道:“既然如此,事不宜迟,我就带人去下边走一遭,免得去的晚了,那怪物又惹出什么大乱子。”
尹尚元点点头,让开一条路:“那我们就在这等着,如果真要是遇到了张队长也解决不了的事情,就算是有约定和特许在前,我们也还是会冲进去支援你们的,这一点还请张队长放心。”
张丰宇斜了他一眼后笑着道:“这倒不必,打不过我们还会跑嘛。”
尹尚元闻言一愣,随后暗暗捏了捏拳头,大概是没见过敢这么光明正大说出如此“厚脸皮”言语的人物。
张丰宇也不管尹尚元这边怎么想自己了,他回头看向自己带来的这七个人。
除了张妙现在下落不明,队伍里能真正应对危机的人都在这边了,同时张丰宇还给自己留了后手,让游格格安排给他的两张王牌留守招待中心按兵不动。
带来的这些都是张丰宇熟悉的,也觉得放心的。
他也不废话,冲叶子欣点了点头之后,几个人就便列队跟在了张丰宇身后,然后由张丰宇打头阵向最底层区域进发。
入口的守卫本打算继续阻拦,但尹尚元只是微微点了点头,这些人就自动让开。
张丰宇这一行八人便畅通无阻的进入了最底层居住区。
进去之后,叶子欣回头看了眼那些杵在入口外的本地人道:“他们这是借刀杀人啊?”
张丰宇眉头一挑:“如果真的有的借,那凭着他们的手捅进去也没什么不好的,只不过咱们的目的不是在这里结束这些人的性命,而是要把他们活着带回去接受公开的审判的,这难度可不是一个级别的。”
叶子欣冷哼一声:“难道行使正义者永远都只能这么憋屈吗?”
张丰宇却笑道:“别这么说,其实无关正邪与否,我们做的事是为了重新界定秩序的底线,本身就是有难度的,现在既然做了,便要尽可能做到最好,若不然,组织又怎么可能会安排我们来呢?”
叶子欣不说话了,她看了看周围的环境。
除开入口处那好似碉楼般的压抑设计以外,真的进入天业19号避难所最底层区域后,叶子欣一众才发现这通常被作为避难所核心生态内循环装置部署区域的避难所最底层却是一片让人心旷神怡的世外桃源。
这里的照明系统不再是外头那些功率寿命都极高的灯光组件,而是利用光线的传播与折射进行光的播散,因而更贴近自然光源的感受。
同时,这里也没有整齐划一的居住区域,更没有明显的街道划分。
处处田园景象,各处的房屋建筑也风格各异,完全就是一片藏身于地下深处的原野庄园。当然,除却回归自然的这些景象,这最底层区域还有不少科技韵味的调和。
比如全自动化生态农场和牧场。房屋周围游荡的各种各样的高智能AI居家管家等等……
秦欢看傻了眼,他又回头多次确认自己一行确实是从那底色都显得黯淡压抑的避难所里进来的之后才发出由衷的感叹道:“娘的,这也太不现实了!”
张丰宇平淡道:“没有什么不现实的,只要资源充沛,时间充足,已经初步掌握了可控核聚变等核心技术的我们完全可以在地下人造一片乐土……但现实是我们根本没有那么多时间和资源来满足几十亿人口的需求,所以世界各地的避难所才会更像一间间勉强满足生存需要的牢笼罢了。”
秦欢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然后问道:“那这些人是怎么做到的?我可没听说过哪个避难所下边享有特殊权限的出资方可以大张旗鼓的搞地下庄园啊。”
张丰宇却道:“你没听说的事情还多着呢,这才只不过是冰山一角罢了。”
“啊?这还冰山一角啊?”不仅秦欢一脸震惊,叶子欣也觉得有些不舒服了。
张丰宇面色如常,但他心底冰冷。
“物质带来的阶级尚且留有狭窄的通路可以跨越,但精神认知的鸿沟却早已经断裂。”张丰宇说了一句身后队员都没能完全听明白的话。
随着深入继续,当张丰宇一行来到第一座庄园附近的时候,之前带人来和尹尚元交涉的园子就站在那座占地得有十四五亩地左右的庄园外等待着张丰宇一行。
秦欢瞧见这家伙后便悄悄提醒张丰宇道:“这家伙看着就是条忠犬,咱们可得小心点。”
张丰宇微微点头,然后带人走上前去。
园子负手而立,等到张丰宇一行来到面前后笑着道:“几位远道而来,家师甚至欢喜,但碍于身体有恙不能亲自前来迎接,便特命小可在此等候诸位,不知诸位可否移步寒舍小酌一杯,也让我这本地人聊表心意,尽尽地主之谊?”
张丰宇几人听完园子这一番不伦不类的邀请都呆立当场。
秦欢和叶子欣对视一眼,两人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一个意思。
“这什么玩意啊?”
张丰宇回过神来,拱手笑道:“我等初来乍到,今次又逢公务在身,实在不太方便,敢问阁下姓名,待我这边的事情忙完了,定亲自登门造访。”
有模有样学了个不伦不类的张丰宇差点逗乐了身后的几个队员。
园子也哈哈一笑道:“我叫静园,复姓欧阳,其实张队长刚到天业这边的时候咱们就是见过的,大概是张队长贵人多忘事,没有注意到我这坐在人堆里的陌生面孔吧。”
听到欧阳静园这样说,张丰宇顿时想起来了。
的确,几天前张丰宇带人来到天业19号避难所的时候,尹尚元带了一群人来“接待”,而其中却有一个与眼前欧阳静园十分相似的陌生男子。
只不过张丰宇没想到的是,这个男人不在他的注意范围之内,却是他深入龙潭虎穴之时遭遇的第一关。
“哦!我有印象了,这样说还真是惭愧啊。”张丰宇确实有点尴尬。
欧阳静园笑了笑,不以为意道:“张队长事务繁忙,又是出公差,不记得小可也是很正常的,不过今天张丰宇突然到访实在让家师有些意外,这才让我在此等候,不知张队长可否赏脸,咱们庄园内坐下来聊?”
张丰宇看了眼那大开的庄元门,却没有挪步的意思。
他笑着道:“若是平时,我肯定不会薄了静园老弟的面子,但我这次冒然进来时为了追踪一头怪物的,如果不把它先拿住,我怕这茶水也吃不安啊。”
欧阳静园意外的看了张丰宇一眼:“真有怪物闯进来吗?”
张丰宇正要说话。
已经被这两位絮絮叨叨闹的心烦的秦欢恼火道:“这不是废话啊!刚才在入口处你带着一帮人过来,怎么现在就忘了?难道你会没看见有东西闯进来?”
张丰宇被秦欢这么一闹,节奏全乱,有些不高兴了。
欧阳静园却惊讶的看了秦欢一眼道:“这位是?”
“我叫秦欢,怪物就是我先发现的,而且一路追到这里,是最有发言权的。”秦欢说完还四处看了看:“我可跟你说啊,这东西诡异的很,可大可小,会变身的,这万一要是藏在了你们这里,那后果不堪设想啊。”
欧阳静园一挑眉:“唔……那确实挺危险的,不过秦队长,你可曾看清这怪物的模样?”
秦欢一瞪眼:“当然了!那东西身高三米多,壮的像头牛,指甲跟匕首似的锋利,而且生得丑陋,没有五官,看了一眼绝对印象深刻。”
当着张丰宇的面把他形容的如此真切的秦欢完全没有注意到张丰宇那快要杀人的眼神。
叶子欣也有点担心秦欢乱说话会打乱张丰宇的安排,便悄悄的扯了扯他的袖子。
秦欢却完全不在意,他看着欧阳静园道:“静园老弟,你可曾看到啊?”
欧阳静园眨眨眼,然后出人意料的点头道:“唔,如果真是你描述的这种东西的话,那确实有看到。”
张丰宇听到这话也愣住了:“你在哪看到的?”
欧阳静园指了指庄园仓库的方向道:“就在那边,不过已经被我手下的人给收拾了,现在就剩一具尸体了,张队长要过去看看吗?”
张丰宇闻言一惊,秦欢也一样。
或者说,张丰宇这八个人都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的展开。
按照张丰宇最初的想法,从昨晚到现在这番闹腾不过是想着敲山震虎,让这底下的人清楚他们也不是那么容易招惹的。
当然,如果能顺带牵扯出一些东西来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可谁曾想,“闭关”几日的尹尚元这么沉不住气,早早的露面不说,还有意让张丰宇骑虎难下,非逼着他继续把戏演下去。
张丰宇看得出来,尹尚元这分明是因为张秘书的死而记恨上了这最底下这帮人。
于是张丰宇干脆将计就计,真就带着人下来了。
当然,张丰宇是不可能让尹尚元借刀杀人的,他自负也没有那个实力。所以这一趟下来的主要目的就是探探虚实,看看这地下到底藏了什么虎,藏了什么龙。
但事情却并没有张丰宇一开始预想的那么简单展开。
欧阳静园在状元前拦住他也没有出乎张丰宇的预料,可当欧阳静园带着张丰宇一行真的来到仓库看到那已经被白布盖上的巨大“怪物”尸体的时候。
张丰宇的神色变得极为难看起来。
尤其是欧阳静园像展示战利品一样把白布完全掀开,那底下肤色苍白的人形怪物露出本来面目的时候,张丰宇的瞳孔骤然锁紧,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他的脸色了,而是震惊与几乎失控的愤怒。
秦欢也是差不多一样的表情,但他克制住了。
叶子欣等人面色冰冷,都不清楚这一切到底是何走向。
唯有张丰宇最明白欧阳静园的意图。
他杀得了一个,就杀得了第二个。
张丰宇是队伍的核心,如果他的作用被淡化了,那么也就意味着从白布掀开的这一刻起,他就已经输了。
毫无胜算……
欧阳静园蹲在那怪物身边,用手中的匕首刺破其皮肤以示意其确实已死。
然后他起身笑着问张丰宇等人道:“几位,你们要抓的怪物,可是这一头吗?”
张丰宇等人不说话。
秦欢眼神闪烁,他看了看张丰宇,眼神中透露着骐骥。
欧阳静园都瞧在眼里,他又问道:“秦队长,你可是追了一天的,这应该就是那个怪物了吧?”
秦欢闻言正要说话,张丰宇先开口问道:“静园老弟,这东西到底是什么?”
欧阳静园意外的看了张丰宇一眼,然后“嘶”了一声道:“不知道呢,我们其实也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大个的人形怪物,看着就像生化危机里跑出来的尸王似的……而且这东西厉害的很,附近几个庄园动用了好几十人围剿才把它给杀死,而且就这样的人数优势下,我们这边还是损失了三个好手,啧……真不知道这东西要是投入战场的话得多恐怖啊。”
张丰宇眼神一变,跟着不动声色道:“既然是未知生物,那可否由我们带回去交由专业的研究人员进行解剖分析?”
欧阳静园很意外的痛快点头道:“当然可以,本来我们也没打算把它留下来,毕竟这庄园里的能人不少,但鲜有搞生物分析研究的,所以还是交给专业的人为好,不过呢……”
张丰宇看着欧阳静园。
“不过呢,这等小事怎么还能劳您大驾,只要交给我手下的人给送去就好了,还请几位移步舍下,让我代替家师表表心意。”欧阳静园这已经算是第三次在发出邀请了。
张丰宇此时心乱如麻,可他知道,再往后退就是万丈深渊了。
于是他点了点头笑道:“既然危机已经解除,我们也就可以放松一些了,那……就先谢谢静园老弟了。”
欧阳静园笑着摆手:“张队长这样的特派专员大驾光临,使寒舍蓬荜生辉,怎么还如此客气呢,来来来,几位随我来。”
说着欧阳静园便头前带路,引着张丰宇一行八人往庄园府邸的正门走去。
离开仓库的时候,张丰宇还多看了一眼那地上的尸体。
白布重新盖上,尸体被遮去身形。
张丰宇的内心也笼罩上了一层挥之不去的阴影……
这一顿午餐相当丰盛。
在外头,哪怕是在第一中轴的招待规格中都不多见的各种珍馐美味是应有尽有。张丰宇也索性放开了个性,也不拘束手下人。
敞开了吃,敞开了喝,敞开了聊。
去掉身份,欧阳静园这个人还是挺有意思的。
虽然他经常说一些不伦不类的客气话,让人觉得很尴尬,但他谈吐得当,又不乏幽默风趣,就连最初一直不高兴状态的叶子欣也被逗乐了。
总之这一餐看起来还是很美好的。
……
回招待中心的路上,张丰宇一言不发。
秦欢等人也噤若寒蝉,知道张丰宇此时的心情肯定是差到了极致。
龙潭虎穴固然危机重重,可一直以来,在秦欢他们心目中如神一般存在的张丰宇就是最大的仰仗。所以龙潭也去的,虎穴也探的。
但今天,欧阳静园这么轻描淡写的一比划,似乎才开始的好戏就突然被节目组卡掉了一样。
所有踌躇满志的人都好生失望。
张妙到现在也下落不明,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张丰宇第一次感觉无比茫然。
回到接待中心,张丰宇把自己关进了卧室。
秦欢和叶子欣本打算来商量接下来该怎么做,可看张丰宇这种状态,他们也只好选择沉默。
……
当晚,欧阳静园的手下把那怪物的尸体移交给了龙兴东这边。
看到那怪物尸体的时候,龙兴东和闫沛中也都变了脸色……尹尚元更是一言不发,直接回返自己的工作地点,闭门不出。
午夜,仍坐在办公桌前的尹尚元接到了一通电话。
不用看号码,尹尚元也知道是谁打来的。
他一直没有接,直到对方挂断。
黑暗中,尹尚元似乎才终于清醒的认识到自己之所以会一直有一种落于人后的感觉是因为什么。
原因无他,那操控傀儡的线已经绑住了他手脚,挣扎只会让他感到更多的不适与痛苦。
念及此,不由苦笑的尹尚元拿出私藏的酒独饮独酌。
直到天明,他回到卧室,饮弹自尽。
……
尹尚元的死可以说是意外之外。
谁都没想到作为天业19号避难所最高行政长官的他会选择如此极端的手法自行了断。也没有人直到他为什么要选择自杀。
是在寻求解脱?还是在表明立场?
龙兴东和闫沛中已经再也笑不出来了。
现场已经没有封锁的必要,因为监测影响完整的记录了尹尚元从饮酒到回卧室给手枪装弹,然后自杀的全过程。
但尹尚元死了这件事必须对外封锁消息,因为这是莫大的丑闻。
而且对于避难所先行的安定状态来说十分不利……
张丰宇从上官野月那得知情况后却并没有表现出多么的关注,他只是沉默的听完上官野月的汇报,然后就打着哈欠去吃早饭了。
这让上官野月十分不悦。
在她看来,尹尚元怎么说也是天业19号避难所的最高管理者,虽然他死后会立马有人补位以确保避难所最高管理级完整,可是张丰宇的表现实在让人有些失望了。
上官野月不知道张丰宇到底在最底层区域受了什么刺激,她只看到一个原本看似漫不经心,实则信心满满的人变成了如今这幅无所谓的茫然皮囊。
早饭的时候,习惯性打算把鸡蛋塞进张妙嘴里的叶子欣才恍然意识到张妙到现在还不知所踪。
虽然叶子欣知道张妙拥有足够自保的能力,但经过昨天的事情,叶子欣现在也不是那么的确定了。
张丰宇喝着粥,眼神空洞。
秦欢深吸一口气,突然猛地一拍桌子道:“格老子的!是不是知道赢不了,所以干脆就跪下叫爸爸?”
众人吓了一跳,不少人都不清楚秦欢为什么突然发火。
张丰宇不动声色的瞥了眼秦欢道:“输赢如何现在很重要吗?”
秦欢手上发力,手中筷子应声而断,他沉声道:“既然都不重要,你跟这忧郁个屁啊!大不了豁出去和他们拼了!有什么啊!我秦欢来之前就想好死在这了!难道你想憋着一肚子火回去求援?”
众人沉默,这一行十几人里平时能这么和张丰宇说话也就秦欢和叶子欣了。
张丰宇不说话,放下碗沉默了一会又伸手去拿馒头。
结果被叶子欣一巴掌打掉了。
“别吃了老大!都什么时候!胃口还这么好?”叶子欣也难得一见冲张丰宇发火。
张丰宇咧咧嘴:“我饿我还不能吃饭了啊?”
叶子欣无语了,那失望的表情溢于言表。
秦欢干脆起身走过来,坐在张丰宇身边的小兄弟立马让位。
秦欢一屁股坐下来看住张丰宇道:“你是不是觉得你保护不了大家,所以选择放弃了?”
张丰宇掰开馒头夹了点咸菜慢悠悠的咬了一口,然后看住秦欢,那眼神里啥也看不出来。
秦欢气急,他转头问这桌前其他队友道:“那我问你们,你们怕死吗?”
众人很一致的摇头。
秦欢又看向张丰宇:“喏,你看,这里就没有一个怂包!你有我们这帮不怕死的,还担心什么?”
张丰宇听到这才轻声叹息道:“秦欢。”
“有话说,有屁放!不要直接叫老子名字!昨天还叫人家欢欢呢!”秦欢一扭头,那傲娇的模样差点把叶子欣给整吐了。
张丰宇尴尬一笑,沉吟片刻道:“其实你用不着和我说明什么,我也知道我带来的这些兄弟没有一个是贪生怕死之辈……可你想过没有,曾经有多少人舍生取义只是为了个人的解脱啊?”
秦欢皱眉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觉得我们兄弟不怕死是为了个人解脱?”
张丰宇摇摇头:“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先听我把话说完。”
秦欢气愤道:“你说就是了,谁堵你嘴了?”
张丰宇苦笑一声,继续道:“固然,豁出一条性命,沿着这条线继续追下去,追到他们不得不真的撕破脸和我们真刀真枪的打一架,到最后,就算我们几个死了,也死的光荣,也死的英雄,可你想过没有?我们死后呢?”
秦欢一瞪眼:“当然想过了,你还真把我当傻子啊!我们死后组织和第一中轴那边肯定就知道问题就出在这边啊,也肯定会安排更厉害的人来把他们连根拔起啊!”
张丰宇却沉默的看着秦欢。
秦欢被这眼神盯得有些发毛,他说完之后就忽然不那么确定了。
“难道不会吗?”
张丰宇平静的说道:“会,我相信只要格格还没有放弃,肯定还会有第二批,第三批,第四批,甚至更多更多人来这边和他们斗,但问题是……我们要斗到什么程度呢?要斗到什么时候呢?何况这避难所里还有一百多万居民呢?‘夸父3号’的探索飞船还指望着天业19号里的大家伙一起努力去建造出来呢?你说,我们真的能这么轻易的死了吗?这种死,和寻求个人解脱有什么区别?难道你不觉得,这种死才是真懦夫吗?”
秦欢被张丰宇这番话彻底震住了。
叶子欣等人也一样的表情。
是啊……
一条命豁出去当然没那么简单,可真要做了决断,豁出去后就真的有意义吗?
“当然,我不是说牺牲没有意义,为了坚守牺牲的事情,我经历太多太多了……可我不想就这么逃了,我死了容易,你们死了也有一定的分量……但他们不会知道痛的,因为他们躲在了‘心脏’的位置,躲在了一个我们不敢轻举妄动的位置。”张丰宇说完冷酷的笑了:“其实……昨晚我和你是一样的想法,大不了就和他们拼了,杀一个是一个,总好过让他们逍遥来的舒服……可上官野月带来的消息你们也知道了,尹尚元死了……他已经代替我们把我昨晚的决定给做了。”
众人沉默。
叶子欣更是心中震撼。
此时她才恍惚明白尹尚元的死是为了什么……
“天业19号是组织的重点关注区域,尹尚元一死,基本上就已经是把消息传出去了,我想……凭格格的智慧肯定看得出来这背后的意义,所以……我们现在非但不能死,还要一直坚守,坚守到他们慌神为止!”说到这里,张丰宇的眸子里重新绽放出坚定的光彩,他拳头紧握,心神重新安定下来。
秦欢愣了愣之后,也一咬牙,把心一横:“好!那咱就看一看,这帮子牛鬼蛇神到底有多大的能耐!”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