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304xj优美小說 我真的只是村長 ptt-556 不速之客推薦-sfjcs

Luciana Joanna

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
“年轻人,要有追求,要有梦想。水厂的工人,不是尽头。我们未来要发展,到处都需要人才,所以,在这个过程中,你们得多学习。”
刘春来可不是安慰这些人。
靠着高低落差产生重力的自来水厂,根本无法支撑未来的发展。
山下小河那点水流量,根本无法支撑太多人使用。
公社现在准备向着工业园区的方向发展,未来这个自来水厂,自然也是问题。
加上公社在河的上游,生活污水即使经过处理再排放到河里,最终抽到山上,净化处理,能达到饮用水标准,大家心里也会比较膈应。
未来的自来水厂,根据刘春来的考虑,以及之前贺炎钧跟黎钰的建议,需要从嘉陵江下手,在望山公社那边建设一个大自来水厂,直接使用嘉陵江的水。
那样一来,不仅不会担心水流量不够,也不担心污染的问题。
门前这条没有任何名字的小河,流向的也是嘉陵江下游。
“大队长,你这是专门过来了解这个的?”
杨正伟带着刘春来沿着提灌站的水管路线走了一趟,大家都是经常爬山,本来也没有多远的距离,都是脸不红气不喘。
今天这种时候,刘春来一大早跑这里来……
“不是,我是闲得没事儿干,也帮不上忙,所以就直接来这边看看。”刘春来一点不好意思的感觉都没有。
杨正伟看着他,“你只需要指导咱们大家干活就好了,哪里还用做什么!”
所有人都是如此想法。
刘春来只是笑笑,没有去辩解什么。
作为领导干部,自然是希望手下人都能独当一面,那样的干部当起来才轻松不是?
可惜,总会事与愿违。
事必躬亲,刘大队长是不愿意的。
像他爹刘福旺,大队长跟支部书记一肩挑,结果到头来,连能独当一面的人都没有。
几个生产队长跟大队上的会计、文书等,现在几乎都没法满足目前四大队的发展需求。
“咦,山下有辆摩托上来了。”
正在这时候,魏国志指着山下青杠梁的方向。
那下面隐隐传来了摩托车发动机的轰鸣声。
“不是上山的……”刘春来猜测着谁这时候骑摩托上来。
他之前从山城带回来的摩托,都是公社的干部在用,严劲松他们要不是去县城,到四大队来,都是走路的。就因为舍不得油钱,同样,刘支书可是按照摩托车行驶的里程问他们要钱的。
摩托车刚过青杠梁,没有往上山的方向行驶,而是向着刘春来家里所在的支路而去。
“大队长,可能是找你的……”杨正伟看着刘春来。
刘春来摇头,“我这刚从家里上来呢……”
嘴上这样说,心中也是有些不确定。
本来就没事可干,闲着也是闲着,刘春来索性又往山下走,权当是锻炼身体了。
很快,回到了家里。
一辆崭新的CJ70摩托车,不是刘春来弄回来的。
“家里来客人了哇?”
刘春来刚到地坝外面的台阶,眼睛刚能看到院子里的情况,声音就已经让所有人都听到了。
“咦,赵四眼儿,你来我家干啥?找我不去我住的地儿?”
看到地坝里站着的人,刘春来有些意外。
尤其是赵玉军看着自己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
刘秋菊更是看着自己就红着脸,低着头进了屋。
“切,人家是来找老三的,不是来找你的……”蹲在堂屋门口屋檐下,端着一碗饭,一边吃,一边用筷子夹点喂大黄狗跟那已经长得油光水滑的癞皮猫的刘雪一脸鄙视。
“找老三?这国庆放假,还对账?”刘春来有些意外。
赵玉军跑船,主要就是运输刘春来下属产业的服装跟家具的。
自然要找刘秋菊来对账。
“对,对,这不前天刚从沪市回来……”赵玉军红着脸,顺着刘春来的话,赶紧解释。
刘雪正要开口,杨爱群则是瞪了他一眼,喊她去锅里舀饭。
贺黎霜倒没有向刘雪那样端着碗蹲在外面吃,而是在堂屋的桌子上。
早上蒸的红苕干饭,即使现在家里不缺米,只要看到米缸没有多少米了,刘九娃都会去粮站那边买回来,刘支书家里的饭,也不会少了各种粗粮的。
就用猪油蒸了一碗豆瓣,这玩意儿下饭特香。
桌上,就只有一碗泡豇豆,贺黎霜也没有离开桌子。
“还吃不?”杨爱群问刘春来。
刘春来闻着猪油蒸豆瓣的香味,想着这个下饭,可一早上爬了两趟山,肚子依然没空,只能摇头。
“看到摩托车上来,我以为是谁找我,所以下来看看。”
对于赵玉军这家伙,刘春来自然不会太客气。
他不能说一早上自己没事儿干,自己吃刘泽福做的手工面吃撑了,消食。
刘福旺这一大早,就开始忙碌了。
今天准备的工作不少。
新修的大队部也要挂牌子,以后整个大队就在燕山寺下面的垭口上办公。
同时,还得沿着整个公路,让车队走一圈,更得在已经平整好的土地上,搞彩电厂的奠基仪式,同时还要抽空把刘九娃跟孙小玉、张二强跟刘青梅两人的婚事给办了……
所有的事情,全部都集中在上午。
“爹呢?”
“去公社了,说是马乡长找他有事情,早饭就在公社食堂解决。”杨爱群的声音从灶屋出来。
刘春来正要走,贺黎霜却放下了碗筷,从兜里掏出手绢,擦了擦嘴,就追了出来,“我跟你去……”
“你去干啥?”刘春来不想带着贺黎霜到处溜达。
贺姑娘虽然身高不是很高,而且也不成熟,可脸蛋漂亮,胸前虽然平坦,整体也是比较匀称的。
比起制衣厂那些刚放下镰刀锄头的女工们,贺姑娘看起来,还是要漂亮的多。
刘大队长怕自己化身禽兽,在没人的地方把她给办了。
“有点事情跟你商量。杨妈,我跟春来哥出去……”贺黎霜说完,就向外面走去。
赵玉军这会儿倒是正常了,不断对刘春来挤眉弄眼,一副我看好你的表情。
刘春来跟贺黎霜之间的关系,他早就知道了。
除了竖起大拇哥,高叫佩服外,其他什么心思都没有。
毕竟,曾经的贺姑娘,差点让他变成太监。
没有理会赵玉军的挤眉弄眼,刘春来赶紧跟上。
“今天事情多……”见贺黎霜就在房子旁边等着自己,刘春来先开口。
贺黎霜给了他一个白眼,“我不耽搁你的事情。刘春来,如果你等不了,我们之间的事情,可以不算数的……”
她一脸认真地看着刘春来。
刘春来有些无语。
自己跟贺黎霜两人,难道就算数了?
因为自己收了她一块表?
或是因为当初双方的爹喝多了,定下了这门亲事?
“如果你能等,五年后我大学毕业就跟你结婚……”贺黎霜看着刘春来,红着脸,“有些事情,得等结婚后才行……”
“姐姐,你没发烧吧?”刘春来伸手摸了摸贺姑娘光滑的额头。
有点凉,不烫。
贺黎霜一把把他的手打开,没好气地说道:“你才发烧了,我说的认真的。五年后,你三十了。”
“你不是要出国?”刘春来好奇地问道。
“出国跟结婚有冲突?”
对于她的脑回路,刘春来不知道如何回答。
“行了,我知道了。”看着贺黎霜一脸的期待,刘春来也不知道说啥好,“五年之后,我们老刘家的光棍,不知道还有多少呢……”
还好,有这可以用来挡各种事情。
甚至被催婚的时候,都可以拿来挡着,连爹妈都没法说。
刘春来不知道贺黎霜是那根神经错乱了,一大早就找自己说这事儿。
女孩子成熟太早不是好事。
“杨妈跟刘爸都急着抱孙子,不仅你们这周围给你说媒的人多,就连县里,也有人专门负责这事情,想要在全县给你寻找合适的对象……”贺黎霜的话,让刘大队长震惊了。
县里?
而且还是专人负责!
这怕不是天方夜谭。
“我没开玩笑,你如果等不住,我真的不会怪你,如果是以前,结婚后生了孩子再上大学也没问题,可现在……”贺黎霜有些落寞地没有说下去了。
刘春来彻底无语。
跟不上学霸的脑回路,而且对方说的这些,根本就不是他需要考虑的。
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都已经七点半了。
“先不说了,我得去公社,吕县长跟许书记快到了……”
说完,快步离开。
也不管贺姑娘是啥心情跟表情。
一大早,刘春来都被贺姑娘给弄得没有啥心情了。
这婆娘!
还好,去公社新修的马路,比小路要近不少。
而且道路还宽阔,琢磨着事情,也不担心掉到路外面去。
刚到公社,就看着几辆吉普停在农技站外面的岔路口。
不是蓬县的车!
马文浩跟刘福旺两人正对着一名跟许志强年龄差不多,头发花白,精神奕奕的老干部以及前天几名干部模样的人说着什么。
隔壁吕山县书记,吴昊。
刘春来并不认识吴昊,吴昊也不认识刘春来。
“吴书记,那就是刘春来……”一个三十多岁秘书打扮的中年人看着刘春来过来,脑袋凑到吴昊耳边,小声地说道。
于是,所有人的目光都向着刘春来投来。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