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booqe都市小說 獵魔烹飪手冊 頹廢龍-第五十六章 有人盯上了傑森的食物-tasjy

Luciana Joanna

獵魔烹飪手冊
小說推薦獵魔烹飪手冊
“好的,大师。”
“我知道了。我会准时到达的。”
“嗯,就这样,一会儿见。”
惠丽晶心情相当好的挂了童守寺老和尚的电话。
有人请吃饭!
对于女侦探来说,还有什么是比别人请吃饭更开心的事吗?
自然是请的饭是大餐。
之前‘发光料理亭’的大餐,就已经让她开心了很久。
今天会是哪里呢?
女侦探猜测着,忍不住的哼起了欢快的小调。
做为从小就有着咖啡师梦想的女侦探来说,并不讨厌吃,甚至可以说,在某些方面,她是极为爱好吃的。
一个不爱好吃的人,是无法做出美味食物的。
“樱桃,你的原味布丁!”
“这个是赠送的焦糖布丁!”
女侦探微笑着将装入袋子中的两个布丁递给了樱桃。
“谢谢惠丽晶姐姐。”
樱桃开心的欢呼着。
小孩子嘛,不就是这样吗?
可以为了一个好吃的欢呼。
也可以为了一个玩具沮丧。
一切都是那么的单纯。
尤其是配合着樱桃的笑容,在这样的单纯中,更是多出了真挚的可爱。
看到这样的笑容,惠丽晶就觉得送出的焦糖布丁实在是太值得了。
她希望这样的笑容能够多一些。
毕竟,儿时快乐的时光才是支撑着人在长大后,在那个冰冷、残酷的现实世界活下去、拼搏的动力。
“谢谢。”
樱桃的爷爷,看着孙女开心的笑容,立刻向着惠丽晶道谢。
“没什么的。”
“看到樱桃的笑容,我也很开心的。”
惠丽晶连忙说道。
这样的回答让这位光头的老爷爷也笑了起来。
“有什么的话,你可以告诉我。”
“大部分的事情,我是可以帮你解决的。”
樱桃的爷爷笑着说道。
“好的,再次感谢您。”
站在吧台内的惠丽晶微微欠身表示着感谢。
虽然在心底女侦探并不觉得眼前这位老爷子能够帮助她什么。
不过,对方是出于好意。
哪怕是吹牛了。
惠丽晶也认为不应该揭穿。
惠丽晶照顾着老爷子的面子,但是樱桃可不会。
“爷爷又吹牛了。”
“昨天还偷吃我的布丁被发现了。”
樱桃看着自己的爷爷,一想到昨天剩下的一半布丁,早晨就不见了,顿时,小脸皱到了一起。
“哈哈哈,那是意外。”
樱桃的爷爷摸着光光的后脑勺,拉着樱桃向外走去。
“那意外还能天天发生?”
樱桃一脸的不信。
“当然,意外无处不在!”
“要知道爷爷年轻的时候,经常是整座城市整座城市的毁灭……”
“嗯、嗯,都是爷爷你的功劳。”
“而且,爷爷你还一拳打倒过来自外星的大魔王。”
樱桃爷爷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就被樱桃打断了。
“对。”
樱桃的爷爷笑哈哈的点着头。
但是,樱桃却是完全的不信。
“吹牛!”
“偷我布丁吃的爷爷,怎么可能是超级英雄?”
樱桃扁着嘴说着。
叮铃!
风铃响起。
爷孙两人的身影消失在了门后。
惠丽晶微笑的摇了摇头,开始收拾吧台。
她几乎每天都要看到爷孙俩的斗嘴,早就习惯了。
而贺太却是看得有些出神。
流浪的阴阳师常年混迹在‘里世界’,为了复兴家族而努力着,每天接触的人,不是阴郁、诡异,就是暴虐异常。
稍有不对就是大打出手。
像是这种温馨的画面,他已经有很久很久没有看到了。
这个时间久到了他几乎要忘记的程度。
现在猛地看到了,他心底最柔软的一块就被触及了。
家人。
那是他可望不可即的东西。
不过,正因为这样,他才越发的感到了可贵。
“真好。”
流浪的阴阳师心底默默的说着。
然后,扭过头,对着惠丽晶轻声说道——
“谢谢。”
“嗯?”
惠丽晶一愣。
随后摇了摇头。
怪人一个。
惠丽晶这样的评价着。
从对方下午跟着她来到白熊咖啡屋,接着,一言不发的坐在角落里后,惠丽晶就把对方当成了一个怪人。
当然了,惠丽晶不是不明白对方为了什么而来。
也正因为这样,惠丽晶没有驱逐对方。
说到底,对方也算是一个好人吧。
对方也是担心她的安危才出现在这里的。
但惠丽晶真的想和对方说不需要。
她有着自保的方法。
虽然刚刚接触‘神秘侧’,但是经过了杰森的简单教导,惠丽晶却有了相当的信心。
火,电。
就是她现阶段最好、最容易掌握的东西。
一旦掌握了这些,她的安全是无忧的。
如果这些东西都对付不了那些‘神秘侧’的怪物?
她还有办法。
或者说……
她相信杰森!
她相信杰森会在她危险的时候出现!
就如同前几次那样。
因此,惠丽晶很想让流浪的阴阳师离开。
不过,最终,心善的女侦探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给流浪的阴阳师冲了一杯咖啡。
没有询问加奶加糖,而是将咖啡伴侣和糖放在了杯子碟上,一起端了过去,由流浪的阴阳师自己选择。
“谢谢。”
流浪的阴阳师一阵愕然后,再次道谢。
“不用谢。”
“最廉价的速溶咖啡。”
女侦探说着,就再次忙了起来。
流浪的阴阳师则是将所有的咖啡伴侣和糖都放入了咖啡杯,略微搅拌后,这才端了起来。
他不讨厌苦,但更喜欢喝甜的。
所以,糖是能加多少加多少。
靠在角落的椅子里,端着咖啡的流浪的阴阳师都没有忘记盯着外面。
嗯?
当看到街道外一道人影闪过时,流浪的阴阳师眉头一皱,轻轻的放下了咖啡杯。
叮铃!
流浪的阴阳师身形快速的走出了咖啡馆,在那道人影准备离开的时候,一把拎住了对方的领子。
“松手!松手!”
“贺太是我!”
“我!我!”
身材并不高大,但是相当臃肿的男人在被抓住领子后,就开始挣扎了。
对方声音急促的叫出了流浪阴阳师的名字,而且指着自己的鼻子,表示自己是流浪阴阳师的熟人。
不过,贺太却是冷笑了一声。
“我当然知道是你。”
“但正因为是你,我才好奇,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别告诉我,你是来喝咖啡的。”
流浪的阴阳师一边说着,一边手掌用劲。
顿时,眼前身材臃肿的男人就被流浪的阴阳师拎了起来。
对方立刻出现了窒息感,面色变得通红。
但是,流浪的阴阳师却是毫不心软。
因为,他知道眼前的混蛋家伙是谁。
清次郎,附近最大的情报贩子,顺带兼顾一些不法生意。
附近发生了什么事情,对方总是一清二楚。
出现了一些令人摸不着头脑的盗窃之类,对方大概率的也会参与其中。
当然了,对方的不法生意不单单这些。
雇佣兵、杀手之类的生意,对方也会做。
只要……价格够高。
简单的说,这是一个没有底线的混蛋。
这样的混蛋出现在附近,瞬间就引起了流浪阴阳师的注意。
要知道,对方可是无利不起早的。
出现在这附近,还故意从他眼前闪过,没有什么事的话,流浪的阴阳师第一个不相信。
因此,当对方的窒息感达到一个极致的时候,流浪的阴阳师这才松手。
扑通。
清次郎摔倒在地上。
呼哧、呼哧。
这位情报贩子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足足四五秒后,对方才缓过劲了。
“你这个家伙,要不是能够大挣一笔的话,我是绝对不会出现在你面前的。”
这位情报贩子抱怨着。
“呵,如果不是知道你能提供消息的话,你以为你能够看到明天的太阳?”
流浪的阴阳师冷笑了一声。
“所以,我还活着嘛。”
“有价值的我,总是可以活着。”
“而且,活得很滋润。”
清次郎十分骄傲的一仰头。
然后,对着流浪的阴阳师径直说道——
“有一个关于你的消息。”
“10000块。”
“要不要听?”
清次郎露出了奸商的嘴脸,一边说着,一边抬起右手大拇指在中指、食指上快速的搓着。
流浪的阴阳师一皱眉。
倒不是清次郎的价格过高。
虽然对方很没有底线,但是对方还能够做着生意的原因就是‘货真价实’。
简单的说,对方报价10000块。
那这个消息就值10000块。
而关于他10000块的消息……
难道是我的身世暴露了?
想到这,流浪的阴阳师心底一紧。
如果他的身世暴露的话,那他就得马上离开了。
不然很可能会连累到周围的人。
不论是童守寺大师,还是惠丽晶女士,他都不愿意连累到这两位真正的好人。
想到这,他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
“说!”
“嘿嘿,今天早上在‘童守寺’发生的意外,并不是意外,而是有人操纵的。”
清次郎笑着说道。
但是,这样的话语,却让流浪的阴阳师再次拽住了他的领子。
废话!
早上的一幕,如果不是有人操纵的话,‘花樱’的人怎么会那么巧合的出现?
“你耍我?”
流浪的阴阳师沉声道。
“不、不不。”
“别心急,听我慢慢说。”
看着沉下脸的流浪阴阳师,清次郎反而是笑了起来。
他才不是故意吊人胃口。
就是刚刚被勒得太紧了。
这个时候,放松一下。
说是报复,也可以。
不过,他是不会承认的。
当然了,他也知道把握火候,真的激怒眼前的男人?
他可不敢。
他还想活着。
他就是个挣钱的商人。
至于其他?
挣钱就行。
收敛了脸上的笑容,这位情报贩子开始正色道。
“是‘花开院’家里的某个分家的人勾结了‘花樱’的人。”
“他们既是想要试探一下花开院晴找到的帮手杰森实力怎么样,又想要顺带的处理一下内部不听话的人。”
“所以,才会有早上的一幕。”
“当然,这不是结束。”
“他们才刚刚开始。”
“你也知道的‘花开院’家的那种制度,注定了每一次分家进入主家就是一次龙争虎斗,这一次?自然也是不例外的。”
花开院家?
流浪的阴阳师一愣。
他没有想到竟然牵扯到了花开院家。
而且,杰森还和花开院晴合作了!
花开院晴,他是知道的。
实力强,很有眼光,为人还算不错。
那……
花开院晴知不知道杰森是大妖魔的血脉?
流浪的阴阳师猜测着。
知道的话,还好。
阴阳师家族并不排斥这样的血脉。
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相当欢迎的。
可要是不知道的话……
杰森的图谋是什么!
难怪童守寺大师将杰森留在了童守寺内!
这样的家伙必须要盯住才行!
要紧紧的盯住!
流浪的阴阳师心底想着,但是嘴里却在说道。
“就这?”
“这样的消息可不值10000块。”
“当然不止这些!”
“我这里还有个人名……嘿嘿。”
这位情报贩子说着,再次搓起了手指。
流浪的阴阳师皱了皱眉。
最终,从怀里掏出了一锭金子,抛了过去。
谁也不会携带那么多的现金。
而且,‘里世界’黄金更受欢迎。
清次郎双眼一亮的接住金子,直接咬了一口,确认是金子后,马上将其揣入了怀中。
“承蒙惠顾。”
“那个名字是——”
“山下!”
说完,清次郎就准备离开。
然后,走了两步,他突然的想起了什么。
“做为优秀的雇主,我希望您暂时不要返回童守寺,那里有麻烦事正在发生。”
这一次,清次郎说完没有在停留了,径直小跑的离开。
而流浪的阴阳师?
转身返回了咖啡馆。
片刻后,惠丽晶驾着车子,疯狂的冲向了童守寺。
与此同时,花开院晴听到侍从的汇报后,面色阴沉如水。
不用问,他都知道是有人在使坏了。
但是——
“理由呢?”
花开院晴沉声问道。
“理由是……”
“当然是有人比你更优秀!”
侍从刚想说话,就被一抹声音打断了。
随着这抹声音,一个年轻人带着数人走进了童守寺。
对方的面容与花开院晴有着几分相似,但是眉眼中却是傲气满满。
刚一进来,对方就和花开院晴针锋相对,互不相让。
“花开院植,你来这里干什么?”
花开院晴很不客气的开口问道。
而花开院植冷笑了一声,就将目光看向了杰森,或者说杰森腰间的葫芦,这位年轻人盯着杰森,一字一句的说道:“我来自然是为了收回家族的宝物!”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