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vsi4t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無限之至尊巫師 起點-一三七六章 變生肘腋運應命相伴-7i5ku

Luciana Joanna

無限之至尊巫師
小說推薦無限之至尊巫師
为了一己私利,凯恩做事有些不太讲究。
再往深了说,人命关天,到他这里却俨然儿戏。
但却又很真实。自己变成曾经的自己讨厌的那一款,不是说说而已。
底线的突破有时候就是这么不知不觉,自然而然。
凯恩不会为自己辩解,可非要说点什么的话,他更愿意说:‘我兜得住’而不是什么‘没有我,他们的情况更惨。’
既然都下场了,参与了,就不去假设没下场、没参与会如何,这份耿直凯恩还是有的,只不过在结果论为主流的多元宇宙,这类耿直显得有些多余。
萨莎·克罗雷他们,后夜过的自然很是苦闷,身苦,心更苦。能在王国相关力量都放弃了与黑暗份子纠缠的背景下,仍旧自行组织、抵抗了半年以上的这些人,在有生死之险的日常抗战中,已经结下了深厚的情谊,现在一下子被俘去了那么多,自然是真的揪心。
多作为弱势者,他们现在能做的真的是太少了。
若是没有凯恩出现,估计会有人会拼命,索性当回热血上头的屠狗辈,将命搭进去,也算是‘临危一死全忠义’式的交代。
可有了凯恩,貌似回天有望,也就不想着走那绝路了。
人们的情绪在工作的点滴中外露,凯恩看在眼中,自然是能理解,也有所触动。
回想当年,他也有类似的时刻,一准儿要是只剩绝望,也就不纠结了,正是有希望,却很渺茫,才会难受,恨自己的无力和无能,甚至恨自己为什么会选择厚颜无耻的活着,而不是去战死。
而最终,这种情绪也成为他追求力量的心灵燃料,让他熬过了许多个懈怠时刻。
可终究还是要面对燃料不足的局面。信息是最宝贵的财富,多了却也会成为沉重的心灵负担。
说一千、道一万,人性的器量格局,是有上限的,其包含的思维模式,也谈不上完满,不是不能超越,只是真的超越后,就不再是人了。
他曾经励志成为凌驾于人类至上的高等生命,后来却发现,这个志向,就算不是叶公好龙,也差不太多。舍不得放弃人生,并且知道一旦真的做到放弃,赵文睿这个人也就彻底死了。
“归纳起来,还是没活够。偏偏又已经有太多的既视感和麻木不仁,甚至南辕北辙式的改变,把漏点的坑补上,令人生完满也是挺难的,毕竟这多元宇宙,不是围绕某个存在准备的舞台。”
有时候凯恩觉得,他这可能算是超级富贵版的‘活不了,死不起’。
相较而言,奥拉夫他们距离凯恩这种心灵状态,还差着很多、很多层级。刚刚步入传奇人生轨迹的他们,虽然也对现状各种不满,但却显得没那么矫情和病态,相关的认知和思路也都浅薄及简单的多。
像今晚的行动,就是试图通过主动出击,获取此间主人遮掩的、不想让他们见到、听到的秘辛,从而能更好的应对未来可能出现的各种局面。为此,牺牲一定的理性都在所不惜了。
夜晚的大宅内部,阴森指数明显上升了不少,但也还在正常范畴之内,没有超凡类的异常。
三人对内部结构已经有一定的了解,此刻也确实走在前往厨房的路上,那边有一个精致的小餐厅,一般用来喝下午茶,与他们的卧室区几乎是斜对角,这种几乎穿越过半大宅厅室的路线,正是他们想要的。
戒指老爷爷卡戎进一步帮他们完善了计划,通过奥拉夫之口说出,并获得了另外两人的认可,因此三人并没有像进入古墓的冒险者那般,因过分小心翼翼而显得猥琐,走的像几个贼。而是昂首挺胸、不紧不慢,甚至还不时聊几句,俨然就是此间的主人。
不得不说,行动模式的选择,对心理的影响也是蛮大的。初时的忐忑和紧张,渐渐平复,当然这也有聊天解压的功劳。
外松内紧的走了一路,都没有遇到异常,但在厨房,他们被吓了一条。
那是一处黑暗的角落,三点光星,其中一点有节奏的亮起、又黯淡。
当油灯的光芒照过去时,才发现是个人。
看打扮是厨娘,但那体型,那块头,那因为有限的光源及照射方式而导致的、过多的阴影遮挡所造成的阴森效果,让他们第一时间联想到的是屠夫,杀人如杀猪,手上有许多条人命的那种屠夫。
而对方一开口,诡异的反差感立刻就有了,因为这超级肌肉大妈竟然是一口少女腔,而刚才竟然是坐在那里抽烟。
为毛你的眼睛在黑暗中被烟头还亮?为毛你抽烟、这房间里却完全没有烟味,最重要的,这个时间点,你静坐在黑暗阴森的角落里,独自抽烟是什么鬼?
别说,第三个疑问人家竟然有完美的解答,是管家吩咐,奥拉夫及其朋友可能半夜起来可能要吃东西,所以特意留个厨娘守着。
奥拉夫三人就这般又被恶心了一回。比昨天上午被自称威廉的帅气人类接待时的荒谬感觉更甚。
明明知道是在演戏,却没有发飙揭破的理由,更重要的是没有发飙的实力。
当然,若是没有凯恩扮演的布洛克斯跳出来一通恶补超凡圈常识,年轻性烈的奥拉夫他们,未必能绷得住受这份老阴哔式游戏的洋罪。
但现在他们有被喂翔的感觉,却仍旧是忍住了,这是三个人事先就讨论确定,并在白天又确认了的对应态度。
不做那个主动撕破脸的一方,这不仅仅涉及到更多的成长时间,以及搜集情报的时间,还涉及某些超凡向的讲究和说道。
总的来说,谁绷不住撕破脸,谁在某种涉及心灵的神秘的势上,就会陷入被动。
不过半夜里被一位体魄如人熊、且凶神恶煞一副屠夫样貌,声音却是少女音的厨娘服务,这顿夜宵吃的,无疑是相当的不舒服。
萨科倒是试图打发这位厨娘走人来着。
可这厨娘‘管家吩咐,让我竭力服务,请不要让我难做’的说辞,配上泫然欲泣的腔调和神态,真的是太过违和及惊悚,惊的萨科险些抽自己几个耳光,再也不敢随便开口挑衅,以免被恶心的当场喷饭了。
饭食倒是没有问题,不但热乎,味道也可口,让能够鉴别万物的雅卡莉也没啥用武之地。
三人煎熬式的吃完这顿夜宵,然后往回走,走的并非来时的路线,虽然有些绕,却也基本挑不出错,他们甚至希望有人为这种很容易搪塞的理由而跟他们互动,感觉总比现在这种逛墓室般的收获大,毕竟以他们现在三脚猫级别的超凡能力,想要窥探出什么隐秘,真是不太容易。
眼瞅着‘巡回表演’路线马上就要走完,异常发生了。
当时三人都有些泄气,琢磨着要不今天就这样吧?明天白天再商议更为可行的办法?
还说着话呢,三个人就被分开了。
先是奥拉夫和萨科、雅卡莉被分开,他在最前边走,转过一个转角,准备上楼梯进入三楼客房区,结果说话萨科和雅卡莉都没应,回头一看,两人都没跟过来,快步回返转角,两人就不见了。
而萨科和雅卡莉则是同样说着话、同时跟奥拉夫前后脚拐过转角,结果奥拉夫不见了。
“人呢?奥拉夫?”萨科疾走几步,上了几阶台阶,看看奥拉夫是不是已经通过楼梯的折转,结果自然是没看到,可再回头,雅卡莉没跟上来,再找,雅卡莉也不见了。
就是这么一个拐角+折转的楼梯,总计也不过五六米的距离,还有着壁灯照明,人就诡异的消失了。
而后就是不同的际遇了。
奥拉夫最先明白过来,因为戒指老爷爷卡戎提点,同时对应凯恩警告过的一些说法,让他概略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这次也怨不得卡戎马后炮式的提点,主要怪他自己,心神一放松,有了疏漏,就被趁虚而入了。
这其实也算是凯恩一直强调的,最佳偷袭时机,就是眼瞅着对方要赢的那一刹那。
上了楼梯就是客房区,三人觉得今晚也就这样了,从心理上讲,行动就算告一段落,而有了这个潜意识,紧绷的心弦很自然的就有了一定的松懈,然后就被趁虚而入了。
这就真的是经验问题了。
危机一直都暗中潜伏着,他们没能发现,也没能全程保持状态,结果临了着了道。
怎么破?
奥拉夫有戒指老爷爷,并不缺方法,哪怕他现在没有超凡之力,却也还有魂力可用,命力可燃。
超凡不够,寿命凑。这类办法卡戎是知晓的。并且具体也分干什么,单纯是破妄破幻,也没多大消耗。
不过卡戎事先就提醒奥拉夫了,破解容易,但奥拉夫却未必能如愿,因为对手玩的这个把戏,多半是为了将三人分开。
所以光是他及时破解不行,另外俩人也得及时破解才成。
并且,理论上除了幻术,还应该有其他术法辅助,就是类似霍格沃茨城堡活动楼梯、有求必应屋的入口等那一类超凡效果。
这类情况,一般来说,也只有那些经验老道的超凡者,立刻破解,并且没有乱动,才有较大的概率彻底破除。否则,被分开就基本上是定局了。
接下来的情况也确实如卡戎所言,奥拉夫笨手笨脚的破解后,仍旧找不到萨科和雅卡莉,他跑去两人的房间,之后搜寻周遭,再之后又往回走了一大截,都没有找到。
在这样的背景下,奥拉夫最终选择了独自展开探索。
“这样也好,之前有些不便施展的手段,现在都可以拿来用了。”
卡戎提醒:“当你凝视深渊,深渊也在凝视你。”
“我知道,但相比肤浅的乱逛及不作为,我更愿意承受有所斩获的代价。”
无独有偶,萨科也是类似的心思,甚至远比奥拉夫更胜,毕竟他在之前的黑暗考验中完成了一次断崖式的黑化,或者说黑暗向的心灵重建,以此为代价,对黑暗之力的掌控,有了长足的进步,早就像个获得一箱子新玩具的孩子般想要拿出来玩个痛快了,而现在显然正是时候。
只不过因为缺乏比较,也没有卡戎那样的业内老鸟提点,萨科并没有破解,而是在里世界般的状态下开始了探索。
并且,萨雷斯大宅无论是择地、还是自身建设,都有其可圈可点之处,能够结合目标人物的状态,打造适合的对应的环境,萨科进入的,就可以简单的理解为黑暗模式。
相应的,雅卡莉虽然也没有破解幻术,进入的却是以翡翠梦境为基地的另外一个次元。
她的符文之种本就是泰坦造物,翡翠梦境又是泰坦构建的艾泽拉斯蓝图,因此萨雷斯庄园的超凡伎俩,在雅卡莉名下,反倒有种弄巧成拙的意思。
凯恩还为此感叹:“又是因祸得福,衔接的也好,改造的差不多,需要实习稳固了,结果就进了泰坦遗泽的秘境,十分舒适的开始艺业的掌握,超凡力量的巩固,这简直就是冰与火中的龙妈待遇,但愿命运不至于连其结局安排也跟冰与火学,一路挂逼,就是为了巅峰时刻死的震撼些吧……”
在凯恩的眼中,奥拉夫三人此时可以说分别代表着上中下三运。
雅卡莉是上运,随脚踢块石头,结果是狗头金那种。萨雷斯大宅的超凡布置反而成为了桥梁,雅卡莉借之进入她自己现阶段并不能够进入、也不知道哪里有的秘境,自然不再受萨雷斯大宅的那些把戏的干扰,完全就是又一次山洞得宝式的攀升。
奥拉夫则是中运,虽然要应对萨雷斯大宅的种种套路,但有戒指老爷爷提点,山缪·萨雷斯因为谋夺其血脉,也不会真将他怎么样,因此哪怕表现蠢笨拙劣些,也有惊无险。
对奥拉夫而言,这半晚上,基本就是长见识、刷经验,将前期收获的很多知识学以致用的实践课,有惊无险,唯一值得计较的,也无非就是斩获多或少。
萨科就是典型的下运了。毕竟山缪·萨雷斯一系,虽非黑暗邪乎,却也能算是剑走偏锋的奇门外道。
他们所奉行的这一套,相较于主流超凡体系,最大的差异点,就在于对很多禁忌的冒犯。
主流超凡体系的那些相关禁忌,虽然很多是受政治、个人私欲影响的产物,但更多的则是拿人命换出来的经验教训。
那么打破这些禁忌,就意味着再教一遍学费。
而且山缪一系的奇门外道,本就大输大赢,极度凶险,因此说他们是害人害己的邪教,并不冤枉。
这样的一伙人,其设计的魔法机关,自然也不会是什么中正平和,止步于考验,而是真的有不少凶险,甚至是将未解的谜团扔进去,让闯入者自动成为替他们解谜的炮灰。
萨科的黑暗之力,又成功勾动了翡翠梦境的阴暗面,于是就又促成了一场黑暗考验。
如果说萨科之前面对的那一场,是毁意识人格类型的考验,那么这回的,就是嗜血夺命的考验。
这两场考验紧锣密鼓的咋下啦,若是萨科能通过,先不说被扭曲到了何种程度,但以实力而言,怕是已经追及,甚至超越巅峰时期的普尔了。
这也使得凯恩有了一些小期待,毕竟他一直坚信普尔的背后,是有一个幕后黑手存在的。最大的凭证,就是普尔的那本黑魔法书很不简单。
可偏偏事件发展到现在,幕后黑手一直没出现,他还为此亲自跑了趟卡拉赞,都没能有什么实质进展。
凯恩认为,这次萨科若是能够闯关成功,那么应该够资格被那位幕后黑手关注了。
而黑魔法书仍旧在萨科手中,意味着不缺联系的渠道。
凯恩琢磨着,若是这还不能令幕后黑手露脸,后面就基本希望渺茫了。
所以,这个夜,凯恩过的并不无聊。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