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gl1y3都市异能小說 聖武稱尊討論-第一千九百零八章 千愁之隕分享-wua3m

Luciana Joanna

聖武稱尊
小說推薦聖武稱尊
大战之后,楚天和菲菲母子俩对视良久。
菲菲忽然俏脸陡变,也不与楚天叙话,娇躯一闪,便全速向千愁赶去。
此时的千愁,兀自一动不动伫立在那破碎的天地间,宛如一尊雕塑一般。
菲菲全速飞到千愁身边,见他一动不动,便是伸出玉手去拉他右手:“爹爹。”
耳边却传来楚天的声音:“娘,千万不要动他。”
菲菲眼看就要拉到千愁手上,听楚天言语严肃,连触点般缩回玉手,美目不知所措的看向楚天。
“他身受重创,已是濒临陨落,受不得一点力,否则,便会立即陨落。”
楚天眼神淡漠的扫了千愁一眼。
对这位他本该叫做外公的男人,他没有丝毫的怜悯。
因为,对方是拆散他原本应该幸福美满的家庭的罪魁祸首。
正是此人害的他们全家不能团聚。
这种情况,他没有趁机一巴掌拍死对方,已是看在娘的面上了。
如若他有选择的机会,他宁愿不开口提醒,于他而言,此人陨落得越快越好,每晚一点,他都多一份心理压力。
可是,他没得选择。
毕竟对方是娘的生身之父。
如若因为娘去拉对方手,导致对方陨落,那对娘而言,可是比死在自己手里更加惨烈的结局。
那种后果,不是娘能够负担的。
为了娘不背上那种不该有的重负,他才会如此及时的开口提醒。
“爹爹?”
菲菲美眸看向千愁,珠泪不受控制的一滴滴抛洒而下。
“他讲的没错,不比为我伤心,而且,老夫死了,岂不是正好趁了你的意,叫你们母子团聚?”千愁素来冷厉的脸上,也是露出一抹笑容。
“不!”
菲菲一声悲呼,想要去触碰他,想起楚天的话,却又不敢,忽然想起什么,美眸希冀的看向楚天:“小天,快救救你外公啊,你现在这么厉害,一定可以救他的。”
“我救不了他。”
楚天摇头。
开什么玩笑,对眼前此人,他不上去补上最后一下,就够客气了,还让他施救?
这与认贼作父有什么区别?
何况,此人眼下情况,他心知肚明,基本是必死无疑。
这种情况,普天之下,恐怕只有那位掌握不死之炎的本源境层次存在凤族那位图腾级存在凤祖有一丝丝可能为此时的千愁续命。
不过,他不认为这个时候,凤祖会有时间前来灵妖族。
这种战时不同于往日,对方必然是被某位天魔圣死死盯着。
若非如此,同属妖族一脉,灵妖族遇难,凤祖焉有坐视之理?
“小天,娘知道这么说对你不公平,但其实你外公,他人不坏的。”菲菲解释道,但不知怎的,在楚天面前,她竟是没有勇气继续往下说。
因为造成这般境遇,事实上胜于雄辩,他无论讲什么,都未免显得苍白无力。
楚天闻言,面露无奈:“娘,他的情况,儿子是真的没能耐救,他这种情况,天下近乎无人可救。”
“怎么会?”
菲菲俏脸苍白。
千愁则在旁边冷哼一声:“没错,老夫根本就是无可救药,就算老夫本人全盛时期,对这种情况也是无能为力,何况是他?”
楚天便是心中愤怒,感到有些难以忍耐。
他都不明白,此人都只剩下一口气了,怎么还不消停。
“你一意孤行,拆散我家,让老爹和娘亲不能相见,让我和娘分开十几年,临死之前,竟然连一丝惭愧都没有,死到临头,还是如此的神气和骄傲,真是不可理喻。”
“你这早就该死的老匹夫究竟在神气什么,又在骄傲什么?”
楚天心中愤怒至极,但因菲菲在场,勉强将这口气认下,却将银瞳扫向对方,冷冷道:“我来问你,我父体内的毒素,可是你下的?”
不知为何,虽然被他如此冷声责问,千愁倒也并没有表现出不悦,甚至,那张清癯的脸上,反而浮现出一抹称许来。
称许之色转瞬即逝。
旋即,他也没有遮遮掩掩,态度明确的点头:“不错,你父体内的毒素正是老夫下的。”
而菲菲闻言,也是一惊,连问道:“小天,这话怎么说?”
楚天心情波动,已是无法用言语回答,便将先前楚云体内毒素的种种情况化作一道道宛如亲见的画面,输入菲菲脑海。
以他如今的修为,自是一瞬间便让对方明白了事情的始末和所有细节。
“你…”
菲菲先前并不知此节,得知了这个情况,即便是在悲恸之中,也是美目中浮现出一抹愤怒,银牙看向千愁。
千愁则是哈哈一笑:“那个混账既有胆子以人类卑贱之躯,糟蹋老夫女儿,老夫又岂能轻易将其放过,自然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一报还一报,这有错?”
“此毒乃是千机长老随意弄出来的小玩意,某次赠送给老夫,随身带着,平时用不上,不料在折腾人上,别有奇效,也算不错,值得重重褒奖。”
菲菲知道,千机长老,乃是他们这一脉某位长老,修为普通,只有法相中期,却是一心痴迷毒道,极擅长制作毒物。
从他能将制作的毒素,当作礼物送给千愁,便知这位长老对毒道是何等的痴迷了。
正常人哪有把毒当作礼物送出去的?
此老制作的毒物,足以威胁到圣者以下的任何强者。
楚天闻言,脸上一片铁青,挺拔身体颤抖,银瞳之中戾气大作,恐怖的气息在他周身升腾。
周围虚空便是开始龟裂出道道裂缝。
菲菲见状也顾不得去恼千愁那件事,连伸出玉臂扶住楚天胳膊,俏脸上浮现出一抹惭愧,低声道:“小天,你别这样,他虽然对不起云哥,但终究是我爹爹。”
楚天闻言,心情方才艰难的恢复平静。
千愁却是耳尖,听到了菲菲的话,皱眉道:“丫头,你这话于理不通,这小子为父报仇,一巴掌拍死老夫,也算天经地义,老夫一人做事一人当,这条命给他又如何?你何必来多事?”
菲菲闻言,又是提心吊胆,生怕楚天一个不开心将千愁毙了,那样她真的不知该何去何从。
虽然千愁言语过分,但楚天现在,已经渐渐接受了此人的聊天风格,虽然本激起些许怒气,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怒气值的提升也大约是这个道理。
又见娘提心吊打的看着他,忽然就心下了然。
此时击毙千愁,他自己是没有一丝心理负担。
但娘恐怕是永远都有心理阴影了。
千愁诚然是他敌人,若在正常情况下,因为这些年的仇恨,他势必要与其拼个你死我活,但这种情况,他就算不出手,对方也活不了多久了,何必出手去刺激娘。
死去的人已经死了,活着的人还须珍重。
因此,他脸色数变后,终是淡淡的扫了千愁一眼,没好气的讽刺道:“就算我不出手,你现在也必死无疑,要拿自己离间我们母子,现在的你,可没这个价值。”
千愁闻言,神色一愕,却是点头道:“不错,老夫倒是没想到此节。”
于是,他便是不再刺激楚天。
因为遭遇大变,他思维不严谨,一时只顾着让楚天毙了自己,好换了对方拯救灵妖族这个人情,都忘记了这么做对菲菲会有何等的打击。
他自然也不想让菲菲活在那样的阴影之下。
“此子怎么说,也算对老夫有恩,就算必死,老夫也是有仇必偿,有恩必报。”
一念至此,千愁便是从虚空另一端取出一枚刚才大战开启前退下的戒指,并将戒指向楚天一扬,冷硬的脸上终是浮现出一抹宛如积雪融化的笑容:“小子,你既然拯救了灵妖族,灵妖族便当奉你为主,老夫现在便将族长信物灵神戒传给你。”
他意识开始涣散,恍惚间,眼前的楚天似乎与年轻时不怕天不怕地,与整个世界为敌的他隐隐重叠了。
楚天一脸懵逼。
什么鬼?
菲菲也是惊讶。
她知道这枚灵神戒乃灵妖族族长历代传承的信物,持有此戒者便为族长,领袖整个灵妖族,她是做梦都没想到,对人类成见如此之深的爹爹,竟会在这种时候摒弃成见,将灵神戒传给小天。
楚天正想拒绝,不料千愁已是保持着这种在他看来有奸计得逞意味在内的笑容,身躯开始崩解。
“很好,这时陨落,对方就不会有拒绝的时间了。既然已将灵神戒传与此子,那老夫从此便不亏欠这个世界上任何人什么了。”
这是千愁临终之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旋即,不数息,他的躯体已是彻底消失。
留下的圣息也以不可阻挡之势湮灭。
又一眨眼,这道圣息也是不复存在。
灵妖族族长,导致楚天一生家庭分散的罪魁祸首千愁,终是陨落。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