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ups0k火熱連載小說 《又見九叔》-266 生意相伴-90bzn

Luciana Joanna

又見九叔
小說推薦又見九叔
“凶榜?”
陈子文望着“诸葛孔平”。
方才那人称其“肥仔”,让陈子文想起了一部经典恐怖片。
好的作品总让人印象深刻。
陈子文记得在《凶榜》中,郑则士饰演的,正是一名绰号“肥仔”的大厦保安,不过他演的是配角,真正的主角是一个名叫张劲强的男子。
电影中,随着张劲强入职某大厦夜间保安员一职,大厦里几名保安便一个个死去。有位大师看出不对,想出手除鬼,也被鬼杀害。原来有一个红衣小鬼想要转世做人,把主意打到张劲强妻子腹中婴儿上。
电影的最后,是一个开放式结局。
由于未能在妻子临产前杀死红衣小鬼,导致红衣小鬼投胎成功,张劲强在一段痛苦挣扎后,躲在门后,等妻子抱着出生不久的婴儿回家时,一斧头砍向自己的孩子。
这一幕电影剧情,陈子文可谓印象深刻。
因为很难说清张劲强到底有没有提前杀死红衣小鬼。
如果红衣小鬼之前已死,那么张劲强最后杀的,就彻彻底底是自己的亲生骨肉。
当然,这部电影结局的解读有很多种,比如最后持斧砍婴的张劲强,才是被鬼控制的那个……
无论如何,结局都是悲剧。
陈子文盯着“肥仔”,不清楚是不是遇到了这部片子。
如果是,那么红衣小鬼陈子文势在必得。
毕竟电影中的红衣小鬼实力不错,应该能给五指同心魔带来一定程度提升。
“暂时先不管这些。”
陈子文放下心思。
背包里还关着八个鬼呢,先处理了再说。
望了一眼肥仔,陈子文登上电梯,找到自己对应的房间,进入之后把门锁上。
打开背包。
陈子文取出封鬼袋。
袋子本是寻常之物,只因镇鬼符才能关押鬼物,这种方式关押鬼并不很稳妥,若实力强大一些的厉鬼,很可能破袋而出。
可陈子文关了一共八只鬼在袋子里,居然安然无事,实在令陈子文失望。
这些鬼太弱了。
强大一些就好了。
陈子文释放血煞气,封住房间,然后撕开镇鬼符,轻轻一抖,将八只鬼物抖落在地。
“出来了?”
有“人”叫起。
八个倒霉蛋,直到这时还不知道自身已死,一个个捂着头,似晕车般,坐在地上,同时一脸惊喜。
对他们而言,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记得坐着车子聊着天,一不小心就被关进一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四周还充满了令人难受的气息,弄得所有人浑身无力。
他们曾试图逃跑,可是没能成功,本以为死定了,没想到莫名被放了出来。
“是你!”
有人望见房中唯一站着的陈子文,一脸惊恐。
“你这个妖怪!”
他一脸恐惧。
陈子文看了看他,记得这人是旅行团的领队,叫什么吴世仁。
“听我说,”陈子文开口道,“你们已经死了,当初出车祸死的。”
“你才死了呢!”
吴世仁骂道。
陈子文闻言一脚踢出,左脚运转五指同心魔,不到一秒将其炼化,只剩下一套衣服。
“啊!!”
在众人眼中,吴世仁被陈子文一脚踢爆,吓得不少人大叫起来。
“别吵了。”
陈子文喝道。
这些鬼的鬼气实在太弱,方才炼化一个,跟没炼化一样,就算全部吸收,仅聊胜于无。
“你们已经死了。”
陈子文再次重申了一遍,说着抓过一脸恐惧的施丽,取出一支钢笔,贯穿她眉心。
“看到了吗?你们已经是鬼。”
陈子文瞪了眼想要尖叫的施丽,见对方啜啜欲泣,并没任何怜惜地将钢笔拔了出来,道:“我是一名捉鬼大师,之前抓住了你们,本该让你们魂飞魄散,可我身边正缺几名鬼仆,便给你们一个机会。”
“现在,愿意成为我的鬼仆的站起来。”
陈子文望向他们。
前方众鬼显然还没从死亡的真相中缓过神,只有一人站起身来——
竟是李炳。
即电影中的大boss鬼王炳。
“哦?”
陈子文有些讶异。
这群鬼中,只有李炳身上鬼气不错,本来打算拿来炼化,没想到这么识时务。
“做鬼仆?去死吧!”
李炳起身,却根本没有如陈子文所想,而是大叫一声,面露凶光,扑向陈子文。
“不识抬举。”
陈子文摇头。
血煞气一卷,将李炳按在地上,一脚踩爆其头颅,同时将其炼化。
“怎么这么弱?”
陈子文大感失望。
李炳一身鬼气,虽然比之前的吴世仁强了十多倍,可也谈不上厉害,就连阿娟这等从未杀人的鬼,也比他强的多。
比起电影中的表现,实在差得太远。
“难道现在这片天地,不仅修道者,就连强大的鬼物都没法诞生了吗?”
陈子文心想。
记得电影中,这个所谓的“鬼王炳”,只是李炳自己的喊法,实际上他连穿墙术都不会。
就算之后会变强,也强得有限。
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若是今后鬼都这么弱,那五指同心魔的提升,就成了大问题。
陈子文陷入沉思。
体内雷灵根日益复苏,五指同心魔很快就要压制不住,若找不到厉鬼吞噬,只有尽快用大量血液促进尸血气平衡。
“你们的意见呢?”
陈子文望向其余六鬼。
六个鬼,一个是旅行团司机,一个口臭很厉害的,叫何强,三个抢劫犯是向氏兄弟,唯一的女子,则是施丽。
陈子文打算在港城久居,为了方便,自然会办下一份事业。
将来有了公司,人手不可缺。
有些隐秘之事,交给鬼,比交给人更适合。
如此一来,阿娟可以当秘书;司机可以当公司专用司机;施丽成鬼之后,估计也没心思再去卖,可以当前台或公关小姐;向氏三兄弟正好可以当保安;至于口臭男何强……可以当客服?
陈子文想了想,还是留着他们,比较有用。
毕竟他们这种鬼还是很特殊的,只要伪装得好,和活人没区别。
“如果愿意成为鬼仆,就立马放开心神,让我种下禁制;如果不愿意的话,我也不勉强。”
陈子文目光幽幽。
这房间已被血煞气封锁,陈子文也不怕他们逃跑。
前方,六个新鬼噤若寒蝉。
他们第一次成为鬼,没有经验,见陈子文强势,一连击杀吴世仁、李炳,吓得一点逃跑的心思都没有。
“我、我愿意做鬼仆!”
施丽第一个举手。
她穿得成熟,实际才十八岁,被人啊鬼啊的一吓,腿都软了。与其被杀,成为鬼仆也没什么,反正她扮演女仆也有数回。
陈子文看了施丽一眼,将手放在她头顶。
“放开心神,不要反抗。”
陈子文如今一身法力尽转为血煞气,便以曾得自茅山元婴老怪的《道心种魔》之术,在施丽魂魄中,种下一缕血煞气。
这道血煞气不能操控对方,却能在对方背叛时将其击杀。
施丽被种下禁制,顿时察觉出这点,小脸变得很害怕。
“你们呢?”
陈子文扫视其余五人,隐隐露出杀意。
鬼仆这种东西可有可无,陈子文并不真的在意。
“要我们当奴才,不如去死!”
向氏三兄弟虽然怕死,可到底是劫匪出身,自由惯了,见陈子文相逼,互相对视一眼,突然暴起分开,一个冲向房门,两个冲向窗子。
三兄弟清楚不是陈子文对手,没有试图进攻,一心想逃。
他们这一动,口臭男何强也起身往房门冲去。
“呵呵。”
陈子文只是一笑,也不见动作,四散的血煞气合拢,瞬间将这四鬼擒下,然后一脚一个,毫不犹豫将他们炼化。
施丽在一旁,看得瑟瑟发抖。
至于那个反应慢些的司机,不由擦了擦冷汗。
“你呢?”
陈子文望向司机。
后者连连点头:“我愿意当鬼仆!我愿意当鬼仆!”
陈子文给他种下禁制,问了问,才知道对方姓刘,名叫刘大力。
“我这人很好相处,只要你们听话。”陈子文挥了挥衣袖,血煞气将二鬼托起。
御下之道应一手红枣一手大棒,陈子文不通此道,好在实力不凡,不怕什么。
挥袖将阿娟也唤出。
“你们三个互相认识一下。”
陈子文收起血煞气,拿了一些钱给司机刘大力,“这些钱你拿着,去帮我买些燃油回来。”然后望了望阿娟与施丽,也给了一点钱,道,“今天放假,你们去玩吧,顺便帮我打听打听在港城黑户怎么办理户籍。对了,小心避开一个叫马九英的道士,万一撞上了,就报我的名。”
说着,陈子文将背包等物放置一旁,准备洗个澡,换身衣服。
三鬼见此急忙点头往房外走。
一边走,刘大力与施丽还不停向阿娟问好。
只是这一幕到了打开房门后,刘大力与施丽突然浑身一颤,两道黑气从他们鬼体中飞出。
“我们会报仇的!!”
有厉叫响起。
陈子文目光一闪,走上前去,只见刘大力与施丽并未发生什么变化,只是身体中的鬼气,好似更弱了一些。
“那是什么?”
陈子文望着刘大力与施丽,后二者一脸迷茫,他们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只是感觉有东西从体内分离了出去。
“鬼中鬼吗?”
陈子文略感好奇。
刚才逃跑的两道黑气应该是鬼魂不假,不过为什么会在刘大力与施丽体内呢?
仔细回忆《猛鬼旅行团》,陈子文突然忆起一个细节。
当初旅行团众人出了车祸,一车人死在一片乱葬岗,好像有鬼魂遁入了施丽等人的身体。
李嘉玲由于拥有特异功能,未被鬼魂入侵,于是一车人,仅李嘉玲一人活了下来。
这是不是意味着,旅行团众人其实并非因为车祸而死,而是死于鬼魂入侵?
电影中,有一幕剧情,是三个洋人被李炳等鬼附体,结果唱了一曲东方红——这显然不是李炳等人会有的行为。
或许,李炳这些枉死之鬼,被其它鬼“附身”、或“替换”了!
刚才从刘大力与施丽身上逃走的两道黑气,正是来自乱葬岗的鬼魂!
“有意思。”
陈子文抓过刘、施二鬼,仔细检查后,确定无事,将二鬼放开。
鬼居然被其它鬼“寄生”,实在令陈子文感到意外。
不过陈子文并不在意。
这些鬼实力太弱,先前李炳等魂体里应该也有,只是被五指同心魔炼化了,如今只剩两个,翻不了天;若能变强,前来复仇,更是再好不过。
“闹吧,大厦若是闹鬼,我便顺便赚点钱。”
陈子文笑了笑,不去理会,关上房门。
刘大力、施丽、阿娟三鬼被关在门外,半晌,离开。
……
洗完澡。
陈子文换了身素色道袍,将背包里的女娲石、伏羲针等物取出,清理了遍,又放回去。
清理时,陈子文忽然想起,李炳等鬼鬼气如此之弱,会不会与伏羲针有关?
这东西对邪物克制不小,自己之前将它与封鬼袋放一起,没准害得它们鬼气大伤。
难怪了。
陈子文摇摇头,背着背包,走出房间。
酒店一切如常。
陈子文扮作道人,在酒店内走动,一为寻找那两个逃离的鬼物,二来,顺便做单生意。
这间酒店正要出售,出售对象正是李嘉玲此行寻找的目标曹周城,这个节骨眼上,若爆出酒店闹鬼,损失可不小。
陈子文眼下缺钱,帮人驱鬼,收点费用不为过。
一边走,一边看。
八十年代的港城已很具现代气息,仅是一间酒店,便可窥探一二。
陈子文未乘电梯,顺楼梯下楼,走了几层楼,碰见几人匆匆而来,其中一人,乃是电影中与马九英等人有过交流的胡经理。
这位胡经理权力不小,陈子文想找的就是他,没想到在此遇见了。
“福生无量天尊。”
陈子文打了个招呼,拦住胡经理,与其身边二人,开门见山道:“这位经理,此处酒店有鬼!”
陈子文一脸严肃,心中却早已想好,假如对方不信,一会儿自己就去偷电,让灯光一闪一闪,把气氛烘托起来。
只是陈子文没想到,自己还没忽悠,胡经理竟脸色一喜,望着陈子文道:“道长高人!”
说着,他急忙让身边二人带路,请陈子文往办公室一叙。
陈子文目光一闪,心头有了猜测。
对方这个态度,应该是见过鬼了。
心中有了底,陈子文跟随其进入一间办公室,问了问对方一些事,发现果真如自己所料。
从刘、施二鬼体内逃走的两个鬼物,开始闹事了。
这两个鬼应该很“钟爱”洋人,这一次居然又如电影中那般,上了胡经理他们管理层那几个洋人的身,将胡经理吓了一跳。
“这位道长,拜托你一定要抓住酒店里的鬼啊!”
胡经理恳求道。
曹周城今天晚上就要到,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出事。
陈子文见他表情,一本正经道:“抓鬼没问题,只是这费用……”
胡经理:“钱不是问题,道长说个数!”
陈子文闻言也不再啰嗦:“一口价十万。”
“可以!”
胡经理直接应下。
十万虽多,可与酒店买卖相比,不值一提。
陈子文见他这么爽快,心里感觉自己有可能报低了。
不过十万也不少了。
这栋大厦夜间保安一月工资也才一千多呢。
其实陈子文并不知道,电影中,马九英可是报了二十五万,比他黑心多了。
将捉鬼一事谈妥,胡经理千叮咛万嘱咐切勿把捉鬼一事闹得人尽皆知,陈子文应下,随即离开。
拿钱办事。
阿娟与施丽在这间酒店,为了提醒一下二鬼不要闹事,陈子文感应了下二鬼气息,往二楼茶厅走去。
酒店的茶厅人很多。
陈子文进入后,一眼便望见了阿娟与施丽,此刻二女桌前,还坐着一个一脸贱相的男子。
“曹查理?”
陈子文走了过去。
一边走,一边回忆,走到近前,陈子文终于想起,眼前这人,就是电影中骗了施丽的那个牛肉场骗子。
“老爷(大哥)!”
阿娟与施丽见到陈子文,立马起身。
陈子文点了点头,望向一旁。
一旁牛肉场骗子见此,整理了下西装,装模作样地伸出手道:“鄙人钱小明,这位想必就是二位小姐口中的陈先生。实不相瞒,陈先生如果想在港城落户,鄙人正好可以帮这个忙。”
“哦?”
陈子文似笑非笑,没有与其握手的打算。
钱小明没有在意,伸出的手比划了个捏钱的动作:“当然,办事都需要钱。在港城落户,一个人五万,我钱小明信誉有保障。如果不信,可以先交五千块押金,办成再补,不成押金全额返还!”
陈子文深深看了他一眼。
“戒指给我。”
陈子文从施丽手中要过一枚钻戒,扔给钱小明:“这枚钻戒价值一万,当作押金,落户之事就交给你了。”
钱小明接过钻戒,看了看,心中大喜。
陈子文见他表情,笑了笑道:“我给你三天时间,三天之内若能办成,我付你剩下四万;可是,如果有人拿钱不办事——”
“不会不会!”
钱小明拍打胸口,指天为誓:“我钱小明说话算话,有口皆碑!三天之内,我若完不成任务,一定把东西还你们,否则定叫我头顶生疮,脚底流脓,出门被车撞……”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