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33v8m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討論-第五百三十一章 舉起你們的雙手!-1hws7

Luciana Joanna

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
小說推薦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
我从窒息的痛苦中猛然惊醒,身体仿佛被强大的力量推开,向后跌倒在了黑玛瑙般的地面上,身上宛如烈火焚烧的痛苦也逐渐散去,仿佛刚才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
更令人疑惑的是,刚才还如同水般柔和的水面现如今,已经坚硬得像是石头,再也无法容我下沉了。
老约克逊此时站在我的身后,虚影般的身体缩为常人大小,头戴着老式的礼帽前来,用苍老的嗓音低声问道。
“计划……还顺利吗?你似乎已经从濒死状态恢复了?”
我摆动了一下身体,享受着久违的脚踏实地的感觉,抬头望着一眼看不到头的阴沉而诡异的世界,用惆怅的语调说道。
“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先要听哪里一个?”
老约克逊面色肃然,毫不为之所动:“先听对现状有帮助的那个。”
……这老头的心思太过深沉了,老是一副苦大仇深、当面密谋的表情,我还是更喜欢和胡克老爹对喷。
“听我把话说完嘛。好消息是,星球意识与我进行了充分沟通,凭着我传承自上条当麻的把妹手,已经鼓舞她重新对抗告死之眼的入侵,并不计前嫌、全力帮助我们完成计划了!”
“很好。”老约克逊神色如常,“那计划的阻力是什么?”
我神秘地说道:“你让我和星球意识毫无保留地连接,让我下了一趟油锅我先不跟你计较……但你知不知道我脑子里装着什么东西?”
老约克逊脸上刚刚挂上疑惑的表情,但是瞬间就被惊讶的表情所取代,语调都有些变化地问道:“难道……你把那些……”
我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没错,星球意识读取到了我全部的记忆,顺带把我脑子里的鬼畜素材都接收了过去,现在完全失去战斗力,变成一个沙雕了!”
有这样的自信,还真不是我屎壳郎戴面具——臭不要脸。就以我脑袋里的鬼畜记忆,平日里抵挡神级的精神污染都不在话下,本就是一种非常强大的对神宝具!
星球意识虽然强大,见识却只相当于是没通网的乡下丫头,明显还摆脱不了生灵的等级,更未能蜕变入神灵的境界。
此时此刻,这颗沉睡在星球中的庞大的意识光球,已经从痛苦的暗红色,化身成了五颜六色的闪亮灯球,指挥着边上的意识光点左边龙右边彩虹,一起以无规则不连续的频率失去控制,集体笑成了沙雕。
但幸好就因为这样,告死之星的精神污染也轻易地被彻底驱散了。
所以啊,不要随便把什么东西都往DNA里刻——因为你说不清楚最后会坑了敌人,还是害了队友……
“唔……这样的意外倒超出了我的计划……不过问题不大,因为我还有备用计划。”
老约克逊瞠目结舌地看了我半天,终于恢复了冷静沉着的神色,但我明显听出口气里多出了一分无奈。
“星球意识不再痛苦,至少也不用担心星球意识被污染,堕入混沌的疯狂中。但是告死之眼一旦成型,将依靠混沌引力摧毁星球,来吞噬其中初生的星球灵魂,最终大家还是难逃一死……你定多算是排除了一个错误选项……”
“如果没有星球意识的配合,那么除了我之外,还需要更多强大的意识体才行……可能需要二次扩音,才能统合意识发出天体之音。”
“二次扩音?”我问道。
老约克逊说:“就是先把濒死空间的声音传播到星球上生物的意识中,引起足够多的共鸣;再用这些共鸣引动星球意识,融合成天体之音传送到周围的天体中,引走告死之眼……”
他将手指向了远处一片光晕隐隐闪现的地方,“那边有人和我一样来解救自己人,你再过去和他们谈谈,先联手把声音传递到星球生物的意识中,引发足够的共振。”
…………
“嘶……这仨老头都是哪来的……”
让我发出以上感叹的,是因为在黑暗中部落许多人身上都洒落着光芒,正从黑玛瑙中的湖面缓缓浮起。但我看到了不是三头六臂的星球守护神之类的存在,而是三个并肩同行的老头,看上去一个年纪比一个大。
众所周知革命不是请客吃饭。
拯救世界这么严肃的事情,别人的办法都是收集五行灵珠、七龙珠、和平星这类的球状物,再差一点也是收集上古神器、封印魔神、驱逐外星人这样的大实事。
可为什么在我手里,就变成了驯养动物、哄小女孩、哄老人唠嗑这种爱心公益事业呢?难道我长得比较有爱心?
那下一步,我是不是还要去福利院帮忙、山区支教、敬老院慰问、西北种树,把爱心事业进行到底成为慈善王,依靠爱来感化这个世界?
那世界有没有救我不知道,感动星际十大人物我可能就势在必得了……
当头的穿着一身邋里邋遢的兽皮长袍,身材佝偻矮小,头发披散在身侧,但眼眶中深陷的眼眸却格外有神。他一手端着一座扭曲古怪、长着蟾蜍般巨腹的神像,一手从起源之河中揪起了昏迷不醒的格雷,向边上的另一位老者介绍着。
“这就是杉树氏族新任的领袖,神的旨意毫无偏差地指向了他,向我揭示了世间的奥秘……这就是杉树氏族的命运之人……”
另一位老者却傲气无比地冷哼一声,随后就扭头不理他。
我走上前认真地辨认了一会儿,才猛然说道:“你是……你是臭鼬萨……哦哦不是,雪牛萨满!没闻到臭味我还真的认不出来你,抱歉抱歉!”
这次换雪牛萨满正眼都不看我一眼,还像往常一样假装没有听到我的说话。
这时倒是边上的老者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问道:“阿尔瓦罗,我看这位阿尔塔纳的宠儿更加优秀,你怎么不介绍一下?”
按照松鸦的说法,星球意识被称为阿尔塔纳。我身上如今散发着绫波身上沾来的力量,光芒显眼无比,那么阿尔塔纳宠儿的意思就不言而喻了。
我不好意思地跟精瘦的老头打招呼:“不敢当不敢当,说起来阿尔塔纳的宠儿应该是您们各位,我嘛定多算是阿尔塔纳的老大哥罢了。”
绫波接受了我的沙雕记忆,那么我就是她最好的老大哥!这样的逻辑没有问题吧?
精瘦老者:“……”
雪牛萨满低头垂目,低声向身边的人说道:“花豹,你面前的不是人类,而是某个恐怖存在的代行者……神灵在他降临的那天,曾经发出过前所未有的警告……不要交谈、不要接触、不要阻挡……那是熵增与热寂的终焉……”
我没理会这个神神叨叨的老头,倒是第一时间猜出了这个精瘦老头的身份。
“你就是花豹酋长?你不是已经去世了吗?为什么会在这里?”我惊讶地问道。
花豹酋长对臭鼬萨满的说法不以为意,热络地对我说道:“没错,我就是杉树氏族的花豹,一个没有颜面死去,因此徘徊在大地之下的亡魂……”
按照老约克逊所说,这片区域里除了濒死的意识外,还存在着因执念未消不愿散去的死者,会独自徘徊在痛苦和孤寂中,永远无法安歇。
可面前这个老头……看起来挺乐呵的?
“老酋长,你是有什么愿望没有实现吗?”我问这个早就过了保质期,没有拯救价值的地缚灵。
花豹酋长看了我一眼,向我讲了一个故事。
他告诉我,在几十年前,杉树氏族就进入过科里洛圣山下的地穴中,和那些恐怖的生物作战过了。
作为当时部落里武力最强大的团体,杉树氏族牺牲了一半以上的精锐勇士,才把来袭的恐怖怪物,或消灭或驱赶,重新封锁在黑暗的地下。
面对着这样让他遭受重大挫折的恐怖的存在,在战亡勇士的坟墓前,心高气傲的花豹酋长曾经立誓要培养更精锐的战士,与怪物战斗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但是杉树氏族的重伤引来了巨河部落的窥伺,最终被袭击驱逐,花豹老头郁郁而终地死在了沙漠里,再也没能回到草原、看见圣山,更没有机会完成自己的诺言。
说到这些,死不瞑目花豹酋长还愤怒无比地挥着拳头,“贝特霍尔德就是个自作聪明的混蛋!他自以为比谁都聪明,其实就懂得算计、想要占尽便宜!一个连自己的坚持都做不到的家伙,根本不配称为勇士,更不配成为老师的弟子!”
我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说的太好了!贝特霍尔德那家伙就懂得拆台捣乱,一点合作精神都没有,算计敌人的同时也算计盟友,根本不配称为勇士!不配称为老师的……呃呃,等一下……还未请教老师是哪位?”
花豹酋长勃然大怒道:“当然是贤王老师!我和阿尔瓦罗、贝特霍尔德都是贤王老师的学生,现在的年轻人连这事都不知道了吗?!”
……这种东西鬼才知道啊!话说你们这一群老头开同学会,我一个九零后怎么可能知道!难不成我还要知道你们当年班花是谁吗?!
“是梅尔瓦!”花豹理直气壮地说。
“这种东西怎么样都好啦!”我崩溃地说道,“按你这么说,地穴下面有古代怪兽的事情贤王酋长知道,科里洛圣山是星球级装置的事情贤王酋长也清楚,那他为什么不把事情说清楚,然后直接解决干净啊!”
花豹酋长冷笑一声:“老师虽然天才,也没办法料到那么久远的事情。更何况在这些聪明人眼中善意的警告和愚蠢,难道不是直接划等号的吗?”
……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法反驳。在贝特霍尔德的心里,得到的信息越多,只会越发笃定自己的计划完美无缺,永远不懂得反思与敬畏。
我感叹了一阵,忽然发现边上还有一位老人,一直微笑着看着我们,一看就是三人中的主心骨,连忙问道:“花豹酋长,边上这位是……”
花豹酋长老脸上瞬间怒气满满:“无礼的年轻人,这位你都不认识?!”
很出名吗?我皱着眉头看着边上的老人。
“这位……”我迟疑着说道,花豹酋长一脸的期待。
只见他身材高大魁梧,面貌穿着破旧的中世纪风格的布衫,瘦削的脸庞,稀落的胡渣,中分的长发,但眉宇间没有一丝的落魄潦倒,反而充满神圣的光辉。
“难道就是贤……”我接着说道,身份显然就在嘴边呼之欲出,花豹的表情也更加骄傲。
这片世界里不存在伪作,直接能看到灵魂的本相。在这片晦暗无光的世界中,这位老人竟然背后透出了显眼的光芒,仿佛无时无刻不在救赎着这片世界。他眼神中的光芒柔和而温润,似乎完全将自身的得失视作浮云,而将众生的苦难视作生命的意义……
“……贤者在伯利恒星指引下,于畜棚中找到的那位……”我的描述拐了个弯,引得花豹表情一愣。
表情变了!我猜中了对吧!
太明显了啊!这样的哑谜根本难不住我!如果给他头上戴个荆棘做的皇冠,身后背个十字架的话……
“……是传说中的救世主对吧!”我终于脱口而出。
花豹酋长一口气没喘上来,翻着白眼就要向地上倒去,明显是被我的智力所折服!
但是面前被认出身份的老人,却淡然地微笑着,用一种温和的语调说道:“抱歉,你认错了,天星预示的救世主恐怕不是我,而是我的弟弟。至于我,只是一个身患重病的普通人罢了。”
……耶稣还有弟弟?这是哪门子的异端神话?太平天国1853年出版的版本吗?
“不管怎么样,这个世界现在需要你!请务必帮助我!”我也不打哑谜了,直接找到了这位看起来就很牛的老先生,向他说明了目前遭遇的情况。
某个不愿透露姓名的救世主说道:“想不到已经到这种地步了吗……难道真的要让阿尔瓦罗求助于魔神……”
说到这里,他看向了低头闭目、处于恍惚慵懒状态的臭鼬萨满一眼,“不行,这样做的结局并不比末日钟声响起好多少,顶多避免了星球化为尘埃的结局……阿尔塔纳与母神绝不能相遇……”
说到这里,他宽阔有力的手掌落在了我的肩上,目光笃定而诚挚地望向了我,“我也会全力支持你,为了褐池部落、为了无数的生命、为了这颗星球,去做吧!”
…………
有了强大盟友的帮助后,我还需要聚合现有的力量增强凝聚力,发出清晰的声音,保证声音能扩散到这颗星球所有人类的心中,引发意识共鸣。
顺带一提,动物也有可能听见,只不过意识波动的频率不一样,对他它们来说很可能只是一段噪音。
因此,我首先来到了锐视同盟的所在,伸出手摸着光头男的秃脑壳,默念着。
“你想变成光吗!”
随着我的手掌靠近了光头男,他的身上也激发出了照耀天际的光,瞬间照耀了锐视同盟的所有人。
半个身子泡在冥河中的锐视同盟,耳中忽然听见了来自天外的神秘呼唤,惊醒了他们沉睡的意识,从黑水中也满满升起。在两千人混乱的意识体中,我接着缓缓靠近他们,举高了散发着光芒的手。
慢慢地,这些人原本混乱的心声开始统一,一同散发出强烈的意识之光,最终汇成了一句震天的怒吼……
“沙福林大人万岁!”
光芒冲天而起,逆着覆压而来的黑暗猛然涌起,形成了一处不弱于部落区域的力量。
很好,很有精神!
某个不愿告诉姓名的救世主,也诧异地看向了这里,但他随后露出温和的笑容,按计划将部落人员的意识也连接到了一起,与我这里的光融为一体。
老约克逊将手搭在我的肩上,小声说:“力量已经足够了,说吧……”
我傻眼道:“……要说啥?!”
老约克逊说:“不重要,就算是胡话也没关系,声音引发的震动是自然现象,意识的共鸣也是自然而然的,你只要负责说话,我来协调所有人的意识频率。”
我思考了片刻,缓缓地开始了一番在这颗星球留下浓墨重彩一笔的正义演讲。
“正义的人类啊!
像这样举起你们的双手!
↖(▔^▔)↗↖(▔^▔)↗↖(▔^▔)↗
山上的朋友,树上的朋友,水里的朋友
井里的朋友,铁窗后的朋友,天台上的朋友!
把你们的元气借给我!
让天上的大眼珠子,接受正义的制裁吧!
请大家给我力量,拜托了!
去吧,
元——气——弹!”
后来我才知道,在我声嘶力竭的呼喊中,星球上越来越多的人内心被惊醒,下意识地举起了手,投入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宗教仪式中,对着天空一动不动,同时身体真的仿佛被抽取了一丝的力气。
这样的行为甚至被定为了星球统一的节日,会在每年的这一天用同样的姿势,纪念拯救了这颗星球的不知名英雄。
但我此刻不知道这么多,我只知道一股神秘的天体之音已经传出了大气层,飞向太空,也带着原本不断靠近着的告死之眼,一同消失在了漆黑的宇宙中……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