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w6l5f優秀都市异能 《穿越尋俠記》-第五五九章 七星聚會分享-z4169

Luciana Joanna

穿越尋俠記
小說推薦穿越尋俠記
就连狄仁杰和他的父亲狄知逊都不知道他们父子这种夜视眼是什么来历,只有曾经被困在天上昆仑二维结界中的人们和李智云才知道,他们父子是得了鲲鹏的传承。
鲲鹏之眼,往小了说可以洞悉世间的阴魂鬼气,往大了说则能够望穿无尽宇宙,就连黑洞它都能看得见,何况区区夜里五百步开外一支藏香上的绣花针?
听了狄仁杰的回答,红拂等四姐妹已知他是故人之子,只是眼下自家烦心事太多,又与别人起了冲突,所以不便上前相认,但是对他的夜视能力那是一点都不会怀疑的。
尤其是四人之中的李蓉蓉,当初曾经和狄知逊、李智云以及罗成一起防范神出鬼没的渊盖苏文,就更是知道“狄家夜视眼”的厉害。
李智云的四个老婆不怀疑狄仁杰的能力,别人却是真的没法相信,武媚立即派出两名宫中侍卫登上城楼,与等在城头的宰相家将一起取回了香炉,她这样做是为了避免房家人暗中做手脚。
等到两名侍卫两名家将拿了香炉回来,放在几十只灯笼下面一看,众人这才目瞪口呆,狄仁杰说得半点没错,香炉里两支藏香中的一支上果然插着一枚绣花针。眼下藏香只烧掉了三分之一,要烧到一半时才会烧到绣花针的针眼。
即便是神乎其技也没有可能达到这个程度!这种绝活就是神仙都玩不出来!
人们彻底服了,虽然根本就没人看见红拂是什么时候射出这支绣花针的,但是猜也猜得到,必是在众人都瞩目房遗爱射箭的时候打出的绣花针,有经验的人都明白,施射飞针所需的动作幅度远远小于开弓射箭。
“这一场是我输了。”房遗爱不服也得服,别说自己没有射中,就算自己射中了一支藏香又如何?那不还是输么?人家用的可是绣花针啊!
事实俱在,众目睽睽,这下高阳也没了话说,只好恶狠狠地瞪了狄仁杰一眼,心说既然你小子的父亲跟四个民妇是熟人,早晚连你一家和这四个贱人一起收拾了!然后继续骂房遗爱不争气。
骂归骂,比武还要继续,秦怀玉就劝了高阳一句:“高阳公主暂请息怒,输了第一阵也不要紧,只要后面的都赢了就可以了,且容我为遗爱扳回一场!”
高阳这才停了怒骂,想了想却又觉得气不顺,数落房遗爱道:“你看人家秦家哥哥,人家就不像你那么没出息,你也不跟秦家哥哥学着点!”
房遗爱诺诺连声退到一旁,把场子让给了秦怀玉。
秦怀玉走进场中,先是对四周抱了抱拳,然后说道:“在下秦怀玉,幸会各位朋友。这第二场就由在下表演一手功夫,只要对方能同样做到就算是我输了。”
众人均知秦怀玉乃是华夏武林新一代高手的领军人物,名声响亮、风头正劲,虽然人们多半没见过他与人动手,但是只需知道他继承了他父亲秦琼的所有武功就足以认定他在武林中的地位。秦怀玉会施展什么样的绝活呢?悬念瞬间在人们的心中产生。
却见秦怀玉看向辩机说道:“辩机禅师,麻烦你借我八只贵寺日常使用的木桶,盛满清水。”
和尚庙里面最不缺少的就是木桶,正所谓一个和尚挑水吃,两个和尚抬水吃,三个和尚没水吃,一百个和尚拎水吃,自古和尚除了念经以外干的最多的活计就是打水,少了木桶怎么能行?
辩机当然不会在这种事上难为施主,更何况他知道秦怀玉是秦夫人的儿子,也是位不好惹的主,当即安排和尚取来了八只盛满清水的木桶,在秦怀玉的身前摆了一排。
秦怀玉提起其中一只木桶,突然一纵身掠上了寺院围墙,双足在墙垣上稳稳站定,木桶里面的水一滴都没洒出来,人群中顿时响起一片彩声。
只不过这彩声多少显得有些不够热烈,因为这提着水桶上墙的轻功虽然很是不错,但是在各位武林人物的眼里却是太过普通,即使不像刚刚房遗爱那一箭那样人人都会,但是在场的自忖能够做到这一手段的大有人在。
如果秦怀玉只凭这一手功夫跟对方赌赛,只怕输的就是秦怀玉了。
人们正在暗暗摇头,却听秦怀玉说道:“现在请大家看好了,待会儿我需要有七个人提着剩下的七只木桶上墙,像我这样把水桶扔到场地中央。都看好了啊!”
说完这句话,只见他手腕一抖,那只木桶就飞上了半空,飞得也不是很高,距离墙头不过丈许高度便即失去了上升之力,这期间木桶恰好翻了一个跟头,变成桶口朝下,桶底朝上,一桶水泼然倾注而下,浇在了丈许方圆的一块地上,那木桶也随之跌落下来,咣噹一声落在了青石地上,摔散了架。
这一次众人没再喝彩,因为这一手掷桶洒水比刚刚他拎桶上墙更为简单,就拿这个跟人家比试?那不是找输么?
不过人们也不都是这样想,至少有一部分人想到了他要求七个人一起上墙掷桶洒水,并不是要求对方四个妇人之一如此照做,就说明他另有目的,姑且看明白了再说。
果不其然,秦怀玉随即跳下墙头,走回场中先是给辩机行了个礼说道:“辩机禅师,损坏的木桶他日在下定当派人送钱来赔……”
辩机立即双手合什:“秦施主言重了,这点小事算不得事情,无需赔偿。”
秦怀玉也不客气,从席君买那里借了一柄腰刀,在场中走了一圈,顺便用腰刀划出来直径三丈的一个圆痕,然后看向众人说道:“现在就请在场的朋友出来七个,一个人拎一只盛满水的木桶站到墙头上面,再把木桶扔到我画的圈子中来。”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秦怀玉既不是要比拎桶上墙、也不是要比掷桶洒水,至于他要比什么,只能说好戏还在后头!
当下就有七个自认为身手不错的武者站出来配合,人手一桶各使轻功在墙头站稳了,秦怀玉道:“各位听好了,在下要表演的这一手功夫叫做七星聚会,我让他们七人把七桶水掷到这个圈子里面来,具体扔到什么地方随意,只要在圈子里面就行,我就能让这些水一滴都不落在地上!”
“啊?”
“天呐!”
“这怎么可能?”
“这是要变戏法吗?”
这一次众人是真的被震惊了,七个人往直径三丈的一个圈子里投掷七只满水的大木桶,这么多水怎么可能一点都不落在地上?
人们无法想象秦怀玉的“七星聚会”是怎样的功夫,只知道若是换作自己来玩这么一手是万万做不到。
如果只有一桶水扔下来,兴许还能试着用擒龙控鹤功夫瞬间封住桶口,而后控制水桶再翻转一次,变成桶口朝上,桶底朝下,最后再接住木桶,但这是七只木桶,又不是往一个狭小的场地投掷,这根本没法控制啊!
众人正乱哄哄地议论着秦怀玉是不是夸大其词,却听秦怀玉又道:“对了,我先说好了,我不会碰触任何一只木桶,如果有一滴水洒落地上,就算我输了。”
说完这句,他转而看向四名妇人说道:“怎么样?你们还要不要比?如果你们现在认输,我也就无需献丑了。”
“认输吧!”人群里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喊出了众人的心声,的确,现在认输要比最后比输了有面子一些,反正四妇一方已经赢了一场,输一场也是平局。而若是秦怀玉真的做到了他所说的内容,那时候再认输就比较难看了。
众人都把目光看向四妇,四妇中的红拂就看了看尤翠翠,说道:“这一场由你来决定,我不介意你认输。”
红拂、苏倩倩和李蓉蓉都知道尤翠翠和秦家的关系,以后翠翠是秦安的徒弟,也曾是秦琼母亲秦老夫人的贴身丫鬟,跟秦家的感情相当深厚,秦家几乎可以看做是尤翠翠半个娘家。
在目前这种情况下不要说让尤翠翠出去战胜秦怀玉,就是别人出去赢了这一场,也不能不顾及尤翠翠的感受。所以红拂首先征求尤翠翠的意见。
此时尤翠翠已经重新戴好了面纱,人们看不见她的表情,只听她说道:“事关姐妹们的荣辱,我怎能认输?这一场就由我来比吧,我争取跟他打个平局出来。”
在李智云临走前的十年里李智云没少教她们四个武功,但是对于她们原本就会的武功却没有公开普及,因为这有碍于她们各自的师门和传承。所以说在她们四姐妹中,尤翠翠是最了解秦家武学的人,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一场尤翠翠出阵也是最合适的。
当下尤翠翠走到场中,看向秦怀玉道:“秦公子,咱们这一场就别比了,算平局如何?”
秦怀玉闻言不禁愕然,随即冷笑道:“那怎么可能?你们要么认输,要么跟我比完,怎么可能平局?谁跟你平局!”
尤翠翠就很是无奈,她知道这一场无法善罢,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询问的,果然遭到了拒绝。她知道即使自己报出身份来也无济于事,只看贾菁菁那态度就行了,即使秦怀玉同意平局贾菁菁也不可能同意。
于是说道:“既然你执意要比,那你就开始吧。”
秦怀玉点头“嗯”了一声,冲墙上那个七人一招手道:“你们可以把水桶掷进来了!”
那七人同时喊了声“遵命”,就把七只水桶扔到了圈子的上空,他们也想看看秦怀玉到底如何能够令这么多水不洒出来,所以刻意把水桶掷向不同的区域,七只水桶里面倒有五只是分散无章的,只有两个人想到一起去了,扔出去两只桶眼看就要撞在一起。
就在这一瞬间,秦怀玉忽然动了,他这一动顿时震惊了全场看客,因为这一瞬间在人们的视野里出现了七个秦怀玉!
确切地说,是出现了七个秦怀玉的身影,但是每个身影所作的动作绝不相同,有的挥拳,有的拍掌,有的虚掌成抓,有的连环踢腿,有的举臂向天,有的曲臂横顶,所有动作皆是进手招式,攻击目标却在空中。
这……难道是神仙的分身术么?
人们从未见过如此奇异的景象,尽皆目瞪口呆,在绝大多数人们的认知里武者绝不可能做出这等动作出来,只有寥寥可数的几个绝顶高手才看得出来这不是什么分身术,而是快到极致的身法!
当一个人的身法快到极致,即会形成这般场景,就好比飞速转动的车轮,支撑轮子的辐条都会变成一个圆形的平面。高速的身法也是如此,秦怀玉在瞬间快速移动,在人们的眼里就形成了七个秦怀玉站在七个位置上挥拳踢足。
就连阴凤姬都忍不住出声赞叹:“这身法实在是太快了!”
阴凤姬早在她十三岁时就曾经在唐国公府表演过家传绝学“捕风捉影”,当时也就是施展了神行百变的李智云没被她捉到,若把李智云换作当时场上的任何人都免不了要被她追及身后!可见这“扶风捉影”身法高绝到了何等地步?
如今她经过几十年苦练,这套身法只有练得更加完美深湛,但是在她看来,用她这套身法根本就没法“捉”住秦怀玉的“影子”!那么秦怀玉的身法是到了什么程度?
一旁的秦夫人忍不住骄傲道:“玉儿用的是我们老秦家的七星神拳,这一招七星聚会就是当初他父亲都没能练成。”
与此同时,人们看见木桶里的清水并没有按照想象中那样被秦怀玉封在桶中,而是匹练也似地倾泻出来,却又没有像先前秦怀玉抛掷那一桶水一样洒落地面,而似是被什么力量束缚住了,凝聚成七道水练,悬浮在空中不停地扭动,但就是不往地上洒落。
同时那七只空桶也没有落向地面,而像是被什么力量在下面击打着,轮流继续上升,上升到一两丈的高度再落下,落下之后再次上升,七只木桶此起彼落,看得人眼花缭乱。
“好!”程处亮第一个喝彩,他嗓门儿本来就大,再加上刻意运用了内力,只震得周围众人耳朵嗡嗡作响,人们随即跟着喝起彩来,转眼间彩声如雷,响彻全城。
下一瞬,只见那七道水练渐渐互相靠拢,竟而合为一处,变成了一个不方不圆的大水球悬在空中,球面忽凸忽凹起伏不定,显然是被某种力量挤压控制着,而这力量应该就来自于秦怀玉的七个身影。
此时秦怀玉的身影仍然是七个,却已经不再是最初那样围成一个相隔甚远的大圈子,随着七道水练合二为一,秦怀玉七个身影形成的圈子也已逐渐缩小,忽然空中那七只水桶落下来一只,稳稳地落在地上,桶口朝上,就像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接住了又放在地上一样。
随后人们只见那团大水球中陡然射出一股激流,如同一只大茶壶的壶嘴里流淌出来的茶水,精准地注入到地上的空桶之中,一桶注满,第二只空桶又落在了第一桶的旁边,秦怀玉如法炮制,将一个大水球里面的清水全部注回七只水桶,果然是没洒一滴在地上。
当最后一滴水回归木桶,秦怀玉的七道身影陡然消失了六道,只留下一个真人面向全体观众,轻轻说了句:“献丑了。”
“好啊……”
人群中再次爆发出震天的彩声,虽然秦怀玉的表演从头到尾不过两三个呼吸,但是在这两三个呼吸之间,人们看见了他的神乎其技。
其中不少见识渊博之人也看懂了他的神技——就是利用身法布成了一座阵法,等于是七个人同时攻击阵法之中的目标,其攻击可谓是滴水不漏,如果把阵中的水练换成七个人,那么这七个人身上的所有要害都将被他击中不止一遍。
秦家的七星神拳,竟而神异至斯!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