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4nco2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大國重坦 起點-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讚美和意見讀書-ab005

Luciana Joanna

大國重坦
小說推薦大國重坦
就在这时,一个人已经走了过来,就站在他们的二号车的前面,对着这辆车,啧啧称赞。他的嘴里一边念叨着,一边还低头,去看下面的底盘部分。
“看起来,还是不错的。”对方说道:“尤其是,这是整体驾驶室的方式,比飞毛腿导弹那种分开的驾驶室,视野要宽阔的多了。”
听到这个人说话,马辉的心中也是一阵的高兴,终于有人说他们的东西好了。
“这位怎么称呼?您是跟着黄老一起过来的吗?”心中高兴,说话也就客气,马辉向着秦振华问道。
“我叫秦振华,不是你们系统内的。”
秦振华?听到这话,马辉只感觉到自己的眼前一阵闪亮,这个名字,实在是太熟悉了,整个军工系统里,不少人都知道他的传说的。
“您是一机厂的那个秦助理?咱们北方公司的顶梁柱?”马辉高兴地问道。
“那个,好像没有第二个叫秦振华的吧。”秦振华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说道。
“小秦啊,这个驾驶室,又有什么门道了?”黄老走过来,看着这辆发射车,向着秦振华问道。
苏联人的,是两边的驾驶室,中间留出一个坑来给导弹用,己方的这辆,则是前后两排,整体驾驶室,看起来更加的宽大。
“如果是运输那些大家伙,不得已,就得用两边的驾驶室,否则太长,只要不是那种,正常情况下,整体驾驶室是最舒服的,这样的驾驶室,能塞进去七八个人,这样,一个发射小组就够了,老毛子的那种驾驶室,多余的人,还得钻到车体中央的小型休息室里面去,这舒服的程度,就明显不同了。”
一辆车里,最舒服的地方是车头,最颠的地方是车尾,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现在,秦振华说起这个来,就是从人机工程的角度上来考虑了,让战士们更加的舒服啊,乘坐舒服,打仗的时候才会有精力。
“这驾驶室,看起来很不错啊。”秦振华继续说道。
驾驶室方方正正,这样最容易钣金,不过对于军队来说,不用追求什么流畅的外形,看起来还是符合的。
对这辆车,秦振华赞美的话要多一些,马辉是越听越高兴。
“小秦…振华啊,你说,咱们的车,和飞毛腿导弹发射车相比,有没有差距?”黄老可以叫小秦,显得更加的亲热,但是马辉绝对是不能叫的,人家可是几万人大厂的一机厂的负责人,别看年轻,能力出众,自己年长十几岁,叫他振华应该更合适。
自己来这里,就是要打压飞毛腿导弹发射车,打压安泰厂的。
听到了他的话,秦振华摇头:“当然比不了,这种车,底盘上,应该是从法国的贝利埃,也就是咱们的东方红越野重卡底盘上移植过来的,和飞毛腿导弹发射车,差了一大截。”
1964年,国家从贝利埃汽车公司引进重型越野车技术与部分关键生产设备。后来一拖厂就基于贝利埃GBC型越野车底盘和太脱拉风冷发动机技术,试制成功东方红DFH665型重型越野车。这是国内第一款重型越野车,打造出来之后,用来牵引各种大口径火炮,解决了燃眉之急,不仅仅自己用,甚至还出口了出去。
而现在,这辆车的底盘,可以看到那种重卡的技术,就拿它的车桥来说,就是那种车桥的加长款。
再怎么改,也不是专门设计的。
秦振华刚刚还是夸奖,现在,听说要和飞毛腿导弹发射车比,一下子就改成批评了,这态度的转变,让马辉的心中又是咯噔一下,这个秦振华,到底是在哪里站队的,他是支持范贵的吗?
那辆飞毛腿导弹发射车,是他给弄来的,弄来之后,交给了安泰厂,这就很值得琢磨了,是不是说,他来这里,是来故意让自己难堪的?
刚刚想到这里,秦振华就再次开口了:“我看,下面的车桥,得全部更换,等到咱们自己测绘仿制了飞毛腿导弹发射车之后,应该换上那种仿制的车桥。”
什么?
听到这话,轮到范贵不高兴了。
一招鲜,吃遍天,我们还打算测绘仿制了飞毛腿导弹发射车,当做王牌呢,秦助理,您这话是认真的吗?我们仿制出来的车桥,给他们用?
“不仅仅是车桥,上面的很多部件,也得从飞毛腿导弹发射车上吸取经验,比如,这个进气管,安装位置太低了,严重影响车辆涉水性能。”
秦振华是没有立场的,他谁都不支持,他只是想要让国家的军工生产能力更加强大,只是让国家实现一个个的项目的从无到有的突破。
这种运输起竖发射一体车,国内是个空白,为了弥补这个空白,他想方设法弄来了飞毛腿导弹发射车,原本计划作为一机厂的项目,但是后来发现一机厂忙不过来,而安泰厂这个专门的特种车辆厂又主动请缨的时候,他们又将车辆放到了安泰厂。
而现在,看到这辆车是作为备份的,但是,又有一些不合理的地方,秦振华又做出了一个建议,这辆车,外表看起来够了,驾驶室很好,发动机之类的不用担心,就是车桥以及细节上有问题。
所以,借鉴飞毛腿导弹发射车,把这辆车尽快完善起来啊。
秦振华是这样安排的,而此时的范贵,听的有些不舒服,我们测绘仿制的,凭啥让他们用啊,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时代了,我们兄弟工厂,也都是竞争关系了,去年的时候,他们还抢了我们一批订单呢!
“还是先抢救那辆车吧。”秦振华又说道:“晚了的话,就怕天黑了,不好干活,把咱们的吊车支起来!”
这辆吊车,其实不是安泰厂的,是他们给客户生产的,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下,也只能带出来提供帮助了,再说了,给客户生产出来,也是要测试的。
就在夕阳的余晖之中,吊车开始准备作业了。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