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mc4tk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近身兵王》-第2315章 我這日子過得真難啊!閲讀-1n5xh

Luciana Joanna

近身兵王
小說推薦近身兵王
苍浩没把事情说破,只是反问了一句:“你认为我是那么容易上当的人吗?”
“你不容易上当。”底波拉欣慰的一笑:“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你知道就好。”
“我先去洗个澡。”底波拉站起身向自己房间走去:“吩咐佣人准备晚饭吧,问一问法蒂玛想吃什么,我都行!”
苍浩看着底波拉的背影,无声的苦笑起来:“我这日子过得真难啊!”
自己每天不但要忙着各种工作,应付外面的各种势力,自己身边也不太平,尤其是这几个女人,互相之间勾心斗角。
苍浩需要协调各种矛盾,保证这些女人互相之间不会爆发正面冲突,否则自己的日子会更难过。
自从被逼婚有两个妻子之后,苍浩一点都不羡慕旧社会那些妻妾成群的地主老财,他们的家里不知道会是怎样的鸡飞狗跳,妻妾之间勾心斗角可不是宫斗剧表演的那么简单。
不过,苍浩仔细一想,可能地主老财的日子也比自己安稳,因为人家的妻妾就真的只是妻妾而已,自己这两个老婆全都有着非常雄厚的背景。
人家娶妻是为了自己开心,自己结婚则是为了政治联姻,地主老财在家里可以颐指气使,自己却不能得罪任何一个妻子。
地主老财出去做大保健,看哪个窑姐漂亮,就可以娶回家当下一个妻妾。
苍浩倒是没有做大保健的心思,却也没有这样的机会,如果自己真的喜欢上某位失足妇女,底波拉和法蒂玛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
自己不想要的东西,当然可以不要,但不等于别人可以任意剥夺,而苍浩从一开始就没有选择权。
唯一让苍浩值得庆幸的是,虽然法蒂玛和底波拉互相敌视,至少两个人的饮食习惯还是一样的,他们的族群都对日常饮食起居有着特殊要求。
如果她们两个饮食习惯不一样,天天因为吃什么而吵架,苍浩家里就更热闹了,苍浩根本没精力处理更重要的事务。
正因为苍浩的时间精力有限,专注处理重要事务,那么经常也就忽视了不太重要的事务。
然而“重要”和“不重要”都是相对而言,这两种事务经常会互相转化,重要的事务变成不重要,不重要的事务却可能突然致命起来。
眼下苍浩就忽视了这么一件原本不重要的事务。
安德烈耶维奇被派往西伯利亚,准备接替帕尔迪斯基成为总统,作为交换条件,瓦尔莎被阿芙罗拉安排在运河城当副手。
瓦尔莎到了运河城之后,一度对苍浩展开攻势,似乎想要勾引苍浩。
但苍浩始终不给机会,让瓦尔莎接近自己,而且对瓦尔莎也表现得毫无兴趣,于是瓦尔莎最后也就放弃了,渐渐低调起来。
可低调不等于放弃权力,瓦尔莎处处跟劳林争夺,本来苍浩想让瓦尔莎这个二把手有名无实,但瓦尔莎很快就把权力抓在手里。
无论如何,瓦尔莎毕竟是复职,屈居劳林之下,所以在正常情况下,没办法更大程度的兴风作浪,可现在机会来了。
而现在是不正常情况。
劳林因为被裂颅者感染过,现在虽然已经恢复神智,为了安全起见,现阶段被监视居住。
那么劳林就没办法处理血狮运河城公司的事务,瓦尔莎这个二把手一跃成为事实上的正职,领导起血狮雇佣兵在运河城的全部事务。
苍浩暂时把瓦尔莎这个人给忘了,阿芙罗拉却没忘,要求瓦尔莎定期向自己汇报工作,而瓦尔莎汇报上来的情况让魔西里颇为意外:“这个瓦尔莎好像原本只是一个大夫吧,过去应该没什么机会接触军事事务,可是好像有很强的管理能力,竟然能成功的从劳林那里获得权力,而且把血狮雇佣兵的工作管理的也不错。”
“你要相信我看人的眼光……”阿芙罗拉不无得意的道:“我刚见到瓦尔莎的时候,就知道这个人不是俗物,非常有野心。没错,她本来只是一个大夫,只是因为没有遇到合适的机会,能够施展自己的抱负。很多人都是这样,没有出生在合适的环境里,结果才华被埋没了,从这一点来说我是比较幸运的,从一开始就生活在适合我的环境当中,而且我明确知道自己适合做什么。”
魔西里会意的点了点头:“于是你给了她这个机会。”
“自从瓦尔莎到了我手下,我就一直对她进行培养,让她熟悉各方面的事务,知道军队到底是怎么运作的。瓦尔莎学习非常快,因为表现优秀,我才决定跟派她去运河城,难道你以为我是随随便便挑人吗,我看人还是非常有眼光的……”说到这里,阿芙罗拉深深瞥了一眼魔西里:“其实我对你也是一样,我把你带在身边也是一种培养,希望你将来承担更多的工作,但你跟瓦尔莎有一个很大的不同。”
魔西里很小心的问道:“哪里不同?”
“瓦尔莎比你有野心。”阿芙罗拉说到这里,又瞥了一眼魔西里:“人有野心是好事,但野心太大是坏事,当能力超过野心则是危险。你有野心,我知道,你的野心没超出自己的能力,在我可控范围内。但瓦尔莎不知道自己的能力边际在哪里,同时野心又太大了,如果有一天野心超过能力范围……”
魔西里急忙问:“怎么样?”
“她会给自己带来危险,同时给我们制造麻烦……”顿了一下,阿芙罗拉补充道:“总之,这个人很危险,我现在跟你说这些,就是教派你一个任务。”
魔西里非常精明:“让我叮嘱瓦尔莎?”
“没错。”阿芙罗拉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如果瓦尔莎能够控制自己的野心,充分发挥自己的才干,对我来说,她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但如果她有任何出格行为,就给我直接干掉她,把危险扼杀在萌芽当中,明白了吗?”
魔西里深深的点了点头:“明白。”
阿芙罗拉眼睛非常尖,注意到魔西里的表情有微妙之处:“你好像有什么话想要说没说出口。”
魔西里尴尬的笑了笑:“没有。”
“你的表情分明是告诉我说有想说的话。”阿芙罗拉很轻松的道:“我让你说,你就说,我不会责怪你的。”
“我不想评论瓦尔莎,不管瓦尔莎到底是什么人,其实你都不会绝对信任。”魔西里鼓足勇气说了出来:“尤其派驻运河城的代表,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需要掌控血狮雇佣兵的发展动向,这个职位上的人必须绝对可靠。”
阿芙罗拉点了点头:“是的。”
“就算担任这个职位的不是瓦尔莎,同样你会采取监控……”魔西里意味深长的道:“换作我也一样!”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