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ekuwd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港樂時代》-第450章 我愛你讀書-dkkl0

Luciana Joanna

港樂時代
小說推薦港樂時代
丁巳年,庚戌月,庚戌日。
今日诸事皆宜,百无禁忌。
现在是十月的秋天,阳光明媚,秋风和熙,让人精神倍感清爽。
关正飞和徐若琪的婚礼在定在今天上午十一点,婚礼仪式选在圣玛嘉列教堂举行。
在香港结婚一般有两种仪式,都是法律所认可的有效婚姻。
一种是在婚姻注册处,由注册官负责主持证婚,双方见证人签署婚书。
另外一种则是在教堂,由教堂神父担任婚姻监礼人,主持婚礼仪式。
不论选择哪种形式举办婚礼,需要在两名或以上见证人在场的情况下举行。
而中国人传统的摆酒就算是结婚的那种,自然不被法律所承认的。
卢东杰一大早就穿着打扮好,带领着整支迎亲队伍,浩浩荡荡进驻了关家。
关正飞的家在油麻地的一处旧式唐楼单位,今日从里到外,布置得格外喜气洋洋。
这一处唐楼单位,一个客厅,一间主卧,两间客卧,其中有一间卧室还要做板间房。
从唐楼的大厅,望向外面的街景,有一种宽阔的视觉,不至于让人感到沉闷。
相比于徙置区的屋邨,整搂居民使用一个公共冲凉房,这里环境已经算不错了。
香港政府未大量兴建公共房屋以前,除寮屋居民外,几乎所有人都是唐楼的住户。
关家的亲朋戚友来了不少,加上卢东杰带过来的人马,屋内几乎是多余的空间给人落脚了。
因此还要在走廊处放着一排凳子,给宾客休息,以免招呼不周,怠慢失礼。
不同于卢家只有公子和掌珠,关家倒是人丁兴旺,达到香港普通家庭的平均水平。
关正飞是家中的老大,手下还有两个妹妹快中学毕业,一个弟弟还在读中三。
关父是行船的,十余年前不知行到哪个国家地区后,然后就了无音讯。
这些年来关氏一家大小,都是关母一手一脚带大,孤儿寡母的实在也是不容易。
今天是关家长兄的大喜之日,对这个单亲家庭来讲,操办得隆重气派一些也不过分。
关母穿着一套深蓝色缎旗袍,搭配上金银首饰,端庄起来还有几分贵气。
她笑容可掬地招待来客,虽然忙碌得都没有一刻闲,但脸上仍有掩饰不住的喜悦。
一众邻里街坊,不管平时有没有什么矛盾的,今天都过来祝贺一番,说几句客气话。
关家的这个长子,现在终于成家立业,出人头地,扬眉吐气了。
普通人家哪有资本搞这么大排场,但抵不过人家有个阔表弟,羡慕不来。
两人的婚房虽然是设在九龙塘那边新屋,但婚礼准备工作都在这里操办。
此时在房间内,关正飞正在对着镜子,不断用手整理着衣服,总觉得差了什么。
他身上的西装都是请裁缝师傅定做的,用上好的羊绒料子,和领带的颜色十分陪衬。
因他身型比较高大,穿起一身名牌西装来,整个人看起来有模有样。
卢东杰终于看不过眼了,“行了行了,有型有款,出去也不会失礼。”
关正飞继续整整领带,头也不回,“人生只有一次的事,怎么能随便呢。”
卢东杰笑笑不说话,这位平时大大咧咧的家伙,也会有紧张的时候。
他转过头吩咐道:“荣仔你去外面安排一下,十分钟后准备出发。”
今日的伴郎有三个,除了卢东杰之外,还有张国容这个小伙子。
他最近忙得不亦乐乎,甘之如始地为老板卖命起来,简直是随叫随到。
张国容虽然面懵,但不笨,帮老板把公事私事把办妥了,以后在娱乐界自然后台罩着了。
本着物尽其用的精神,卢东杰还把临时广告团队拉了过来,充当婚礼的录影团队。
甚至整个婚礼策划团队的人手,都是从他旗下的唱片公司和天天日报社临时抽调过来。
上午一场西式婚礼,中午一场小型鸡尾酒会,晚上还有盛大的婚宴。
如此密集的安排,哪个环节都需要安排周到妥当,卢东杰自然是没有三头六臂去处理。
因此发动群众力量,大家集思广益,卢东杰充当后台总指挥。
对于老板要公器私用,大家也没意见,有吃有喝,还有一封大利是拿,还不用上班,何乐不为。
“吉时到了,出门迎亲去啦。”
忽然有人高喊,屋内一下子轰动了起来,大家纷纷抄家伙,准备出门去迎亲了。
今天迎亲的车队有十几架车,其中出现两架劳斯莱斯居中担任花车。
这个阵象,沿途自然是引起路人的猜测,是哪位富贵人家结婚了。
卢东杰除了把自己的座驾当做花车外,另外找了何佐芝借了一架了过来。
虽然关正飞身为警务人员,尤其是在这个特殊时期,是没必要这么铺张的。
但是这两个座驾是有名有姓的,并且在多过场合都公开过,自然没了这个顾忌。
卢东杰坐在车内忽然想起了一个趣闻,前几日邵爵士的劳斯莱斯被人撞了。
不过幸好当时他本人不在车里,不然这劳斯莱斯此后又会失去一位重要客户了。
徐若琪在北角英皇道的家中出嫁,迎亲车队从九龙出发,直落去港岛北角。
一路畅通无阻到达徐府,各种礼数做足,然后被挡住了新娘子的闺房之外。
张国容上前笑着轻轻拍门,“姑娘们开门啦,我们来迎亲咯。”
“哼,不按规矩办事,连门都没得入。”隔着门传出一声娇哼,
卢东杰看着还在傻笑的新郎哥,推他一把,“大佬,做嘢呀。”
关正飞回过神来,掏出一叠利是,“姑娘们,开门利是,人人有份。”
房门忽然开了一条小缝隙,卢小妹笑嘻嘻地小手一伸,“拿来!”
关正飞赶紧递过去,讨好地笑起来,“小表妹,帮帮忙。”
卢小妹一手拿了过去,娇俏一笑,“表哥,我们要验验货,你先在这里听候发落。”
“啪”门重新有被无情地关上了。
关正飞站在原地搓搓手,脸上笑得有些僵硬,想要拍门催促又不敢。
半响后,卢小妹又开门露出脸来,“不行,姊妹说你给的不够分量呀,要锦上添花。”
关正飞把一封装有支票的利是递了进去,笑容满脸,“没问题,一切按你们说了算。”
里边传出女孩惊讶的声音,“咦,九百九十九,还算你有新意啦。”
关正飞看了眼众人,脸上露出了笑意,让他们准备随时冲进去了。
“有新意还不行,最紧要还是要有心意,姊妹你们说是吧。”
“对,我们赞成,还要有点特别的心意,我们才让你抱得美人归。”
听里边女孩子讨论的声音,似乎不甘心那么轻易让新郎得逞,又增加了难度。
果然,女孩继续冲着门外喊:“新郎哥,听到没有,姊妹都一致同意,你赶紧表示表示。”
关正飞上前贴近了些门,好声好气地问道:“那你们有什么要求?”
女孩想了一想,“在古代人家才子都是对诗对词对对子,你就勉强唱首情歌给我们听,就算你过关了。”
关正飞一怔,连随摆摆手,“唱歌?不会吧,这个太为难我了。”
他使劲给卢东杰打眼色,让伴郎准备随时来帮拖,他觉得应付不来这帮女孩子了。
女孩气哼哼地说:“这个没得商量了,你想要顺利抱走新娘子,这是最后一关了。”
关正飞着急地求助地看向伴郎,示意让他赶紧想办法了,就差临门一脚了。
卢东杰对他无声做了个口型,给了他提示,也暗示他赶快行动起来。
关正飞闻言苦着脸,拼命地摇头。
卢东杰耸耸肩,表示你看着办了,反正是你要娶新娘子,我不着急。
其他人起哄笑起来,“飞哥,你不要怕丑了,等下就要过了吉时。”
关正飞再三犹豫了片刻,终于下定决心,清清喉咙,“那你们听好了。”
房间内的女孩子通通安静了下来,认真听清楚新郎哥唱的什么内容。
外面围观的人不起哄,也不催促了,一个个抱起手臂准备看好戏。
关正飞硬着头皮开始唱了起来:
我只能以一句,包含了真诚意
用心去吟的诗,求求你~
请~姑娘你听埋佢,听埋我哩~句
还望你欸~欸会唔嫌弃~
…..
有女孩忍不住发出了银铃的笑声,随即发现不妥,赶紧掩嘴止住了。
不过听他唱这么含蓄又直白,反而期待他接下来会唱出来什么动人的东西了。
卢东杰把脸偏向一边,怕忍不住笑场,打断了关正飞的发挥。
其他人根本不知道他要唱什么,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他来接招了。
查~实我~这一句
这一句,这一句,这一句词儿~
係只得三个字,其实只得三个
One,two,three
oh~~~~
就在其他人都认为关正飞还会一波三折,拖沓时间的时候。
他的神情一下忽然变得投入,声量瞬间提升起来,大声唱着:
我爱你 I love you
love you love you love you I love you
我爱你,我爱你
我爱你你你,我爱你你你~
…..
“嘻嘻…”
房间内不由不禁传出一阵娇俏笑声,可见屋内的女孩都被逗笑了起来。
如此肉麻直白的歌词,加上大气的名曲旋律,听起来十分趣怪,引人发笑。
但外面的人都听关正飞这么豪放直白的歌,不由面面相觑,哭笑不得。
刚才你还扭扭捏捏的,一下子画风转换这么快,真是让人难以接受。
关正飞才不在乎外面的人的想法呢,只要里边的女孩子喜欢就行了。
他反正豁出去了,干脆继续一气呵成地高歌唱着:
齐齐黎,齐齐黎,齐齐嗌一声
齐齐黎齐齐嗌,小姐欢乐眉
齐齐黎,齐齐黎,齐齐嗌一声
同你~oh 嗌一声
就让,就要我对妳
对你对你对你
欢乐嗌声
欢乐嗌几声
我爱你 I love you
love you love you love you I love you
我爱你我爱你
我爱你你你,我爱你你你
我爱你
我係我係我係我係
确係确係确係确係
最爱你爱你爱你爱你
我 love 你
…….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