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om56m爱不释手的小說 重生柯南當偵探笔趣-第1073章 5年前的線索讀書-ufrii

Luciana Joanna

重生柯南當偵探
小說推薦重生柯南當偵探
大坂新大谷酒店,高成才和生病中的园子通完电话,打着哈欠回到卧室,又和小哀谈了一会这次案件的事情。
“总之,”小哀一边帮忙调查资料一边塌起眼皮叮嘱道,“查案归查案,在外面要注意不要熬夜,你感冒才好,我可不想再照顾你。”
“是。”
高成悻悻放下电话。
感觉又是媳妇又是老妈子的,聊电话真累。
“嘟嘟。”
才准备去找点东西吃,客房电话忽然响起。
“您好,需要客房服务吗?”
“客房服务?这个嘛……”
“有餐食还有夜床服务哦。”
“夜床服务是什么服务?”
“重新整理床铺呢。”
“咳咳……”
高成坐正身子。
“那就来几份餐食吧,3个大人1个小孩,送到隔壁5号房。”
“好的,请稍等。”
园子预定的是日式豪华套房,4个人入住绰绰有余,不知道为啥给他开了单独一间和柯南住,另一间留给了小兰几个。
现在和叶正在隔壁房间和小兰一起练习歌牌,说是准备通宵特训。
“和叶要代替改方高中出战?”5号房,高成找过来的时候,两个女孩才刚刚开始歌牌对决。
“未来子那种情况也没办法参赛了,”小兰说道,“别小看和叶哦,其实和叶也有加入歌牌部,还经常充当未来子的陪练呢。”
身为正主的和叶脸上带着忧色。
透过小兰的只言片语,高成很快了解到详情,原来是和情敌大冈红叶打了赌,用皋月杯比赛来争夺服部。
来关西玩卷进案件就算了,查案的时候居然还要被喂狗粮。
高成拍了拍额头。
“对了,柯南呢?”小兰才想起跟高成一块的柯南。
“他有点事等会回来。”高成回复道。
柯南跟着阿知波一行人去了酒店宴会厅那边的皋月杯抽选会场,似乎是准备找机会安装追踪器。
“柯南也真是的,”小兰担心起身道,“我给他打个电话,明明发生了那样的事还到处乱跑。”
和叶看着小兰离开,苦恼道:“城户学长,你的歌牌玩得怎么样?”
让小兰当她的对手还是太勉强了,完全没有特训的效果。
“别,我根本不会玩。”高成连连摆手。
到现在他也只是知道皋月杯使用的歌牌是百人一首,其他两眼一抹黑。
再说他可没精力陪和叶来个通宵特训。
服务生送来餐食的时候刚好柯南也从宴会厅回来,一同前来的还有服部妈妈服部静华。
“我听平次说了,”服部静华还是一身贵族和服打扮,容貌成熟高贵,“正好也没什么事情,就让我来帮和叶进行歌牌特训。”
“可是……”面对未来丈母娘的和叶更为紧张。
“我来做你的对手,”服部静华直接坐到小兰位置,“虽然我这曾经的歌牌女王,现在可能有点实力不足了,但陪练应该没问题,这是平次拜托的,我会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你所有技巧……”
高成识趣地带着柯南回房间吃饭,两人都对歌牌不感兴趣。
“怎么样?阿知波先生呢?”
“回房间了,”柯南打开眼镜探测器,上面显示阿知波待在酒店没动,“如果关根是凶手的话,今天晚上阿知波会长应该不是目标……”
“你们真认为关根是凶手?”高成轻轻笑了笑。
关根的确存在动机又没有不在场证明,说话的时候又漏出了马脚,如果对细节认识不深,他恐怕也会认为凶手是关根。
“不是吗?”柯南挑起眼皮。
“说他是凶手还太早了,从现场看不像是临时起意杀人,如果是关根的话,会选在这种时候动手吗?没有不在场证明的他第一时间就会被警方怀疑。”
“可是为什么……”
柯南话语顿住,重新看向高成。
他和服部都忽视了关根是第三者的可能。
“可是也不能说关根完全没有嫌疑。”
“或许吧。”
高成也不准备在案件水落石出之前进行推理,作为侦探,不管什么时候都需要谨慎,太过自负容易翻车。
就好像盲人摸象,在线索不全面的情况下,轻易给出结论是大忌。
而且现在还有时间……
高成一边吃宵夜一边查看小哀发过来的资料。
都是皋月会还有名顷会相关资料,有之前的也有新收集的。
经过矢岛遇害案之后,又多了许多新的谜题,同时对高成来说也多了新的思考方向。
首先就是矢岛遇害的原因,如果关根不是凶手,还有谁有动机杀害矢岛……
高成比较在意矢岛最后观看的比赛录像,画面被暂停在大冈红叶比赛结束收牌的瞬间,这个时候矢岛也应该在自己房里收牌叠在一起,所以最后歌牌才会像是被踢到散开的模样。
矢岛暂停电视后走向门口才被来人攻击,来人到底是谁?
可以肯定的是,对方是矢岛熟悉的人,因为从现场看矢岛没有防备。
高成调出在现场拍摄的歌牌照片。
他的现场再现能力很强,或许是因为系统的关系,很擅长犯罪现场建模,所以在看过那些歌牌后,通过血迹擦痕立马就找出了原本被放在矢岛手上的歌牌。
32号歌牌,春道列树,最引起高成注意的是歌牌句子中的“红叶”。
之前发给警方的爆破预告邮件中,歌牌中也有“红叶”。
创办名顷会的名顷鹿雄拿手牌便是这些有“红叶”的歌牌,和大冈红叶无关,而是因为鹿肉的别称有红叶。
当然,现在是大冈红叶继承了老师名顷的拿手牌,但放在这次案件中更应该联想到的是名顷。
资料中说当年极力主张名顷会解散的是矢岛,所以关根在看到后很可能以为失踪的老师杀了矢岛,这才破坏现场。
失踪5年的人突然现身杀人,对于这一点高成保持怀疑。
除了这点,矢岛案件里最值得他探究的是矢岛出事前观看的大冈红叶歌牌对决,似乎有着深层意义……
高成又调出5年前名顷会与皋月会之间的新闻。
当时的报纸上写着“名顷因为害怕和皋月决战临阵脱逃,阿知波皋月不战而胜”。
就是这之后名顷会解散,大冈红叶和关根加入皋月会。
资料上说,名顷对皋月的挑战,输掉比赛的后果便是解散,为了促使皋月接受挑战,名顷还通过媒体施加压力,结果最后虎头蛇尾,比赛也没有进行。
临阵脱逃……似乎还有什么内幕,不然也太奇怪了,花了那么大赌注准备比赛,实在不行现身说取消也比直接消失要好。
“嗯?”
高成扫过报纸上的新闻配图。
是现场阿知波准备开车带妻子皋月离开的画面。
说起来,他之前看阿知波的介绍里,上面说阿知波在皋月夫人即将参加重要比赛的时候,都会在前一天洗车,讨个吉利,认为把车子事先洗干净是成功和胜利的秘诀。
可是面前这张新闻配图里,阿知波的车很脏,显然没有提前洗过车。
明明是关系到皋月会命运的比赛……
疏忽?紧张?
还是说,一开始就觉得必赢,提前一天知道名顷不会出现……
高成再次看向名顷相关新闻。
名顷鹿雄所创建的名顷会主张精英模式,只有不足20名会员,每个月都会进行严格训练,同时其本人也技术高超,有传言歌牌能力超过皋月,再加上输的一方需要解散协会,所以当时皋月并不想接受挑战。
如果5年前名顷不是失踪,而是出了事,逻辑上能说得通。
“比赛是后天在京都的阿知波会馆进行,”柯南忽然开口说道,“在这之前阿知波会长还有红叶小姐都很可能成为凶手的目标,我会跟服部盯着,可是后天的阿知波会馆……
那个比赛会场太大了,问题非常棘手,城户你觉得呢?”
“到时候我会帮忙。”
高成回过神说道。
关于名顷鹿雄,文字资料太简单了,他还需要找大冈红叶谈谈,正好可以用保护的名义接近。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