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yracq都市言情 學魔養成系統 txt-378 果然還是要學習啊看書-wo1h1

Luciana Joanna

學魔養成系統
小說推薦學魔養成系統
与上一次的文海自驾行不同,这一次李峥开车,无论是心态还是车技都稳了许多。
因为他知道,整条高速上,没人的车能撞得过他的。
一边开车,还一边指向后备箱。
“那边还有GPS定位,我们如果在山里翻车了,救援队可以很容易找到。”
“此外还有一周的储备粮、应急医疗包、管制边缘的刀具和小型净水装置。”
“理论上,我们只需要净化自己身体排出的水分就可以活很久。”
“有关昆虫和野生蘑菇的食用指南我也看过了,稳的。”
“唔……”林逾静听得愈发恐惧起来,“我们到底是去雾山,还是横跨塔克拉玛干……”
“有备无患嘛。”李峥笑道,“这大概就是一家之主的觉悟吧。”
林逾静回过头去,看到各种大包小包的应急物资,虽然很过分,但还是摇头一笑:“不过,你确实用心了啊,我以为你会带一车卷子呢……”
李峥眼儿一瞪,听得险些踩刹车:“早说啊,现在掉头打印卷子去自习室还来得及。”
“唉……”林逾静无奈叹道,“果然还是在勉强自己……其实我都行,做卷子和去野营都可以。”
“???”李峥神色一紧,意识到事情并不简单。
基于“女人说话反听”的原则,她应该是有明确意向的。
如此推测的话,毫无疑问——
这是一个陷阱!
“说好了野营,就要野营。”李峥厉声道,“我喜欢野营。”
“真的不用强迫自己。”林逾静歇倚在车窗上,随手点起玻璃,唔唔一叹。
李峥也是心下一凉。
什么情况,情绪如此低落?
这也是陷阱么?
权衡一番后,李峥才试探性开口:“你如果不舒服……要不我们不玩这么大,随便找个地方放松放松?”
“没事。”
没事?
女人,不存在没事的。
她们的存在本就是事儿。
李峥想了想,决定赌一把。
因为有车辆安全性的保证,他人生头一次,选择了单手扶方向盘,右手默默地搭在了林逾静身上。
林逾静一个抽缩,唔了一声,但也没把他拍走。
李峥这可就稳了,一面撸一面随口笑道:“有啥烦恼就说呗,是课太简单了还是老师讲得太慢了?”
“是专业的事情……”林逾静又是唔唔一叹,“天文学……有点无事可做的感觉……”
“不是有很多大的天文项目么?”
“都要等,还要等很久,望远镜和天文卫星就算建成了,也还要等很久积累数据,之后再从中找出值得研究的部分。”林逾静呆望着天空道,“虽然讨厌出国,但有的时候,真想看看旅行者一号传回来了什么啊……”
李峥稍作思索后,逐渐又回归了双手扶方向盘的状态。
“我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
“鉴于我国天文望远镜与欧美差出一两个代际的差距,你将来所能接触到的天文数据也会极其有限,甚至说都是欧美天文学家半个世纪前研究过的东西。”
“至于新一代的大型望远镜,我们的项目虽然已经上马,但距离能研究出一些东西,可能还有10年的距离。”
“嗯。”林逾静点头道,“很长一段时间内,我能接触到的观测数据,反倒不如NASA和欧洲天文台公布出来的有吸引力。”
“所以你最近连饭都不跟我吃,就一直在烦恼这个?”
“没啊,我一直在学习。”
这就显得很敷衍了。
但李峥有办法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在敷衍。
学轮眼——卍解!
【林逾静】
【学力:2268】
作为对比,李峥自己经历了这周后半段的狂学,学力也不过是4327而已。
这个进步已经很夸张了。
“唔……”李峥开着车有些发颤,“黄二以后,你的学习强度我有点不适应啊。”
“那你知道为什么嘛?”林逾静扭头看着李峥傻笑道。
“哈,我就知道。”李峥兴奋抬眉,“你终于也喜欢上学习了啊。”
“唔……”林逾静艰难地揉了揉脑门。
原因当然不是她喜欢学习……
而是她喜欢的李峥喜欢学习。
她只是不想差太远,从齐头并进,逐渐变成被李峥哄着玩罢了。
那……
那不就成第二个张小可了吗!
林逾静本来比较低沉的情绪,又被这个给激起来了,有些生气地扭向窗外:“我警告你,永远不要哄我。”
“唉?聊得好好的怎么就突然说这个了?”
“就是不许哄!”林逾静扭头瞪眼。
“好好好,不哄不哄,不气不气。”
“你这就是在哄。”林逾静瞬间找回了叫嚣挥拳的感觉,“狗狗才要哄。”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李峥啼笑皆非,“好好好,我反过来……你爱咋咋地,我学我的,与你无关。”
“唔,这就对了。”林逾静这才满意点头。
李峥还从未见过这种要求,这个层数已经超越自己情商的极限了。
不过,似乎这样显得自己地位很高的样子。
那就这样吧。
还是聊学习开心一些。
李峥转而问道:“话说我最近集中学习了一下凝聚态方面的事情,你们学到了么?”
“???”林逾静惊道,“我最近刚好也在学这个。”
果然,还是学习快乐啊!
去你娘的感情,今后我们只聊学习。
李峥这可就来兴致了:“你学到什么程度了?”
“普通的研究生状态吧。”
李峥闻言大笑:“啊哈,这你就不行了,我起码是优秀的研究生。”
“我是自谦。”
“学习上不存在自谦,你就是不自信。”
“掉头!取卷子去!”
“别急。”李峥呵呵一笑,“带了,我出去过夜,卷子能不带么?”
“就知道!”
“斗题还是晚点再说吧,”李峥又问道,“学下来以后,我对前沿科学有了新的理解。”
“!!!”林逾静好像被戳中了一样,瞬间满面光彩地比划起来。
“就是这样,上大学之前,我一直以为越到前沿,随着专业的细分,各个领域的距离会越来越远。”
“谁知道恰恰相反。”
“前沿科学的部分恰恰是各个学科重新交汇的路口。”
“之前粗分的物理、化学、生物,反而在每个领域都重新组合起来。”
“比如你刚刚搞的电镜,就是物理学家发明的用于生物研究的设备,结果化学竟然也很好用。”
“凝聚态也是,有大量的化学和材料学内容。”
“就感觉是各个领域的精英,走到无路可走,突然开始互相串门了。”
“100%同感。”李峥也振奋道,“凝聚态我本来以为是个多难的东西,结果学的时候我莫名其妙的顺利,现在想想就是学科大杂烩啊。”
事实上,凝聚态的具体内容并没有它的名字本身这么高大上。
大约相当于“固体物理+材料学+物理化学+化学物理”。
本质上还是研究物质结构与性质。
落实到应用上主要还是集中在材料方面。
也许只是为了与那几个看上去很土的专业进行区分,才取了这么个高大帅气有物理味儿的名字。
客观上来说,全世界搞物理的人,70%都在搞凝聚态。
原因无它,这个有应用价值,好拿经费也容易出成果。
同时,这个看上去“脏脏的”专业,最终也成为了大多数“志在统一场论的物理天才”的最终归宿。
李峥和林逾静则相对更单纯一些,理论物理固然是圣杯,但他们也没有过于执迷,何况这种事执迷了也没有用。
不知不觉,他们也都成为了“撒大网型选手”。
这一路的氛围也从“感情磨合”瞬间过渡到“学习探讨”。
谈起凝聚态,这就很快扯到其中最热门的“拓扑材料”方面了。
如果凝聚态的概念常人还能勉强理解,那理解拓扑几乎是不可能了,它本身就是艰涩的高等数学概念。
但身为坚持“费曼学习法”的李峥,他对自己的要求是很高的。
对他来说,吃透一个概念的终极标准是——
能在50个字以内,解释给刘新。
上至广义相对论,下至俄罗斯小学微积分。
当然,基于刘新的知识结构,这类解释总是要忽略一些严谨性,用一些接地气的比喻。
比如拓扑材料,翻译给刘新的话,就只能粗暴地成为“耐艹材料”了。
所谓耐艹材料,就是你不管怎么扭曲它,撕扯它,冻它烫它电击它,它的性质都能完美如初,没有一丝改变。
理论上,甚至你可以将它的原子排成一条一维直线,它的本质却可以依旧与最初无二。
可以说是一种量子味儿很浓的宏观展现了。
前沿就是这样,本来已经是材料学、物理、化学的多人运动了,然而精细到拓扑材料这里,就连量子物理也兴致勃勃参与了进来。
……
雾山脚下的停车场,当李峥停稳车子的时候,已是大汗淋漓。
并不是开车累,而是聊的爽。
果然,学习才是最极致的享受。
与学院里的人一起研究固然开心,但那个节奏还是太老年了,哪有跟静静碰撞香啊。
同样,林逾静也重新体会到了高中时薄汗透轻衫的窒息感。
大学之所以平淡而无聊……
原来只是因为渣味儿不够!
“果然啊……我们搞错了。”李峥关上发动机,振振点头,“男女朋友那一套去死吧……学习,我果然还是只想和你一起学习。”
“唔!”林逾静坏到了失语状态,“别停,该说石墨烯超导了。”
听到石墨烯这个词,李峥眉头一皱。
“哦哈!”林逾静却是眉色一扬,“袁园第二?”
“闭嘴……”
“哈哈哈哈!”林逾静捂嘴狂笑,“袁园二世,袁园接班人,纯国产袁园……”
“好玩么?”
“特别好玩。”
没办法……
说到物理学中的,凝聚态中的,拓扑材料中的,超导拓扑材料中的,石墨烯。
就绕不开袁园这位少年天才。
相对于李峥,他更加根正苗红,出身于科大少年班,成名于加州伯克利。
当李峥横空出世的时候,媒体很自然地会拿他对飙22岁即登上《Nature》的袁园。
李峥本人当然也很尊重他,只是一天到晚被称为XX第二就会很吐。
非说的话,他宁愿被叫李毅二世。
不亏,而且隐隐显露出一股霸气。
二人就这么一面聊着石墨烯,一面背包登山。
这对旁边本来齐齐整整出行、快快乐乐出行的三口之家们,无疑又是一次心情上的重创。
“没人比我更懂石墨烯。”
“说你是袁园第二你还来劲了,那你告诉我石墨烯的一维结构体现是什么?
“纳米管。”
“零维。”
“泰勒烯。”
“三维?”
“三维……石墨烯的三维是什么?”
“石墨啊,渣渣!”
“妈的……竟然输在这么无聊的问题上……那你能说出三种石墨烯的制备方法么?”
“化学气相沉积法、机械剥离法、分子组装法,这种问题太笨了,渣渣。你现在脑补一下石墨烯的六角蜂窝结构,设其中两个碳原子之间的距离为a,立刻心算出它的二维倒格矢。”
“等等,这个我得停下来瞪个眼……嗯a/2(3,+-√3)。既然你将水平拔高到这里,我们不妨讨论一下Fermi能级吧……”
本来和和美美的一家人,看着这样两个人飞速掠过。
不知不觉,就内卷了起来。
“你瞅瞅人家,跟你差不多岁数……你上学都学什么了?”
“语……语文……”
“背一个《长恨歌》。”
“啊?有这个吗?”
这一路,如飞云掠日,旁人根本看不清二人,只听到“紧束缚模型”、“I-V曲线”一类去你马的名词,便被甩在脑后。
登顶之时,二人已将凝聚态盘了个通透。
虽然没有合影的意思,但还是走到了立着海拔石碑的山顶制高点。
透彻淋漓,就有种呐喊的欲望。
李峥也不管不顾,这便对着群山,开始大喘气。
“别别别!”林逾静紧张地看向周围,“不要在这里喊奇怪的话……”
“诶,是非常正经的话。”李峥一吸牟足,魔性大发地冲着群山大吼——
“林逾静,我想和你一起研究课题!!!妙不妙啊!!!”
毕竟是一位体质强者,这一吼中气十足,回声嘹亮。
直把周围的人都听傻了。
这踏马是什么?
究极直男学霸的自杀性表白?
这本来应该很羞耻,林逾静却被莫名点燃了。
在李峥的推搡之下,对着群山廓着手,使劲挤着眼睛唔唔回应。
“妙啊!凝聚态妙啊!!”
周围人都瘫坐了下来。
这是……一对文曲星,陨落成魔了?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