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070if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唐朝小白領-第三百二十四節 葉氏家族(4)看書-safy6

Luciana Joanna

唐朝小白領
小說推薦唐朝小白領
一阵噼里啪啦,四周不少人都看着呢,而之前在街上差点被杀了叶乾坤却是差点牙齿都要没有了,他感觉自己的嘴巴很疼,就像是小时候偷邻居家的东西的时候,被人抓住了打了的感觉。
等到这件事结束了之后,叶乾坤的嘴巴里已经没有了多少牙齿了,他跪在地上,身上的绳索被解下来了,他跪在哪里,眼睛里不只是有愤怒,还有恐惧,他发现自己的之前对付叶文章的办法,在叶檀的面前宛如狗屁,什么都没有用的感觉。
“你本来在洪州那里和那些个该死的人过着你们的日子就行了,怎么,现在还要插手我松洲的事,你是感觉自己死的不快?”
叶檀坐在那里,眉宇之间的疲惫,让人看着心疼,这是一个为了这里努力一切的人呢。
“我,我是本家的,你是分支的,我这么做,难道有错?”
叶乾坤说话都有点不顺利了,不过呢,对于他来说,这样的事情不过是平常的事而已。
“你是本家的,我是分支的,你说了算?”
叶檀知道,过去的这个东西非常的麻烦,不是说类似刘备的那种,我是皇叔就是真的,这中间的手续很麻烦。
“难道我说错了,你们松洲的族长都说了,他是我洪州的分支。”
看来这个人还是有点胆子的,不过呢,叶檀却是摇头道,“既然如此,那么,叶文章我到时候会将他的一切都给摘了,然后将他赶出松洲,你们洪州想要的话,都给你。”
“你凭什么抢了他们的一切?”
叶乾坤差点跳起来了,如果叶文章一文钱都没有的话,那么,这样的老头子有个屁用啊。
“我是松洲侯,这里是我的封地,我处理我的属民,难道不行?你不过是个贱民,你有什么资格在我的面前说话,我只是给了你一个面子,你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要不要,我告诉你一声?”
过去的当官的权利极大,特别是侯爷,有的时候你弄死一些贱民的话,给点钱就行了。
“你,你这个侯爷是我们叶家的。”这个人还是不知道死活,说出这样的话来。
“呵呵,你和叶文章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不过呢,我告诉你吧,以后还是不要说了,否则你会被以谋反罪而被灭三族的。”
叶檀说完这句话,就看着一边的钱来业道,“今日开始查松洲和洪州的账目,我要的是一文钱都不能错,若是有人贪腐,或者侵占了,一律要回来,不管是什么人都不能特殊,一旦发现是别人侵占的,那么就扭到官府那里,不属于他们的东西,他们一分都不能拿,同时,松洲执行别的地方的一些关键的制度,否则的话,他们以为我这个侯爷是纸糊的。”
“诺。”钱来业是侯爷府的外部管家,权利极大,所以,就低头出去了。
“你,你想要抢劫我洪州叶氏?”叶乾坤虽然只是知道一点这里的事情,可是呢,他知道,如果没有松洲,洪州的话,恐怕就完蛋了,可能依旧不能吃饱饭,之前的面子都是人家给叶檀的,一旦这个靠山不给面子了,一切都是完蛋了。
“你不能这样子的,你要抢我们的东西,我们不会同意的。”
“老子是侯爷,你们算是什么东西,不要说我要回我的东西,同时呢,我就算是明抢,谁敢废话?从今日起,你和你们的那些狗腿子都给我滚出松洲,这里的一切是干净的,不是你们这样的人可以沾染的,以后松洲不许你们的人出现,同时也不许打着我的旗号出去经商,否则一旦发现,就以冒充侯爷论处,你们洪州的本家不知道三族人够不够杀的。”
说完这句话,叶檀就出门了,然后转身看着这个巨大的房屋道,“将这里给我封了,等到叶度来了之后,让他找我,若是他说的不愿意听的话,就让他去死。”
等到叶檀离开了之后街面上再次出现了一段时间的停顿,然后大家似乎就高兴了不少,因为这件事开始和自己当初说的话差不多了,但是呢,后来钱来业说的一些话,却让他们一愣,这个都是叶文章和叶乾坤以及洪州叶家本家的错,他们都是人渣啊,这里的人更加的讨厌那里的人了。
而叶檀回到自己家的时候,看到叶亮已经睡着了,而自己的母亲也好了不,就说了一声,我要休息一下。
然后,他就进入自己的房间里,开始入睡。
而竹叶卫就在门口,任何人都不能打扰。
芮登等人不想来,因为人家都是武官,他们做事的习惯更多是一种畅快淋漓,不是一种拖泥带水,而且这样的事情,说真的,对于一个侯爷来说,是侮辱,否则的话,大唐的江山到底是李家的李世民的,还是其他的人,就不一定了。
可是呢,李纲和秦琼还是来了。
李刚来的原因是因为他不希望叶檀可以做出一些太过分的事情,影响自己的名声,为了一个烂泥一样的家族,真的是不值当的,而秦琼已经接到了朝廷的旨意,让叶檀便宜行事,所以,才会来的。
而此时的松洲,因为叶檀的出现,一下子就严肃了,不过呢,因为这里之前都是边塞,所以经常会出现所谓的管控的事情,所以呢,大家倒是没有什么,不过呢,一下子将自由限制了不少,还是让不少人都不舒服,所以赵昭就将不少人都给抓起来了,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虽然是自由,可是呢,如果没有叶檀的话,他们狗屁都不是,所以,有一些人知道了这件事的时候,对于洪州的叶家更加的生气了,你都拿到了不少的好处了,你们还是贪心,竟然想要要叶檀的爵位,还有一个就是想要松洲的一切,说句难听的,就算是给你们,你以为可以拿走的吗?这个世界上贪心不是不可以,但是呢,你如果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将事情处理好的话,那么结果往往就会出事,很多时候,我们都会觉得那些所谓的昏君做事不行,但是呢,如果让一个普通人去处理的话,很少有人可以处理的不错,因为这个不是容易的事情,有的时候和稀泥的时候,不是好事,但是呢,却可以平衡一切的,因为这个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的。
叶大发就在客厅里招待李纲和秦琼,他的脸色非常的难看,这些年,有的以前的不少人都会找到自己,甚至于自己都不认识的人他都会给出一点的好处,可是呢,实际上真正有用的人基本上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人似乎都是为了一点好处就可以出卖任何的人呢。
“叶侯呢?”
李纲喝着茶水,虽然这个东西真的不错,但是呢,有的时候,心中有火,很难直接就降低火的,这就是生活啊。
“少主在睡觉。”
叶大发站在哪里,虽然他没有任何的武功,可是呢,却不是一个好相与的人,这些年经历了不少的事情,所以,总是会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你让他来,这么大的事情发生了,他就直接撒手不管了,不合适。”
李纲的话却让叶大发摇头道,“竹叶卫都在那里守着,任何人都不能进去。”
“难道他就不担心自己的名声了?”李纲微微诧异了一下,然后看着对方问道。
“相对于生命来说,名声狗屁不是,少主这次被气坏了。”
叶大发的话说出来了,有点不好听,不过呢,秦琼却忍不住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让他如此的生气?我记得他是个好脾气的啊。”
秦琼现在是松洲军队的总负责人,不过呢,只是统率,却没有调兵权利,调兵的权利在叶檀的手里,所以,他这些年日子过的不错,有点双耳不闻窗外事的感觉,加上自己的家人几乎都在松洲,所以,一些大家族的龌龊事,他家里几乎是没有的,所以日子过的不错。
“唉,都是造孽啊。”
叶大发慢慢地将事情说出来了,秦琼直接就傻眼了,还有这样的操作吗?这个世界上有这样你的道理吗?这件事一旦到了长安的话,李世民肯定会翻脸的,你什么意思啊,你这是对我的统治有意见啊?
而李纲却是一傻眼,因为他记得樊笼书院一年的使用的费用不超过二十万贯,而这个什么洪州的本家的人,竟然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就拿走了超过五十万贯,这个人群是不是疯了。
不过呢,李纲这样的人做事的习惯就是平和,或者说是中庸,这是一种比较奇葩的想法,却是几千年,我们的祖先努力的结果。
“可是,现在外面已经有点乱套了,他若是不出来,如何办才好?”
这里平和和自由的生活,似乎被打破了,这个也让叶檀觉得自己当初的一些想法是不是对的?从一个奴隶一样的时代,一下子就变成了人人可以自由的,这样的事情是不是太快了?
“不用怎么办,这里的人本来就是生活的太自由了。这样子可不是对的。”
叶大发没有说话,从门口传来了一个有点变异的声音。
进来的人是李泰,这次处理武州的事情,让他内心深处的阴暗面开始慢慢地增加了,虽然有叶檀的熏陶,他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但是呢,这次的事情还是让他有点心寒的,他将相关的东西送给了李世民之后,周员外虽然已经回去了,可是呢,精神上却有点问题,而小青已经出家了,她已经没有办法面对卢一坤了,而卢一坤虽然回到了樊笼书院,可是呢,当初那个健康的身体很好,同时精神和心灵很好的男人已经不见了,他现在有点阴沉的过分了,可能以后当官的话,和朱元璋有点类似,特别的痛恨贪官,就有点变态的那种,以后,他如果当官的话,治下的百姓可以说是会非常的痛苦的。
“越王殿下。”
叶大发赶紧去给人倒茶,而李纲却没有动,只是看着李泰道,“青雀,你的戾气重了。”
“砰。”
李泰本来是坐在那里,打算喝茶的,可是听到李纲的话,却突然站起来,对着桌子一巴掌,发出的声音很大,他本来还有点温和的表情一下子就变成了面目狰狞了。
“戾气重吗?李师,你说我的戾气重,可是我觉得我还是不够的,武州的那个孙岚,是孔颖达举荐的,说他读书多,做事稳妥,可是武州竟然在开荒的时候,他还在外面吟诗作对,和歌姬厮混,手下的人将一个好好的商人,一个好好的人家,好好的姻缘,都给毁了,他这样的人就该死,就应该千刀万剐,朝廷给他钱让他玩耍的吗?要不是父皇不让我动他,我恨不得一刀一刀地将他给切了,他做的事情,是人做的吗?”
这个事情,李纲还不知道,奇怪地看着他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你为何变成如此?”
在樊笼学院里学习了这些年,在李纲的眼里,李泰的各方面都很不错,学习好,做事好,有脑子,有心胸,这都是做大事的人,虽然李承乾更好,但是呢,他以后至少也是个贤王,这样的人是很好的人选,因为李承乾如果当好了一个太子,那么他就是最大的助力,而如果李承乾不行的话,这样的人就是很好的太子人选,可是到底是怎么回事,让他如此的暴躁?
“呵呵,李师,你还记得卢一坤吗?”
李泰忽然叹了一口气,有点颓废地坐在凳子上,然后看着李纲问道。
他现在有点理解为什么父皇要有百骑司了,汉武帝要有绣衣使者了,这个天下如果没有监督的话,百姓的日子还有吗?有点人心的人还能活吗?努力辛苦做一些事情的人还可以为了这个朝廷可以获得一定的成绩的吗?
这个世界很大,也很小,江湖不大,朝廷坚固不坚固,有的时候,需要看的是什么,是百姓的态度啊。
“他不是回家省亲了吗?听说再过一年就结婚了。”
李纲自然是知道,作为樊笼书院的祭酒,他可是比叶檀这样的人尽职了,所有的人都记得,这就是这位老先生的本事。
“他可能会残废,未婚妻,没了。”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