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6sbxo精品玄幻小說 戰錘神座笔趣-第一千零九十九章,馬踏奧比恩!分享-6sh7v

Luciana Joanna

戰錘神座
小說推薦戰錘神座
埃格瑞姆的死震惊了准备从西方袭击骑士道大军的奸奇神选冠军,察-赞艾克。
埃格瑞姆或许不是太阳王的对手这点赞艾克想到了,但他怎么也想不到这才五分钟,埃格瑞姆一个圣域阶混沌大巫师上去就白给了?
不对啊?不是说太阳王莱恩最擅长的就是近战,他懂得一部分魔法主要是辅助战斗之用么?怎么会在完全拉进灵魂领域中的魔法对决完虐埃格瑞姆呢?
他不对劲!
赞艾克虽说麾下拥有一支两三千人的混沌军队,但除了最精锐的他的亲卫队渡鸦守卫军团是奸奇神选勇士以外,大部分的主要战力还是蛮族劫掠者和遗弃者,就连混沌勇士的数量都不太多,赞艾克研究过莱恩的用兵方法,他很清楚如果他的军队从左翼突然出现,莱恩必定会下令老近卫军上去迎击。
如果赞艾克麾下是恐虐新娘瓦尔基里麾下的那支“恐虐之刃”战团,或者是纳垢神选冠军费斯图斯麾下的那支“终疫之子”战团,或许还能够和老近卫军正面作战,但他麾下的“渡鸦守卫”战团如果陷入近战中不太可能是老近卫军的对手。
“还是按照之前的计划,撤退,撤到孔夸塔去,我们将在那里,和骑士道大军决战。”赞艾克不承认他有过丝毫怯懦或者恐惧,奸奇神选冠军告诉自己,一切都按照计划好的来。
就这样,赞艾克放弃了进攻,按照原定计划,朝着孔夸塔撤退。
由于魔法掩护得好和奥比恩的浓雾,再加上莱恩这边的注意力始终在正面战场上,赞艾克顺利撤退了,留下的,是黑斯廷斯的激战仍然继续。
黄蓝相间的军旗出现在了战场之上,那是诺德的军旗,军旗之上是海鹰、帆船、盾牌和利剑火枪的图案,很快哈罗德就认出了这是什么,那是跟蛮族人交手过无数次的诺德海军陆战队。
面对这支军队突然加入战场,蛮族人就像是嗅到了胜利的机会一样,开始狂暴起来。
诺德人的勇猛和无畏一向给蛮族人留下深刻印象,这些顽强而坚韧的士兵们就算是蛮族勇士往往也都会给出不错的评价,但是诺德人对于南佬来说太难以控制了,他们习惯性地喜欢狂暴冲锋,习惯性地不听命令,一旦见到机会,他们就会像是脱缰的野马一样进攻。
果然,诺德海军陆战队上来就是一波凶狠的攻击,他们使用大剑和长戟、长剑直接冲破了第一道盾墙,将蛮族勇士们掀翻在地,即使是盾阵之后成片的飞斧和长矛都没能够阻止这些诺德海军陆战队的猛攻,青年蛮族士兵们接二连三地冲上来,西古德森率领着诺德人毫不留情地砍翻了他们,为了诺德、为了凛冬城和塞森蒙德的口号激励着诺德人前进。
然而这却正中哈罗德的计划,诺德人鲁莽的猪突猛进让哈罗德看到了扭转的机会,他亲自率领蛮族冠军勇士们出动了,全副武装的蛮族冠军勇士们穿过沼泽,他们使用木板在沼泽上铺出了一条能够快速通过的道路,哈罗德手中的战斧闪闪发光,那是被混沌赐福的礼物。
布列塔尼亚人和诺德人似乎对于这群出现的蛮族冠军勇士们毫无办法,最先冲上去的诺德人接二连三地被砍翻在地,现在诺德人看起来似乎手足无措了,他们试图发起了几次冲锋,但在近身肉搏中完全不是蛮族冠军勇士们的对手,就在这个时候,西古德森将军突然举起了自己的旗帜,大喝到:“诺德人!看这边!情况不妙,我们需要暂时后撤!”
此时诺德海军陆战队发挥出了他们独有的优势,这些士兵们特别擅长在泥泞的沼泽、海水拍打的滩涂和风暴中的舰船上打乱战,一听到西古德森的命令,诺德海军陆战队的士兵们熟练地在沼泽中开始撤退,尽管乱哄哄的吵成一团,却保持着不可思议的秩序。
眼见着诺德领人退了,左翼的弗朗索瓦随即下命令撤退,数千名布列塔尼亚士兵被迫放弃阵地,在沼泽中缓缓后退。
初一交锋即逼退了布列塔尼亚人给哈罗德带来了极大的信心,他立即率领亲卫队返回中军,同时命令部下继续保持盾墙,同时立即返回中军,此时达武的穆席隆军团已经攻了上来,哈罗德的中军面临极为严峻的考验。
然而,蛮族人失算了,当哈罗德撤回中军的时候,立功心切,急于想要展现自己武勇和荣耀的蛮族勇士还有青年蛮族士兵们哪里可能记得住哈罗德的命令?
数以千计的士兵们立即顺着山坡俯冲而下,追逐着他们的敌人,许多嗷嗷叫的小崽子们甚至试图绕到诺德人和布列塔尼亚人的身后,想要包围并一口吃下这支“溃败之敌”。
见到步兵们冲锋,怪兽战帮们也同时丧失了理智,全部开始进攻。
就这样,蛮族人的盾阵瓦解了。
弗朗索瓦见到了这个机会,老丈人岂会放过如此天赐良机?几乎在数千蛮族人追杀而来的一瞬间,独角兽之剑出鞘:“开始。”
他的首席女廷臣查希丝-晨星立即开始吟唱八环神术-云中疾驰!这是一个可以让数百骑兵在短时间内摆脱地形困扰,如履平地的神术!
同时,试图绕到布列塔尼亚人身后的青年蛮族士兵们立即发现一排排一列列的弓弩手已经全部进入了位置,面对这些放弃了盾阵冲出来的蛮族人,他们在军士和骑士老爷的命令之下,毫不留情地拉开弓弦、扣动扳机。
一口气的三轮齐射终于取得了立竿见影的效果,给脱离阵线的蛮族人造成极大损伤,随后,弗朗索瓦亲自率领受到神术祝福的骑士们,绕过了沼泽,奇袭蛮族人的身后,十位圣杯骑士带队,五百多名勇猛善战的布列塔尼亚骑士开始了属于自己的反击。
“公爵来了!骑士们来支援我们了,士兵们!”杰罗德爵士重整着军队,独角兽卫队的大旗立于空中,见到这一幕和骑士们如雷鸣般的铁蹄踩踏沼泽的声音,农奴步兵团和自由民士兵们士气大振,溃败的势头止住了,转身再次和数千蛮族人撞在了一起。
就这样,当弗朗索瓦率领的骑士大队绕过两翼,从侧后方,就像是一枚重锤砸在蛮族人的侧边和身后时,左翼的蛮族大军被彻底击溃,他们像是铁砧上的铁块一样被名为骑士冲锋的重锤击打,大约有1000人死在了这场锤砧战术之中,剩下约5000蛮族人开始了全面溃败,哈罗德的左翼崩溃了。
同样,一摸一样的场景也出现在了卡拉德率领的这边,布列塔尼亚人狡诈地用完全相同的诈败战术将盾墙里面的蛮族人们全部引诱了出来,然后卡拉德亲自率领骑兵,撕开莫吉安娜的八环神术卷轴,迂回绕后,痛击蛮族的侧翼。
卡拉德冲起来比弗朗索瓦要更加凶狠,而他麾下的巴斯托涅军更是经验丰富,红龙卫队很好地领会了卡拉德的命令,一波凶狠的反击加上卡拉德的绕后冲锋,蛮族人大溃。
哈罗德的弟弟混沌冠军格文-葛文森骑着诺斯卡战马带着少量蛮族冠军勇士上来抵挡卡拉德,双方正好对上,一场冠军对决随之展开,仅仅交锋三个回合,卡拉德怒喝一声随即提起了格文还在滴血的头颅:“哪个认识这家伙的?过来收尸!”
另一边,弗朗索瓦甚至没有机会亲自出手,哈罗德的另一个弟弟利奥夫温-葛文森很不幸,他被维罗妮卡的光明魔乘命中了,整个人被刺眼的光束轰飞了出去,当他的亲卫在沼泽里面摸索了半天找到他的时候,只找到了一具无头无右肩无胸口的尸体。
就这样,到了下午三四点钟的时候,哈罗德的两翼已经全部崩溃,只剩下中军还在苦苦坚持着,对抗达武元帅的正面猛攻,自封为奥比恩之王的哈罗德怒吼道:“为什么赞艾克和埃格瑞姆的援军没有按时间赶到,为什么那些混球敢擅自冲锋?”
话音未落,两翼的马蹄声滚滚而来。
是布列塔尼亚人的骑兵!他们又来绕后了!
此时哈罗德两翼的盾墙已经全部崩溃,没有军队来阻止布列塔尼亚骑士绕后侧冲甚至是背冲。
来不及了,布列塔尼亚骑士们已经从背后滚滚而来,骑士们高喊着为了女士和国王、为了布列塔尼亚的口号,他们放平骑枪,向前疾驰,在这一刻,骑士们们向敌人展示了等待着他们的命运。
蛮族人起初很勇敢,他们知道南佬骑士们的冲锋只有开始厉害,一旦对方深入敌阵并丧失冲击力,这些骑在战马上的家伙们很容易就可以被拉下战马杀掉。
然而,心理这么想是没有错,可是当蛮族人见到骑士们组成骑枪大阵,每一位骑枪大阵的箭头全都是那些可怕的、全身散发着金光的圣杯骑士时,他们畏惧了、怯懦了,他们下意识地后退。
然后,被碾成粉末。
第一波弗朗索瓦的猛冲尚未结束,第二波卡拉德的猛冲紧接而至。
卡拉德带来的毁灭性打击让哈罗德一点喘气的机会都没有,弗朗索瓦却已经抓住卡拉德的掩护将骑士们重新撤出蛮族军阵重新列阵,随即发起了第三次冲锋。
好比重锤不断地猛击铁砧上的铁锭一样,一轮接一轮的冲锋之下,蛮族人的盾墙终于彻底崩溃了,不过此时,神术也快到时间了,弗朗索瓦和卡拉德立即率领骑士们撤出战场。
就在太阳下山的那一刻,奥比恩之王还在奋战不息,可他的军队已经分崩离析。
更要命的是,老近卫军压上来了。
对于这支可怕的精锐,哈罗德早有耳闻,他本寄希望于亲自率领自己的皇家卫队打垮这支精锐来重整士气,可莱恩的命令无比简洁和扼要,老近卫军两个火枪掷弹营上前,排好队列就是一轮接一轮的火枪齐射,完全不打算跟你近战,在这些老兵们熟练的装弹和沼泽的迟滞之中,他的蛮族冠军勇士们就像是被打靶一样,损失惨重。
而连续冲了两次都被火枪打退之后,一支流矢结束了这场战斗,在大约二百八十米开外的地方,诺丁汉男爵、塔尔神选贝特朗缓缓放下了自己手中的塔尔之弓。
这支流矢越过了人群和举起盾牌试图保护自己领袖的蛮族冠军勇士们,正中哈罗德肚皮底下三寸,将整个大腿挂件穿透并直接靠着强悍的力道将其从其主人的身体上强行撕扯了下来,钉在了十米开完的泥沼深处!
哈罗德的下身顿时鲜血狂飙,蛮族领袖释放出了最钻心最悲惨的嚎叫声,所有人都看到和一股像喷泉一样的鲜血从哈罗德的身下喷出,不仅将他整个人染红,更是让他成为了全场最引人注目的崽!
在关键时刻,他的亲卫队,分别是蛮族冠军勇士战团“龙船军团”和一小队神佑掠夺者冠军勇士“战斗者”拼死拦住了冲上来抢着想要得到军功的布列塔尼亚人,以全体阵亡为代价为他们的国王争取时间,哈罗德捂着他血流不止的某处痛得在沼泽里面来回打滚,被下属架上了一匹非常强壮的诺斯卡战马用绳子绑住,强行逃出了战场。
在他的身后,是完全溃败的蛮族大军,四散奔逃。
黑斯廷斯之战就此落幕。
奥比恩蛮族大军阵亡5000多人,损失了所有精锐包括全部蛮族冠军勇士、神佑掠夺者勇士和怪兽战帮,骑士道大军阵亡700多人,1300人受伤。
沼泽地不方便追击,奥比恩的浓雾和战场远处的森林也给追击带来了难题,骑士道大军稍作追击的姿态之后,就原地停了下来。
骑士王莱恩下令打扫战场,莱恩翻身下了狮鹫,看着整片沼泽上满地狼藉,微微一笑:“铁浮屠、拐子马,一套战术打天下,说起来我还挺少用锤砧战术的。”
“铁浮屠,拐子马?”罗科索夫斯基元帅的第一近卫枪骑兵团这场战斗没有得到出击的机会,总政委贝利亚的脸色挺好,这一仗第一近卫枪骑兵团没有参战、没有伤亡,又捞到了军功。
还有这种好事?
天色久违地晴朗了几个小时之后又开始阴了,眼见着又要下雨,贝利亚立即拿出准备好的大伞给莱恩打上,这个工作显然是我贝利亚最适合来完成啊。
“铁浮屠就是重装骑士墙式冲锋,拐子马就是双方步兵在阵线上鏖战时骑兵迂回侧击两翼的战术,也就是锤砧战术。”莱恩点头:“一种很典型的骑兵战术,但很看发挥的时机,比如说如果无法将对方的主力钉在原地或者调动出来,直接让骑兵迂回,很容易让他们遇到危险甚至是全军覆没。”
“陛下,这一仗赢得真漂亮。”弗朗索瓦得意洋洋地走了上来,老丈人轻松地说道:“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事不宜迟,稍微打扫一下战场,趁着胜利,我们立即进军奥比恩深处,务必要将哈罗德和他的蛮族军队全歼于孔夸塔!”莱恩淡定地下着命令。
“是!”
三天之后,孔夸塔,古圣的远古城市遗迹之内。
“是么?莱恩和他的骑士道大军直接朝着孔夸塔来了么?”
“是的。”
“很好!一切都是魔鸟神的计划!”一个身穿着黑袍的神秘人声音中带着入骨的仇恨:“乌弗瑞克的世界行者军团已经从东面靠近了,原初恶魔亲王比拉克殿下的五个恶魔军团和十个混沌军团也已经在北岸登陆。”
“除此之外,西面还有我们全新的盟友,亡灵海洋帝国的伯爵承诺将和我们联手对付太阳王和他的海神舰队。”
“孔夸塔,将是太阳王和他骑士道大军的葬身之地。”
“同样,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近三十年了啊,或许他已经不记得我了,但我可始终记得他。”
“我和莱恩有一笔账要彻底清算!我将挖出他的眼睛、舌头和心脏,我将割下他的耳朵、手指和dick,来缓解我的仇恨,并将一切献给魔鸟神!”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