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d0ojq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醫武兵王笔趣-第四千一百零八章 異類看書-lrcej

Luciana Joanna

醫武兵王
小說推薦醫武兵王
此时,费尔德一脸期待的看向陆轩,希望能够得到陆轩的认可。
陆轩笑道:“打的确实挺好,刚柔并进,一套咏春打下来,一气呵成。”
“哈哈!”
张东运大笑出声:“费尔德,连陆师傅都对你赞不绝口。”
自己教出来的弟子能够被陆轩这样的强者夸奖,张东运他能不高兴么?
张东运拍了拍费尔德的肩膀,说道:“从今天开始,我正式收你为内门弟子,今晚,我就教你咏春拳最厉害的一招,寸拳!”
“张馆主,我的话还没说完,”陆轩突然说道。
“呃!”
张东运愣住了,呆呆的看向陆轩。
费尔德则是一脸迷茫,不知道这位陆师傅,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当张云志也是一头雾水的看向陆轩时,陆轩微微眯着眼睛道:“费尔德的咏春拳的确是打的炉火纯青,只不过——”陆轩欲言又止,张东运急急道:“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费尔德并没有用出全力来?”
陆轩目光促狭道。
“——”张云志和张东运惊呆了,一时间,他们都不明白陆轩话里的意思。
即使费尔德的力量有所保留,但也不妨碍拳法的招式吧?
费尔德则是心里一咯噔,眼中闪烁一道冷色后,紧盯着陆轩的一举一动。
“不明白?”
陆轩看向张云志和张东运父子二人,说道。
他们父子二人摇摇头——陆轩解释道:“这么跟你们说吧,如果费尔德用全力的话,一击便是能将木桩给击毁。”
“什么?”
张东运惊讶出声,不可置信道:“陆老弟,你是不是太高看费尔德了,他还未练成内劲,怎么可能有这种恐怖的力量。”
当然了,如果费尔德成为张东运的内门弟子,张东运不仅会教他寸拳,同时还会教他如何激发自身的潜能,练成内劲,更甚者,练成丹田之气,成为一名武道宗师。
在张东运看来,费尔德的天赋,是很有可能成为一位武道宗师的。
张云志也是摆头道:“木桩重达几百斤,要想一拳打断,只有我父亲这样的武道宗师才能做到。”
“是啊,陆师傅,你太高看我了,呵呵——”费尔德挤出一丝笑容的说道。
在他们看来,陆轩简直是在胡扯。
陆轩笑了:“费尔德,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这么压制自己的力量,这种感觉,好受么?”
“——”就怕空气突然的安静!陆轩的话刚一出口,张东运和张云志身体打了一个冷战来。
为什么陆老弟(陆叔叔)一口咬定费尔德拥有比肩武道宗师的力量?
如果费尔德这么强,他何须来武馆练什么咏春拳的?
单单这力量,普通的拳脚,只要不遇见武道宗师,便是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费尔德双目死死的盯着陆轩,而陆轩呢,眼中满是玩味之色的与其对视一眼。
“你到底是谁?”
费尔德咬牙切齿道。
自知这位陆师傅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费尔德明白,他无法再伪装下去了。
陆轩笑了笑:“我是谁不重要,我只是在可怜张馆主,他想悉心栽培你,而你,却是个异类。”
异类?
张东运和张云志心神一颤,什么叫异类,他们不明白,但是用这个词来形容费尔德,让他们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嘿嘿!”
费尔德笑道:“那是他自愿教我的,我没有强迫我,反倒是你,要不是你的出现,他已经会教我寸拳了,所以,是你坏了我的好事。”
说着,费尔德脸上满是杀气,杀气腾腾的说道:“你们都得死!”
“费尔德,你到底是谁!”
听到费尔德的话,张东运怒吼一声道。
费尔德了阴笑一声道:“你的陆老弟不是说了吗,我是异类,是来你这里偷师学艺的。”
“该死,我杀了你!”
苦心栽培的弟子,没想到竟然只是来偷师的,这让张东运气的胸口一闷,差点没吐血,怒从中来的他,愤怒的向费尔德出手。
“呼!”
拳风呼啸,一道破空之声传来,紧接着拳芒在闪耀。
张东运用的是咏春,蕴含内劲之下,是国术与武道的结合。
费尔德已经暴露出本来面目,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冷笑一声后,突然大口一张,露出两颗狰狞的獠牙来。
“啊!”
看到费尔德的两颗长长的獠牙,张云志第一个尖叫出声来:“他是殭尸!”
陆轩则是白眼一翻道:“什么殭尸,这是吸血鬼。”
张云志身体在颤抖:“那也差不多,都是怪物!”
张东运也是被吓了一跳,他脸色越来越黑,更是有些悔不当初,他竟然教一个怪物咏春,都不好好查一查费尔德底细。
血气翻涌,费尔德也是用着咏春拳,向张东运攻击而来。
吸血鬼用咏春,即使是陆轩,看到这一幕时,目光有些错愕。
“砰砰砰——”张东运和费尔德激战成一团,拳头互相的对轰,而拳速越来越快。
拳影闪耀,张云志都看不到他父亲和菲德尔的拳头,眼花缭乱,什么都看不清。
“你父亲要输了!”
此时,陆轩叹了口气道。
“不可能!”
张云志摇头道:“我爹怎么可能会输给费尔德,费尔德连寸拳都没学过,而且还没学会内劲。”
“砰!”
张云志话音刚落,一声闷响传来,张东运的身体倒飞了回来。
还好,张东运只是被击飞了,双脚落地,并不是很狼狈。
可是陆轩看的出来,张东运已经被费尔德的血气给震伤了,没有再战之力。
“噗!”
如陆轩所料,看似没有受伤的张东运,突然一口鲜血喷出。
“爹!”
张云志惊叫出声。
张东运摆摆手,示意儿子别太激动,看向陆轩,说道:“我只是受了点内伤,还好,不过费尔德,要有劳陆老弟出手解决了。”
“这个是自然,”陆轩笑着站出身来,目光灼灼的看向了一脸得意之色得费尔德。
果然,学会国术的吸血鬼,实力上要完全上一个台阶。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