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03und人氣言情小說 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愛下-第六十六章 黑海之行鑒賞-1ao59

Luciana Joanna

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小說推薦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腾兰普的话令罗.韦恩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一句话憋在嗓子里夜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深深吸了口气,韦恩才压下骂人的冲动。
“腾兰普先生,我明白。但现在,这场拍卖已经不是普通的竞拍。我认为,我们可以一起合作。”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腾兰普脸上露出一个果然如此的表情。
但以他的身份,自然不能先跟韦恩这种不入流的家伙开口,现在就好了,有韦恩替他竞拍,他将可以剩下一大笔钱。
“你想怎么合作?”
“我的办法是……”
“……”
宴会厅内。
激烈的竞拍陷入到了渐渐冷清的局面,八十五万美元买一顿午餐,这个价格足以令全世界百分之九十的人望而却步。
尽管,它可能会带来巨大的收益。
但可能仅仅是一种可能,谁也不能保证沈建南这种金融巨头会透露多少有价值的东西。
做金融的,特别是这种跨国金融大鳄,哪特么有什么省油的灯。
福特斯也没有再竞价。
他本来就只是恶心一下腾兰普这个白痴,如果他真花八十五万美元拍下一顿午餐,恐怕回去会被他的父亲给打死。
一双双眼睛,投到了出价八十五万美元的贵妇身上。
约翰伯爵的夫人。
因性感和风骚闻名整个纽约。
“八十五万一次。”
台上,戴安.莲恩心有不忿进行了倒数。
面对斯帕丽这种著名的荡妇,她心里特别的不爽,但约翰伯爵可是英国贵族,还是出了名的有钱,谁又能怎么办。
“沈。看起来,你特别受女士们欢迎啊。”
乔治.索罗斯望着沈建南说道,戏虐的表情和调侃的语气,令人一下子就能听出来不对。
巴菲特也是忍俊不禁,看着沈建南,调侃道:“沈。伯爵夫人似乎很喜欢你。喔,可惜我不像你这么年轻英俊。”
沈建南感觉到了不对。
“喔。可能你不认识这位伯爵夫人,听说她的审美别有一番风味,喜欢最强大的男人。”
“但到今天为止,你是她出价最高的男人。”
“……”
沈建南脸色一黑。
那位看起来性感的伯爵夫人,至少已经有三十五岁。
虽然保养的还算不错,但欧美女人天生松弛,恐怕感觉不会多棒。
最主要是,老子又不是鸭子。
鸭鸭鸭!
想到这个称呼,沈建南哭笑不得。
“拜托了。我可不想明天起来变成一具被吸干的干尸。”
“哈哈——”
索罗斯忍不住大笑起来,巴菲特也是毫无形象的跟着哈哈大笑。
大家都是男人,谁还不明白谁。
年轻的时候,以为自己可以日天日地日蚂蚁,但到了他们这个年龄哪里还体会不到,就算是心里还想,可这腰也不答应啊。
“沈。你真要拒绝这样的艳遇?老天,多少人求而不得呢。”
“如果可以把这个机会让给两位,我一定毫不吝啬。”
“上帝啊。那还是算了吧。”
“哈哈——”
彼此调侃着,索罗斯和巴菲特一起拿起了手里的牌子,刚才沈建南出价买下了他们的拍品,这是必须要还回去的。
礼尚往来嘛。
“一百万美元!”
索罗斯拿着手里的拍卖品云淡风轻喊道,波澜不惊的样子,就像是在喊着一块钱。
巴菲特没有跟着竞价,将手里的牌子放在了桌子上。
伯爵夫人斯帕丽不由往这边看了一眼,眉头微皱,她只是想试试打垮英格兰的男人是什么滋味,参与竞拍只是投石问路试试沈建南的反应,引起他的注意力。
现在,目的达到了。
如果因此直接和华尔街的人还有犹太财团产生正面竞争,那就得不偿失了。
这位以风流著名的伯爵夫人露出遗憾表情凝望了一眼沈建南,双眼晶莹欲滴透着水雾,令人真怀疑她是不是水做的。
彼此隔着不太远,沈建南礼貌性露出微笑点了点头,但心里却是一阵恶寒。
那双眸子实在是太妖冶了。
无时无刻泛着水雾,这种女人,可是会要命的。
“一百万美元一次。还有没有加价的。”
众目睽睽之下,戴安.莲恩保持着笑容再次进行起竞拍倒数。
不过,并没有人出来竞争。
乔治.索罗斯不但代表着量子基金,也代表着犹太财团,谁傻了才会跟他直接正面竞价冲突。
“一百万美元两次。”
史蒂芬.安抓着手,焦急看着宴会厅的洗手间方向。
他感觉的到,如果再没有人竞价,这场拍卖可能就要终结了。
可是,罗.韦恩到现在还没有带回来准确的回复,接电话的腾兰普也没有看到人,不知道两人商谈的怎么样了。
就在这时,罗.韦恩步履匆匆走回了拍卖场。
他面色轻松,挂着笑容,和史蒂芬.安的眼神接触,比了一个OK的手势。
“三百万美元。”
“……”
全场气氛瞬间凝固。
三百万美元。
居然有人出三百万美元,只为和别人吃一顿饭。
就算是吃金子,也不可能吃这么多钱啊。
一双双眼睛,都惊讶、不解,投在了值得意满的史蒂芬.安身上。
难道这家伙得了失心疯?
史蒂芬.安并没有因为被人注视而又什么不满,反而挺直身体,似乎想要被人看的更清楚。
这是一个机会。
一个被大人物们重视,并且记住的机会;一个令名媛佳丽认识,并且产生好感的机会。
三百万美元。
能拿出这么多钱,谁都会知道他身价不菲。
罗.韦恩却呆了,低头看着自己比划的OK手势,整个人如遭雷击。
卧槽尼马。
老子说的是OK,不是三百万。
你这个脑瘫。
没人在乎罗.韦恩的想法,戴安.莲恩兴奋的尖叫起来,差点令身上的礼服从肩上脱下。
“三百万美元!”
“老天,这位尊贵的先生出价三百万美元!”
“喔。我太激动了。”
“还有没更高的?”
四周的宾客们也同样震惊于这个匪夷所思的价格,要知道,三百万美元,一家小的上市公司,年利润都没这么多。
可现在,居然有人出这么多钱,只是为了跟别人吃顿饭。
这是在是太奢侈了。
就连索罗斯和巴菲特这种金融巨头,都眼神恍惚了一下,他们也完全没有想到,沈建南一顿饭,居然拍卖出这种匪夷所思的天价。
如果是我这么做,能够拍得多少钱?
想到此处,索罗斯心里很是遗憾。
打垮英格兰银行的男人,这个必将在金融历史中留下浓厚一笔的称呼,现在看,已经化为了一柄无上神器。
而这些,原本该属于他的。
巴菲特则是羡慕不已。
同为金融从业者,自己还被誉为第五代股神,但和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装逼手段相比,自己还差了很远。
一顿饭,排除三百万美元。
难道……现在的人脑子都不太好使了么?
要不,等人们遗忘了这件事,我也搞个试试这个世界上脑瘫还有多少?
很快,索罗斯和巴菲特眼神交汇到了一起。
两人瞬间达成了意见并没有跟着再出价,倒不是出不起或者心疼钱。
彼此都是同类,谁还不知道谁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沈建南忽然丢出一个饭局拍卖会,还是在这种场合上,必然有着什么目的,那些想利用他的人,殊不知正中下怀被他利用。
不说别的,就这次三百万美元一顿饭的消息传出去,就会让他的声誉更加如日冲天。
而下面那些家伙还以为可以从他口里得到一些投资的机会,殊不知,眼前这个狡猾的东方人,需要的就是这个结果。
很明显,这是沈建南自己乐意看到的结果。
这时候再去抢拍,那就不是礼尚往来,而是故意得罪人了。
一双双眼睛注视下,沃伦.巴菲特和乔治.索罗斯老神,完全没有出手的意思。
这让许多人都大失所望。
如果连这两个金融巨头都不参加竞拍了,恐怕不会再有什么好戏可看。
“三百万美元一次!”
“三百万两次。”
“……”
果然,没有任何人再竞价。
戴安.莲恩敲响拍卖槌,开始宣布最终的中标者。
“恭喜尊贵的三十二号先生,成为本次拍品的最终获得者。让我们感谢他的慷慨和绅士。”
啪啪啪——
四周响起热情的掌声,更有不少名媛佳丽性感女郎朝史蒂芬.安抛了一个绚丽的媚眼。
这样有钱的男人,看起来真的很顺眼。
不少女人甚至已经打算着,该如何才能接近史蒂芬.安。
能够甩手就丢出三百万美元的人,绝对是真正的顶级富豪。
享受着四周带来的羡慕、诱惑以及妒忌,史蒂芬.安像是一只胜利的公鸡,昂着脖子。
不管怎么说,他都是这场拍卖的最大赢家。
但但对于罗.韦恩来说,就感觉糟糕透了。
一百万直接叫价到了三百万美元,这简直是愚蠢至极。
“史蒂芬。你这个蠢货,谁让你一次叫价三百万美元的?”
“沃特?不是你说的三百万美元么?”
“你这个白痴!我是说OK!OK。你明白么,不是三百万美元!”
“老天。我以为你是说三百万。现在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
凉拌。
终于,拍卖会到了尾声。
在林顿庄园安排下,前来的宾客们享受起庄园提供的晚餐。
沈建南和索罗斯以及巴菲特分别,吃了一些沙拉和糕点,捏着一杯红酒和自己凑过来的伯爵夫人斯帕丽聊了起来。
老实说,斯帕斯长得确实很漂亮。
但沈建南每次和她对视,都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眼前这个女人看着自己,就像是要把自己一口给吞下去。
“沈。你实在是太英俊了?”
斯帕丽捏着酒杯,蓝色的礼服撑起能喝奶茶的身材,崇山峻岭令人眼神一阵恍惚。
显然,她对自己的身材很自信,说着话,胳膊已经勾到了沈建南肩膀上,若隐若现,想要诱人犯罪。
沈建南叫苦连连。
这种女人,他真的是害怕极了。
就在这时,一个虎背熊腰的金发大汉捧着满满当当的食物走了过来。
沈建南像是看到救星,忍不住和他打起招呼。
“腾兰普同志。”
这些年,每天都只能吃十美元的午餐,顿顿汉堡包,就算是神仙也早吃够了。
难得遇到异常丰盛的晚宴,腾兰普拿着托盘装了满满的牛肉和鱼子酱,吃的满嘴流油。
忽然被人叫住,他愣了下。
同志?
沈建南才不管这些,为了摆脱伯爵夫人的纠缠,这厮主动伸出了手。
“腾兰普同志,你辛苦了,真是非常感谢你所做的一切!”
顿时,腾兰普脸上露出了激动神色,以为沈建南只是在感谢自己和罗.韦恩合作参加竞拍。
他胡乱抓了一块布在手上擦了下,赶紧伸出手和沈建南握在了一起。
“不辛苦。都是我应该做的。”
????
我在说什么?
说完,腾兰普才发现自己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与此同时。
黑海。
一艘八万吨拖船,在两艘敖德萨军方派出的护卫舰护送下,拖着一艘没有动力的庞然大物缓缓行驶在海面上。
风和日丽,海面上看不到任何波涛,一片宁静祥和气息。
没有太多时间,拖船就安全抵达黑海中部地区,脱离了乌克兰海域范围。
“彭。我们只能将你们送到这里了,再往前一海里就是保加利亚和土耳其海域,我们不好继续往前。”
其中一艘护卫舰上,敖德萨海军少将****拍了拍彭三的肩膀,有些歉意说道。
自从彭三来了,他和他的士兵吃上了很久没有吃到的大肉,喝上了断掉很久的伏特加,还让他也跟着得到了不少好处。
打心眼里,他是很喜欢这个慷慨的东方人的。
即便没有库里申科将军的命令,看在朋友和钱的份上,他也会护送彭三到这里。
可现在,他真的不能再往前了。
保加利亚和土耳其,最近一直在为渔业和领土在海上争斗不休,如果乌克兰军方靠的太近,很可能会导致外交事件冲突。
被****拍打着肩膀,在翻译的解释下,彭三心里感觉有些遗憾和无奈。
要想穿行黑海到达太平洋再到香港有万里之遥,茫茫大海天知道会遇到什么麻烦,如果有敖德萨军方一路护送,至少海盗什么的不敢过来骚扰。
不过他也明白,乌克兰海军最多只能护送到这里,前方已经是保加利亚和土耳其海域,乌克兰不可能和这两个国家发生正面冲突。
“伊万。能够把我们送到这里,我已经非常感谢了。这些钱,替我给这些兄弟买酒喝。”
“谢谢!那我祝你们一路顺风,安全抵达香港。”
和****挥了挥手,彭三带人踩着踏板上了拖船。
一名走路带风的中年人走过来,看着前方的海域,眉头深深锁了起来。
“他们这就要返航了么?”
“是的。前方已经是保加利亚和土耳其海域,乌克兰军方不能靠的太近。”
“希望不要有什么麻烦才好。”
“应该不会吧。我们和这两个国家并没有什么直接利益冲突。”
“赌船这个壳子虽然不错,但各国情报机构又不是瞎子,谁都知道我们此行的真正目的。”
“……”
彭三无言以对。
但这种事,他能够帮上忙的实在很有限。
拖船的行驶速度不高,拉着一个大家伙走在海上,甚至感觉不到太大的晃动。
到了下午时分,拖船就到达了伊斯坦布尔,这里是黑海和马尔拉海的连接处,只要过去马尔拉海域,以华夏和希腊的关系,应该就会一帆风顺。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