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f5edm人氣言情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 線上看-第0583章 孫尚香的期待(二更8k求訂閱)鑒賞-8jixv

Luciana Joanna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刘备如此一个君子,竟然被气的要拔剑砍了他侄子。
关平到底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难不成关平他当真是“欺辱”了小妹!
孙权脑海当中闪过一丝疑虑。
毕竟此二人年岁相仿,又是先前定下的计策,加之尚香她又成长了许多。
兴许就把关平给算计进去了,否则刘备他也不会大发雷霆。
“这是为何?”
鲁肃记得关平一大早就去了赌坊那里。
刘玄德君子一样的人物,竟然要拔剑砍人,可见受了多大的气。
关平他莫不是真的那啥那啥了?
鲁肃盯着来报的人,毕竟这种事有关名声。
“因为关平把府中的所有舞女和乐师,全都带到了赌坊,让她们在那里表演歌舞。”
孙权一时间愣住了。
鲁肃也顿时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那种事,就有余地。
孙权随即反应过来了,并不是他所期待的那件事。
而且关平这么一手,自己在舞女当中安插的眼线,全都被关平给送到赌坊去了。
怨不得赌坊外面,有许多人在表演歌舞。
孙权反应过来了,原来羊毛全都是出自他的头上。
要知道这些舞女,可都是孙权差人费劲心思寻来的,可都是百里挑一的。
否则跳的不好,如何能够迷住刘备这个枭雄。
孙权又特意分别找了不同的姑娘当做眼线。
她们之间都不清楚还有别人存在的,皆是认为主公孙权青睐她们,才会交给她们这样的任务。
就像一直在三吴地区传言的西施那般。
现在关平一个小手段,搞得孙权所有的眼线都消失了。
这让孙权有苦说不出来。
鲁肃倒是没想到关平竟然会这样直接做,没有经过刘玄德,便私自决定了。
看来关平近日也有些嚣张跋扈啊!
甚至可以说,做什么事直接越过刘备,足以见得他们之间的矛盾有多严重。
“郡主她就未曾拦着?”鲁肃不放心的问了一句。
孙无摇摇头,表示郡主就眼睁睁的看着关平的所作所为,并未出声制止。
甚至还把关平特意留下的那个舞女也给派到赌坊去了,一个没留。
啪。
孙权拍了下矮案,顿时觉得自己的妹妹长大了。
若是这件事她擅自做主管了,那刘备和关平之间的矛盾还能爆发的起来吗?
留一个跟一个不留,哪个能爆发更大的矛盾?
当然是一个不留,留一个更是让人觉得此事还有余地。
在稍加煽风点火,此事可成啊。
散播流言经验极其丰富的校事统领孙无,却没有自家主公这么乐观。
如今江东百姓所议论之事,不再是刘备和关平之间不得不说的争执了。
这个话题已经完全被新开的赌坊给霸占了,并且愈演愈烈。
几乎谁都在说这件事。
就算主公现在差人散播谣言,所起的作用微乎其微。
鲁肃叹了口气,他也感觉孙尚香嫁人之后,变化了许多。
府邸当中,刘备依旧在乱发脾气。
孙尚香就在一旁劝着,说关平年少,肯定不是故意之类的。
待到刘备去如厕后,孙尚香的嘴角勾起微笑,她很是期待。
今晚就又该有好戏看了。
万一谁失了手,那可就当真是让人想不到了。
~
诸葛恪站在赌坊门外,让人去找关平出来。
他可不想白花一贯钱,最好让关平带着他进去长长见识。
对于诸葛恪,关平还是有些上心的,只是不清楚这小子为何来了。
诸葛恪见关平出来了,便把喜笺递给关平说他姐姐要成亲了,届时去喝一杯喜酒。
关平打开一瞧,是诸葛瑾的长女和张昭的长子张承成亲。
“你姐姐才十五岁!”
关平忍不住叫出了声:“张承都三十一岁了!”
东吴爱萝莉是真的啊!
这都差了一轮!
“怎么了?”诸葛恪眨着眼睛有些不理解。
“你爹多大岁数了?”
“三十五岁。”
“卧槽。”关平一脸的不可思议:“这门婚事谁同意的?”
“双方父母都同意了,而且主公也是非常赞成的。”
诸葛恪突然恍然大悟道:“关大哥,难不成你也想要娶我姐姐?”
“呵呵,真是禽兽啊!”
关平收起请帖,对于东吴的习俗表示了理解。
只是没想到张承这女婿当的,就比他老丈人小四岁!
真乃吾辈楷模。
张昭也是,寻常人十五六岁都结亲了,他的长子偏偏长到而立之年后,才给他娶亲。
不知道张老爷子是怎么想的。
再加上是孙权在其中撮合的,那关平就有些理解了。
这是南渡大族与江东本地大族之间的联姻,兴许是开始磨合的第一步。
毕竟赤壁之战前夕,江东大族可不认为他们会被南渡大族的士人给押下去。
诸葛恪颇为兴奋的道:“关大哥,正事说完了,快带我进去瞧瞧。”
关平伸手轻抚诸葛恪的狗头道:“带钱了吗?”
“关大哥,你还跟我要钱?”
诸葛恪一脸的不敢相信:“就算我姐姐不嫁给你,咱们两个的关系,该处还是要处的啊!”
“你识字吗?”关平蹲下来笑了笑。
见诸葛恪点点头,关平立即指了旁边的一块牌子。
“只要想进去,谁都得花钱。”诸葛恪一板一眼的念出来了。
“对喽。”关平拍了拍诸葛恪的肩膀道:“行了,到时候我去喝喜酒,你先回家去吧。”
说完之后,关平走进门。
“你为什么能不花钱进去?”诸葛恪立即抓住关平的漏洞。
“老子是东家!”关平满脸的揶揄之色:“东家进自己的场子还要花钱?”
“哼,小气。”诸葛恪脸上闪过一丝怒气。
“对了,小孩子没事别来赌坊。”
“我偏要来。”诸葛恪嚷嚷道:“真当我花不起钱吗?”
“来人,重新写一条木板,十三岁以下或者身高不足三尺的孩童,不许进。”
“喏。”
立马就有人开始在空白的木板上写字。
“关大哥,你好过分!”
诸葛恪攥着拳头,他要真想进入看看,还得几年时间呢。
“小孩子就回家好好读书,莫要来此,毛还没长齐呢,不利于身心健康。”
关平说完之后便直接拿着请柬进去了。
诸葛恪气的哇哇大叫,他还是个孩子啊,从小到大哪有这么对他的人!
在关平看来,这些人哪有什么消费能力?
还容易被人找上门来,关键里面那些服务,也完全不适用他们。
先立下一条不寻常的规矩,高端的感觉也就出来了。
就算是有钱,也不一定能够进得去。
关平为了能够长久的在江东吸血,一顿饱跟顿顿饱,他还是分得清的。
如此一来,赌坊的正面形象也算是立起来了。
这样也算是与其余赌坊区别开来。
诸葛恪没想到因为自己的小聪明,杜绝了今后都想进去看一看的可能。
此时诸葛恪开始撇嘴,努力的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对了。”关平又从门口探出头来。
诸葛恪的眼睛当即就亮了,难不成关平他还是喜欢自己的。
毕竟像他这么聪明的孩子,怎么会不招人喜欢呢?
“怎么了,关大哥。”
诸葛恪努力的不让自己笑出声来,他觉得关平方才肯定是在跟自己开玩笑。
“今天的事,谢谢了。
要不是你,我都忘了这里不欢迎年纪小的来玩,改天请你去吃糖。”
关平挥了挥手,让他赶紧回家去吧。
诸葛恪先是愣了一下,见关平从门口消失了,呜咽了几声,随即嚎啕大哭。
关平他也太欺负人了!
一点君子之风都没有,诸葛恪抹着眼泪,慢悠悠的往家走。
对于这一幕,众人皆是有些诧异,竟然还有这种规矩。
有些人觉得高级,越发的向往!
更多的人觉得不解,有钱不赚,傻!
诸葛恪哭哭啼啼的回到家中,见了他老爹。
诸葛瑾很是诧异,没想到让儿子送一下请柬,怎么还哭了。
“父亲,关平他欺负我!”
诸葛恪抽抽噎噎的道,从小到大他都没受过这种委屈。
“不可能。”
诸葛瑾摸着胡须率先反驳,关平是什么样的人,他有了解,绝不可能欺负一个稚童。
而且自家儿子早慧,也绝不是会轻易受欺负的人。
诸葛恪停止了委屈哭泣,看着自家老爹。
“恪儿,你与我好好说说。”
诸葛瑾蹲下来,轻轻拍了拍诸葛恪的肩膀。
等听完儿子速说后,诸葛瑾长叹一声,关平当真不是个寻常人。
此条规矩一出,必定会让人交口称赞。
孔子曰: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关平的行为可谓君子也。
“恪儿,关平所做并无过错。”诸葛瑾摸着胡须,笑抚狗头。
“可是我还想去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了不起的!”诸葛恪不敢反驳,只是吵闹着。
“待到日后,我请曹不兴前往里面作画,到时候让你一观。”
诸葛瑾笑呵呵的答应儿子的要求,大家都是守规矩的人。
关平既然立下了这个规矩,也是有着一定的道理。
“哦。”
诸葛恪只能应下,他知道再胡闹下去,也不会改变结果。
有人说诸葛恪可是比诸葛亮还要聪明的诸葛家一员,只不过性格上有很大的缺陷,故而搞得家族被灭。
诸葛瑾只是觉得有些担忧,可今日儿子竟然大哭而归,他反而有些开心。
“恪儿,趁着关平还在江东,以后要多和他接触接触。”
“知道了。”
诸葛恪抽噎了一下,只觉得心中还是委屈。
~
天色越来越深了。
赌坊内不准备在隔壁女闾留宿的人,都已经走了。
剩下的便是准备玩个通宵,再去女闾睡个觉。
当然也有房间,就是为了让那些不放心筹码的人,单独休息。
旅馆的走廊里几乎十来米就有人站岗。
关平推倒麻将,伸了个懒腰:“今天就到这了。”
全琮也有些感慨,看着自己手中的筹码,就剩下一贯。
“莫不是算学好的,连打麻将都有优势?”全琮感慨了一下。
四个人,就关平和赵爽赢了。
关平随手把手上的筹码扔到桌上:“算了算了,咱们都是东家,乐呵乐呵就行了。”
赵爽摸着胡须,感觉全琮的话很是受用。
毕竟有些人觉得算学乃是六艺里的微末小道,总是要奉承学习经学的人。
周教六艺,数实成之。学士大夫,所从来尚矣!
就是士大夫一般都不怎么重视算学。
虞芝也是颇为感慨的道:“算学一道,当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在他看来,此间赌坊,怕是天上难寻。
关平摆摆手也不解释,他们愿意把这些事,归纳于算学上,那就随他们想呗。
“对了,关小将军,我家族当真也有些想要学习算学,可否拜入你的门下?”
全琮突然开口问了一句。
这是他爹全柔提出来的,家族当中有人学习算学,现在看来,也是一个不错的投资。
“你可以找赵大家,又方便。”
赵爽摸着胡须道:“非我不愿教,只是不愿教在这方面没有天赋的孩子。”
赵爽的脾气,众人也都是有所耳闻。
“况且我妹夫他的算学不在我之下,都可以找他。”
“关小将军也知道,我弟弟很多,兴许也有对算学感兴趣的呢,还望不吝赐教。”
“这?”关平想了想:“我家诸葛军师预计明年或者后年会在荆州举办一间学校。
到时候我把算学也放进去,你们可以去那里求学。”
荆州私学?
虞翻等人觉得甚至满意,先前有水镜先生等人,荆州私学出来了一大批人才。
江东的私学并没有太过于出名的,若是诸葛亮能够再次举起这个旗帜,定然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如此,便多谢关小将军了。”全琮达到了目的,欣然感谢。
“无妨,我们都是一条船上的,互帮互助才能走的更远。”
关平慢悠悠的向这些人灌输着自己的理念。
今天我帮了你们,下次我需要你们帮忙的时候,难道还能拒绝吗?
利益从来不是单向的,而是双向互帮互助。
“妹夫,今夜去我府里歇息吧。”赵爽摸着胡须邀请道。
关平想了想,今天自己做的很过分,就不回去了,就让大伯父他自己唱独角戏好了。
兴许这方面他更擅长一些。
“也好!”关平点头应下。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