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lr82i精品小說 大奉打更人 愛下-第一百八十三章 上貓本能熱推-vc6ai

Luciana Joanna

大奉打更人
小說推薦大奉打更人
月氏山庄内,动静如山崩,如海啸的战斗,没有持续太久,一刻钟不到就结束了。
遥远处,分散四方的各路人马,又等了许久,见山庄内始终没有动静,不曾开启大战,众人小心翼翼的折返。
由四品高手打头阵,下属们落在尾后,遥遥坠着。
武林盟的门主、帮主聚在一起,缓步进入山庄。地宗则和淮王密探遥遥呼应,组成一个阵营。
萧月奴等人脸色紧绷,尽管对自家盟主充满自信,尽管对方来的只是一具分身,但人宗道首是资深二品。
不能以常理度之。
“放心吧,曹盟主是三品高手,那人宗道首再神通广大,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打败盟主。”傅菁门沉稳开口。
“但战斗确实结束了。”千机门的门主说道。
“依奴家看,是曹盟主胜了。”萧月奴神色轻松,俏皮的眨了眨眸子。
她会做出这样判断,依据是同级别中,武夫最难杀。既然盟主和人宗道首的分身都是三品,那么想打败盟主,绝非短时间内可以做到。
而月氏山庄深处的战斗已经结束,结果如何,可想而知。
杨崔雪感慨道:“盟主新晋三品,便打败国师的分身,此事传扬出去,咱们武林盟,还有盟主的声望将登上一个新高。”
“大奉十三洲的江湖,当以我们武林盟为尊。”另一位门主补充道。
众人相视一笑,心态也随之轻松起来,不再紧张,但没有放松警惕,缓步前行。
“嗤………”
远处的天机暗骂了一声,倒不是因为国师输了,而是曹青阳踏入三品,从此扬名立万,对朝廷来说,这不是一个好消息。
江湖势力越强,朝廷对改地区的掌控力越弱。
太平盛世时无妨,一旦乱世来了,这些区域绝对是最先叛变的。
穿过一座座坍塌的房屋,穿过一片狼藉的院落,走了近一刻钟,他们终于返回寒池边,远远的看见紫袍人影傲然而立。
地宗妖道中,有人嗤笑一声。
杨崔雪等人脸上喜色刚泛起,突地脸色大变,既然是慌张和惊恐,十几位门主、帮主冲了过去,站在曹青阳面前。
曹青阳已经没有了呼吸、心跳等一切生命反应。
地宗妖道是提前察觉到曹青阳元神寂灭,故而嗤笑出声。
“盟,盟主啊!!!”
千机门的门主哭嚎出声,大受打击。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神拳门傅菁门双膝一软,跪在曹青阳身前,右拳不停捶打地面。
“曹盟主陨落了……….”
萧月奴娇躯一晃,脸庞一点点褪尽血色,面纱之下,那原本红润的唇瓣,也跟着苍白起来。
她怔怔的望着寂然闭目的曹青阳,泛起巨大的迷茫和失落,以及不知所措的慌张。
武林盟的支柱倒了,倒在了月氏山庄,而新盟主的人选并没有定下来,因为曹青阳还是年富力强的巅峰时代。
这意味着,剑州各大门派,以及武林盟总部,会陷入争夺盟主之位的混乱中。
“武林盟成立六百载,盟主中道崩殂的例子,不足三例。这该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墨阁阁主杨崔雪,嘴皮子颤抖。
这时候,武林盟的弟子、帮众们赶了过来,见到这一幕,嚎哭声四起。
尤其是武林盟总部的弟子,纷纷跪倒,哀戚大哭。
不久前,他们还因曹青阳晋升三品,欢呼雀跃,认为武林盟辉煌时代到来,势力和威望将更上一层楼。
这才多久?
情况急转而下,曹盟主殒落,喜讯变噩耗,从山峰跌入谷底。
“啧啧,洛玉衡还是一如既往的杀伐果断,不讲情面啊。”满头白发的赤莲道长阴阳怪气道。
曹青阳既死,他们便不用忌惮什么。
武林盟的各大帮派敢含怒出手,那正合他意,地宗的莲花道士将血洗剑州,好好杀戮一番。
“咦,九色莲花不见了。”天机目光搜寻片刻,没有发现莲子。
天枢给地宗的道士们传音:
“九色莲花想必被国师带走,她来的是一具分身,有来无回。莲花必定在许七安手里,走,去杀许七安,夺莲子。”
传音完,她蛊惑武林盟众人,说道:“国师的分身是许七安召唤来的,他明知国师是二品高手,仍然将其召唤而来,摆明了是要置曹盟主于死地。
“可怜曹盟主对他赞赏有加,亲自喂招,助他晋升五品,结果换来的是恩将仇报。”
武林盟众人怒视相视,恶狠狠的瞪着她。
天枢哼了一声,迎着众人的目光,继续说道:
“怎么,我说的莫非有错?武林盟的诸位兄弟,你们扪心自问,那许七安是否恩将仇报?曹盟主是否死的冤枉?”
武林盟教众们面面相觑。
“闭嘴!”杨崔雪怒喝一声,气的须发戟张:“再敢妖言惑众,老夫一剑斩了你。”
天枢冷笑道:“只管来!”
一众淮王密探纷纷上前,按住刀柄。
这时,赤莲道长毫无征兆的出手,袖中钻出一柄飞剑,袭向远处盘坐的金莲道长。
嗡!
飞剑撞在看不见的气墙上,被反弹回来,冲天飞舞。
“诸位,先助我们杀了这个老道,回头再找许七安算账,如何?”赤莲道长高声道。
他说话的同时,地宗的道士们不断出手,操纵飞剑攻击气墙,但无人能打破这层防御。
地宗的妖道们深知金莲的真正身份,而今道首和他在识海中纠缠,难解难分。其实要打破这个僵局其实很简单,只需斩了金莲的这具肉身。
这样一来,金莲的残魂便是无根浮萍,正好趁机重创,甚至铲除他。
如果能把武林盟的人拉入阵营,那才真的万无一失。
至于会不会伤了道首,这并不需要考虑,因为道首来的是一具分身。
天机立刻附和:“没错,大家不必为了小事争执,先杀了这老道士再说,此事皆因他而起,就让他给曹盟主陪葬吧。”
他很聪明的没有提及对付许七安,因为这必然造成武林盟众人的犹豫,乃至反感。
性格直来直往的傅菁门骂咧咧道:“狗屁的莲子,要是没月氏山庄这伙人,盟主也不会死。老子就让老道士给盟主陪葬。”
这时,金莲道长睁开眼,望向武林盟众人:“曹盟主还没死。”
傅菁门脚步一顿,闻言瞪大了眼睛,怀疑自己听错了,道:“臭道士,你说什么?”
杨崔雪萧月奴等人身躯一震。
“元神寂灭,怎么可能还活?老道,你可别骗人。”一位门主沉声道,声音带着明显的颤抖。
“自然可活,贫道没有骗你们。”金莲道长道。
他在危机中爆发,勉强压制住黑莲分身,趁机开口,打算说服武林盟众人护他一段时间。
而武林盟最在乎的,是曹青阳的死活。
萧月奴深吸一口气,盈盈而出,柔声道:“请道长指点,您若能救活曹盟主,便是武林盟的大恩人。”
杨崔雪郑重行礼:“请道长不计前嫌,救曹盟主一命。”
傅菁门立刻改变态度,盯着金莲道长:“老道士,不,道长,你若能救曹盟主,今日我傅菁门拼上性命也要护你周全。”
其余人旋即附和,请求金莲道长救人,言语无比恭敬。
金莲道长摇了摇头:“你们要求的不是我,是许七安。”
萧月奴美眸微睁,诧异道:“许银锣?”
这,这怎么又和许银锣扯上关系了?他都不在场……….一众门主帮主,面面相觑。
“道长,你快说啊,急死我了,为什么许银锣能救盟主?”傅菁门又好奇又急躁。
其他人专注的盯着金莲道长。
“以人宗道首的性子,杀伐果断,迎敌时从不手下留情,但贫道刚才亲眼见她摄出曹盟主魂魄,将他带走……….”
地宗的道士刚才也说过,人宗道首杀伐果断,绝不手下留情…………听到这话,萧月奴眸光一闪,心里有了猜测,柔声道:
“是因为许银锣的缘故?”
金莲道长点头:“想必许银锣在召唤人宗道首之前,就已经为曹盟主求过情了吧。”
傅菁门哈哈大笑,双拳用力一碰:“想来就是如此了,许银锣高义,不枉我昨夜助他。”
杨崔雪抚须而笑,心情大好:“曹盟主助他晋升五品,这份人情算是给对了。”
千机门的门主附和道:“没错,其实仔细想想,许银锣这样品性高洁的侠义之士,怎么可能不做出提醒,让国师明白曹盟主并非生死大敌。”
武林盟帮众沉浸在盟主“失而复得”的喜悦里,但也没放松警惕,一边戒备着地宗道士和淮王密探,一边缓慢的靠拢金莲道长。
恰好此时,一股股气息飞快靠近,天地会众人杀回来了。
“该死!”
天机暗骂一声,已知事不可为。
倘若只有武林盟的众人,他们联手地宗道士,还能放手一搏。但若是再加上楚元缜李妙真等人,强行死战,只有死路一条。
“走!”
天枢更果断,直接带着下属们,朝另一个方向撤退。
地宗妖道们紧随其后。
“拦住他们!”
天地会和武林盟里,同时有人喝道。
李妙真脚踏飞剑,一马当先,她的眼瞳褪去黑色,转化为纯净的琉璃色,朝着逃窜的人群,张开了手心。
刹那间,淮王密探和地宗妖道被自己的衣服束缚了,他们的飞剑和佩刀纷纷叛变,自己跳出刀鞘,给主人来了一刀。
好在这样的攻击不算强大,而普通密探和地宗弟子亦有不弱的实力,故而有人受伤,但没有生命危险。
不过,李妙真要的效果已经达到。
嗤嗤…….女子密探天枢以气机撕裂外衣和裤子,强行摆脱束缚,仅穿一条亵裤,一件素色肚兜,裸露出的腰肢纤细,有着浅浅的肌肉线条。
大腿皮肉紧致,修长有力。
她像只雌豹扑向李妙真,试图贴身秒杀这位天宗圣女。
李妙真哪会这么轻易被她近身,踩着飞剑后退,同时拔高飞行高度。
天枢没有继续追击,无视冲锋惯性,猛的一个折转,跑了。
因为她看见许七安扑了过来,这家伙刚刚晋升五品,近战能力极强,若被他缠住,那就真走不掉了。
不知是不是错觉,天枢发现这家伙眼睛发亮,似乎迫不及待想和穿着肚兜的自己来一场肉搏战。
武林盟这边,萧月奴等人紧追不舍,万花楼的萧楼主身法敏捷,远超杨崔雪等人,率先拦截住地宗妖道。
赤莲道长一记飞剑迎上来,带着呼啸的破空声。
萧月奴袖子里滑出银骨小扇,轻轻一嗑,嗑开飞剑,突然,她“嘤咛”一声,红晕爬上脸颊,双腿发软,只觉得小腹一阵阵的燥热。
赤莲道长冷笑一声,大袖一挥,将她打飞。
萧月奴撞入一个坚实的怀抱,耳边传来略显陌生的声音:“萧楼主,没事吧。”
她抬起迷蒙水润的媚眼,看见一张俊朗阳刚的脸,正是迫不及待想要和不穿衣服的天枢肉搏的许七安。
萧月奴触电般的从他怀里弹起,脸蛋红晕如醉,竭力保持声音正常,柔柔道:“不碍事,多谢许银锣。”
地宗妖道污秽人心,勾动欲念的手段很强大啊……….许七安心里一凛,身为一个久经风月的男人,一眼就看出萧楼主的异常。
刚才赤莲的那一剑要是打在我身上的话,我轻轻一扭腰,那就三万里无人烟了………..他望着已经逃向远处的敌人,知道留不住了。
地宗的道士可以御剑飞行,己方只有李妙真和楚元缜能飞,而以两人的战力明显留不下地宗所有人。
至于淮王的密探,那两个戴金面具的毫无疑问是四品,四品很难杀的,别看他开挂开的飞起,好像四品是蝼蚁。
但其实四品武夫耐力、防御都不容小觑,没有外挂的情况下,对方一心要走,他留不住。
“让他们灰头土脸的回京气一气元景帝也不错。”许七安冷笑着想。
“许银锣…….”
萧月奴柔媚的嗓音把他拉回现实,望着这位剑州的明珠,许七安颔首道:“曹盟主的魂魄在我这里,我这就把魂魄送回去。”
武林盟众人满脸期待。
“喵……..”
一只橘猫从穿过废墟,停在远处,碧瞳幽幽的看着众人。
这只猫不知道是侥幸没死,躲过一劫,还是刚从外面回来,发现自己的家已经化作废墟。
许七安走到曹青阳面前,在武林盟众人期待的目光中,打开香囊,释放曹青阳的魂魄,引导着他回归身体。
就在这时,金莲道长眉心旋涡呈现,一道金光和黑雾交缠的魂体激射而出,竟要抢夺曹青阳的肉身。
变化太快,完全出乎众人预料。而且,武夫很难阻拦道门阴神的夺舍,缺乏有效的攻击手段。
众人脸色大变。
“喵………”
橘猫尖叫一声,弓起背脊,长毛直竖,朝着金光和黑雾交缠的魂体龇牙咧嘴。
猫对阴物非常敏感。
猫叫声响起的瞬间,那道魂体明显一滞,而后,似乎出于本能,折转了方向,一头撞入橘猫体内。
……….
PS:睡觉,错字明天再改。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