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gwbwv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大田園》-第五百七十四章 打工的打成小老闆分享-urdoj

Luciana Joanna

大田園
小說推薦大田園
田小胖咂咂嘴,也就忍了,反正是自家娃子的,吃了也就吃了,还能吐出来咋滴?
而且,娃娃的精华,还是很有用的,他现在觉得浑身都有劲儿,刚才的疲劳一扫而空。
倒是那几名游客,都把狐疑的目光投向包大明白,心里暗暗庆幸:多亏刚才没买他的药丸儿啊,要不然,可就亏大喽。
如果他们要是知道,娃娃是人参娃娃的话,估计花再多的钱,说啥也得买下来一粒。
随后,包大明白又简单给王小宝处置一下伤口,就抬回房间里静养,连医院都不用送了。去医院养着,还不如在山庄这边,每天都吃黑瞎子屯出产的食物,恢复得肯定更快。
而且,田小胖也不是贪功的人,既然明白叔主动蹦出来,那就叫他顶着神医的名头好了,反正小胖子是准备深藏功与名的。
在那些游客看来,包大明白这个大神医也是怪怪的,怎么都感觉有点不正经:你要说人家没本事吧,眼瞅着那么重的伤,还真给治好了;可你要说真有本事吧,大伙心里又有点怀疑,哪个有能耐的神医,用小孩撒尿来弄药丸的?
这时候,也有人发现了被倒在各处的汽油,不由得一阵阵后怕,这要事大火烧起来,只怕整个山庄,都要付之一炬。
黑瞎子屯来的人,更是恨得牙根直痒痒,听刚才王小宝呼叫的时候,喊出一个叫“老高”的名字,估计这个老高,就是作案的元凶。这家伙竟然要放火烧山庄,用心何其歹毒?
很快就查出来了,保安队里边有个叫老高的,而且,现在这家伙见不着影儿,估计是畏罪潜逃了。
“赶紧报警,现在这年月,你犯了罪就别想逃!”黑熊老大也气坏了,他这个山庄总经理,差点当一天就卸任,都把那个叫老高的恨死啦。
还有人嚷嚷着:“撒出人马,把老高给抓回来,这家伙太没有人性啦——”
“对,抓人,必须抓人!”众人群情激愤,尤其是那些游客,一个个都恨不得撕了疑犯。
田小胖忽然出声:“不用抓了,好像已经被抓回来了——”
很快,黑暗之中就闪出两个硕大的黑影,却是那两只东北虎,又去而复返。而且,它们还一起拖拽着一件东西,慢慢向这边挪动。
有人用手电筒一晃,立刻惊呼起来:“老虎拽着一个人!”
看到田小胖,二妞和二彪子低吼一声,然后掉头走了。大伙这才敢凑上去瞧,这个人,正是畏罪潜逃的老高!
“这老虎,是把人抓住,然后给咱们送回来的?”人们都震惊了,尤其是山庄那些工作人员,心里都盘算起来:这回虎啸山庄算是名副其实了,有老虎坐镇,以后谁还敢做坏事?
“救,救命啊——”地上的老高,嘴里发出断断续续的求救声。
大伙一听就怒了:“救你,你差点放火把俺们烧死,还救你,俺们现在恨不得打死你呢!”
有两个脾气不好的游客,上去就要架脚踹,然后就看到这个老高实在太惨了,身上血肉模糊的,两个小腿还以一种诡异的角度耷拉着,显然是被老虎给咬断了。
一时间,竟然有点下不去脚,只能嘴里恨恨地说着:“该,这是你自作自受!”
田小胖也瞧瞧这家伙的伤势,感觉应该不会致命,于是说道:“明白叔,给他拾掇拾掇,死不了就成,俺现在就报警。”
好嘞——包大明白瞧见旁边的灌木丛里长着几个马粪包,这月份早就成熟了,于是薅下来,把里面黄色的粉末,用手挤出来,一挤一股烟,好歹算是把老高身上的伤口都给糊上不出血了。
“这个涅,就叫就地取材。”包大明白嘴里还念叨呢。
马粪包,学名叫马勃,也是一种菌类,鲜嫩的时候,像蘑菇一样,可以食用。等到慢慢变老之后,里面就变成了黄色的粉末状。这种药粉,可以消炎止血。在山上干活的时候,手上或者哪里要是割个口子,上点马粪包的药粉,比啥消炎粉都好使。
那边,田小胖也跟李大队长沟通完了,这大半夜的,实在是有点打扰。可是没法子,要是等到天亮再报警的话,估计人家得下午才能来,有点耽误事。
安排人看着老高——这家伙腿都断了,估计也跑不了,田小胖又去王小宝的屋里瞧瞧,见他睡得很稳,也就没有惊动,养个十天半月的,也就没事了。
第二天,田小胖也就没着急进山,在这等着警察。吃早饭的时候,王小宝也醒了,被人搀着,已经能慢慢溜达,还到食堂喝了两碗小米粥,他是不知道啊,自个在鬼门关转悠了一大圈,硬是叫田小胖给拽回来了。
而小胖子可亏大了,辛辛苦苦积攒的能量,就剩下一丝儿,就相当于被人家砍得就剩血皮儿了。
没法子,以后再勤快点,多向游客薅点羊毛吧。
看到山庄的人大多在食堂吃早饭,黑熊老大就宣布一个消息:“大伙注意一下,鉴于王小宝队长,勇于跟歹人搏斗,维护了山庄的利益,所以,俺们研究之后,决定对王队长进行奖励。奖励的具体内容,一个是工资提升一个档次,再有一个,就是奖励咱们虎啸山庄,百分之一的股份。”
食堂里面用餐的员工都是一愣,随即,有人拍起巴掌,很快掌声就响成一片。
大伙又是羡慕,心里还隐隐有点嫉妒:股份啊,瞧着这架势,山庄肯定越来越红火,这百分之一的股份别看不多,前景却不可限量。
王小宝正端着碗喝粥呢,结果当啷一下,饭碗掉在地上,摔成好几瓣。他满脸激动,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被田小胖拍拍肩膀:“这是你应得的,俺说了,不管是谁,都不会白白为山庄做奉献的。”
愣了一会之后,王小宝忽然哇哇大哭,他一个打工的,怎么能想到,打着打着,忽然就变成老板了呢?
重伤初愈,最忌讳大喜大悲,田小胖连忙安慰他几句,王小宝这才止住哭声,包大明白也上来凑趣:“小宝子,你刚才打了一个饭碗,这回好涅,换成一个铁滴——”
铁饭碗,不,这简直是金饭碗啊!旁边的员工,都无比羡慕地望着王小宝,大伙的心气儿也都起来了,都憋着一股劲:俺们以后也要当老板!
早餐结束之后,田小胖叫人把王小宝送回房间休息。过了不大一会,警车也就到了。根本不用费劲,老高就全招了,他现在只有一个要求:能不能把俺先送到医院啊?
瞧着浑身是伤的老高,李大队长也微微皱眉:这滥用私刑,说起来也是不可以的,万一家属追究起来,就是个大麻烦。
可是瞧瞧田小胖,又实在有点惹不起,一时间,颇有些两难。
小胖子当然瞧出了他的顾虑,连忙解释道:“李队啊,这小子倒霉,跑到后山的时候,正好碰上两只老虎,结果差点叫老虎给吃喽。这事呢,山庄的人和游客都是亲眼所见。”
原来是这样!李大队长眼睛一亮,彻底放心了。在调查取证的时候,看着王小宝身上那些伤口,他也有点惊讶:这都快捅成筛子眼了,愣是没事?
一些老手儿,在捅人的时候,能把握分寸,下刀的时候,只伤到皮肉,不会伤及里面的内脏,可是瞧老高这个愣头青,也不像那种老手儿,只能说,这个小保安,福大命大喽。
取证之后,警车就呼啸而去,连晌午饭都没吃。田小胖知道人家急着办案,那位高总,估计要被抓起来判几年喽,于是也就没有强行挽留,等过年的时候,送点黑瞎子屯的特产过去,慰问一下这些警察,就算还人情了。毕竟,黑瞎子屯出产的物资,现在也算硬通货。
上午的时候,黑瞎子屯那边又运过来一批物资。从车上卸下来好几头大野猪,到时候,直接在这边宰杀。
另外,就是月亮湖里的湖鲜了,运输途中,大水箱里面都有氧气泵,所以运到这边之后,还都活蹦乱跳的呢,养上三五天一点问题都没有,这样就免得天天运送了。
“嚯,连活鸡活鸭都运过来了,今天中午,咱们就来个小鸡炖蘑菇,再来个红烧大鲤鱼,免费的,也算给大伙压压惊。”田小胖还真不在乎这仨瓜俩枣的,把这些游客安抚好了,回去一宣传,指不定能给山庄带来多少客源呢。
游客们也都笑逐颜开,免费的午餐谁不爱啊,更何况,还是出自黑瞎子屯的食材呢。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这两顿饭吃下来,他们算是彻底被黑瞎子屯的吃喝给征服了。
好不容易盼到中午十二点,游客们早就等急了,吃一根蘑菇,再尝一口鱼肉,他们只觉得这次无论受到多大的惊吓,都值个了。
王小宝甚至没用别人扶着,自个就溜达到食堂,一来是田小胖输送给他的能量正在持续发挥作用,另外,大明白的药丸子也不是白吃的。
“小宝子,来碗鸡汤,这玩意还是很补滴——”包大明白给他盛了一碗鸡汤。
王小宝这会儿心态也平和下来了,还笑着跟大明白开玩笑呢:“明白叔,您把碗放桌上吧,这回肯定打不喽!”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