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0bxmf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無限血核 蠱真人-第34節:人與人的鴻溝-je1e9

Luciana Joanna

無限血核
小說推薦無限血核
夜幕深沉。
小岛的山谷中,苍须从地上爬起来。
“唉,老胳膊老腿了。”老学者用拳头锤了锤自己的腰。
白芽看到这一幕,不禁回想起新月港船坞中,苍须将自己的面皮伤口抚平,直接痊愈的情形。
“苍须大人可是亡灵法师,身体也经过亡灵法术的改造,他也会累吗?”白芽心生疑惑。
鬃戈则抱臂冷眼旁观。
经过苍须长达一个小时的刻画和布置,此刻山谷的地面以及周围的山壁上,都有了密密麻麻的纹路。
这些纹路有粗有细,有的笔直如剑,有的弯曲似藤。
苍须眉头微皱,凝神检查了最后一遍,确认无误之后,开始向这个临时的炼金法阵灌输自己的魔力。
随着魔力输送的越来越多,条条纹路逐步亮起,不久后整个炼金法阵都被点亮。
光辉逐渐地凝聚起来,在法阵中心处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白色光球。
“成功了!”看到光球稳定下来,苍须脸色浮现喜色。
顺序早已经决定好了。
三刀怀揣着魂晶,在众人的注视之下,走入白色光球当中。
光辉对三刀毫无影响,但地精手中的魂晶却在白光中迅速消散,化为漆黑的浓烟,迅速将白色光球转化为了黑球。
黑球中形成涡流,涡流继续流转,发出呜呜的声音。
十几个呼吸之后,黑球重新变成了白色光球。
地精三刀精神奕奕地走出光球。
有人高声询问:“感觉怎么样?”
“好极了!”三刀微笑。
第二位是蓝藻。
他走出来后,同样精神大振,之前的疲惫一扫而空,由衷赞叹:“不愧是大名鼎鼎的魂晶。”
但苍须却提醒道:“这只是你们的错觉,你们的精神得到了突增,但肉体的疲惫仍旧存在,不能大意。”
鬃戈排在第七位。
骑士少年则在第十位。
消耗了一枚魂晶之后,他感觉耳清目明,有巨大的放松感。
苍须道:“大人,你最近签订了很多契约。有魔法盟约,还有守秘契约,这些都会对你的身体和灵魂造成束缚和负担。”
显然,精神力的提升正在让这种负担变小。
等级较低的契约,很难束缚生命层次较高的对象。
至于为什么是盟约,而不是奴隶契约什么的。
这是因为金下巴、海蛇女虽然是被骑士少年一伙人俘虏,但他们首先投靠了帝国方面。少年等人也要背靠帝国,就不宜处决他们。
其次,他们是火胡子海盗团的成员。不管是杀了他们,还是将他们奴役,都会让火胡子海盗团成为敌人。这很得不偿失。
最后,少年还得考虑圣碑这个因素。
白芽排在最后面的几位当中。
蓝藻安慰他,说还有血脉突变的希望。
但这种希望非常渺茫。
白芽心中有一股他自己也难以表述的愤懑,并没有放弃这次的魂晶使用权。
“或许精神力的提升,能对我的修行提供帮助呢。”白芽抱着这个侥幸的想法,偷偷一人来到角落,开始斗气修行。
这里没有长绳来给他甩动,但他已经掌握肌肉运动的窍门,甩动手臂也能够有很高的修行效率。
精神力的提升,的确很明显。
他比之前更加清晰地感知到了斗气的产生。
斗气丝丝缕缕,介乎有无之间,缓缓产出,然后在弥漫的过程中迅速消失。
白芽:“……”
魂晶的确对斗气修行没有什么帮助。
反而精神力的提升,让白芽更看清楚他资质方面的残酷真相。
修行了一阵子后,白芽胸中的愤懑和沮丧让他难以自持。他捏起双拳,仰望深邃的夜空。他有一种想要对着苍穹,对着诸神喊叫、咆哮的强烈冲动。
但最终,他还是咬紧牙关,强制忍耐住了。
年轻人并知道,他的一切表现都落到了蓝藻眼中。
蓝藻叹息一声,并没有上前安慰。
因为他知道,安慰是没有用的。
白芽需要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蓝藻甚至觉得,他之前安慰白芽的有关血脉突变的话,反而更让白芽痛楚。
因为这给了白芽希望。
而希望,让人向往,又导致痛苦。
“他需要一个人面对现实。”最终,蓝藻默默地离开。
他也开始修行。
和白芽不同,他有青铜级别的天赋。
在他体内,斗气不断产生。不管是产生的速度,还是规模,都比白芽多了许多。斗气如雾,笼罩蓝藻体内。
然而,蓝藻却在心中叹息。
就像白芽希冀自己成为青铜斗士,蓝藻也向往成为黑铁级别多年。
不可得!
不论他多么努力,想尽方法,都没有成功的迹象。一丝都没有。
血脉在人和人之间形成鸿沟。
但蓝藻早已习惯。
白芽正在经历的心路历程,是他曾经走过的。也是古往今来无数超凡者走过的心路。
黑暗中,一身灰盘坐在地上。
周围是茂密的海岛雨林。
一身灰率领的海盗,有一部分围绕着篝火,正闭目沉睡。还有一部分,散落周围,担任警戒工作。
一身灰正在修炼斗气。
他的下半身虽然静止不动,但是他的双手正在不断运动。
他时而并指如剑,时而双手呈爪,时而用一只手指插进另一只手的拳心之中,并且不断抽插。
这是灰雾斗气的修炼方式。
他有白银级的血脉,因此斗气的产生又是另外一番气象。
一股股斗气从他的手指尖端发源,然后汇集到手掌中,顺着手臂流淌开去,宛若一股溪流。源源不断,绵绵不绝地渗透到他的身体深处。
夜色渐淡,黎明来临了。
一身灰缓缓睁开双眼。
他感到了疲惫。
斗气修行是艰难刻苦的过程,从身体挖掘力量,因此很容易疲累。
如果一直修炼不停,一身灰的极限是一天一夜。现在远远没有到达他的极限。
因为这是在野外,并不是修炼的好环境。一身灰需要保持状态,不能把自己压榨到极限。就像鬃戈训练小鸟号上的海盗,也始终没有尽全力。需要保留一定的状态,防备突发的战斗。
但这并不是一身灰停止修炼的主要原因。
“灰鼠号……”对已经沉没的座舰,一身灰一直在心中挂念。
这艘船对他而言,有着很特别的意义。
他需要打捞灰鼠号,并且进行维修。
但这个行为很危险。
灰鼠号沉没的地点,一定有肉藏的人在盯着。
一身灰需要一个好机会,同时还需要他人的帮助。
骑士少年就是他求助的对象,而前者也提出了要求——需要他的表现。
“功劳!”一身灰是这样理解的。
“都起来,别再睡了。我们要尽快探索整个海岛。”一身灰将他率领的海盗们都唤醒。
海盗们没有美美地睡上一觉,嘴里嘟嘟囔囔。
“不是吧,天才刚刚亮啊。”
“龙服船长不是说了吗?要到下午才会起航呢。”
“我们采集到的食物和水有很多,足够交差了,一身灰大人。”
一身灰摇头,他要将这座海岛探索完,绘制地图。
这个功劳虽然微小,但积少成多嘛。
他心中清楚:虽然他和龙服签订的是盟约,但实际上双方关系并不平等,有上下之分。
一身灰有白银级别的修为,同时早就以海盗的身份闯荡,小有名声。
海盗们虽然不情愿,但并不敢违抗他的命令。很快他们就继续出发。
天空越发明亮,这给一身灰这伙人的探索带来更多的便利。
就在太阳从海面升起的时候,一身灰等人穿过了整个小岛,来到了另一面。
海浪翻腾不休,礁石处忽然转出了一队海盗。
双方看到彼此,都是一愣。
一身灰迅速打量,目光很快就停顿在对方的小头目身上。这队海盗的头领是一位青铜斗士,腰间配着弯刀。
对方也在打量一身灰。
“兽人?”一身灰鼠人的特征非常明显。
“贵族?”一身灰服饰考究,配饰也精美,身躯笔挺,尤其是领口扣得很紧,给人一丝不苟的感觉。
“白银级?!”一身灰的气息让对方海盗心头猛跳。
“等等,你是……”青铜小头目迟疑了一下,他想到了一身灰的身份。
但下一刻,一身灰悍然出手!
他挺身直冲,挥动细剑,迅速穿透对方队伍。
细剑在人群中闪烁了几下,像是凭空生出几道银色的闪电。
正义号的海盗们刚刚反应过来,一身灰已经停在了对方队伍的末尾。
青铜小头目瞪圆双眼,捂住自己的脖颈。但血液仍旧止不住,从他的十指缝隙中急涌而出。
他身后的海盗们一个个栽倒在地上,再也没有爬起来。
随后,小头目也倒在了潮湿冰冷的礁石上,死前的面孔充斥着恐惧和震惊。
一身灰的犀利剑术,让正义号的海盗们也为之震动。
他们刚想要欢呼,就被一身灰喝止:“闭嘴,蠢货们!你们想让敌人发现我们吗?”
“没错,他们都是海盗!”一位老海盗看着一地的尸体,肯定地道。
“他们到底是谁的人?”
“又不是商船,我们没必要无故地去招惹同行吧?”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