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bkku9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超凡貴族討論-第784章 地下的怪鳥看書-mdpz1

Luciana Joanna

超凡貴族
小說推薦超凡貴族
兰德尔远征军穿越森林留下的痕迹特别明显,这种痕迹不是指炼金龙蜥沉重的爪印,或战犬遗留的粪便,而是扰动环境所产生的影响。
每一片森林都维持着平衡的生态,兰德尔远征军的到来不可避免地打破森林的生态平衡。林鸟惊飞,猛兽退避,哪怕远征军离开某片森林,森林中的掠食猛兽也要等入侵者的气息消散才敢回来。这段空白期,森林中植食动物的数量会增加,引来流浪的野兽,当原主人返回领地,少不得要用尖牙利爪来决定谁才是森林之王。
猛兽反常的厮杀嗥对于老练的追踪者就像黑夜中的灯塔一样醒目。
兰德尔远征军在森林中的行动,如同巨兽游过平静的湖泊,哪怕它什么都不做,也会在水面上留下显眼的波纹。
有鉴于此,维克多避开蚁人行军道,选择从北边的原始森林前往亚述帝国的遗址,这多亏了波波和甜甜带来大冒险家橡木桶的奇物手杖,否则兰德尔远征军只能冒着被蚁人发现的风险,在靠近行军道的森林中跋涉。
途径银鹰城的外围的森林,维克多考虑过精灵族会派出斥候,追踪兰德尔远征军。但是,命运之线已经缠绕在他的身上,逃避和精灵族接触毫无意义。对于银鹰城可能采取的追踪举措,维克多其实并不在意。
毕竟,精灵族可以沟通,而蚁人是他的死敌。
这几个月,维克多向半身人兄弟学习精灵语,通过和他们的交流对银鹰城有了更清晰的认识,包括精灵帝国的战职传承体系和生命等阶体系。
他在侦查黑森林不死生物期间,果然在后方120公里处发现了银鹰城的斥候。她们总共15个人,10只战兽,分别是5个野精灵战舞者,3个树精灵风行射手,4个矮人岭卫士和1个矮人先知,还有1个半身人冒险家。
矮人战士带了8只大角羊当坐骑兼驼兽,那个半身人冒险家的动物伙伴是两只凶暴黑狼。精灵战士都是步行,维克多认识其中的一个,她是在野蜂山谷被维克多顺手搭救的野精灵雌性,现在成了一位脸颊描绘战纹的三阶战舞者。
凭这支队伍的实力,她们不大可能从银鹰城追到绝望森林附近。沿途的兽人领主不敢招惹兰维克多,对小股的精灵斥候却不会心慈手软。她们衣甲精良,没有多少战斗的痕迹,维克多认为她们当中至少还有一位真正的强者。她多半就是波波和甜甜推崇备至的好朋友,银鹰城将军,五阶野精灵战舞者——依露丝.月歌。
按照维克多的理解,波甜兄弟和依露丝.月歌是一伙的,至少波波、甜甜去亚速尔塔神庙寻找精灵族圣物,依露丝.月歌是知情者。
当初,维克多在野蜂山谷感知到拥有黄金阶实力的依露丝.月歌,她如今能在维克多发现同伴之前先行避开。就凭这份敏锐的直觉,她倒是可以带领手下安全穿越森林怪物的领地。
依露丝.月歌应该不会一头扎进危险的绝望森林,维克多让半身人兄弟留下精灵文字是向银月城的将军表达善意。但作为人类大贵族,维克多对精灵族可以说是没安好心。
炼金蚁后渴望得到的炼金塔符文水晶就在维克多身上,他最初的想法是用7号炼金塔的符文水晶吸收控制蚁后的水晶,至不济也能以自身为诱饵,吸引蚁人军团的注意力,帮助人类联军获得战场上的主动权。
深渊恶魔的消息传回人马丘陵,西尔维娅能不能组织一支强大的机动军团成了未知数。那么,在必要的情况下,维克多只能躲进银鹰城的势力范围,把精灵族拖下水,迫使她们出兵消灭蚁人的主力。
维克多不会为此而感到羞愧,他帮助依露丝.月歌其实是在帮自己。兰德尔远征军的问题是没有后援,而野精灵将军的实力足以自保,她们不牵扯远征军的精力,就有资格成为维克多的后援。
如果双方没有根本性的矛盾,维克多可以用精灵族的圣物换取依露丝.月歌的合作。
那玩意,他其实一点都不想碰。
绝望领主的出现让维克多感受了到压力,因为不死生物无所畏惧,它们会主动进攻路过的生物。如果亚速尔塔经历1500年前的那场变故,成了不死生物的老巢。兰德尔远征军轻松“旅游”的好日子就该到头了。
频繁的战斗将压缩探索者的活动空间,甚至造成伤亡减员。无论是兰德尔远征军,还是依露丝.月歌的斥候小队都无法安全地探索亚述帝国的遗址。
野精灵将军足够聪明的话,她很快就会带着手下同兰德尔远征军汇合。
当然,维克多是不会主动找上门的,她们得请求兰德尔远征军的庇护才行。
出于谨慎的目的,维克多要求队伍保持充沛的物资储备,兰德尔远征军的转进变得迟缓,每走半个月就要停下来十天,一边侦查环境,看看附近有没有不死生物,还要采集资源,设立隐蔽补给点,为接下来雨雪季做准备。
亚速尔塔的情况还不明朗,那里要是真有强大的不死生物,兰德尔远征军必须做最坏的打算。一旦爆发了高强度的对抗,这些隐蔽的物资补给点将是远征军生存的关键。
水之季的二月,远征军从绝望森林的外围绕行3000多公里,寻路手杖所指的山林高地已清晰可见。
右翼斥候指挥官克劳斯双腿盘膝坐在地上,和持剑侍女莫丽娜肩并肩,背靠一颗五人合抱的参天大树。他口述探险日记,由宠姬书写在羊皮纸上。
“距离远征军开拔已经快满一年了,除了在大沼泽和半龙人打过一场,我们几乎没有遭遇过像样的战斗,更没有出现减员。这是个奇迹,是我的主人,高贵的兰德尔殿下带给我们的奇迹。”
“原始森林危机四伏,有强大的怪物、凶猛的野兽、阴险的毒蛇、恐怖的不死生物,但最可怕的是无边的黑暗。它时时刻刻都在侵蚀人的心灵意志,一点一点地让人迷失在幻境当中,最后被黑暗所吞噬,成为无尽森林的一部分。”
“没错,无尽森林是有意志的,它的广袤和阴影会同化任何闯入者,即便像我这样的资深骑士如果找不到方向,要么死于迷路、饥渴、或者被怪物、猛兽残害;要么适应森林的意志,忘却身为骑士的信念,丢失家族的荣耀,背离光辉的道路,变成森林中的人形野兽。这和死亡又有什么区别呢?”
“人对森林的感观会在心灵当中逐渐形成恐怖的印象,‘我在哪?’‘我是不是迷路了?’‘这地方还算安全,前面不知道有什么危险,就留在这吧?’脑海中的这些念头都在否定我自己……幸好,高贵的主人带领我和我同伴征服了心中的恐怖森林。”
“凶暴战士和凶暴战犬能够预知危险,这一点很重要,但危险是什么?主动进攻、原地防御,还是向后撤退才能解除危险?凶暴战士和凶暴战犬无法解答最关键的问题,如果我们选择错误的应对方式,结果恐怕是致命的。”
“总是提前发现敌人是获取胜利的优势条件,智慧的决断才是取胜的关键。我们在森林中看到的是树木、腐殖质、禽鸟、动物,昆虫,而主人看到了时间和空间的变化痕迹,他的智慧之光照亮了整片黑森林。”
“远征军从绝望森林的边缘转移,由于强大的怪物或猛兽畏惧绝望森林里的不死生物,所以绝望森林的边缘很安全。我们都不知道哪里才算绝望森林的边缘,但主人知道。有相同树木的森林在主人的眼中是一块块泾渭分明的区域,他能精准地计算出不死生物的统治范围,如果换作其他人必须通过摸索和试探才能确定路线。正因为主人的超凡智慧,远征军才创造了6个月跋涉上万公里,无一伤亡的奇迹。”
“半身人冒险家波波和甜甜称兰德尔主人是九阶半神,我认为他们并没有夸大其词…….”
树林里传来沙沙的脚步声,克劳斯停止口述,扭头看见罗杰斯雄壮的身影。他身穿全套皮铠甲,拎着一个小口袋,走过来打招呼道:“克劳斯,你又在写日记?写这东西管什么用?有这工夫,还不如练习主人传授的观想法或者兰德尔战斗呼吸法。”
黑森林行军的另一个收获就是同伴的深厚友谊,山民出身的罗杰斯和克劳斯原本是两个世界的人,但他们现在如同亲兄弟。
克劳斯就坐在地上,仰着头笑道:“将来,我会把我的日记修改成传记,是留给子孙后代的宝贵财富。如果我的传记能提升家族的底蕴,被主君收入秘库的书架上,那将是克劳斯.兰德尔骑士的荣耀。”
罗杰斯摇了摇头,他无法理解骑士兄弟的想法,将手中的小口袋抛给对方,顺势坐到地上说道:“那,这是我准备献给主人的财宝,等他赏赐我一部分,我分你一半。”
克劳斯打开口袋,从里面摸出一把绿纹琥珀,惊讶地说道:“这么多绿纹琥珀,应该值不少钱吧?”
“我和铁锤大叔走私山货的时候,像这种等级的绿纹琥珀要卖这个数。”罗杰斯伸出三根手指,颇为得意地说道。
“30金索尔一枚?”
“哈哈,是300金索尔,这里有76枚,价值22800金索尔。”
克劳斯被绿纹琥珀的价钱吓了一跳,赶紧把手中的琥珀都装回袋子,挠了挠头,迟疑说道:“主人让我们只采集食物、药材和有用的资源,别做多余的事情。你献上琥珀,主人恐怕会不高兴。”
罗杰斯咧了咧嘴,小声说道:“我本来带人在附近捕猎野猪和林鹿,刚刚抓了四头野猪,狄丽夫人就跑过来,要求我们去树林里捡财宝……就是琥珀。我们在树叶下面翻了半天,找到数百枚我从没见过的紫纹琥珀,全给狄丽夫人拿去了。我就捡了些她不要的绿纹琥珀,打算献给主人。”
他顿了顿,朝克劳斯使了个隐晦的眼色。克劳斯无奈,只得让自己的持剑侍女先避开,等莫丽娜走远,听见罗杰斯用更低的声音说道:“狄丽夫人把紫纹琥珀都拿走了,你去劝劝她,紫纹琥珀应当献给主人。反正,我是不会私藏财宝,这不合规矩。”
山民营寨有公产和私产之分,山民猎手捕获的猎物都要交给首领分配,首领会把猎物身上最肥美的部分优先分给猎手。罗杰斯加入兰德尔走私商队以来,始终坚守山民的规矩,得到商队头目的一致好评。性情淳朴的山民青年就将这套规矩奉为圭臬,他担心狄丽私藏琥珀而在主人面前失宠,便请自己最好的兄弟克劳斯出面劝狄丽改变主意。
克劳斯比罗杰斯=年轻,却比他更懂得人情世故,哭笑不得地说道:“主人和四位女士的关系不是我们可以置喙的,就算狄丽夫人一路上都在保护右翼斥候,咱们都不可以卷入伯爵大人的宫廷事务。”
“宫廷事务?”
“哦,是领主宅邸的内务。”克劳斯拍了下自己的脑门,叮嘱道:“你要记住西尔维娅夫人才是主母,其他的事情一概不管……你不听我的,会死的很难看。”
罗杰斯点点头,说道:“行,兄弟,我听你的。对了,我们挖琥珀的时候发现一具花斑虎残骸,死了有2个月的样子,我在旁边捡到一根羽毛。你看看……”
说着,他从身后抽出一根灰色长羽,足有成年的人手臂那么长。
克劳斯接过羽毛,仔细端详片刻,抬起头,眼神凝重地说道:“这是……蛇尾鹫翅膀上的羽毛。”
蛇尾鹫,一种分布广泛的食腐猛禽,因身后拖着一条蛇尾而得名。由于体型笨重,蛇尾鹫并不擅长飞行,它们依靠惊人的数量从猛兽的嘴里争夺食物,还会喷吐味道奇臭无比的酸液。如果掠食者不想粘上蛇尾鹫的臭味,最好还是把猎物让给蛇尾鹫强盗。
罗杰斯比克劳斯更了解蛇尾鹫,他点头说道:“我看也是蛇尾鹫的翎毛……这么长的翎毛,那只蛇尾鹫落在地上,可能有我这么高。”
兰德尔家族的核心成员当中,罗杰斯的体型仅次于卡里古拉,是身高超过2米的凶暴战士。
按照怪物学的常识,飞禽的体型不会太大,蛇尾鹫已经是人类已知的最大飞禽,站在地上的平均身高在1.6米左右,如果它们的体型再大一些,那根本就飞不动。
罗杰斯带回来的羽毛很反常,克劳斯认真想了想,站起身严肃说道:“你去把斥候都召回来,我去找狄丽夫人,然后一块到你发现羽毛的地方看看。”
指挥官克劳斯下达命令,包括龙女仆狄丽在内的右翼斥候倾巢出动,他们分成7个小队,交替掩护着潜入那片可疑林地。
水之季二月,天空上乌云密布,即便树林稀疏也光线黯淡有如傍晚,惨白的寒雾在树林中飘荡,平添一丝阴森恐怖的气息。斥候没有点燃火把,战靴踩在腐朽的枯枝败叶上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克劳斯看见罗杰斯所说的花斑虎残骸,向后做了个手势,让斥候们散开警戒,他和罗杰斯带着四名源血民兵上前检视那具残骸,但没有发现更多的线索。
“你感觉危险吗?”克劳斯握着脱鞘的精金长剑,转头问道。
罗杰斯瞄了眼四处乱嗅的凶暴战犬,摇头说道:“没有危险……附近除了昆虫,甚至没有活物。”
克劳斯侧耳倾听,又把探询的目光投向不远处的狄丽,见对方耸了耸肩膀表示她也没有感觉到危险。
“放一只异化鼠试试,大家都往后退一点。”
克劳斯挥了挥手,一名灵猴民兵从笼子里拽出一只野猫大小的异化鼠,用哨音指挥它到树林中觅食。
饥肠辘辘的异化鼠蹿入枯叶下面捕捉昆虫,它拱起的叶片在地上游动,片刻功夫就跑出百米的距离。
突然,厚厚的腐叶凸起一大块,一只两米高怪鸟扇动翅膀从地下钻了出来,它展开双翅的翼展足有6米多,无毛的脖子,蛇一样的尾巴,赫然是一只放大了三倍的蛇尾鹫。它的眼窝里却闪动着苍白的火焰,张开漆黑的鸟喙发出一声刺耳的大叫。
正在树叶下逃窜的异化鼠听到怪鸟的鸣叫,顿时就不动了。
“是不死生物!”
克劳斯没有丝毫犹豫地发动冲锋突刺,整个人宛如离弦之箭,迅如奔雷般地射向已经脱离地面的巨型蛇尾鹫。
但有人比资深骑士的动作更快,克劳斯的眼前闪过一道窈窕的身影,狄丽女士已出现在不死生物的面前,巨大的月形斧刃洒出三道流光,斩断怪鸟的双翅和双爪,伤口喷洒出黑色的血液。恐怖的怪鸟还没来得及发出第二声大叫,狄丽已捉住它的鸟喙将它的脑袋按在落叶下。
龙女仆狄丽换了个姿势,长筒战靴踩着不死生物的脑袋,喜笑颜开地说道:“拿块厚布过来,把它的眼睛绑住……王上会对它有兴趣的。”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