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i2969精彩都市小說 最強狂兵 烈焰滔滔-第4826章 他在撒謊!讀書-x60la

Luciana Joanna

最強狂兵
小說推薦最強狂兵
此时,亚特兰蒂斯的家族会议室里,正是一副别开生面的场景。
罗莎琳德坐在一堆光着的男人中间,她说道:“没有嫌疑的人,快点先把衣服穿上吧,不然的话,我很别扭。”
说这话的时候,她的语气之中透着一股非常清晰的嫌弃之意。
“别那么紧张,我又不是内奸。”帕特里克冷冷说道:“我若是想要你们的性命,何必等那么多年?何必那么鬼鬼祟祟?”
“别说那么多,先解开你的绷带。”塞巴斯蒂安科说着,还顺手握住了放在身边的执法权杖。
很显然,他也在提防着帕特里克突然暴起袭击!
毕竟,这种时候,提前铺垫的越多,也就意味着嫌疑越大!
“行吧,真是受不了你们这种看待嫌疑人的眼光。”
帕特里克摇了摇头,不爽又无奈的说了一句,随后解开了绷带,在他的肩膀位置有着一处还算是挺新鲜的伤口,已经进行过缝针处理了!
兰斯洛茨走到帕特里克的身边,仔细地查看了一下伤口,随后问道:“怎么回事?”
这伤口的形成时间大概也就几天而已,应该是刀剑所致。
“前几天出门,遇见了仇家。”帕特里克说道:“不是枪伤,所以,你们的怀疑可以打消了吧?”
说完,他就要把衣服往回穿。
“等一等,仇家?”塞巴斯蒂安科像是想到了什么,立刻阻止了帕特里克穿衣服的动作,他对凯斯帝林说道:“帝林,先把这伤口位置记下来。”
帕特里克几乎都要发飙了:“你让我脱衣服,我都脱了,现在你们都看到了,我这又不是枪伤,明明能排除我的嫌疑,你却不这么做!塞巴斯蒂安科,你是在陷害我吗!”
“你有什么值得让我陷害的?”塞巴斯蒂安科冷冷说道:“只是,你这伤口的形成时间,和我被暗算的时间实在是有点巧合,由不得我不多想。”
“我发誓,我没有暗算你们。”帕特里克说道。
“这种事情上,你的发誓起不到任何的效果。”塞巴斯蒂安科淡淡地说道:“想要自证清白,就告诉我们你这边具体发生了什么,如果没有说服力,那么一切都是白搭。”
“好吧,那我说。”帕特里克说完,立刻满脸警惕地补充了一句:“但是你们必须要保证,不能外传。”
…………
经过了调查之后,屈辱的帕特里克终于穿上了衣服。
他的嫌疑总算是被排除了,但是,一张老脸也算是丢尽了。
嗯,之前他一直不愿意解释清楚,实在是因为……这原因一旦说出来的话,实在是有点太丢人了。
毕竟,私生活混乱,这样的名头说出去,的确不好听。
原来,据帕特里克所说,他这伤势,并不是仇家干的,而是他睡了人家老妈,被人儿子给砍的。
嗯,帕特里克睡的还不是普通的女人,是欧洲某君主立宪制国家的老王妃。
他这口味,也真是让人一言难尽。
那一天,帕特里克的精力太过旺盛,潜进了老情人的寝宫里面之后,直接从半夜折腾到了早晨!
由于他折腾出来的动静太大,被人家老王妃儿子听到了。
这可是王室的奇耻大辱啊!
偏偏那个王族里的人也是武学天赋异禀,尤其是老王妃的儿子,更是这个家族里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这可是未来能够登顶王座的男人,哪能让自己老爸的头顶上顶着一个绿帽子?
这顶绿帽子相当于直接戴在了王冠上好不好!
于是,这王妃的儿子毫不犹豫,抄起祖传宝刀就砍。
帕特里克本来就心虚,压根不敢正面硬刚,被王妃的儿子在肩膀上留了一道不轻的伤痕。
“原来是这个原因,呸,渣男。”罗莎琳德冷冷地丢下了一句。
帕特里克面红耳赤,他狠狠地瞪了塞巴斯蒂安科一眼:“都是你的责任!非得问得那么清楚!”
“你自己要是不乱搞,我让你脱上一百遍也没用。”塞巴斯蒂安科摇了摇头,随后说道:“所以,我们现在是不是把有嫌疑的人基本上都排除了?”
兰斯洛茨看了看执法队长:“你的筛选标准是什么?”
“战斗力。”塞巴斯蒂安科说道:“我亲眼看过那个黑衣人出手,他的实力和拉斐尔不相上下,我想,在座的人,哪怕打不过拉斐尔,也都能有一战之力,而我们黄金家族拥有这种战斗力的人,几乎已经全部都在这儿了。”
其实,原本黄金家族的高级战力要更多一些的,可惜的是,之前激进派和资源派之间的战斗,导致很多高级战力也都陨落了。
兰斯洛茨说道:“你确定没有遗漏的人吗?”
塞巴斯蒂安科想了想,随后说道:“倒是有一个遗漏的。”
凯斯帝林意识到了他所指的人是谁,于是说道:“不可能是他。”
狐疑地看了看凯斯帝林和塞巴斯蒂安科,小姑奶奶罗莎琳德说道:“你们说的是族长大人?”
“是的。”凯斯帝林点了点头,重复了一遍:“不可能是他的。”
自从柯蒂斯那次坐视家族内卷而无动于衷之后,凯斯帝林对他的态度就有些很明显的疏远了,甚至连“爷爷”也不愿意喊一声。
“的确不可能是他。”罗莎琳德说道:“这种可能性比凶手是我还要小。”
凯斯帝林轻轻地皱了皱眉头:“据说,这一次,这位隐藏在亚特兰蒂斯的幕后黑手,还和赤血神殿的副殿主联手了,我想,这个线索可以好好利用一下。”
这个消息他已经知道了,但是完全没有必要在会议上这样讲出来。
凯斯帝林在试探,他想要看一看在场的这些人会不会表现出心中有鬼的样子来。
然而,所有人都无动于衷。
但是,这并不需要特别着急,更不要担心会打草惊蛇,因为,凯斯帝林之所以抛出这个消息,完全要逼着敌人尽快动手,销毁证据。
只要那个隐藏的家伙动了,那么,他的行动就一定会落到凯斯帝林的眼里!
“还有什么线索吗?”罗莎琳德不禁问道。
“根据此人的行为,我推断,他要的不止是亚特兰蒂斯,还有太阳神殿。”凯斯帝林的眼睛里面释放出凌厉的光来:“而无论是黄金家族,还是太阳神殿,都只是他的跳板而已,他要踩着我们,登顶黑暗世界!”
“呵呵,危言耸听罢了!”帕特里克嘲讽地冷笑了一声,说道:“此人要真有这么大的野心,还不早就趁着上次两派相争的时候动手?何至于要拖到现在?”
“你最好闭上嘴巴。”凯斯帝林的声音清冷无比,说道:“如果你再敢对我的调查提出任何的反对意见,我一定会拿你开刀。”
“呵呵,我们的大少爷翅膀硬了,翅膀硬了,都敢威胁我了。”帕特里克摇着头,冷笑着率先离开了会议室。
坐在门边的塞巴斯蒂安科并没有阻拦,而是目送他离开。
弗雷德里克和鲁伯特等人也都相继离开了会议室。
此时,除了三巨头之外,只剩下了罗莎琳德没有走。
她把翘着二郎腿的大长腿放了下来,看着凯斯帝林,低声问道:“你刚刚在引蛇出洞?”
这一下,凯斯帝林稍稍怔了怔,随后自嘲的笑了笑:“很明显吗?我的演技这么差的吗?表情管理出了问题?”
“不是你演技差,而是这件事情和你的处事风格并不一样。”罗莎琳德说道:“这是女人方面的直觉,当然,那几个糙汉子可看不出来,他们说不定还觉得自己比你有用呢。”
一提起家族的其他几个高层,罗莎琳德也满是嘲讽,似乎根本就没有能入她法眼的人。
凯斯帝林点了点头。
兰斯洛茨和塞巴斯蒂安科都没有出声,他们似乎还在回想刚刚会议里的每一个细节。
大家都陷入沉默了。
“你们有眉目了吗?”五分钟后,罗莎琳德问道。
“你能不能从你女人的直觉方面,给我一些答案?”兰斯洛茨开口了。
罗莎琳德闻言,直接笑了起来,她这么一笑,仿若春风拂面,似乎让整个房间的凝重气氛都被冲淡了。
“我的直觉告诉我,有帅哥要来了。”罗莎琳德笑着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惊心动魄的曲线便清楚地展现出来了。
“帅哥?”
会议室里的三个男人互相看了一眼,都不知道罗莎琳德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亚特兰蒂斯这次的麻烦可不小,而且还把太阳神殿给拖下了水,那么这一次,是不是我能见见那个黑暗世界里最著名的青年才俊了?”罗莎琳德笑眯眯的,眼睛已经完成了月牙儿,明显对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情报以极大的期待。
这都哪跟哪!
想要让女人用理性思维分析一件事情的时候,她们真的能抛却所有的细节和逻辑,到最后把关注点全部集中在帅哥的身上吗?
很显然,罗莎琳德口中那个“黑暗世界最著名的青年才俊”,所指的显然是苏锐!
塞巴斯蒂安科没好气地摇了摇头:“罗莎琳德,你难道要和歌思琳抢男朋友吗?你是他们的长辈,要自重!”
“呵呵,我不自重?”罗莎琳德冷笑了两声:“我本来只是说说而已,可你这么一说,我还很想试试和歌思琳抢男朋友会是一种什么感觉呢!”
如果苏锐和罗莎琳德好上了,那么,凯斯帝林得喊他什么?姑爷爷?
兰斯洛茨敲了敲桌子:“好了,正在讨论案情的关键时刻,你们不要较劲了,罗莎琳德,先别提阿波罗了,我想听听你内心深处的真正想法。”
“帕特里克。”罗莎琳德说道:“我觉得他有嫌疑。”
“他的身上并没有枪伤,绝对不可能是那天晚上的黑衣人。”塞巴斯蒂安科非常确信地说道。
“他不是和你对战的那个黑衣人,但可以是别的黑衣人。”罗莎琳德嘲讽地笑了笑:“就他刚刚编出的那个理由,你相信吗?”
兰斯洛茨和塞巴斯蒂安科对视了一眼,都点了点头,表示相信。
凯斯帝林倒是说出了这两个老男人相信的原因:“因为,那个王妃,年轻的时候真的很漂亮。”
罗莎琳德的手机这时候响了一声,似乎是有信息发送进来了,她低头看了看,随后嘲讽地冷笑道:“你们男人,都是一群被下半身主宰脑子的人。”
“什么意思?你有线索吗?”兰斯洛茨敏锐地捕捉到了罗莎琳德话语里的疑问点。
“当然,帕特里克在撒谎。”罗莎琳德摇了摇手机:“那个国家的王子,可已经追了我好几年了。”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