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uiqjh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無限之次元幻想 光之序曲-第177章-bb0d3

Luciana Joanna

無限之次元幻想
小說推薦無限之次元幻想
故事重新开始,林潇穿越到了一个世界。
这里开始了一个新传说。
在游乐园之中,一场大雨倾盆而下。
一个人死在了这里。
作为侦探的林潇卷入了这个事情。
作为侦探,他要进行探查。
首先是调查任务。
而自已的老板,是一个美女。
她是特殊搜查版的指挥官,同时也是自已的上司。“这季节居然下来这么大的雨,为了破案可是会少了很多”
“我知道。”林潇说。
“你该不会是撞到头了吗?”
“你叫林潇,是我的部下。”
“被叫来现场很正常吧。”
“可是检查尸体,不是我的工作。”林潇说。
“话是这么时候的,但这次事情例外哦。”
“毕竟你认识那个少女。”
“所以非要通知你不可。”
“才刚发现被害人,哪有可能知道多少,打死一定是模仿犯,是模仿六年前的事情。”
“六年前发生了什么?”
林潇问。
上司沉默了,似乎不愿意多说。
‘’大概2小时之前,有人报案说从园内传来教教。
“找到尸体了吗?”林潇说。
“没错。”上司说。
可是我们不知道是谁报案的。”
“唉,详情以后在详细说明。”
“了解我这就就开始。”
“她叫小白,你们好像关系很好。”
“别误会,我们只是普通朋友。”林潇说。
四周拉起了红色封锁,这是为了防止其他人进来。
随着立体投影进步,都是光影来拉防御先了。
旋转木马的马,简直是被放到上面。
‘这是凶手留下的线索,毕竟很久以前也是这样。’
“也许是偷跑进来的孩子,搞的恶作剧吧。”
这座游乐园被封闭,经过长年累月,应该早就倒闭了。
虽然不知道正式名称是叫什么,总之工作人员用来启动和停下旋转木马的地方。
刚刚稍微看来看里面,但是没有找到线索。
不管如何自已必须努力。
这样CIA可以找到线索。
看到远处的巨大摩天轮。
“林潇,你愿意找到我的名字是我的荣幸,我叫小金。”
“好的。”林潇说。
“小金有什么收获。”
“没有哦。”
“谢谢关心。”
这是干员,在这里寻找线索。
“很遗憾没有什么进展。”
另外一位也是如此受到。
应该是为了房子有忙乎着那个的孩子,冲向正在运动的旋转木马,所以这些懂你心。
负责调查的是俩名干员。
林潇看了看四周,没有发现多少奇怪的地方。
林潇正要走进尸体。
“麻烦先不要进来,还请你配合。”
“真拿你没有办法,我来帮你吧。”
自已的智慧AI,叫作小红。
是一个AI破案工具,是寄托在自已的右边眼睛,工作上的后半。
“用放大模式吗。”
“嗯这样一来就算不靠近也可以调查。”
“哦,这真是黑科技。”林潇说。
“那就拜托你了。”
“不管如何,我们都要努力成功。”
‘确认到尸体整面有使用尖锐武器,造成多个刺穿伤口,死因是伤口初学,尸体的情况和江户程度,死亡是6小时之前。’
所谓的尖锐武器应该是匕首之类的。
眼窝空无一物,是被挖掉了眼球。
左眼睛吗?
推测是下手伤害她的凶手做的。
“不一定吧。”林潇说。
“也有可能是于海以后被乌鸦之类捉掉的。”
‘不可可能,从这个情况出血量,明显是活着时候被哇。’
“她是被人活活挖出李艳秋。”
‘没错。’
“这么恐怖?”林潇说。
‘’吗的这个凡人我一定呀哦抓到。
怎么这声音是。“
“分析声音来源。”
“从方向莱卡是旋转木马柱子内部传来的。”
“柱子内部?”
“这可真是有什么东西。”林潇说。”
“可以透视里面,使用X光模式。”
“明白了。”
“里面竟然有个人类。
这是什么东西。
“真的假的。”
“看来有人在里面。”
‘受害者不只是一个人吗。’
林潇朝着柱子冲过去。”
“等等我还没有。”
林潇来到柱子前面。
喂,有人在里面吧,回话吧。
没有回应,莫非是自已死了。
柱子上有个小罢手。
林潇说打算拉开罢手。
打不开,看来是从里面锁上了。
“可恶。”
“被害人吗这也是。”
到底是谁做的。
“里面很危险,快退后。”
林潇拿出武器将们锁破坏。
藜麦能藏着的是一个少女,拿着一把匕首。
“小溪,怎么是你。”林潇说。
“是我。”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在这里。”
“我也不知道,我被人追杀,最后躲进了这里。”
唉,很无奈啊。
“先送你去医院,之后u事情哦我们子啊说吧。”林潇说。
回到医院,小溪睡着了以后。
林潇开始潜入了她的梦境之中。
开始最新调查,这就是未来科技的力量。
不论如何,都是如此。
“这里是什么地方。”
‘是梦里。’
“我就是我。”
‘没出你就是侦探。’
‘那么你是?’林潇说。
“我是你的搭档。”
少女说道。
“你也可以称呼我为侦探。”
“该从哪儿吐槽。”
‘我什么都会回答。’
‘那么。’林潇说。
“你为什么要变成这样。”
“你谁啊。”
“还谁啊,我就是我啊。”
“这声音是小红。”
‘是的。’
“你这副甜虾的怪模样。”
“贵啊模样是什么,不是很可爱。”
“如果时间允许我真想和你打一场。”
“你进入我梦里干嘛。”
‘我的意思和你的意思子啊脑海内联系。’
‘所以我才会宛如分身一般出现在你梦中。’
‘就算现在说明再多你行啦也会忘记。’
‘所以下次你醒着我在相信解释给你听。’
是这在脑海中整理这些,但是却不提昂华。
毕竟自已正在睡觉。
所以原本知道哦啊一些,但是模糊不清,没有办法回想,现在自已和平时不同。
宛如潜入了脑海中,有一种陌生的感觉。
这就是新的力量。
“先别说这个,你觉得这里有印象吗。”
“是吗。林潇说。
“要开始了。”
“开始什么了。”
“开始进行梦境扫描。”小红说。
“这是要侵入什么梦境中吗?”
‘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
‘我刚才扫描你梦中的世界,根据扫描的结果,知道了一些东西。’
“真是够了,这个都想不起爱,看来你的思考能力迟钝了很多。”
“梦中的世界简单来说,就是深层意思世界。”
“这个世界分成好几层,么一层都有分布。”
‘如果不通过这个部分我们没有办法深入进去。’
“没有办法进入深层意思就不行了。”
‘简单来首只要接触那个深层意思就行了。’
‘还要先开灯,接着打开了这个锁。
“梦中世界最折磨人的地方,就在于事情往往灭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我看看,先从那扇门开始。”
‘让我转移到那扇门中。’
“这样啊爱这里我可以随意使唤你啊。”
“好,那马上开始吧。”
“这扇门被锁住了。”
“这样啊,挖莫不到这一招啊。”
“挺好了,在梦里这种不合理的事情司空见惯,这里是你的梦中世界。”
‘我的梦中?’林潇说。
“你现在正在睡觉随意意思不清楚。”
“真没有办法我为你说明。”小红说
“语气为我说明希望你被打扰我的睡觉时间。”
“闭嘴听我说。”
“你看那边林潇。”
“只有被到的分有颜色。”
“或许我可以触摸昂部分。”
“简单俩说在蒙哄往往存在不同人的规则。”
“只要农谷看出规则,就可以干扰梦中世界。”
‘刚才那是什么?’
“不认识。”
‘你不可能不认识,一切都是你的记忆创造。’
“即便你这么说,不认识的人也是不认识。”
‘总之调查看看就知道了。’
‘只要你用解设这里。’
“梦境的法则是没有法则,你永远你不知道什么法则可以解开。”
‘跳脱是常识。’
‘好了接下来你要做什么。’
“别忘记我也有拒绝全力哦。”
“好了,别开玩笑吧,赶紧开始调查。”
“站在这里我如同分身。”
“你将锁链打开。”
‘好的。’
“这是什么请”
“真是不好意思,我一点都不觉得过不去。”
‘我真的不好意思。’
‘说啊。’
“照着这样继续下去就可以了。”
‘就是这么回事。’
“上面带着玫瑰刺。”
““就是说凡事清都要按部就班。”
‘在按下开关之前,要将这次刺给拔掉。’
“但是没有办法啊。”
“这是一朵花。”
‘你知道吗,这是冬天开的花。’
‘还真是长的很耀眼啊。’
“牢固的不像是职务。”
“脚踏实地,稳打稳扎后下去,就是我的生存知道。”
‘我是觉得你是个麻烦大叔。’小红说。
“这真是不错呢。”林潇说。
“这么说来,你不是无法辨识气味。”
‘我只是形式上是这样。’
“这样感觉很逼真。”
“你高兴就好了。”
“不管如何。”
“这样还不够吧。”林潇说。
“你要努力一点。”
“毕竟出现了这种机关你平时脑海中是什么。”
“这么说来友了。”
“照着这样技术可以了吗。”
“就是这样。”“照着这样来破解谜题。”
“抵达梦境关卡是我么你的任务。”小红说。
“不出,这里有一个葡萄酒杯子。”
“看看。”林潇说。
“这是高级红酒,但是颜色很深。”
“恐怕是拉菲啊。”
“如果哪一天有关系。”
‘反正有备无患吧’
“装着葡萄酒的就被。”
“闻气味。”
“这个气味很郑重,清爽又饱满。”
“你从哪儿血的。”
“为什么你梦里会出现这个。”
‘我好歹也和每年喝过美酒。’
“但结果来看。”
“住口不要染我想起那个会议。”
“交给我吧,我要将它黑道。”
“居然直接一口干了。”
“感觉好快活。”
‘AI喝醉是哪招。’
“好希望有人听我讲你的”
“这家伙酒品好差,好想将她送给别人。”
“喝过骷髅,可是它的左眼有血。
“你不是想要有人陪你说话,和它聊天。”
“我焦晓红,你还好吗,我现在充电很多,非常哟精神哦。”
“喂,别将我当成空气。”
‘你这笨蛋,你全家都是瘦巴巴的。’
“哈哈太可爱了。”
“这种空虚感。”
“你的梦幻棕世界,还真是这样。”
“这种落地的灯泡是部分玫瑰花。”
“真是没有办法呢。”
“动也不动呢。”
“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动摇,简直是山一般的忍耐。”
这四处飘散的东西。
“我的眼泪是留在,这就是东西。”
“有着玫瑰花的落灯。”
‘将灯给开启。’
‘但是灭有看到电管和开关。’小红说。
‘明明是我的梦中我却无法控制这些?”林潇说。
“毕竟这只是你的记忆,不是你家啊、”
“是不知道哦啊合适记忆的某个人的家里这随机抽选的特点太强了。”
‘不,虽然是片段记忆组成,但是较强的记忆也是如此。’
“脑海中的原理也是如此。”
“根据退出就是这样。”
‘不是开灯很好吗。’
“闭嘴。”熊爱红说。
“现在怎么办。”
“你一脚踢下它。”
‘不用这样吧。’
“如何时候都要全力以赴是我的人生心猿意马的心跳。”
“对面那个骷髅好像转动了。”
“要不要干掉那个家伙。”
“你是流氓吗。”林潇说。
‘虽然看不到里面是什么,这是一个普通的篮子。’
“你搜索一下里面有什么。”林潇说。
“好像没有发现什么。”
“抱歉让你做出这种事情。”
‘都我这个没有肩膀的人。’
“你这是说了笑话啊。”
“将篮子套在头上。”
‘好像是什么看不到。’
‘我倒是看到有魔放你的骷髅。’
’“这里面有美金。”
‘神秘道具吗?’林潇说。
“你有这种兴趣。”
“真相究竟是什么呢。”
“毕竟这东西也曾经流行过。”
“那里也有一个充满神秘学的家伙啊。”林潇说。
“左眼有流血。”
“就算是骨头想必也曾经拼命活过。”
‘我倒是希望它可以往生。’
“你给它来一拳。”林潇说。
“虽然我没有任何恩怨但是为了调查。”小红说。
“快看墙壁突然崩塌了。”林潇说。
“这骷髅就是机关啊。”
‘你将它打飞了就开门了。’
“好了,我们现在可以通关了。”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