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dh0be小說 無雙庶子 線上看-第二百一十三章 洗地相伴-2apre

Luciana Joanna

無雙庶子
他与微光皆倾城小說推薦無雙庶子
眼前,就是青云大道!
周游艺下了轿子,仔仔细细的整理了一番身上的那片海还在不在官服,确定没有任何失仪之处后,他才迈步朝着相府大门走去,这会儿相府门口早有人候着,见到周游艺过来之后,立刻引着他朝着相府的书房走去。
赵嘉的这座相府在永乐坊里已经算是大宅子,但是远没有靖安侯府那样庞大,因此只走了数百步,便到了相府的书房门口,引路的下人停在了门口,对着周游艺微微欠身道:“周御史,我家老爷就在书房里等你,你且进去罢。”
所谓宰相门房七品官,赵嘉现在顶天的大人物,他家里的这些下人眼界自然就跟着上来了,平日里二品三品的大人物见识的也不少,周游艺一个七品御史,这些下人对他自然不会太恭敬。
周游艺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他不但不生气,反而对这个下人点头微笑:“多谢小哥带路。”
说完这句话,他才抬头看向眼前的书房,深呼吸了一口气之后,上前轻轻敲响了书房的房门。
“相爷,下官周游艺……”
很快,书房里就传来了一个醇厚的声音:“周御史进来罢。”
周游艺深呼吸了一口气,推门走了进去,然后便扑通一声跪在了书房之中。
“下官周游艺,见过相爷。”
书房里,仍旧是一身白衣的赵嘉,手里正捧着一卷古书,见到周游艺直接跪在地上,他皱了皱眉头,然后放下手中书卷,指了指自己面前的椅子,皱眉道:“周御史,你我乃是同朝为官的同事,我可当不起你这么重的礼数,快起身罢。”
这个时代,男子有五跪,也就是天地君亲师,跪此五者合情合理,然而上官并不在这五者之中,也就是说哪怕是一个九品的小官。只要你有官身,碰到一个一品大员,也是可以不跪的。
毕竟从理论上来说,大家都是同文明的见证事,只是职能分工不同,在人格上是平等的。
不过一些阿谀奉承之人见到上官便叩拜行礼,渐渐在朝野中形成了一股歪风邪气,不少人见官就跪,见上司也跪。
像周游艺这种人,就是典型的阿谀之人。
周游艺听到了赵嘉的话之后,从地上爬了起来,仍旧不敢直立,而是在赵嘉面前弓着身子,神态谦卑到了极点。
“相爷起于青萍之末,如今立于青云之巅,是下官平生最为崇敬之人。”
“相爷乃是我辈读书人之楷模。”
赵嘉虽然已经做了一年多的宰相,平日里也少不了跟大大小小的官员打交道,但是平时他接触的官员大多都是有一些身份的人,即便溜须拍马,也不会太过露骨,可这个周游艺几句马屁下来,已经让赵嘉觉得浑身都不舒服。
他眉头大皱,指了指自己对面的椅子,开口道:“周御史,我今天叫你来是有正事要与你说,你且坐下来罢。”
周游艺连忙点头:“下官遵命。”
他战战兢兢的在赵嘉面前坐了下来,只坐了小半个屁股,一如臣子面圣一般。
坐定之后,他抬头看向赵嘉,脸上挤出一个笑容:“不知道相爷召下官来,有何吩咐?”
“是有一件事要跟你谈。”
赵嘉看向这位只有七品,却搅动了京城风云的殿中侍御史,缓缓开口道:“周御史近来做了不少事情,震动朝野,连大都督也多次与我提起你,真是了不起。”
周游艺心中一喜,随即立刻收敛了一些,强忍住脸上的笑意,对着赵嘉低头道:“相爷过奖了,下官只是做了一些……当做之事而已。”
“周御史当真以为自己做的事情,是当做之事么?”
赵嘉面无表情。
“你怎么知道,自己没有下错注,走错棋?”
周游艺愣住了。
良久之后,他才愕然抬头看着赵嘉,磕磕巴巴的说道:“相爷,如今天下将要改朝换代的事情,京城里的人都可以瞧出来,既然大势已成,下官……做个逐浪之人,想来应该没有什么不妥罢……”
“你也说了,京城里的人都可以看出来要改朝换代,但是为什么只有你周御史站出来做这个出头之人?永乐坊里这么多显贵,眼光都不如你周御史?”
“若是必赢的赌注,这些人岂会让你一个没有半点背景之人,来卖这个好?”
赵嘉面色平静,继续说道:“除开京城里这些显贵之外,如今朝堂上从西南来的人也有不少,他们在京城里也做了一年多的官了,这些人与大都督都是自己人,他们知道奸臣是妻管严的消息,怎么也比周御史多罢?”
“迄今为止,可有一个西南人跳出来,呼应周御史半句?”
周游艺被赵嘉这一番话直接问得懵了。
他愣在原地许久,最终才抬头看向赵嘉,声音结巴。
“那……相爷您的意思是…”
赵嘉低头喝了口茶,淡淡的说道:“你虽然胆子很大,但是也不算太蠢,没有看错局势,如今你做的事情没有错,但是做得时机不对,大都督碍于身份,不方便与你说些什么,但是本相可以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你再这样胡作非为下去,必死无疑!”
“现在京城里还有数万姬姓之人以及不知道多少姬家的亲戚,周御史不妨想一想,这些人里有多少人想要你死。”
“大都督一日没有点头,大晋就还是大晋,这些人就还是皇亲国戚,他们奈何不得大都督,但是想要杀你泄愤,却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了。”
周游艺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他抬起头看向赵嘉,然后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声音颤抖:“相……相爷救命!”
“我自然会救你,不然今日也不会把你喊到我府上来。”
赵嘉因为看书太多,有些近视,这会儿他眯缝着眼睛,轻声道:“我们这些西南出来的人,心里也想让大都督早日登基,正好与周御史不谋而合,所以我才把周御史喊到府上来,目的就是为了搭索仙 北大连若救周御史。”
周游艺叩首不止:“多谢相爷救命之恩!”
“你且起来说话。”
赵嘉面露笑容:“只要你听我的吩咐,别的我不敢保证,你一家人身家性命,一定是可以保住了。”
“将来大都督正了大位,朝堂之上定然有周御史你的一席之地。”
周游艺再一次从地上爬了起来,语气颤抖。
“请相爷吩咐……”
……
两个人在书房里说了差不多小半个时辰的话,周游艺才擦着汗水,从赵嘉的书房里走出来,临走之前,对着赵嘉千恩万谢。
“来人。”
等到周游艺走远之后,相府的书房里传来赵嘉平静的声音。
“把这把椅子,丢出去当柴火烧了。”
“把地也用清水洗一遍。”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