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vmx71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李朝萬古一逆賊 穢多非人-56.寸步難行真無力-5wphr

Luciana Joanna

李朝萬古一逆賊
小說推薦李朝萬古一逆賊
在这个有明朝鲜国,全国的总耕地数量大约在四百万结左右,当然啦这只是一个预估,把杂七杂八的都算上。实际上真正登记在国家的税收账簿上的也就其中的一半而已,有时甚至更少。
至于眼下这五十万结田地,那都是没收自以金祖淳和朴宗庆为首的安东金氏与潘南朴氏两家。当时的查抄还是很彻底的,不光是金银细软之类的浮财都被检抄出来,整个家族的不动产也遭到了全盘的清理。
因为主持查抄的乃是崔正基和李在朝,这两位都算是洪景来的铁杆小弟了,所以隐瞒极少,大部分都明列条目,一一在册。
按照历来的惯例,从他们两家手里查抄来的这五十万结土地,最终会变成一众反正功臣的赏赐,也就是所谓的“功臣田”。这些功臣田会全部豁免赋税,使得参与反正的功臣们短时间内就变成钜富。
只是这一回反正十分的不同,他不是几个大家族的联合,或者士林派、勋贵派的乱波,不管是从实际上还是客观上来说,这一场反正仅仅开始于洪景来一人!
真正的领头羊只有洪景来绝品神医 及时雨一人而已,整支大军,几乎完全是依靠洪景来一个人的力量拉扯出来的。根本不存在什么多方配合,暗中连横的事情,兵权尽在洪景来一人。至于后面加入的各路文臣,除开极少数之外,基本上就是站队而已,并不能够给洪景来提供太多实质上的帮助。
这就导致了一等靖社功臣仅有洪景来、赵万永、李尚宪、金平淳四人而已。洪景来和赵万永不去说,李尚宪算是投诚有功,外加给李家一个面子。金平淳小老弟就不必多说了,通风报信是他,大开城门也是他。
所以理论上最先分配功臣田的应该是这四位,当时商议到这件事的时候,金平淳最先表态不要。他年纪轻轻,却比许多老学究都古板,洪景来都暗示他可以把金祖淳的家产取回,他却只要了四个庄子养活他的那些侄子侄女,也就是金祖淳的子女。
以至于现在除了后来赏赐于他的金祖淳大宅之外,金平淳几乎没有积蓄什么私财,搞得那点钱都拿去周济安东金氏一下子被打落凡尘的族人们了。
而洪景来本人也算的上“高风亮节”,准备把这个田产充公之后,改善财政或者用以实行土地改革。重点是洪景来有来钱的路子,生活上又没有什么奢侈的开销。也不想留下贪婪的名声,所以表示不要。
赵万永更好,他家本身就是顶尖京华士族丰壤赵氏出身,出了汉阳,据说有有足足八十里方圆的巨大地产都是他们老赵家的。因为本身自己家就是大款,外加他本人还锐意改革,不希望因为渴求财富而被人攻击,所以他见洪景来不要,便也表态不要。
最后的李尚宪,他倒是想要,但是他身为宗亲,身份十分尴尬,要是积累下这么广阔的土地和奴仆,尤其是奴仆是吧。就太惹人猜忌了,就算他没那个更进一步的心思,可是阴蓄奴仆在封建时代对他这个宗亲而言,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我的供货商是主神 鸡发
一圈转下来,一等靖社功臣们没有一个贪占功臣田的,二等靖社功臣们就更不好提了。而且随后洪景来大封官爵,因为是洪景来一力起兵,根本不需要和别的什么同盟或者合作家族分赃,是以当时人人都高官得做,占据显要之位,十分满意。
这五十万结田地的事情就耽搁了下来,现在算是暂且挂靠在户曹衙门下面的公田,继续由上面的奴仆耕种。
“还请您三思,这五十万结公田不可轻动啊!”别人没有反对,一直坐在下侧,不怎么发言的崔正基突然有些激动。
“怎么?”洪景来没想到第一个反对的会是崔正基。
“国家财用匮乏,今岁又连开两场别试,善后清使亦使了巨款,户曹与宣惠厅已经亏空。若非林仁川带回回易钱,朝廷已然无力支撑下去。本年前赏赐百官和诸军所耗巨大,下官原本想着可从此番公田中出来,这要是下赐于外书院,户曹这个差事,下官做不了了。”
“这……”
一谈钱就生气,一谈钱就是没钱,当上了执政,哪里是执政,简直是背债。林尚沃回来,带回来了四十万两白银,让整个朝廷又转了两个多月。但是花钱的日子过得飞快,洪景来这边随便提到件事情,就是没钱。
“在下以为,当以整顿财含光大圣 含光大圣政为先,唯有国计宽裕,其他杂务才可渐次实行!”崔正基现在帮洪景来当这个家,四面八方都是来朝他伸手的。
就算他崔正基浑身是铁,也扛不住这么多人来啊。表面上看着乃是户曹参判、管勾宣惠厅的高官,说白了还真就是给洪景来背债的。
朝廷办事,不管办啥都要花钱,原本那些既定的支出,或者些许的小开销,崔正基也懒得去争去闹了。现在洪景来居然想着为了收买士林和地方两班,把五十万结土地下赐给外书院,崔正基这个财政大臣已经当不下去了,没法干了。
大伙儿看他真的是急眼了,知道这事情不好干,纷纷上来劝解几句。洪景来也知道自己这事从头到尾都是临时起意,一点儿没有个章相府千金,侯爷等等我 浮世清欢<洪荒传奇之红云传 雾阳/a>程,谈论到现在,完全就是个死局。
改革真是寸步难行!
…………………………
这两天状态相当不好,本身我对于东亚的历史就是小学生水平,功底很差,很多东西写不出来,味道也差那么一些。再加上对于政治这一块的不熟悉和想当然,在文字的表达上面就很欠缺。
结果稍微隐晦一点,就需要反复修改,即使已经小心小心再小心,现在也已经到了屏蔽的地步。
可是在一个立国四百余年,封建统治根深蒂固,社会阶层流动通道完全关闭的保守之国,在妇女不能上桌吃饭,主母打死妾生子毫无罪过的国家,不进行一场轰轰烈烈的社会政治文化变革,是根本不可能走向真正的近代化的。
写吧,这书没有明天。不写吧,直接写点什么大航海、殖民地、侵日入美夺澳什么的,那就轻易很多了,可在我看来都是空中楼阁,毫无根基的东西。
莫得出路啊……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