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1vn31优美都市言情 劍卒過河 線上看-第588章 追逐4分享-0wien

Luciana Joanna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
但在这之前,他还是想试试自己的剑阵能做到哪种地步!
剑阵呼啸,暗合星辰,三名法修发现自己仿佛都在承受所有的压力,仿佛英雄无敌之骷髅来袭悬在空中的飞剑随时都会落下来,毁天灭地,无法阻挡!
这是错觉,剑阵沃血 心冰在蓄势!
剑阵需要蓄势!而不是像他在南海对付微言一样,剑阵一出立刻汇聚力量斩出!
因为他现在不是面对一个人,而是三个!
剑阵汇聚力量于一剑,一剑斩下,就意味着其他六枚飞剑暂时失去了自主的能力!
不能使用量天剑尺,不能单独脱离剑阵护主,因为它们的力量都通过剑阵传递給了击出的那枚飞剑!
但他现在的对手是三个!和他对攻的话,他可能能做到杀死其一,但自己也会被另两个人击成灰灰!
所以要蓄势!要抓时机!要造成对方的心理压力!只要其中有一个心态失衡,他就有机可乘!
娄小乙也希望对手们和他的剑阵对抗,在攻守中寻觅机会!只有打起来,才有机会!
但三名三清道人老辣至极!绝不轻易出手,反而站在一起,凝神以待,等他落剑!
等他落,他反而不能落!这就是斗战的微妙!
除非,使用剑阵继续磨,不聚力!这样做的结果,在防御上能提升一个等级,但在攻击强度上,却没有质的提高,只能说,有聚剑一击的威胁在,让对手投鼠忌器!
缺点也很明显,失去了纵剑的机动性!
这是纵剑和弈剑的本质区别!谈不上好坏,不同环境有不同环境的应用!
只能说,在娄小乙的重剑失去了威胁后,他可以选择的战术组合因为对手有三人而被极大的限制!
这不奇怪,一个金丹初期剑修能无差别碾压三名修真世界最强大道门的三个金丹巅峰,这才不合情理!
娄小乙心中一叹,事实证明,剑阵并不是万能的,实力的差距下,也不可能有万婚前罗曼史 莳莳novel/chapters/zhendehuanghoushishashou-qinhanmingyue”>朕的皇后是杀手 秦汉明月.co/novel/chapters/quanshaoqiuqu_tianheishuowanan-moshangguilai”>权少求娶:天黑说晚安 陌上归来能的剑术!这是他未来要解决的一个问题,怎么在纵剑和弈剑中做到完美自然准确的切换!
剑阵环绕他的周围,开始遵循北斗星阵的攻击,他理智的选择了散击,保留随时聚剑而斩的权利!这是当下最合适的方法!
瞬息之间,飞剑群和法修们的术法开始了激烈的对抗!节奏又陷入了消磨中,不过娄小乙的攻击比之前更加的坚决,努力寻找三人配合中的漏洞,寻找突破点!
熏风敏锐的感觉到了剑修的变化,他知道不能再等了!
一个人的剑阵,永远不会出系统性问题;三个人的配合,就一定会出问题,哪怕他们三人有数百年的交情,同出一源,到底也不是一个人!
随着时间的拖延,总有出现配合偏差的时候!
他希望这是一场完胜,不希望有师兄弟栽在这里……手中隐蔽的滑出一只玉瓶,却不是扔向对手,而是扔向了身下的大海!
他这貌似毫无目的的一掷,却看的娄小乙眉头一皱,别人不知道,他可是很明白这片皇蛎礁盘下面藏着什么东西,这也是他带三人来的目的!
但计划本来不是这样的!
身形往上撞,就要拔高上冲,却被三个法修死死压住,不计后果,因为他们清楚师兄扔下去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双方都只知道一半,娄小乙知道海面下的虚实,三清修士知道瓶子的底细,如果凑在一堆,会发生什么?
玉瓶下落很快,娄小乙也腾不出手来阻止,眼看着没入海面,随即,海面上出现了一个漩涡,快速的成形成一个水龙卷,向天上的娄小乙吸来!
三清的至强灵器,只在有江河海洋处能发挥作用,水势越大,效果越佳,最合适的地方就是海洋!
玉瓶并不出名,但它投入大海后产生的自然现象却很出名–沧海龙吸!
就是个超巨型的水龙卷,就像一头长颈龙的脖子,身体伏在海面下,长颈探出海面千数丈,伺机摄人!
这是一个威力已经接近宝器的亚宝器,是三清制器技术的巅峰之作,龙吸之下,金丹修士就没有能抗拒的,不管修为高低!
水龙卷的目标显然是娄小乙,他在千丈之上,仍然无法抗衡那股强大无匹的吸引之力,水龙还没接近他,超出想象的虹吸之力就已经控制了战场整个区域,不仅是他,也包括三名三清修士!
熏风就皱了皱眉,这只玉瓶并不属于他,也不属于任何三清金丹修士,而是宗门的公产,谁有需要,可向宗门暂借;
他们这次出行,目的只是和东海五行宗交流,事先并不知道会有战斗,之所以带上这只玉瓶,只是五行宗人对沧海龙吸久闻大名,想现场见识一番,这样的要求若是其他门派提出就没意义,但五行宗既然和三清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的要求还是需要满足的,又不是讨要玉瓶,不过是观其效果罢了。
他们还没来得及实地演示,就知悉了轩辕剑修抵达的消息,也就是他们心里自信的原因;他们的定位之术,起码在东海,在五行宗的帮助下在陆地上定位剑修并不难,为什么放他出海?还放任他离开近海?最关键的因素就是,越是海深,沧海龙吸的威力越大!
一名修士被龙吸拉住,在水龙卷中被水压之力撕扯,翻滚,任何神秘不得施展,身体不够坚韧的只怕当时就会道消,就算能撑住最后脱身,一身能力也会去脱了七七八八,在三人的围堵之下又哪里还有命在?
完美的策略!这就是他们不急于自己动手的原因,三个金丹巅峰对付一个金丹初期还要借用这样的亚宝器,本身也说明他们对剑修的忌惮,剑修命归黄泉,足以自傲了!
唯一的小小意外是,水龙卷的吸引之力有些大,竟然隐隐把他们三个包含其中?这是正常现象么?
看两位师弟把目光投来,熏风无所谓的笑笑,“无事,放松即可!玉瓶所指向已定位剑修,不会有错!只不过龙吸之力磅礴,不能做到凝而聚之罢了,这也是水系禁术的通病,不足为奇!”
他没有说实话,是因为沧海龙吸他也没用过!但此时此刻,作为主事师兄,他还能说什么?
说我也没用过,也不知道,大家各凭天意?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