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1gqwv精彩都市言情 問丹朱 愛下-第三百四十八章 知心推薦-t7ksd

Luciana Joanna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陈丹朱再醒来的时候,窗外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床头也换了新的栀子花。
床边没有围满了人,只有陈丹妍坐着,面容恬静,没有丝毫的焦急忧虑,手里竟然在缝制袜子。
陈丹朱想了想,想起自己又晕过去了,但这一次她没有意识飘忽。
“姐姐。”她问,“我昏迷多久了?”
陈丹妍拿着针线,转过头看她,眉眼笑意散开:“你醒啦?饿不饿中场 水木纹?要不要喝水?”
陈丹朱点点头:“要喝水,我也饿了。”
外间的阿甜听到动静也跑进来了,帮着将陈丹朱扶着半坐。
“大小姐。”她伸手,“我来喂二小姐。”
陈丹妍笑道:“我来吧,我日常严厉,她也只能趁着生病来撒娇。”
阿甜也是跟着陈丹朱长大的,自然记得小时候的事:“奴婢还跟二小姐一起哄骗过大小姐,明明已经能自己去桌子前吃东西,听到大小姐来了,二小姐立刻就爬回床上等着大小姐喂饭。”
陈丹朱笑道:“姐姐喂的饭好吃嘛。”
三人说笑着,陈丹妍喂了陈丹朱喝了几口水,又让阿甜去端了热饭来,陈丹朱也努力的吃。
“你这次只昏迷了一天。”陈丹妍讲给她,“袁大夫在宫门等着,当场就给你用了药,这昏迷的一天也是药效,多睡觉好得快。”
陈丹朱点头嗯了声。
“封郡主的事就在这几天,昨天阿吉来了,说你的郡主府就是咱们家,已经让内务府去做匾额了。”陈丹妍接着说,“整理好也需要几天,你要不要先回桃花山?”
既然皇帝已经要封小姐为郡主了,就没有罪了,牢房不用住了,只不过当时陈丹朱昏迷了,牢房这边医药物品更方便,毕竟这一段陈丹朱都是住在牢房,所以便继续留在这里。
阿甜在一旁说:“山上已经收拾好了。”
陈丹朱摇头:“不,不回山上。”她的神情几分骄横,“我是被抓到牢房的,我就要从牢房里出去,去当郡主,让世人都看到,我陈丹朱是无罪的。”
阿甜忙跟着点头:“没错,就应该这样。”又看陈丹妍,带着几分得意,“大小姐,咱们二小姐一直都是这样的脾气。”
其实并不是呢,陈丹朱小时候是有些顽皮,但并不骄纵,陈丹妍看着陈丹朱,女孩子的形容与在西京时听到的各种有关丹朱小姐的传言融合,妹妹原来是将自己变成了这样,她伸手轻轻抚摸陈丹朱的头:“好,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姐姐再在牢房里陪你几天。”
陈丹朱注意到她的话,猛地坐直身子:“姐姐,你要,回去了吗?”
陈丹妍带着几分歉意:“阿朱,小元在家,他第一次离开我这么久,我不放心。”
小元——
“姐姐,是孩子的名字吗?”陈丹朱忙问,“他好不好?”
如同天下所有的母亲一样,说到孩子,陈丹妍笑意从眼底溢出:“好,很乖,很听话,也很聪明,虽然他不怎么说话,但我们说的话他都懂。”
陈丹朱有些紧张的握住手:“我狠妻耍大牌 小鱼人,我应该送他些什么?”转头看阿甜,“你快想想,咱们有什么好玩的东西?”
阿甜也紧张的团团转:“我去想想,我也去家里,观里,街上找找。”说罢跑出去了。
陈丹妍笑道:“送他什么都好,他现在这个年纪,什么都喜欢。”
陈丹朱握着手看陈丹妍,默然一刻,问:“姐姐,你没有生我的气吧?”
陈丹妍板着脸:“我当然会生你的气啊,我又不是神仙圣人。”
陈丹朱拉住她的衣袖轻轻摇了摇:“姐姐,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从西京来到这里,做了那么多事,你都是为了我,可是,姐姐,我拒绝了你——”
“你知道我是为你好。”陈丹妍握住她的手,“那我自然也知道你也是为了我好,丹朱,我明白你的心意,你抢走我的封赏,是为了让我这辈子不再跟李梁牵涉,让我余生活的清清白白自自在在。”
虽然李梁死了,姚芙也死了,但陈丹妍是以李梁妻子的名义获得封赏,以后的生活她永远要顶着李梁的名义,她的儿子也会被打上李梁的烙印,她还要养育几乎害死她的外室生养的私生子,要听这个孩子叫母亲,然后这个孩子必然会知道自己的生母是怎么死的,她的亲生孩子也必然会知道他的父亲是怎么死的——重生之我是夸梅布 yy小仙人href=”https://www.ttkan.爆宠萌妃:神医九小姐 安小柒co/novel/chapters/woweihuangjindaiyan-zhuixuexiaoyao”>我为黄巾代言
她的余生都将在仇恨的大网中挣扎,且挣不脱,因为那是她的儿子,那是她的家人——
这种痛将日日夜夜噬心蚀骨。
她的妹妹,怎么会舍得让她过这种日子,她的妹妹是宁愿自己噬心蚀骨也绝不让她受半点痛。
“我生气你这么不爱惜自己。”陈丹妍将妹妹抱在怀里,抚她柔顺长长的头发,“我也生气自己无法让你爱惜自己,因为唯一能让你开心的就是我们其他人过的开心,所以,我们只能站在一旁看着你自己独行。”
陈丹朱紧紧贴在陈丹妍怀里:“姐姐,你不懂,能有你们看着我,就已经是很幸福的事了。”
陈丹妍是有些不太懂,不过不妨碍她轻轻一笑说声好:“好,我们看着你,你也能看到我们,我们就这样互相看着,好好的活着。”
三天之后,曾经的陈宅,后来的关内侯府,再次一次披红挂彩,从皇宫里走出一队内侍官员,捧着圣旨,带着金银绸缎,将郡主府的匾额悬挂在宅门上,而在另一边,京兆府一辆貌不起眼的马车,一队貌不起眼的侍卫,然后迎着一个女子从官衙里走出来。
女孩子穿着朱红色的镶金纹深衣,雪肤桃腮,顾盼生辉,将手中的金丝缠绕的马鞭一甩。
“竹林,牵马来。”她说道,“听说齐郡今次考中的三名寒门学子,由陛下赐官服,赠御酒,并跨马游街,我陈丹朱今日获封郡主,我也要跨马游街人人得见。”
京城炎夏的大街上掀起了又一阵喧闹。
上一次的喧闹是铁面将军的葬礼,满城缟素,皇帝亲自送葬,金黄的龙撵如同行走在白雪皑皑中。
这场面还没有过去多久,民众们谈起的时候还有些哀伤,所以当看到新的喧闹时都有些惊讶。
朱红锦绣衣裙的女孩子没有皇帝出行的煊赫仪仗,但横冲直撞的凶猛无人能比。
陈丹朱!
陈丹朱又出来了!
还有,郡主是怎么回事?陈丹朱怎么会被封为郡主?
前一段似乎是有传言说皇帝要封赏一个叫李梁的人的妻和子,李梁这个名字京城人都陌生了,还是一些老吴都人恍然想起来——
“那是陈丹朱的姐夫!”
“被陈丹朱杀掉的姐夫!”
虽然才过去两三年,但很多人已经不知道当年前吴贵女陈丹朱做过多骇人的事,杀了自己的姐夫,引来朝廷的使者,挟持逼迫吴王,驱逐吴臣等等——
这些暂时不提,传言要被封赏的李梁的妻和子,怎么也变成了陈丹朱?李梁的妻子,那不是陈丹朱的姐姐吗?她呢?
街上的喧闹隔绝在高高的皇城外,皇城一角的东宫更加安静。
太子的书房倒是比别的时候多些人,甚至连太子妃都在。
“事情已经这样了,朝议也通过了,虽然有些臣子们反对,但陛下拿出来铁面将军,大家都不说了。”福清低声说。
太子笑了笑:“将军这是托孤啊,那还真不好拒绝。”
太子妃在一旁恨恨道:“以前阿芙就说过,陈丹朱魅惑了将军,我还觉得夸张,没想到,将军死了都还为她铺路,将军一辈子连族人都没照看过呢。”说道阿芙两字,不由垂泪,“可怜我妹妹,就这样被她杀了。”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