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i9od1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宋煦 ptt-第三百三十章 童子軍看書-703j8

Luciana Joanna

宋煦
小說推薦宋煦
朱浅珍听着赵煦真的要将这些交子发出去,既激动又担忧。
交子可以说是臭名昭著,在以往都是朝廷敛财的工具,士绅,百姓深恶痛绝,这也是朝廷交子务荒废的原因之一。
这要是发出去,朝廷的官员会怎么想?本来还低调发展的皇家票号,怕是要被推到风尖浪口上。
他心里这样想着,没敢说出口。这么长时间了,他十分清楚,官家对这交子万分重视。
赵煦对这版交子的防伪技术不太满意,但刚刚出来,还不会在市面上流通,那些当官的拿到交子,怕是第一时间就会来兑换现钱。
赵煦放下后,看向朱浅珍,笑着道:“做的不错,近来有什么难题吗?”
朱浅珍恭谨的立在赵煦身侧,想了想,道:“官家,一切都在按部就班,只是目前来说,票号一直在亏本,虽然数额不大,但盈利更少……”
赵煦拿起茶杯,笑着道:“不着急,以后你们会发现怎么赚钱的。现在要做的,就是扩大票号名声,加大铜钱与纸币流通。票号的扩张要更加快速,争取两年时间,扩张到所有府治所在,陈皮,内库的钱不能等着生锈,这里缺就拨过来……”
陈皮一直听着,等赵煦说话,他应下后,道:“官家,待会儿还得去武院。”
赵煦摇了摇头,道:“晚上还有与苏相公的晚宴。朱掌柜,就这样吧,有什么事情,你叫上九弟,到宫里来。”
“是。”朱浅珍道。
赵煦拿起折扇,便起身出了皇家票号。
一排马车已经将外面的铜钱装好,赵煦没有上马车,交代几句,便继续向南走,转道去武院。
十几辆大马车,来着三十万钱,奔向皇宫方向。那一大箱子的交子,也交给了便衣禁卫带着。
在皇家票号不远处一个酒楼,刚刚离开的年轻人站在窗口,见着这些钱真被带走了,神情依旧有些不信的自语道:“难道,不是做给我看的?”
他身后站着一个矮小的老头,留着山羊胡,自顾的摸着,道:“少东家,否管是与不是,咱们放点钱试试水,若这票号真的如气所说,咱们绝不会亏。”
年轻人嗯了一声,脸上还是不解,道:“这进进出出都能赚钱,天下有这么好的事情吗?你查清楚了,他们确实一直在亏钱?”
小老头肯定的道:“确实没错。他们在其他三京,还有开封府辖的几个县都在试图建立分号,只有钱出,放出的利息那么低,回款又慢,不可能赚钱。”
年轻人越发思索,见赵煦的背影消失,道:“是宫里的那位大宁郡王?”
小老头道:“是。我之前让杭州的刘掌柜存了点钱,见到了,的确是。另外,我听说这大宁郡王年龄大了,要出宫封王了。”
大宋的皇子,到了一定年龄就会出宫,袭封王爵,再加上一些乱七八糟的头衔。
赵煦来到武院的时候,许将已经在等着了。
他陪着赵煦走进去,没有惊动嫡女为妃任何人。
赵煦看着不远处的场地上,有一队年轻人在跑操,笑着说道:“看样子不错。”
这对年轻人有十二个,精神勃勃,动作利落,呼喊的口号是清朗有力。
许将跟在赵煦寻爹记:盗墓娘亲要淡定 小兔桑边上,说道:“官家,武院里,师生总共有五百多人,生员三百多。这边是操练的地方,不远处还有小型练马场,刀枪剑戟等。那边是宿舍,食堂,还有一个藏书楼……这边是教授,博士以及各种专业马师,弓师等住的地方……”
许将事无巨细的介绍着,武院是临时改建的,整合了不少民房,所以看上去颇为简陋,坐落的没有规划。
赵煦不断点头,心里渐渐浮现一个大致的轮廓。
开封确实不是一个合适的地方。
开封城太小,开封城四周山水环绕,不适合做太多事情。
将来有一天能换个地方,那么这武院,赵煦一定会建造的广博,雄伟,每年能培养上万人网络游戏幻想 拔丝冰棍儿的那种大武院!
许将不知道赵煦心里在想什么,来到一处院落前,与赵煦道:‘官家,这里是武器等研究的专门院落。甲胄,兵器,火器等全面包括,不过由于地方小,不方便施展,也影响教学,只是暂时放在这,越过明年,臣计划,在城外开辟一些地方,以供火药试验,马术训练,以及小规模实战演练等……’
赵煦点点头,又见一群生员绕着跑到跑圈,笑着说道:“这些都是未来的宝贝疙瘩,这会儿,可以稍微狠一点。对于优秀的人才,有潜力的,不要拘泥于出身,过往有些劣迹愿意改的,咱们通通给机会,能不能走到最后,就看他们了……”
许将连忙道:“臣等也是这么考虑的。目前生员有三个方向选择,一个是地方举荐,一个是武院从年轻士子中选拔,第三个,就是从厢军,禁军中挑选……学期暂定为三年,三年后,他们会被派到各军进行磨练……”
赵煦还身兼这个武院院长,听着道:“嗯,按照计划走,遇到问题再做调整。至于地方,今年事情太多,暂且先这样。先逛一圈,待会儿将师生带到食堂,朕陪他们一起吃饭。”
许将道:“官家是要训话吗?”
自从宣德门那次讲话后,赵煦就逐渐有种被神话的趋势,加上外人难以一见,传说是越来越多,神秘非常。
赵煦想了想,笑着道:“不用了,这种事情,一次就够了,多了反而不值钱。就一起吃个饭,他们吃他们的,我们吃我们的。”
许将会意,道:“那,要不要将武院的那几个实际管理叫出来?”
赵煦道:“朕今天就是随便来看看,无需大惊小怪。吃饭的时候,聊一聊。”
赵煦说着,就看到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家伙,挥舞着马鞭,从不远处呼啸而过,嘴里还在怪叫,兴奋的不行。
在他身后,还有几个禁卫骑着马跟着,一副护卫模样。
赵煦眉头挑了挑,道:“赵似平日里都这样吗?他在这里是小霸王?”无邪赋 深蓝
许将犹豫了下,还是道:“官家,前不久十三殿下摔伤了,太妃与皇后娘娘都很关注,召见了臣,太妃娘娘特意嘱咐臣,要求照顾好十三殿下,不用太辛苦,更不用会那么多。”
许将话说透了,赵似在赵煦同父同母弟,将来可以诗词歌赋,但不会涉入朝局,不需我和漂亮女法官:官场风雨飘 四公子要有太多能力。
太多能力,那是催命符!
赵煦倒是不知道这些事情,看着依旧在马上呼啸不断的赵似,道:“将人都给朕撤走,今后十三老老实实上课训练。你,弄个童子军,将十三塞进去,不准泄露他的身份,也不要特殊照顾。”
许将听着‘童子军’三个字,双眼微亮,道:“官家说的是,微臣待会儿就去准备。”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