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dzelf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踏星 線上看-第兩千三百三十一章 一人讀書-uaw9h

Luciana Joanna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听了澜仙的话,梵舜恭敬道,“晚辈知道”。
澜仙目光又看向那些九姓之人,“战场征召非同小可,不要自误”,说完,身体消失。
那些九姓之人松口气,恼怒的瞪向梵舜,却也不敢再出手。
梵舜看都没看他们,独自前往征召之地。
陆隐征召整个第五大陆聚集在一片地域,无数人汇聚自然容易产生矛盾,曾经的仇恨,恩怨也都逐渐展开,但随着狱蛟一声怒吼,整个星空安静了,无人敢放肆,沉默的聚集而去。
陆隐屹立狱蛟头顶,看着无数人汇聚而来,一个个半祖,一个个星使,还有那些启蒙境,狩猎境以及无数的修炼者,这些人如今都听他的,他,是第五大陆的掌舵者。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汇聚,越来越多崇敬,害怕,狂热的目光看来,这些人无论是憎恨陆隐的还是拥戴他的,此刻都唯他命令是从,这一刻,陆隐无需考虑他在这里有没有仇人,无需考虑平衡各方,他什么都不需要考虑,哪怕那些来自天上宗时代的强人,哪怕其中有各自的算计,此刻都要听他的。
顿时,一股豪气自胸中激荡,化作战国澎湃而出,沸腾虚空,不断蔓延,从刚开始的三里蔓延到十里,百里,随后是千里,越来越蔓延,三千里,五千里,万里,虚空如同烧焦的纸片蜷曲,以陆隐为中心扩散,仿佛点燃了这黑暗的宇宙。
无法形容的豪气让陆隐心中几乎爆开,他握紧双拳,战国忽然停顿,随后轰的一声释放,如同挣脱了缰绳,直接蔓延至数百万里疆域之外。
宇宙何其大,数百万里疆域限时约爱:甜妻,不预售不过是沧海一粟,然而当陆隐将这股战气凝缩,增加的强度远远超过之前。
陆隐以骰子六点融入痕业体内,将场域空神之境领悟,并超越唐先生,不再是短板,而今随着汇聚整个第五大陆,无论人还是巨兽都听从他号令,这股豪气令他直接突破战国。
如今他的战国之威有多强自己都不知道。
陆隐收回手,战国自远方缩小,最终消失。
战国很强,他可以感觉到,光凭战国他就可以硬撼七八次源劫强者,但战国毕竟只是战国,他更想得到的,是痕心那种紫黑色物质超级混混,那是强于战国的力量,当今时代他只看过两个人施展,一是痕心,第二个就是古神,他不可能从古神那得到修炼方法,想学会,唯有痕心。
不过要等解决树之星空一事再说。
树之星空主宰界,原本与白望远等人纠缠的永恒族祖境尸王全部退走,就在夏神机进入第五大陆的一刻。
神秘特种部队:血色貔貅 流浪的军刀没等白望远等人回过神,夏神机又回来了。
他在第五大陆与陆隐一战并没有多久,此次回来的是祖境分身。
“你怎么回来了?解决陆小玄了?”,王凡问道,看着夏神机,惊讶,“你不是本体”。
夏神机分身脸色低沉的将第五大陆一战道出。
白望远几人皆沉默,同时,一股难以抑制的杀机自他们心中蔓延。
白望远冷笑,“一个三次源劫小家伙居然把你夏神机打回来了,我该庆幸发现的早还是后悔发现的晚?”。
王凡沉声道,“这还只是三次源劫,一旦当他达到六次源劫乃至半祖,还有人能制约他吗?”,说到这里,他看向夏神机分身,“那个点将台是谁的?”。
夏神机分身道,“没猜错,应该是陆简的”。
“陆简?他应该死了吧”,龙祖诧异。
他们都是一个时代的人,尽管龙祖成祖时间晚,但他活的久,全靠白龙族寿命,真正论起来,他出生的时候,这几个末世之黑刀霸主 仁心烈父母都没出生,自然认识陆简。
夏神机分身道,“我只是猜,陆家能将老符的力量修炼到那种程度的只有陆简,他不应该能成祖,但现在看来,老符的力量让他破了祖境,否则也没办法打退我”。
“一个陆简,一个狱蛟,再加上从点将台内召唤的恶赤,你确实经历了苦战”,白望远深深看着夏神机,“不过就凭这些,应该不能阻止你杀陆小玄”。
夏神机抬眼,“你去试试就知道了”。
“你们还想去第五大陆?”,雾祖声音传来,她来了,饶有兴趣打量着夏神机,“看来吃过亏了”。
夏神机盯着雾祖,“你知道陆小玄在第五大陆的能耐,所以没有阻止我,你确定我杀不了他,对吧”。
雾祖挑眉,“我有义务对你解释吗?”。
“你”,夏神机大怒。
白望远踏前一步走到夏神机侧方,“我跟你一起去,陆小玄,必须死”。
夏神机点头,看也不看雾祖就要离开。
雾祖皱眉,“永恒族在这种时候退走就是为了让我们内讧,你们此去第五大陆肯定会掀起大战,得益的只会是永恒族”。
“不杀陆小玄,他永远是人类的隐患”,王凡道。
雾祖冷喝,“我可以让他不掀起内战,如果得益的是永恒族,他也不会愿意”。
“怎么不掀起内战?”,白望远看着雾祖,“如果你真能让他罢手”,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
其余人都看向他,等待他的话。
雾祖心提起来,盯着白望远。
白望远抬头,“我便更要杀他”。
“为什么?”,雾祖不解。
白望远冷声道,“陆小玄不会忘记对我四方天平的仇恨,这个时候罢手只为了将来更好的复仇,以他的天赋,即便永远无法破祖,对我们也是个威胁,我等比他多活太久了,就算他对付不了我们也可以对付我们的后人,试问当今时代,同辈之中谁能阻挡陆小玄?”。
“陆家雄霸第五大陆就因为从未断过绝顶血脉,从传说中的陆家老祖到其后的陆天一再到陆峰,陆奇,哪个不是绝顶奇才?哪个不可以统治一个时代?陆家的人太可怕了,一旦我们放任陆小玄成长,将来的时代依然要姓陆”。
雾祖没有反驳,这是事实,无论白家,夏家,王家有多优秀,跟陆家比起来都远远不如,陆家太可怕了,只要有一个嫡系觉醒点将台天赋,都是无解的存在。
夏神机脸色难看,“区区一个永远无法成祖的陆简,却凭着点将台点将祖境,拥有与寻常祖境一战的能力,而他自己更是修炼出接近老符的力量,这就是陆家嫡系,我们怎么可能放任陆小玄活着”。
雾祖惊讶,“陆简?”。
夏神机冷笑,“你不是很了解陆小玄吗?别装了,他能打退我都是因为陆简的点将台”。
雾祖挑眉,什么意思?他为什么不提夏殇的力量,以夏神机的个性不应该不提夏殇才对,除非,那小子没借助夏殇的力量出手,陆简的点将台?她想起来了,确实有这么一个点将台。
那小子竟然只借助点将台就逼退了夏神机?这玄医枭后个星空怎么了?
饶是雾祖见多识广,此刻也有些反应不及。
白望远一脚跨过她要去第五大陆。
这时,又一道人影走出,赫然是木邪。
木邪的出现让夏神机几人警惕。
“木邪,不守住你的地域,跑这来干什么?”,夏神机怒斥。
白望远盯着木邪,“你要做什么?”。
木邪平静,抬起一根手指,“一个”。
“什么意思?”,龙祖语气低沉。
木邪淡淡道,“这里,只允许一个人去找我师弟麻烦,多一个都不行”。
夏神机怒极,“木邪,你是铁了心要跟我们四方天平对着干了,你想死吗?”。
木邪看向他,“你杀不死我”。
夏神机下意识想出手。
白望远皱眉,“木邪,你们的师父,究竟是谁?”。
雾祖也好奇看着木邪,一个能培养出祖境和陆隐那等妖孽的师父究竟是何等人物?
纵观历史,这样的人应该很有名才对。
“你们不认识”,木邪道。
王凡语气森冷,“别编故事了,以我等地位怎么可能不认识,木邪,你早就投靠陆家了,陆小玄出现你当然帮他,所谓的师父根本没有其人”。
“不对”,雾祖插言,“我记得那小子在第五大陆也有一个师兄,好像叫什么来着?青,青平,对,就是青平”。
“青平?怎么这么耳熟?”,龙祖喃喃自语,忽然的,他想起来了,“青平,那个曾经偷渡来参加主宰界争夺起源之物,击败了陆家精英的青平?”。
白望远目光一凛,看着雾祖,“就是上一个元轮祭来过的青平?”。
雾祖翻白眼,“我怎么认识,只知道叫这个名字”。
其他人看向木邪。
木邪道,“不错,我师弟,来过这里,击败过陆家的人”。
白望远几人对视,还真是此人,这么说他们真是师兄弟?他们一直认为这是木邪编出来的,只为了找个理由救陆小玄,如今看来或许还真不是。
王凡上前,“不管怎么样,木邪,你的宏愿是铲除红背,为了守护人类,陆小玄的存在必然是人类内战的根源,你要为了他舍弃这么多年的坚持?”。
木邪背着双手,“我师弟一人,将来足以承载整个人类”。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