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6mjo1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大叛賊-第八百四十四章 年幼的太子-593zf

Luciana Joanna

女配逆袭,有个太子好缠人.co/cover/dapanzei-yeshen.jpg” alt=”大叛賊” />
小說推薦大叛賊
“母亲,这船好大!”
六岁多的朱伯穿着一身太子常服,由皇后李娟儿牵着走站在一艘战舰的甲板上。
小小的朱伯抬头看着高高的船帆,还有他脚下所踏的战舰甲板,忍不住开口说道。
“这是自然,这艘战舰可是我大明现在最强大的战舰之一,这是你父皇钦命的雷霆战舰,我大明如今之所以能纵横四海,就是依靠这种战舰打败各国。”李娟儿微笑着向朱伯解释道。
“这就是雷霆舰?孩儿听邬师傅说过,邬师傅说此舰是现在世界上最强大的战舰。”朱伯眼睛顿时一亮,连忙说道,同时目光忍不住朝着四周望去。
从出生后,朱伯一直都在宫中,直到进学才会出宫。就算是出宫,他和弟弟妹妹,包括一起进学的勋贵子弟也仅仅只是来往皇宫和学院,只有很少几次在邬思道的安排下在南京附近几处地方转了转。
所以对朱伯来讲,他所知晓的天下仅仅只是他心中的一个概念而已,而且许多事也仅仅只是听师长或者朱怡成和李娟儿讲述罢了。却从来没有亲眼见过,更不用说亲自经历了。
而现在不同,这一次可以说是朱伯第一次真正离开深宫,接触到外面的大世界。望着这四周的一切,他充满了好奇,同时也有惊喜。
“这雷霆舰真是实在太大了,原来所谓的强大是这个样子……。”雷霆战舰的雄伟让朱伯印象深刻,而且随着战舰开出长江逐渐向上海而去,很快就要沿海而上,看到真正的大海时,朱伯心中既是激动又是兴奋。
这时候,他有些遗憾弟弟妹妹没能跟着自己一起北上,如果他们在的话,就能够和自己一样见识到这不寻常的一切了。
对于为什么弟弟妹妹没和自己一起北上,而是继续留在南京宫中,需等自己抵达北京后再分批北上。这个安排朱伯不是很清楚,所以他心中很是遗憾和不解。
其实这么做,那是为了保险起见,毕竟朱怡成的子嗣虽多,但作为太子朱伯是不一样的,所以朱伯和皇后李娟儿一起北行,而其余皇子公主和妃子等会后续再动身,这是为了保险起见,同样也是考虑到万一有意外的发生。
初次登上战舰的朱伯见什么都觉得好奇和新鲜,李娟儿索性带着他在这艘战舰各处好好看了一看。甚至还带他去见了一下炮室,也就是安装大炮的舱室,只是为了安全,并没有在那边做太多停留,只是带着他摸了摸大炮,再瞧了瞧炮室的格局后就离开了。
现在,战舰已开进了长江,正沿江而下朝着出海口而去。随着战舰的前行,长江的江面越来越宽,隐隐约约甚至望不到两边,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娘娘,江面的风渐大了,还请娘娘和太子殿下入舱歇息。”一个小黄门见李娟儿带着朱伯在甲板上停留了好些时间,随着外面开始起风,再加上在甲板有些不安全,忍不住上前轻声劝道。
李娟儿微微点头,拉着朱伯下了甲板,朝着船舱而去,不一会儿他们就来到了船舱内,这是一间特制的船舱,里面打通面积很大,如果不是四壁和天花板和普通房子有所两样,初一看上去几乎就像是在陆上的房屋没太多区别。
在船舱中,一个人正端坐着一张椅子上,因为是船上,所以这里的所有家具包括椅子基本都是固定在地面上的,这是为了防止颠簸导致碰撞。
这个人身着道袍,手中拿着一卷书翻看着,在他边上摆着一壶茶,而不远处又点着香炉,渺渺青烟正淡淡升起。
“娘娘,太子殿下。”听到脚步声,邬思道抬头一看,放下了手中的书,微笑着向两人行了行礼。
“邬先生好兴致,这时候还在看书。”李娟情意迟迟 于晴儿虽然是皇后,但她这个皇后和普通皇后不同,她可是当年跟随朱怡成经历过战火,出生入死的女人。
何况,在朱怡成受制于袁奇之时,正是李娟儿为朱怡成拉拢人员,这才有了后来复国的班底,甚至有一段时间,李娟儿还替朱怡成执掌过亲卫和暗探,后者也就是现在的锦衣卫,可以说李娟儿并非寻常女子,说一句巾帼英雄丝毫不为过。
对于邬思道,李娟儿自然是熟悉的,和朱怡成一样,李娟儿从来没有把邬思道看作普通臣子武破千军,一直对他极为尊重。而且现在邬思道又是太子师,执掌皇家学院,身份超然。
“娘娘说笑了,行舟之时臣也只能看书打发时间而已。”邬思道笑着说道,随后目光投向了朱伯:“臣见太子殿下神色兴奋,怎么?刚才去观舰可有所得?”
“先生说的没错,刚才母亲带我看了看这雷霆舰,还去了炮室见了大炮,虽然先生之前授课之时同我讲过,但我从来没有想过这巨舰大炮究竟会是这等样子,实在和想象中的大不相同。”
朱伯这番话顿时让李娟儿和邬思道同时笑了起来,邬思道点头道:“太子殿下说的没错毒戒,有道是百闻不如一见,这就是所谓的读千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朱伯歪着脑袋想了想,随后朝着邬思道行了一礼:“先前妻,再爱我一次生说的极是,我今日才明白这些道理,还请先生日后多多教诲。”
“太子聪慧,臣自当如此!”邬思道极是欣慰地点点头。
作为太傅,邬思道对于自己这个学生是非常满意的,朱伯虽然年幼,但不仅聪明异常,而且行为端正,是一个极好的学生。这对于一个皇家子弟,尤其是国家储君来讲是极为难得的。
仅仅由此可见,朱怡成和李娟儿对于太子的教育是成功的,国有储君如此,这大明如何不兴?而且不仅是朱伯,其他几个皇子公主,虽然性格各有不同,但都是可教之才,作为皇家学院的山长,邬思道更为之自豪。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