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jlgju妙趣橫生小說 人仙百年 起點-第699章 一片領地鑒賞-ciyg3

Luciana Joanna

人仙百年
小說推薦人仙百年
正在他们赶往传送阵的时候,距离金剑城两万里外,一位祖仙还在闭关,盘膝静坐,一动不动。
另外一位祖仙忽然皱眉:“咦?怎么回事?从西面吹过来的风怎么变了?”
他在山洞里修炼多年,早已熟悉了金风的习性,风中带着金戈铁马的味道,绝不是此刻虽然冷冽但却软趴趴的感觉!
他从洞里出来,定睛看向西方,然后拔腿往西方奔去!
先前那位祖仙,于盘膝静坐中忽然醒来,只觉得心中一阵烦闷,禁不住勃然大怒:“他奶奶的,我就差一口气,就能晋升祖仙第三重,怎么在紧要的关口,金风停了呢?”
他也从山洞中出来,纵身往西方飞去。
两位祖仙先后脚赶到山洞的位置,分明感到情况发生了变化。
以前他们也曾经来到洞外,但是每一次过来都很辛苦,肌肤被金风吹拂快被撕裂了,然而这一次过来,并没有类似的感觉。
先到的祖仙背着一口仙剑,乃是金剑门的老祖白峰;后到的祖仙背着一口金刀,乃是金刀门的老祖岳山。
岳山看见白峰站在洞口,禁不住大怒:“白老贼,你究竟做了什么?为什么烈烈金风消失了?”
白峰回头看他一眼,道:“岳老贼,你问我,我怎么知道?我也是刚刚赶过来,正在犹豫要不要进洞查看呢。”
“你这老贼,是不是刚刚进去过了?”
“我哪敢进去!此洞名叫‘金风洞’,听人传言,洞中有些禁忌,我也不晓得真假。”
“哼哼,你幸亏没进去,否则会遭天谴的。以前金枪门的老祖,功力比你我还高一截,他曾经进入洞中,挖了一大块五阶仙金,想要以其来铸造金枪,然而没出三个月,他就走火入魔死了!临死前留下遗言,说金风洞有天谴之咒……”
“可这山洞里,吹出来的金风,为什么变了呢?不进去查看,又怎么知晓,发生了什么事?”
两人在洞外犹豫了好大一会儿,最后一咬牙走进去。
进去之后才发现,原来传说中满洞的仙金都不见了,只留下一个深深的大坑!
白峰倒吸一口冷气:“不对劲!你看这刀削式的边缘,就像是有一件法器,被人凭空取走了!那人取走了法器,破坏了金风洞,也带走了所有的仙金!”
岳山瞪大了眼睛,怒不可遏:“是谁做了这种断子绝孙的事?我若是知道了,一定将他挫骨扬灰!”
白峰道:“我先前在洞里修炼,看见一个年轻人,步伐极快,顶着金风,奔向西方,我当时还骂了他一句!此刻回头想想,或许跟那位年轻人有关!”
“那还等什么,赶紧召唤门人,找遍金灵界,也要把他找到!”
于是两人从洞里出来,分头赶回自己的宗门,准备将弟子撒出去寻找。
此时,秦笛已经站上了传送阵,缴纳了六百万仙石,正在等待传送阵的开启。
致命孽情
霍山很是心疼,低声道:“太贵了,太贵了,这么多仙石,要积攒多少年,才能凑够啊!”
旁边负责管理传送阵的金剑门灵仙冷哼道:“你若是嫌贵,可以从传送阵上下来嘛。”
秦笛赶紧道:“不贵不贵!这位兄台,天色不早了,我们想早点儿上路。”
那位灵仙又哼了一声,道:“我这就送你们上路!远距离传送,大约有一成的失败率,希望你们一路走好,别被送到空间裂缝里去。”
秦笛心想:“你别废话了,快点启动把。”
正在这时候,传送阵上忽然多了一个人!
秦笛定睛一看,赫然发现乃是先前拦阻他前往西方的天仙老妪,因此有些吃惊:“前辈,怎么这么巧?又碰到您了!”
老妪看他一眼,道:“原来是你们啊。不错,多听老人言,才能不吃亏。”
“呵呵,前辈您不是金剑门的人?”
“我来自土灵宫,来到此间是为了给孙子找一块仙金。”
大阴阳真 独悠
“前辈您找到了吗?”
“勉强找到一块,但是差强人意,不算太满意。”
“金剑门周遭都是金山,什么样的仙金找不到呢?”
“哼哼,他们要价太贵了!”说到这里,老妪忍不住瞪了旁边的灵仙一样。
那位灵仙身子一颤,赶紧启动了传送阵。
传送阵开始一圈圈旋转,正在这时候,忽然传来一个高亢的声音:“召集所有弟子,帮我找一个人!快快,通知每一座仙城,立即关闭传送阵……”
那位灵仙想关闭传送阵,但已经来不及了,眼看着一道白光放过后,四人被传送出去。
他先把传送阵关闭,然后前往宗门广场,看见本门老祖手里拿着一张画像。
法医异闻录 三生石3
他走近几步,盯着那画像看,觉得有些熟悉,可是又无法肯定。
因为秦笛登上传送阵的时候,已经略微改变了容貌,远看像同一个人,近看反而不太像。
这位灵仙害怕受到老祖的责备,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所以忍着没有说。
秦笛取走金风盏之后,带走了中高阶仙金,改变了地脉结构,但是并没有彻底破坏金灵界的修真环境,因为仙灵脉还在,只不过暂时沉入地下,等过段时间还会冒出来。
但是对各大门派来说,那就不一样了!
原本金剑门占据了最好的位置,经常被金风吹拂,修炼的速度较快,从今以后金风没有了,于是便失去了优势,因此祖仙白峰才十分着急。
然而金系修士进阶的关键乃是仙金,并不是金风。金风中凝聚着仙气,所以才受到修士的喜欢。即便没有金风,照样能找到适合进阶的环境,只不过刚开始不习惯而已。
等到秦笛出现在另一侧时,他从传送阵上走下来,对天仙老妪道:“前辈,难得你好心劝阻我们冒险。相逢便是缘,恰好我身上带着仙金呢,可以送给你一块。”
老妪面上显出笑容,道:“是吗?我想要一块四阶蓝金,难道说你也有不成?”
秦笛微微一笑:“我恰好有一块蓝金。”
老妪有些讶异:“是几阶的蓝金?等级太低可不行,我孙子刚进阶天仙,需要一口四阶仙剑。”
秦笛笑道:“如您所愿,我有四阶的蓝金。而且,我能帮你铸造仙剑。”
老妪愈发吃惊:“你还是炼器仙师?你一个初阶灵仙,能铸造出三阶仙剑吗?若是能行,那就太好了;若是不行,我情愿跟你买下蓝金。”
福衍和霍山在旁边静静的瞧着,不晓得秦笛说话有几分真几分假。他们害怕秦笛空口说白话,刚来土灵界,便得罪天仙老妪,恐怕吃不了兜着走。
秦笛微笑道:“前辈,我能铸造三阶仙剑。但是我刚来此地,想麻烦您帮我找个合适的地方居住。等我安定下来,最多十年,就能将仙剑铸好。”
老妪说道:“我想请你用四阶蓝金来打造仙剑!仙剑刚成型的时候,是三阶不要紧,经过温养之后,能晋升到四阶。如果是五阶蓝金,那就更好了,进步成长的空间更大!可惜找不到那样的仙材。你若用三阶蓝金来糊弄我,那可不行啊!耽误我孙儿的修行,我会找你算账!”
秦笛笑道:“我铸剑的水平很高,假以时日,将名冠五灵界!”
老妪点点头,问道:“土灵宫是本地最大的宗门,我是门中长老之一。这座传送阵,是属于土灵宫的。你想要多大的地盘安居?如果小于百里,我可以做主,帮你找一块地方。”
秦笛笑道:“太好了,我想要一块荒地,有没有仙灵脉不要紧,有没有仙壤也不重要,只要僻静安全,适合构建小型的世家领地即可。”
老妪想了想,道:“东边五千里外,有一片山谷,谷中有五十里方圆,土地肥沃,还有数百亩一阶仙田,适合构建山门,作为小型世家的祖地。不过,那块地方是属于土灵宫的,我不能白白送给你。如果你铸好了仙剑,我可以做主,将那块地租给你百万年。租金每年一百块仙石,千年收取一次。老实讲,这算是白菜价了。而且住在那里还有一桩好处,处于土灵宫保护之下,安全而又僻静,不会有人过去骚扰……”
秦笛大喜:“如此甚好!”
于是,他们跟着老妪走出土灵宫,穿过一片热闹的城市,走到了城外。
放眼望去,这边的环境比金灵界好太多了!气候温和,沃野千里,到处都是灵田和仙田,耕种了大片大片的仙谷,有许多修士在田间劳作,就像人间界的百姓一样。
通过进一步的沟通,秦笛了解到,老妪名叫“浣碧”,乃是八阶天仙,在土灵宫中排在第三位,上面有一位祖仙,还有一位九阶天仙。她的年纪并不像她的外表显得那么老,她摆出这个样子只是显得稳重而已。
天仙也是拥有寿限的,最高可以活到三千万年。
而浣碧只有一千三百万岁,仅仅相当于凡人的四十岁。
女仙的相貌跟心境有关,有人很在意外貌,所以看上去总像是少女,始终保持着青春美貌;也有人像浣碧一样,为了减少麻烦,干脆打扮得苍老,适合做门中长老。
花都邪皇
抱紧系统大腿搞事情 炎康
浣碧有个孙子,名叫“浣熊”,按照她的说法,这孩子太老实了,虽然功力不低,但是杀伐经验太少,所以她只好亲自去金灵界,帮孙子寻找铸造仙剑的材料。等有了四阶仙剑之后,才敢让他出去走动。
秦笛问:“前辈,您的孙子不是土灵根?”
浣碧苦笑道:“若是土灵根,我就不用这么麻烦了!他是金灵根为主,土灵根为辅,我不敢放他出门,所以才会这样。”
秦笛道:“我可以理解,如果是灵仙,一个人前往金灵界,的确让人放心不下。哪怕是初阶天仙,都不太稳妥。尤其是未来数百年,只怕金灵界要有动荡了!您最好别让他出去,等过数千年之后再去。”
浣碧问:“你为何这么说呢?金灵界出什么事了?”
“我见到前辈之后,又往西走了数千里,然而忽然之间,迎头吹过来的金风消失了!有两位祖仙跳出来,架起云头飞向西方……后来在传送阵上,最后时刻,我隐约听到,有人高喊要关闭传送阵……我猜肯定发生了很大的变故……”
“噫!这件事我得打听一下。”
秦笛驻足在大片的仙田边上,低头看了一眼,赞道:“这竟然是三阶仙田!十分难得,看起来土灵宫不简单啊!”
中国龙组
浣碧道:“土灵宫等级最高的仙田,乃是四阶上等,眼看就要进入五阶,可是偏偏无法进阶。三阶仙田有数万亩,二阶仙田有百万亩,一阶仙天不可计量。”
秦笛道:“仙田无法进阶,一则因为灵脉等级不够,二则天道法则欠缺。”
浣碧道:“我们有一条五阶仙灵脉。仙灵脉是不缺的。但是天道法则没办法解决。”
秦笛淡淡的微笑,没再说下去。
浣碧人老成精,瞥见他面上的神色,问道:“你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如果能解决,你将是土灵宫的大功臣,别说将那块山谷送给你,就算你想要三阶仙田,也可以给你两千亩。”
秦笛道:“前辈说笑了,我一个小小的灵仙,哪里有办法升级仙田呢!”
浣碧也没再问,但她已经留心了。
不久,几个人来到一片山谷间。那是一片环形的山谷,四面高山只在南方有一个缺口,里面有一块平地,直径五十里,开垦了一些灵田,还有数百亩一阶仙田。
浣碧将在此劳作的弟子召唤走,然后对秦笛道:“十年以后,我来找你要仙剑!”
秦笛道:“前辈放心,我会提前将仙剑送去。”
浣碧将一个银色令牌递给他,道:“你可以凭借令牌,去碧灵殿见我。”然后她便离开了。
山谷中有几座房屋,乃是在此劳作的弟子休憩用的。
女帝家的小白脸
痴情相公,惹火侠妻
秦笛走入一个较为宽敞的房屋,开始取出各种材料,想要炼制一个阵盘。
霍山看得一头雾水,福衍越看越吃惊。
“秦先生,你是炼阵师吗?”
秦笛不吭声,只是悄悄忙碌着。一直到七天七夜之后,他才停下来。
然后,他走到山谷中央,将阵盘埋入土中,不久山谷四周的山上,便出现蒸腾的雾气,雾气勾连在一起,形成了防护罩。
霍山道:“原来是一阶仙阵,没想到秦先生还是一阶仙阵师,真是不简单啊。”
福衍却倒吸一口冷气,道:“这不是一阶仙阵,你看仙阵的底部,分明有四种颜色!只是因为山谷里的仙灵脉等级低,所以另外三种颜色的阵膜没办法张开!”
霍山遽然而惊:“你是说,这是四阶仙阵?这怎么可能呢?秦先生才只是灵仙,我听说要想炼制四阶仙阵,至少也要是高阶天仙才行。”
福衍无话可说,只能一个劲的摇头。
这时候,秦笛张嘴吐出大鼎,将众人从鼎中放出来,连同一个天仙洞天和两个灵仙洞天,都找地方安置好,再将阵盘跟天仙洞天中的三条四阶仙灵脉勾连,从而展露出四色完整的阵膜!
霍山和福衍忽然看见那么多人,其中还包括一位灵仙,以及一位深不可测的女仙,那位女仙只看了他们一眼,就让他们浑身颤抖!
两人又惊又惧,就像是跟着小白兔走到兔子窝,忽然发现小白兔变成大灰狼一样!
他们想不明白,既然秦笛已经有这么多家人和门人弟子,为何还要带他们渡劫飞升,并且招揽他们来这里定居呢?难道只是想要两位客卿吗?还是想把他们杀了做祭品?
修士的洞天就是宝物,所以他们都很害怕,生怕秦笛起杀心。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