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9wdxb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蘇廚-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遺囑推薦-2oee0

Luciana Joanna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
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遗嘱
尚义坊是兴庆府的贵族区,也是此次大乱的重灾区,直接让夏国的高官贵族阶层给抹掉了一多半。
如今剩下的群臣们都侯在武英殿外,一支新军医疗小队正在对秉常实施救援。
在西夏群臣心情忐忑之中,宫门外行来一支队伍,高遵裕亲自陪同着一位身着紫袍,腰系玉带,金鱼袋的大员过来。
大员年纪三十多岁,与秉常差不多,容色和蔼,眼睛异常有神,扫过夏人官员群体的时候,让官员们都有一种被他看透的感觉。
大员前方,是之前梁太后派去负责和谈的夏国礼部侍郎张聿正,苏油根本就没有见他,直到拿下兴庆府,收到秉常的谢表,请苏油赴武英殿商谈要事之后,苏油才将他放出来当向导。
礼部尚书嵬名济强作精神,上得前来:“夏国蕃臣嵬名济,恭迎天朝上国大学士,涪国公。”
苏油打量了嵬名济一眼:“你的来信我看过,文采很好,但是道理稍欠。令先君景思公,我是一向佩服的,还请节哀。”
嵬名济躬身道:“不敢劳大学士挂齿,国主尚在殿内等候,恐怕……”
苏油看了眼大殿:“这大殿,僭越了……”
又看了一遍夏国群臣:“看来就大人资历最高了,还请一同进殿,大家共同做个见证吧。”
嵬名济赶紧躬身:“敢不从命。”
大殿当中非常清冷,秉常脸色苍白,躺在大椅之上,新军战士见到苏油和高遵裕进来,一起起身打了个立正:“参见国公,襄统!”
苏油摆了摆手,让将士们搬过几个锦墩,礼让一番后才坐下。
秉常心中充满了后悔之情,出了木寨之后,他应该第一时间进入宋军营中,保障安全才是。
结果受到军士们蛊惑,也担心宋人会阻挠自己复仇,便想着先将生米做成熟饭,诛绝梁氏,永绝后患。
机甲兵手记
但是梁氏在城中的势力远超秉常想象,而宋人的反应也大出他意料之外,不但没有趁乱跟进,反而退到西门自保,让帝党与后党在城中相互杀戮,一时间城中大乱。
黑夜中的乱军,加上之前入城的十数万难民,破坏力是非常恐怖的,最后诸军被杀掠刺激得失去了约束,一把大火不但烧了半个城池,还烧掉了景仁宫。
梁太后烧死在了宫内,于是一个弑母的罪名,妥妥地扣在了秉常的头上。
这里边有多少是宋人细作在捣鬼,你可以瞎猜,但是你没有证据。
梁乙逋的弩弓其实并没有那么大的伤害,有一个伤口,很明显是狙击手干的。
那就是田遇的第三个任务,大军接手兴庆之后,他的任务就从保护秉常,变成刺杀秉常。
或许也是天意,梁乙逋的行刺,刚巧田遇的射击几乎同时发生,让秉常没有被当场射杀,反倒是躲过了心脏的一击,射中腹部。
不过也仅仅是拖延一些时候而已。
苏油验看了秉常的伤势,叹了一口气说道:“大王,我朝名医唐慎微,就在山北救治灾伤,我已命他星夜赶来,替大王诊治,你无需忧虑。”
秉常对面前这个与自己一般大的年轻人,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信任:“秉常今日必死,临死之前,想听听国公对我夏国的处置。”
苏油说道:“好叫国主放心,小王子乾顺,在景仁宫大火时,由宫女文殊奴护着藏到了井下,躲过了乱兵与大火,现在已然被官军救出,安然无恙。”
“我也不想瞒你,你的母后,已经丧生于大火之中,不管她之前做过什么,国主这条弑母之罪,都是逃不掉的。”
“因此夏主的国王封爵肯定要被攫夺,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会将乾顺送去汴京,请大宋最顶尖的学者将他教育成人,就算不能再做国王,一个郡王是没问题的。”
秉常松了口气:“梁氏呢?”
苏油说道:“梁乙埋已然在城南庄子畏罪投井自尽,梁乙逋因刺杀国主,已然被斫成肉泥,梁氏一门在昨夜的屠杀中,即无孓遗,哦对了,只有梁屹多埋,因请求立刻还政于君,得罪你母后和梁乙埋,被下狱中,反而躲过了这场大劫。”
秉常笑了,真正开心地笑了。
苏油继续说道:“现在还有两个问题,其一就是顺州城,王后与仁多保忠、嵬名阿吴的八万正军、十万生丁、五万麻魁,他们的投降问题。”
“其二就是北方白马强镇军司,家梁统帅的图干、野利二部,和下属十万大军的问题,需要国主下达两封诏书,命其弃械归顺。”
秉常苍白的脸上再次积聚起怨怒之色:“如果我现在废后,国公你会不会阻止?”
苏油思索了一下:“梁屹多埋是我朋友,也是夏国难得的人才,之前又因请国主复位而下狱,虽然是梁家人,但是和梁家其它人的做派是有区别的,因此我想替他求个情。”
“至于梁后,那是国主家事,我也不便干预,但随国主的意思。”
秉常点头:“如此甚好。”
苏油说道:“那我便请国主命嵬名济草拟旨意,之后宣众臣上殿,当众宣读?”
秉常再次点头。
嵬名济上前,伏身草拟王诏:“
王辄罄丹衷,仰尘渊听,不避再三之干渎,贵图普率之和平。
梁氏淫凶,人心携贰。自岁赐、和市两绝,财用困乏,匹帛至十千文。
我绝对不可能是妹控
又以累岁固兹构怨,累致交兵,横山一带民不敢耕,生灵荼毒,饥羸殆甚。
顷以权强纵其鬼蜮,敢行废辱。
王师徂征,声讨有罪,义实扶危,不获已焉。
太古七君主
开日月之明,扩天地之造,俾我疆土之完,复我宗庙之绪。
深恩永德,江海难罄。
嘱我臣工:倘垂慨许,别效忠勤,宜委戈以听命,共敌忾以献功。迨朝廷之效顺,令国政之复常。
咨我子孙:躬膺封爵,世列藩臣,职贡勤修,岁时无怠。图归华夏,通遐域之贡输;用息干戈,庶生民之康泰。
空间之旅 焰色
撤备边之戍卒,守祖宗之先誓,励臣节之忠蕃,永眷绥之福禄。
王承继祖宗基业,册立王后,以为辅佐,表正诸宫。
魅诡
然梁氏举动顽嚣,德不称位,靡隳禁内,驰乱国中。
捍拒王师,劳虐士民,其罪难见于汗青,其过穷书于谤木。
今乃废为庶人,咨于故实,匪予所私。
晓谕天下,咸使知闻。”
美漫之复制强者
秉常听嵬名济战战兢兢地念完,微微点头:“宣群臣入觐,用宝吧。”
群臣进殿,听嵬名济宣读完诏书,都不由得面面相觑。
秉常抬起手:“这是我的旨意,用宝之后,快马往顺州、白马,黑山,黑水,甘肃诸军司。”
群臣躬身束手:“臣等谨遵王命。”
秉常说道:“那就都退下吧,我再与益西威舍聊聊。”
苏油拱手道:“国主如需我陪同,那高遵裕和嵬名尚书不能走。”
秉常嘴角泛起一丝苦笑,又叹息一声:“天下臣子,要是皆如国公这般清慎守分,该多好啊……”
苏油拱手道:“苏油庸钝,蒙陛下青眼,徒辜俸禄,不劳国主一笑。”
秉常叹息了一口气:“其实我也有国公这样的臣子……”
苏油点头:“夏国也自有贤臣,前有富平侯野利仁荣,后有国老李景思,都是苏油仰慕的人物。”
“只可惜晚到了数日,没能见到李国老。”
秉常说道:“还有一位,你一定见得到。”
苏油再次拱手:“夏国历经梁氏播乱,生民待抚,正要国主推荐几位贤臣,还二十六郡以升平。”
抗日决死队 欧阳幕天
秉常说道:“夏国多出良将,少有文臣,梁屹多埋,嵬名济,已经算是其中的佼佼者了……不过还有二人,文武兼姿,如朝廷收用,当是我夏人之福。”
“请国主讲来。”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