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88snr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唐朝貴公子討論-第三百零七章:賜婚展示-xuh7k

Luciana Joanna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长孙无忌心里飞快的算计着,难度肯定是有的,不过以学堂这一次表现出来的实力,未必不能展现奇迹。
而这……当然只是综合而言。
自己的儿子……能否中举呢?
瞥了一眼身后的长孙冲,长孙无忌心里又欣慰了。
中了举人,再以长孙家的家世,长孙家便算是稳了。
那些士族们,口称自己诗书传家,而似长孙这样的家族,终究还是吃了文化少的亏,哪怕家族基业再雄厚,可那些自东汉便开始,以诗书传家的士族,在文化方面,还是拥有巨大的优势。
此番开了科举,士族们迟早会慢慢的开始对这新的规则进行参透,文化底蕴在那里,长孙家能否压他们一头,那如今希望就只能寄托在了学堂上头。
长孙无忌突然觉得自己挺佩服陈正泰的,这家伙……真是什么都懂啊。
待入了紫薇殿,李世民与长孙皇后却已到了,众皇子和公主们皆已就位。
陈正泰和长孙无忌、长孙冲见了礼。
李世民哈哈一笑,将长孙无忌叫到一旁说话。
李承乾却已笑呵呵的将陈正泰叫到一旁。
长孙皇后则朝长孙冲招手,微笑着道:“我家的小秀才来了。”
公主们本是聚在一起窃窃私语,低声说笑,年长的公主不多,不过是遂安公主和长乐公主而已,二人的目光偶尔瞥向陈正泰的方向,似乎都有一些心不在焉。
只有等长孙皇后招呼长孙冲的时候,她们才偶尔回顾,长乐公主见了长孙冲,终究还是自己的表兄,因为拒婚的事,倒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长孙冲到了长孙皇后面前,作揖行礼:“见过娘娘。”
长孙皇后端详着他,觉得这小子成熟稳重了许多,也比以往有礼数了,心里也欢喜:“果然是不同了,在学堂里读了书,成了秀才,行为举止都和从前不一样,听说你现在每日都在读书。”
“是。”长孙冲木讷的样子,可能是因为此前通宵达旦的看书,所以眼睛有些红,显得有些疲惫。
长孙皇后心里还是极欣慰的,原本还想着,这孩子来了,自己作为长辈,自当教训他一二,让他不要沾沾自喜。
可看他的神色,竟真一点沾沾自喜都没有。
长孙皇后便摸了摸他的肩:“你坐下和自己的兄妹们说说话。”
“喏。”长孙冲又长揖作礼,乖巧的到了位上。
几个小皇子似乎是因为长孙冲从前贪玩的缘故,等他坐下,便朝他挤眉弄眼,长孙冲则不理他们,目不斜视。
气氛竟有几分尴尬了。
长乐公主见状,理了理思绪,便身子微倾,张开樱桃小口道:“表兄,婚姻之事,本是全凭父母做主,只是他们都说,表兄妹之间……乃是近亲……”
她本以为长孙冲还会因为拒婚之事,心中不喜,所以才这般样子。
长孙冲却是轻笑,看了长乐公主一眼,而后心平气和地道:“表妹……是担心我心里还有芥蒂吗?”
长乐公主脸微红,长孙冲实在过于直接了。
长孙冲咳嗽一声道:“我与妹子,也算是青梅竹马了,当初,确实是以娶了妹子为志向,只是……”他稍稍一顿道:“可我现在想明白了,这不该是我的志向,只一门心思想着娶妻有个什么意思,师尊教诲我们,要勤奋用功,考取功名,治国平天下,这才是我的志愿,儿女情长的事,不过是水中之月而已,不过是幻影罢了,大丈夫提三尺剑,立不世功,足慰平生,何况读书的快乐,你们不懂……”
长乐公主和遂安公主听了,都一脸吃惊。
几个小公主和皇子们一个个眼睛张大,有人忍不住插嘴道:“师尊是谁?”
“陈詹事是也。”长孙冲极认真的道:“所以师妹你也别往心里去,拒婚之事,我早忘了,我现在只想着好好读书,其他的就一概不想了。”
长孙冲说的不是假话,他如今真的只想好好读书。
当然,他并不是读书读傻了。
而是陡然之间,陈正泰给他开了一扇新的大门,他本是一个公子哥,成日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可是人都会有渴望,当吃喝玩乐之后,反而觉得这一切,最后不过是空虚寂寞而已。
唯独进学堂里读书,那种痛苦和煎熬之中,一点点的进步,还有那中试的喜悦,令他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喜悦,这种喜悦和满足感,细细去回味,却发现并不是吃喝玩乐那般信手捏来的快乐,可以与之相比的。
长孙冲第一次感到,自己是真真切切的活在这个世上,活得那么真实。
当他看到了榜,榜上赫然有着自己的名字,那种内心的愉悦感,超出了一切的快感。
而此时……长孙冲醉心于此,因为那种快乐的感觉,迄今难忘。
毕竟,从前自己所能体会的,不过是低级的乐趣,男人本质上,追求的却是那种更高级的趣味。
另一边,陈正泰心不在焉地和李承乾说着什么,却是眉目时不时地朝遂安公主看去。
遂安公主觉得自己俏脸有些微红,只是偶尔,却也忍不住抬眸张望,可一刹那之间,却发现陈正泰又在看自己,于是心里尽是尴尬和羞涩。
却在此时,外头有宦官道:“太上皇驾到。”
此乃私宴,太上皇乃是一家之长,自是要到的,片刻之后,便见宦官搀扶着李渊进来。
李世民等人纷纷前去迎接,李世民率先朝李渊道:“儿臣见过上皇帝。”
李渊便笑道:“二郎……陈卿家可来了吗?听闻此子的不少弟子都在科举之中高中了,如今名震天下,真是令人刮目相看。”
陈正泰便上前,尴尬地道:“上皇,臣都是随便教教的。”
这话乍听之下,很谦虚啊。
细听之下,就有点装逼了,随便教教,都如此厉害了,还教人活吗?
李渊一双老眼,随即似笑非笑的看了陈正泰一眼。
显然,他将这两层意思,都听出来了。
人老成精嘛。
李渊随即就笑道:“这是英雄出少年,孟津陈氏竟有这样出奇的子弟,真是让人刮目相看。你比你的父祖们强。”
陈正泰总觉得这是话里有话。
话说回来吧,若是自己的爹和祖父们给力一点,或许………今日能做皇帝的,就未必是李二郎了。
当然,陈正泰未必觉得,若是他是自己的爹,就真有本能辅助李建成击败李世民。
毕竟,李世民在历史上,本身就是妖孽一般的存在,穿越者在绝对的实力面前,照样还只是被碾压的份。
陈正泰便尴尬的道:“这自是恩师教诲的好。”
李渊点头,随即道:“你到朕身边来坐。”
陈正泰摇头:“臣不敢。”
李世民却在旁微笑:“这无妨的,上皇今日高兴,正泰在旁陪坐吧。”
陈正泰这才点头。
李渊随即上坐,李世民和陈正泰分别陪坐在左右。
李渊突然道:“正泰和吾家孙女遂安公主颇有情谊吧。”
陈正泰一听,脸都绿了,万万想不到,这李渊刚刚入座,立即看出点什么端倪来。
只是这等台面下的事,却是突然点破,让陈正泰心里一惊,一时说不出话来。
遂安公主骤然间羞怯的已不敢抬头了。
李世民和长孙皇后对视了一言,也是瞠目结舌。
李渊便笑了:“儿女之事,为人父母的可要关注一些,孟津陈氏,也属望族,遂安公主迟早要下嫁的,怎么可以一直漠不关心呢?今日乃是年关,若是能定下这一门亲事,便是双喜临门,喜上加喜。”
李世民一时无言以对。
陈正泰在旁也听得晕乎乎的,这太上皇,好像很关心自己啊。
长孙皇后看了一眼陈正泰,再看遂安公主,便微笑道:“上皇既下口谕,正泰自当拜谢。”
陈正泰心里明白了,还等什么,自是连忙要谢恩。
李渊则笑道:“此家宴,不必拘礼。”
遂安公主便起身:“我身子有些不适……”
李渊似乎一眼看中了遂安公主的心思,一挥手:“去吧,等会儿,让人送一些糕点至你的住处。”
家宴开始,却因为李渊这突然的袭击,让所有人都怀着心事。
陈正泰满腹的疑惑,无法理解怎么李渊对这等事这么关心。
喝了几杯水酒,李承乾又在旁咭咭呱呱的起哄,等酒过三巡,李渊道:“朕身体有些不适了。”
他一说不适,宦官便晓得他要出恭小解,正要上前搀扶,李渊却摆摆手:“正泰送朕去吧。”
陈正泰:“……”
你大爷,我在吃饭呢。
可他能拒绝吗?陈正泰只好乖乖搀扶李渊至于偏殿。
等李渊愉快的小解之后,红光满面的回来,陈正泰要搀扶他,在这万盏宫灯的照亮之下,这紫薇殿亮如白昼,李渊却是看了陈正泰一言,美滋滋的样子:“你的父亲,还好吧?”
“啊……”陈正泰沉默了一下:“还……还好的,他一直记挂着上皇。”
“朕也知道他记挂着我这把老骨头。”李渊认真的道:“当初,朕是很欣赏你父亲的,不过朕看走了眼,不过这没关系,你这做儿子的,比你爹强。”
陈正泰干笑。
李渊又道:“在外人看来,你们陈氏是背主之臣,三姓家奴……”
陈正泰不禁无语,毫不犹豫的解释:“上皇明鉴哪,我们陈家历来忠肝义胆……”
李渊笑了:“自你给朕装了暖气,朕确实觉得,你们总还算有几分忠义。你别瞎咧咧,动辄嚎叫,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陈正泰汗颜,点头,他发现李渊的闹洞比较大,自己的思维有点跟不上。
李渊又道:“那暖气很好,朕在宫中,过的很自在,这都是你们父子的功劳,朕懂的。”
陈正泰:“……”
李渊随即叹道:“朕垂垂老矣,已是行将就木之人,能有今日,已没有什么遗憾的了,只是想到,朕还有这么多的后妃,这么多的儿女,不能随时照看,心里难免有所遗憾啊。”
陈正泰便道:“上皇的嫔妃和子女,都是贵人和天潢贵胄,又有什么遗憾的呢?”
“话是这么说。”李渊一笑,一副你懂得的样子。
陈正泰则回以我特么的不懂的表情。
李渊便露出几分你特么在逗我的模样。
陈正泰索性一副木讷的样子,干脆装傻。
李渊随即用犀利的眼神凝视陈正泰。
亏的陈正泰沉的住气,依旧不发一语。
最后,李渊笑了:“还是朕明示你吧,免得你装疯卖傻。”
人活到他这个年纪,其实也不害怕遮遮掩掩了。
陈正泰尴尬的道:“上皇,我可能吃醉了。”
李渊不理会他,继续道:“遂安公主下嫁给你,你便是皇亲国戚了,是朕的孙女婿,我们是水乳交融,不负彼此的。可是,你们那交易所,实在是让人搞不懂,朕听说能挣钱,怎么最后还是亏了,朕就这点私帑,儿女又多,怎么禁得住这样的糟蹋,股票的事,朕也不懂,你来说说,这是什么缘故。”
陈正泰本来听李渊说的云里雾里,又说陈氏是忠臣,后来又想到他给自己赐婚,最后又一副暧昧不清的样子,本是吓得额上的冷汗,似黄豆一样大。
心里还琢磨着,这太上皇不是怂恿着自己一起去干李二郎,想要重登大宝吧。
哪里想到……
就这……
陈正泰松了口气:“这等事,起起伏伏,不可看一日之长短的,但凡只要上皇看准了一个股,压上去,便不要被它的起伏所影响,方能有收益,倘若觉得今日这个会涨,就去买,跌了一些,又急匆匆去卖,如此频繁买卖,反而要吃亏。”
“这样啊。”李渊点点头:“那么,看准哪一个比较好呢?”
陈正泰:“……”
李渊笑吟吟道:“你说,朕懒得去看,你看准了哪个,来告诉朕,若是真的准,你放心,有你的好处。”
陈正泰感觉他就是来骗钱的。
怎么感觉……是三叔公一样的德行。
从前看着挺正经的啊。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