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flitt精华都市言情 我真不是仙二代-第611章 仙女安不浪!讀書-ymxju

Luciana Joanna

我真不是仙二代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仙二代
无尽的仙华笼罩于少年。
万道神霞刺破天穹间。
一个无比漂亮的仙女,舞动着仙裳出现于天地。
终无帝子再次惊艳于女子的美丽,甚至为之失神。
这时候,仙女已经舞动着仙裳朝他的脸上甩来。
赤色的袖子引动九天神火。
轰!!!
终无帝子被一个袖子扇飞,火焰焚烧着身躯。
他终于被扇醒了,痛得闷哼起来。
这时候,蓝色的袖子引动九天玄雷垂落。
九天仙裳能够发挥九种九天法则的力量,这是第二种,九天玄雷!
迈入神海境巅峰的安不浪,已经能够更加随心所欲地使用九天霓裳,攻势极其凌厉,终无帝子虽然反应过来,但速度居然跟不上了袖子的舞动,九天霓裳的湛蓝玄雷击中他的胸口,穿透了他的肉身!
安不浪已经变成清丽绝艳的仙女,气势强大到了极点,周身有缥缈的气息萦绕,再次杀来,就要取终无帝子的首级。
“尽搞些歪门邪道,真把自己当回事了?”终无帝子大怒,挥刀横斩,召唤出一道巨大无比的深渊裂缝。
安不浪仙女在刹那间化作缥缈不定的云烟,九天仙裳赐予他如羽化飞升一般的身法,躲过了那致命的斩击。
双方再次开始惊天动地的交手。
能量的碰撞让仙羽城的众人都心悸不已。
他们想要看清楚战况,然而安不浪释放的战争迷雾,将众人的视线遮蔽,根本看不清内部的状况,让一些人抓狂不已。
然而战争迷雾虽然有极强的遮蔽作用,但却遮不住一些最顶级的渡劫期大能,比如千石玉。
千石玉那妖异双瞳睁开,穿透一切迷雾,看见了那个漂亮的仙女,整个脑袋嗡嗡作响,仿佛被雷劈了一下。
“这是安不浪?”
“难道说……”
千石玉细思极恐:“安不浪之前是女扮男装?”
宁心神子也看到了战斗的安不浪,脸疯狂抽搐,说不出一句话。
他从未见过如此荒诞离奇的事情。
秋璇神女倒是有种莫名的危机感,浅笑道:“安不浪这么美,我鸿蒙大陆第一美女的称号,是不是要拱手让人了?”
其余吃瓜群众震惊了。
安不浪……美?
这下顿时勾起了绝大部分修士的好奇心。
迷雾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纳兰锦璃听到众人的交流,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她一脸的羡慕。
此时,战争迷雾内的战斗已经进入白热化。
一道道的长袖蕴含九天法则,攻守合一。
一条条的深渊裂缝出现,同样构筑一道道恐怖的法则,互相碰撞厮杀。
安不浪以天火击溃了终无帝子释放的深渊。
他飘然升空,同一时刻土黄色的袖子已经垂落。
九天法则,天震!
虚空震动扭曲。
终无帝子被一袖子压得肉身扭曲,内脏震裂,坠落地面。
安不浪再舞动袖子,白色袖子从九天而落,缥缈至上的剑光仿若能够劈开天地,将混沌一分为二。
九天法则,天剑!
以袖化剑,直取终无帝子的头颅,这就是他准备已久的杀招!
天剑如光如电,剑未至,极致的剑意就将终无帝子的眉心撕裂。
千钧一发之际,终无帝子的身后突然有魔台出现,九重魔台仿佛是九重无尽深渊,瞬间将天地的一切都吞噬殆尽。
魔台中释放一道黑光,瞬间将可斩灭一切的天剑粉碎!
安不浪心头悚然,交战了那么久,这是终无帝子第一次使用渡劫期魔台的力量!那是凌驾于世间一切气之上的魔台之力!
一股无比恐怖的气息在蔓延。
终无帝子身后魔台如渊,共有九重。
最深处则是最深奥无尽的深渊!
“很好……你居然能逼我用出魔台……”
终无帝子缓缓站起身子,深渊之气蔓延间,将九天仙裳的霞光统统吞噬。
他看向安不浪,脸上是郑重和狠厉。
“不得不说,你一次又一次的让我意外……天庭秘境中,你夺走了我的天魔鼎,如今,你又破坏了我深渊一族的大计,还逼得我使用魔台的力量……”
魔台颤动间,垂落道道至高深渊魔气。
终无帝子以魔气在虚空划出一个巨大无比的深渊魔印!
“现在,该终结这一切了,让你感受一下深渊魔族真正的力量!”
状如深渊魔神头颅一般的深渊魔印,被终无帝子刻画出来。
深渊魔印出现的瞬间,天地无色,万物寂灭。
世界的一切都变了,仿佛在同一时刻沦入深渊中。
血肉神树和天神宝树被吓得同时缩回力量,生怕被波及。
众修士只见一道黑暗无尽的深渊横贯天空大地,状如魔神之首,至高力量吞没一切,从虚空中一掠而过间,所有力量都被堕落吞噬,即使是九天法则也全部皆尽粉碎,径直在虚空拉出了一道暗黑无比的轨迹!
安不浪的九天仙裳拥有不朽不灭的特性,但它只能保护自己,并不能保护穿着它的主人,深渊魔印的力量极其诡异,能从衣服的缝隙深入肉体,将他的肉体快速腐化堕落。
紫色龙鳞脱落,惊神体腐朽,精血蒸干……
他感受到了死亡笼罩逼近。
那是他此刻修为,根本无法抵挡的力量。
绝对的力量!
什么秘法,什么法宝,都无法挡住的绝对的力量!
真的要死了吗?
安不浪此时身体临渊,好似要坠入无边黑暗,生命彻底消亡。
濒临死亡,他的思维却在刹那间快速地运转起来。
不知为何,在这个关键而又绝望的时刻。
他居然还有心思反思自己。
反思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错了。
在使用天眼的时候,他就发现了终无帝子。
而他也猜得到,终无帝子极其强大,极有可能可以施展渡劫期修为的实力。
深渊魔族帝子的渡劫期,可是跟鸿蒙大陆的渡劫期完全不一样的,甚至可以说是天差地别,实力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
安不浪这个实力刚刚触摸鸿蒙大陆渡劫期门槛的修士,居然还敢冲上去,是不是过于以卵击石,不自量力?
明明有着大好的前程,为何要舍弃,为何要去做这种没有逼数的事情?
他就不能稳重一点,就不能不浪吗?
安不浪之前根本没有想那么多,他就这样上了。
现在他反思一下自己,评估一下胜算,发现自己当时真的蠢成一头驴。
根本没必要这样做啊,因为根本没有胜算……
他到底是怎么了?
“我到底怎么了?”
安不浪看着深渊,喃喃自语。
他为何会这么浪?
为何会如此不珍惜自己的性命?
这一次真得要把自己给浪死了啊……
安不浪陷入了某种自我质疑之中。
他本可以……
不!
他不可以!
安不浪突然间想到了千石玉拼死拖住终无帝子,挨上千万刀依旧死战不退的模样。他又想到了其他修士强者,明知不可敌,却个个奋不顾身为了保护他而跟准尸王战斗,以命拖延时间的场景……
难道他们不浪吗?
他们也是以命在浪啊……
他们难道就不愚蠢吗?
不……
他们不愚蠢……
而我,也不愚蠢。
安不浪在这一刻,拥有了某种明悟,双眸变得明亮至极。
往事的一幕幕在眼中浮现,他的牺牲,他的奋斗,他的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他的奋勇向前,无所畏惧。
那是一种名为“浪”的精气神。
他触摸到了一个新的领域,一个全新的领域。
人生而不浪,枉为少年。
若无一往无前的浪逼气势,他又如何有勇气去挑战那个以前想都不敢想象的高峰?
“是了……”
“这股精气神……”
“浪而不死的精气神才是我的道!”
安不浪于死亡中,看见了自己的道。
他的肉身被深渊穿透而出,血肉尽无,骨头开始崩碎,只剩上半截沾染着鲜血的骨头,以及金色的跳动的心脏和头部。
在这即将死亡的时候,他才看清楚了自己的道。
会不会太晚了?
安不浪这样想着,心中却是没有多少后悔的想法。
战争迷雾已经被深渊所吞没。
众人终于看见了迷雾内的状况。
他们看见了被深渊吞噬得只剩下小半截身躯的少年,都是大惊失色。
“师父!”
“不浪师弟!”
“天啊,不浪神子他……”
众强者大能都是心头一寒。
浪盟等人更是脑袋轰鸣,难以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他们奋不顾身冲向安不浪,想要将安不浪救下。然而他们的速度又怎么能跟深渊的速度媲美,少年的身躯快速被吞噬,就要永远消失于世。
也在这一刻,少年身上一直携带的护道令,在这一刻终于释放出耀眼的道光,天地在这一刻都变得缓慢了下来。
苍云道宫护道令,由十大守道人耗尽心力,历经无数年月才制作而成的守护顶级妖孽的令牌,可在持有者遇到生死危机的时候触发,保护主人一次。
轰!
极为浩瀚无限的仙灵之力突然出现,将深渊搅动。
一个身披麻衣,蕴含着无上仙灵之气的老者,在这一刻显化,一指点向深渊魔印,浩然磅礴的伟力疯狂冲击深渊魔印。
这是十大守道人共同凝聚的力量。即使是以终无帝子渡劫级别力量施展的深渊魔印,也因此剧烈颤动,然后崩裂!
“什么……”终无帝子脸色有了变化,没想到安不浪居然还有这等秘器。
下一刻,那个身披麻衣的老者,化作一道缥缈又杀机无限的道光,冲向终无帝子,犹如天外仙剑,杀意澎湃,锋芒盖压世界。
“敢杀我苍云道宫天骄,当诛之!”
青灰色道光贯天绝地,将深渊照亮,速度快到了极点,在终无帝子惊愕的目光下,一下子将他的身躯从中间劈成了两半!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